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王牌大高手 > 第2020章 魏其绵的威胁
    果然是张泽立所做的,之前林坏并不确定具体是谁,但是隐约觉得三大红棍的可能性无疑是最高的,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个绝对是张泽立的所作所为了。

    林坏对于察言观色方面还是很厉害的,从这个人的神态就能够看出来他说的不是假话,他是真的被吓怕了,如果再说一句假话,他害怕真的会被乱刀捅死,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人不怕死,哪怕是有一些不怕死的,其中大部分在真正濒临死亡的时候也都会感到恐惧,而刚刚张标就感受到了死亡即将来临。

    林坏冷冷道:“我来问你,为什么你要背叛杨大海?”

    张标颤声道:“之前我玩牌输了好多钱,是在张泽立开的赌场里面,如果我不还钱,他们就要剁了我的两只手,如果我帮他们对付我老大,事成之后,欠了的钱就一笔勾销。”

    林坏说道:“所以你就出卖了杨大海,将杨大海在外面包养女歌手的事情告诉给了张泽立?”

    “是,坏哥,我知道我不是人,我知道我万恶不赦,求您饶了我一次吧。”

    玉罗刹看了一眼黑衣男人,说道:“把他带出去吧,找人包扎一下伤口,就说他是刚刚在外面参加混混的斗殴所以受伤的。”

    黑衣男人答应了一声,拎着张标就要从病房里出去。

    林坏忽然冷冷说道:“等一下!”

    黑衣男人回过头看向林坏,林坏淡淡的道:“吴山河,你也跟着一起去,等到伤口包扎好之后,记得将他带回到地盘上,不可以让他与任何人接触。”

    “是!”吴山河答应一声,也跟着一起走了出去。

    玉罗刹笑道:“现在你知道不是我做的了吧,之前你肯定也是怀疑我。”

    林坏说道:“不好意思,不过如果换做是你,之前也难免会有疑心,毕竟你将张标给带走了,我们谁也不知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玉罗刹咯咯笑道:“你以为我有那么傻么,如果我真的是要杀人灭口的话,还会被你这么轻而易举的就发现破绽?我知道你有可能也会怀疑张标,不过你没证据,所以只能够暗中观察。如果一直暗中观察,这种方式实在是太慢了,也许你永远也得不到答案,所以有些时候妇人之仁是要不得的。”

    林坏感慨道:“我受教了。”

    玉罗刹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做?”

    林坏看着玉罗刹,问道:“你说我应该怎么做?”

    玉罗刹咯咯笑道:“如果我是你的话,立刻就退出雷帮吧,只要你在雷帮一天,你就一天不安全,现在是三大红棍都在对付你,可是早晚有一天雷神也会忌惮你的,到了那一天你才是真的混不下去。”

    林坏沉默了起来,玉罗刹笑道:“你也是一个聪明人啊,难道这一点你真的想不出来么?”

    林坏淡淡道:“我会考虑你所说的话。”

    “我劝你凡事一定要趁早啊,这个张标就是一个导火索,如果看你一直都没有动静,恐怕雷神他们心里也会犯嘀咕,会担心你做出什么来,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嗯。”林坏答应一声。

    玉罗刹微笑道:“我就不在这里继续停留了,雷神他们现在一心想要对付我,咯咯,不管走到哪里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我都要带着不少人,真是麻烦。我先走了,祝你也早一点康复。”

    “谢谢了。”

    玉罗刹从病房里走了出去,然后李琳儿从外面进来,看到林坏,她的眼睛里面带着担忧,问道:“坏哥,怎么了?”

    林坏摇了摇头道:“是发生了一些事。”

    李琳儿问道:“查到暗害你的人了?”

    “嗯。”林坏点了点头道,“从现在得到的线索来看,应该就是四大红棍之一的张泽立的所做所为,呵呵,这个家伙估计是看到我的地盘和人手都比他多,所以心生不满了。”

    李琳儿问道:“那你该怎么办?”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别人谁打我一拳,我自然也要一拳打回去,忍着可不是我的个性。”

    李琳儿叹了口气,问道:“会有危险么?”

    “危险随时都会有。”林坏微笑着道,“不过还记得我说过的么,我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我还有很多的理想没有实现,所以我不会有事的,我不会有任何事。”

    李琳儿吐出口气,道:“那我知道了。”

    “嗯。”林坏微笑着道,“更何况我现在还没出院呢,一切还不着急,我还要继续调查调查,看看能不能查到其他的证据。”

    证据自然是越多越好的,尤其是这种人证,如果少的话,就怕张泽立那边推卸责任。

    林坏笑着说道:“先不说其他的了,琳儿。”

    “嗯?”

    “我想要按摩,不太舒服呢。“

    李琳儿关切的问道:“你哪里不舒服啊?”

    “我大腿上不太舒服。”

    “哦。”李琳儿立刻过去开始给林坏按摩,两只柔软纤细的手放在了大腿上,一边轻轻按着,一边柔声说道,“我估计你是因为躺着太久了,所以腿都麻木了,我给你稍微按按应该就好了。”

    林坏感叹道:“谁如果娶了你这样的媳妇,那简直就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李琳儿的脸上微微一红,贝齿轻咬嘴唇,轻轻的瞟了林坏一眼,心中又是羞涩,又是欢喜,同时还有几分哀怨,你都说谁如果娶了我,谁就有福气了,可是你却不能娶我啊。

    林坏说道:“稍微往上按按。”

    李琳儿稍微往上挪了挪。

    林坏笑道:“再稍微往上一点,哎,对对对,再往上一点,然后轻轻按。”

    李琳儿的两只手都已经放在林坏的大腿根上了,脸上红的像是苹果,娇嗔道:“你就是这么坏。”

    林坏的某个位置已经支起了帐篷,分明就是在调戏李琳儿呢。

    林坏一脸冤枉的道:“没有啊,没有啊,真的好舒服,哎呦,哦,哦,哦,实在是太舒服了。”

    林坏舒服的都呻吟起来了,主要是李琳儿在按着林坏的大腿的时候,放在大腿根上的手总是会不经意的触碰到林坏的某个宝贝上面,这也是林坏特意的。

    李琳儿的满脸羞红,娇羞道:“大坏蛋,你再乱叫的话,我就真不给你按了,一会儿护士万一进来,还以为在做什么呢。”

    林坏装作一脸茫然的道,“能是什么啊,好奇怪,我怎么都不懂呢,难道不就是按

    (本章未完,请翻页)

    摩么?”

    李琳儿娇嗔道:“你说说是什么,就知道装糊涂……。”

    李琳儿虽然是一个清纯的女孩子,可也不是那种什么话都不敢说的,只不过让她一个女孩子直接那么赤果果的说出来,还是会让人感到羞涩。

    林坏哈哈大笑道:“没事没事,那纯粹就是他们那些人的思想太污秽了,咱俩都是非常纯洁的男女关系,和他们不是一样的人。”:

    李琳儿心道,才怪呢,咱俩都上了床,还说什么纯洁的男女关系,果然啊,坏哥的嘴巴里面的话就是不靠谱。

    林坏的手机这时候响了起来,林坏急忙做了个禁声的手势,李琳儿也不再按了,看向林坏,林坏接起电话,柔声道:“喂,绵绵啊。”

    李琳儿的眼中闪过了几分失落之色,她虽然说每天都和林坏在一起,可是林坏终究不是属于她的,早晚有一天她们都是要分开,甚至李琳儿可能还要去参加林坏和魏其绵的婚礼。

    李琳儿微微叹了口气,悄悄的坐在了旁边。

    林坏微笑着道:“绵绵,什么事啊。”

    魏其绵娇哼道:“你说说什么事,这两天都没怎么联系我,也不给我打个电话。”

    “哦,实在是太忙啊。”林坏叹了口气,说道,“我这两天的情况,你也不是完全不知道,唉,城北黑道现在太混乱了,乱成了一锅粥。”

    “哦,那你一定要注意安全啊,就因为我知道现在城北黑道很混乱,所以我才和你生气。”

    林坏笑道:“是因为我不联系你,你心里面会担心么?”

    “既然知道,你说说怎么惩罚自己?”

    “我到时候自己自罚三杯?”

    “……。”魏其绵娇嗔道,“你把我当成你哥们了啊,谁在乎让你喝酒不喝酒啊!”

    林坏哈哈大笑道:“那你说怎么惩罚我?”

    林坏本来想说,干脆就惩罚我对你以身相许怎么样,不过想到李琳儿就在旁边听着,实在是没好意思说出口,这话如果说出口却也没什么,李琳儿也不会生气,毕竟魏其绵是自己的正牌女朋友,可是李琳儿心里面感到失落是肯定的事情。

    魏其绵娇哼道:“你让我想的啊?那我就要好好的想一想了,总之,你记得欠了我一个条件就行了,到时候我看看怎么惩罚你才会感觉解气。”

    “哎呀呀,还非要解气不可啊,我感觉我是要倒霉了。”

    魏其绵得意洋洋的道:“这就是你不理会我的代价,以后你就知道错了。”

    “现在其实我就已经知道错了。”

    “好吧,那你明天过来到学校里陪我两节课怎么样?”

    林坏的心头一跳,慌忙道,“这个……不是很好啊,这两天实在是走不开。”

    “那行吧。”魏其绵的声音里面带着几分失望,林坏听得心中一疼,实在是不忍心,可又实在是没法答应,自己现在还在住院呢,怎么可能答应的了魏其绵的这个条件?

    魏其绵柔声道:“那我也不刁难你了,等以后有机会我再想办法惩罚你吧。记得我的话,我还在学校里面等你呢,你如果以后不能回来,我就立刻找一个新的男朋友,然后顺便把自己嫁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