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王牌大高手 > 第0206章 究竟是谁所为?
    警方都走了,林坏在他们临走之前问了一下楚文星现在所在的医院,他的脑袋里面乱哄哄的,整个人都懵了,刀子和几个听到动静的混混全都围了过来,林坏虽然一直以来都讨厌混混,可是不代表讨厌自己的兄弟,这些人都是从玉兰学院里跟随自己走出来的兄弟啊,自己有责任带着他们活下去!

    林坏的手指在发抖,他第一次感到死亡距离自己身边的人竟然是如此的近,林坏一个健步冲出了门去,刀子随后跟上,回头看向李琳儿,说道:“放心,我陪着去。”

    李琳儿点了点头道:“照顾好坏哥。”

    “嗯。”

    其他人也要一起跟着,李琳儿发话道:“都留下来吧,你们跟过去也没有什么用,就让你们坏哥过去看看好了。”

    这些人犹豫了一下,只好停下了脚步。

    林坏出去迅速钻进了车,刀子坐进副驾驶里面,林坏迅速的开车向着医院方向飙射而去。

    一路上,两个人刚开始都不说话,路程已经走了一半,林坏才咬牙切齿的道:“你说是谁做的?”

    “我不知道。”刀子摇了摇头道,“没有影的事情,我不敢乱猜。”

    “事情都已经闹的这么大了,你还不敢去猜一猜么?”

    刀子道:“越是到严重的时候,就越是要保持理智冷静,坏哥,我觉得你也应该是这种人。”

    林坏深吸了口气,沉默了半晌,说道:“你说的没错,这种情况下确实是不能够随便猜疑,先去医院里看看吧,现在我们就只能够起到楚文星什么事都没有,到时候可以从楚文星的嘴里面给问出来。”

    刀子嗯了一声,眼眸中也流露出几分担忧,这段时间他和楚文星经常在一起练武,而且每天一起共事,如果说一点感情也没有,那也是不太可能,这一次楚文星的伤势如此严重,生死未卜,他如果不担心也就奇怪了。

    林坏将车开到了医院的院子里,然后和刀子迅速的赶到了手术室的门口,手术室的外面,一对中年男女正坐在长椅上,中年女人在抹着眼泪,男人正用双手抱头。

    林坏忽然之间感觉有点不敢过去了,几乎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那对中年男女一定就是楚文星的父母。

    林坏深吸了口气,还是快步的走了过去,看了一眼手术室上面还显示着正在手术当中,林坏说道:“叔叔,阿姨,我是楚文星的校友,叫做林坏。”

    “嗯。”中年男人抬头看了林坏一眼,他的双眼已经通红,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中年妇女此时只顾着哭,根本就理会不了林坏。

    林坏暗暗叹了口气,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说这都是自己的责任,若不是因为自己将楚文星给带出学校,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那除了让这对夫妻现在就将怨气发泄到自己头上,在这里大吵大闹一番,还能有什么啊?能够解决的了问题么?

    林坏也在长椅上面坐了下来,刀子这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够在旁边陪着林坏。

    过了一会儿,手术室的大门

    (本章未完,请翻页)

    终于算是打开了,林坏只感觉等在这里的这段时间,每一秒钟都是一种煎熬,在医生从里面走出来之后,林坏立刻站了起来,不过那对夫妻更快,迅速的冲了过去,女人一边哭一边问道:“大夫,我儿子怎么样了?”

    医生叹了口气道:“你们的孩子幸好抢救的急事,暂时算是抢救过来了。”

    听到医生这么说,所有人都松了口气,医生结果却又补充道:“不过接下来的四十八个小时是观察期,必须要挺过四十八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够算是脱离了危险。”

    医生看着这对夫妻说道:“你们从今天开始就轮流照顾他吧,其实也不用什么照顾,他一时半会应该也不会苏醒,哪怕是脱离了生命危险,什么时候醒过来也是未知数,所以你们只要看看他有什么特殊情况就立刻叫我就好了。”

    楚文星的父亲慌忙道:“大夫,你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就算是熬过了观察期,也不一定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是啊,这一次他伤势太重,而且头顶上也被重击了,暂时先坚持过观察期再说吧,如果能够挺过观察期,他有可能十天八天就醒过来,也有可能三四个月,还有可能一年半载……当然,你们也要做最坏的打算,那就是一只都醒不过来。”

    “怎么可能。”楚文星的母亲泣不成声,“那不是……那不是植物人了么。”

    “情况或许没那么坏的,要做好各种心理准备,有可能很好,也有可能很差。”

    这时候楚文星被人从里面推出来了,林坏和刀子急忙凑了过去,楼道里忽然传来奔跑的脚步声,林坏转过头一看,吴山河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吴山河和楚文星是好几年的兄弟,彼此之间的感情自然是非常的深厚,在听说了楚文星的事情之后,也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

    显然楚文星的父母也是认识吴山河的,吴山河没有和他们两个客气,直接冲到大夫面前,问道:“大夫,我兄弟怎么样了?”

    大夫叹了口气道:“问他爸妈吧。”

    楚文星的父亲开始简单的说了一下,吴山河骂道:“该死的,是谁砍伤我兄弟,我要砍他全家!”

    楚文星的母亲哇哇大哭道:“砍什么砍,他如果不是每天跟着你砍人,能够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么,吴山河,你给我出去,枉费我一直把你当成文星的好兄弟,可你看看文星现在变成什么样了?”

    吴山河有点茫然的道:“是我的过错,我的过错。”

    林坏深吸了口气,说道:“叔叔,阿姨,文星现在是跟着我的,所以这一切都是我的责任,是我照顾不周,是我对你们有愧。”

    楚文星的母亲立刻开始过来要厮打林坏,却被他的男人一把抱住,楚文星的父亲一边抱住自己的媳妇,一边大声道:“文星还在昏迷呢,你要干什么?你现在这个样子,文星就能醒过来么?”

    楚文星的母亲哇哇大哭,楚文星的父亲回过头看向林坏几个人,说道:“你们三个全都离开吧,这里不需要你们的帮忙,我们能够照顾好文星。”

    林坏叹了口气,说道:“叔叔

    (本章未完,请翻页)

    阿姨,如果这边有什么情况,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给吴山河,对不起,我们先不打扰了,希望他能够早一点脱离危险吧。”

    林坏知道自己继续留在这里也没有用处,而且他们很明显是不想要让自己在这里留着,于是带着吴山河和刀子一起走了,三个人在走到了医院的院子里之后,吴山河一脚踢在了地上的一块石头上,怒吼道:“是谁他妈干的!”

    林坏摇了摇头道:“我现在也是一头雾水,我们先坐下来冷静冷静吧。”

    林坏在旁边的花坛上坐了下来,其他两个人也都坐在花坛上,林坏感觉心里面很沉重,甚至是很压抑,自从来到桐城之后,虽然曾经玉兰学院的现状也让林坏产生一种很压抑的感觉,但是却远远不如这一次这样的压抑,因为之前林坏觉得自己是可以改变一切现状的,可是现状的林坏的心里面却产生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无力感。

    林坏在医术上面也很高明,可是现在的情况是手术已经很成功了,剩下的就要靠楚文星自己了,刚刚在里面的时候,林坏看到了楚文星被包扎的如同木乃伊的样子,被砍了那么多刀,当时没有死掉就已经是很幸运了,已经不是医生可以左右的了。

    林坏掏出一根烟,然后将烟盒递给其他人,三个人都吸起了烟。

    林坏问道:“你们觉得是谁做的?”

    “真武门,还用问么!”吴山河有点恼怒,说话的方式有点欠妥了,不过林坏理解他此时此刻的心情,所以也不介意。

    林坏问道:“刀子,你说呢?”

    刀子沉吟了一下,说道:“真武门的可能性更大吧,不过也不好说,听说真武门和罗刹帮现在都不怎么攻击咱们,怎么会突然之间要杀咱们的人。”

    吴山河说道:“那有什么稀奇,现在三大势力正打的这么激烈,我们是他们的敌人,而且刚刚还占了他们的地盘,灭了他们的一个红棍,这种情况下,他们以牙还牙也不稀奇。”

    林坏说道:“吴山河,你说的听起来是有道理,不过刀子说的其实更对,现在我们根本就没有办法来判定这件事情就是真武门的人做的,现在真武门和罗刹帮的人很显然不想招惹咱们,为的是挑拨离间,想要离间我和雷神之间的关系,如果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们忽然又做了这种事情,那岂不是之前他们的计划全都半途而废了?”

    吴山河问道:“难道除了这两大帮派,还有其他势力?”

    “唉。”林坏叹了口气,语气有些复杂的道,“难道我们就能排除掉内部势力么?”

    “内部?”吴山河愣了一下,紧接着皱起了眉头,他这个人性格冲动,脾气火爆,不过却也不傻,只不过是因为现在太过于愤怒了,导致于他考虑问题比较简单,听了林坏的话,他仔细思索了一下,问道,“坏哥,你的意思是其他红棍?”

    “是的。”林坏说道,“也有可能是其他红棍所为啊,现在我们的势力增长的太快了,除了真武门和罗刹帮以外,还有谁对我们更加忌惮呢?”

    吴山河一字一字的道:“苗远新、康鹏、张泽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