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他作精病娇还黑莲花 > 129.想搭他
    这女生很有技巧地拉近关系,还扯上了一直不敢说话的无辜刘觅。

    刘觅显然没想到这室友这么会来事,一噎。

    楚恪淡淡看穿她意思,却懒得拆穿。淡道:

    “楚恪。”而后转了脸,再不搭理。

    程余霜在看见原意的脸时眼神明显地一缩,却绕过原意问他如何。

    看人下菜未免过了。

    这女生很不讨喜。

    楚恪有些厌烦。原意自然也察觉到她有意的忽视,不过却懒得管。

    别人人的眼神和她没有任何关系,何况这女生的态度,明显就是想搭楚恪。

    楚恪至多是她朋友,管不到那么多。

    他的丝毫不热络让场面顿时尴尬了下来。

    程余霜的脸僵硬了几秒,这才发现自己做的张扬了,于是转身指挥帮忙搬东西的大叔,出去打了个电话。

    出去的档口进来另一个清秀女孩,简单的白短袖和长裙,只背了一个包拎着一个编织手带。

    相较于那些巴啦啦小魔仙发色,她的棕发尤其不显眼。

    女孩面色淡淡,还带着些疲惫。

    刘觅看见她,微笑着招招手:

    “你好,我是刘觅!刚刚出去的也是我们舍友,你叫什么?”

    她避开收拾东西的大叔,在仅剩的最门口的床位放了包,扬起一个得体的笑:“我是曾叶,你好。”

    目光转向原意那块,一顿,而后有些拘谨地点头。“你好。”

    原意颔首:“原意。”

    时间转得很快。休息的档口已经到了中午。清河对于他们来说都算人生地不熟,楚恪见状去了卫生间洗了手回来拿起了手机。

    “饿了吗?我们一起去一食堂看看。听说那也有家店铺卖鳗鱼饭,味道还很不错。”楚恪拿过桌子上的纸巾擦了擦手,取出一张校园卡放到她面前,对着弯了弯深远的眸子。

    果然,原意略疲怠的脸一动。

    饿了。

    她还挣扎了一下:“远吗?”

    太远就不去了,不如叫个外卖。

    这些日子下来深知原意习性的楚恪微微眯眼,无奈地哄似的:“很快,那儿的用餐环境很宽敞。”

    原意于是终于点头,声音干脆地如同腌黄瓜。

    “好。”

    曾叶看着俩人并排走出去的背影,敛了眸子。刘觅咂舌摇摇头,一叹:

    “有这么贴心全能的高富帅男朋友真好啊……羡慕不来。”

    “如果他们不是男女朋友呢?”曾叶收拾着东西,忽然来了一句。

    刘觅一顿,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

    程余霜打完电话着急慌忙地赶了回来,结果那位置的俩人全没了,只剩置放地有条有理的桌面。

    化着妆的脸瞬间就扭曲了一下。她难以置信地一偏头问嘎吱嚼薯片的刘觅:

    “他们人呢?”

    刘觅因为程余霜刚才无故cue她不大开心,敷衍道:“不知道,应该是去吃饭了吧。”

    程余霜不爽,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冷了脸,曾叶忽的放下手上东西看她眼:“他们在一食堂,你找他们有事吗?”

    她闻言回首,咬了咬嘴唇满不在意的模样:

    “没什么。对了,去吃饭么?我请客。”

    刘觅瞬间探头:“好啊好啊!”

    程余霜看她眼,眼底有些嫌弃。

    原意下来的时候,才知道楚恪说的不远是为什么。

    女生宿舍楼的不远处停了一辆自行车。

    无视群众围观,楚恪上前开了锁跨上去,对着原意的意思鲜明:

    “来吧。”

    原意沉默地看眼黑色真皮的后座,半晌还是侧坐了上去。

    楚恪似乎笑了笑:“坐稳了,昭昭。”

    她有很久没做过这种车,一直手抓紧了车垫下以防坐的不稳。

    楚恪说的没错,有车的加成一食堂确实不远。

    路上的百年梧桐树零零散散地遮蔽了烈日,撒下无数的绿茵。

    风拂过他们的身体,带起一阵青春的肆意。

    他骑车的技术很好,脚底下力量很足。一路顺畅停在了食堂门口。

    原意堪称迅速地下车,拿着手机在一旁等着楚恪。

    锁好车,楚恪上前和原意并排进了大门。

    一食堂的外观比较老,内部装潢却还很新。

    一楼人不少,楚恪拉着原意去了鳗鱼饭的窗口排队,拿了饭才一起上了二楼。

    原意没让楚恪刷卡成功,而是亮出了自己的支付宝。

    二楼人少且宽敞,两人面对面吃着饭。楚恪不忘递给原意一杯酸梅汤让她解暑。

    这儿的鳗鱼烤的焦香,原意吃的挺欢。一向喜欢新鲜食材的楚恪也没有挑出错。

    正不错眼地看着她欲要说什么,忽然桌子一边一沉。

    他侧脸,赫然是那个智障新舍友吴捷。他剃着寸头,一个劲儿地瞄了原意半晌才带有深意的和楚恪道:

    “楚大神,牛逼啊。难怪一早出去了,原来有正事啊。”

    说着又对原意伸了手谄媚地笑:

    “女神你好,我是恪神舍友吴捷,化工院的,第一次见面多多包涵认识下哈。”

    原意咽下卡在脖子里的饭,看在楚恪面子上点了个头:“原意。”

    “哟,哪个袁哪个意?”吴捷继续笑,却被楚恪狠狠踢了脚一下子噤声。

    他用冰冷的眼神警告地看眼吴捷,而后对原意淡定道:

    “别在意,他话很多。”

    吴捷头皮一凉,心里咕哝几句走了。和楼梯口另一个舍友抱怨:

    “妈的,怎么一个个都有女朋友啊?王楚和一大早就找妹子约炮去了,楚恪果然也有对象。他妈的,还好看成这样,日了狗了真的。凭什么好处全是他们的!”

    吴捷是内陆人,一急讲话就有股羊肉串味。这吐槽实在扎心,另一个长的像猴的室友抠了抠鼻子:

    “你上去自取其辱做什么?楚恪有女朋友不是应该的么。人是化学天才,未来的科研大牛。咱就不是一个档次的,认清现实不好?”

    他气愤:“我就是不想认清啊!陈述,你不懂!”

    ·

    有这功夫楚恪不想闲着。

    新买的自行车必然会发挥该有的作用。载着原意从清河校区踏到了校门口。

    碍着京城第一大学的身份,政府很有排面地在清河门口修了一座地铁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