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王牌大高手 > 第0046章 张横的家长
    林坏将张春雷给解决了,将张春雷给带回教室,逼着张春雷写了一份转校申请书,这才作罢,而中间的插曲是张春雨见到自己的大哥都要转校了,立刻也申请说要转校,毕竟哪怕是林坏并不针对他,他也害怕自己哥哥走了之后,他留在学校里会受人欺负。

    而刀子那边却进了看守所,虽然训导主任严令禁止大家不许将这件事情写泄露出去,可还是有人暗中报警了,对方本来想抓林坏,可是林坏当时是被一群人群殴,虽然最后把一群人都给打倒了,那也属于自保啊,最后校方不知道为什么开始帮林坏说话,就是说学生之间的正常斗殴,所以没有算做林坏主动的寻衅生事。

    但是刀子那边就不一样了,他刚一动手就捅了人一刀,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看到的,若是没有报警,可能就是私底下进行一些民事赔偿,现在既然有人报警了,就不算小事了。

    中午吃完饭,林坏把魏其绵给叫到操场上没人的地方,然后坐了下来。

    魏其绵看着林坏一脸郁闷的样子,就明白林坏在想什么了,她犹豫了一下,轻轻叹了口气道:“我知道你想让我给你帮帮忙,摆平一下刀子的这件事情,不过刀子这一次是直接用刀捅人,而且当时那么多人都看到了,一百张嘴都说不清啊,学校这边的事情我还能够帮上一些,可是他的这件事情我已经打听了,很有可能是要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刑拘的。”

    林坏皱眉道:“不管怎么说,他这一次都是因为我才捅人的,我肯定要想办法把他保出来。”

    “唉。”魏其绵叹了口气,想了一下,说道,“那你就要先摆平张横那边,首先要张横那边不予追究,私下调节,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让我父亲去活动一下,应该可以免责。”

    “嗯,就这样办。”既然有办法了,林坏松了口气,看样子以后要告诉刀子一声了,虽然他的名字叫刀子,但是不能总是动不动就用刀伤人啊,尤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想要抵赖都做不到。

    魏其绵说道:“那我们就分为两路吧,张横那边你来摆平,公安那边就由我来摆平。”

    “OK。”林坏伸出胳膊搂住了魏其绵的肩膀,将魏其绵搂进怀里,柔声道,“这一次全都辛苦你了,先是要麻烦你帮我摆平,紧接着又要麻烦你帮刀子的忙。哎呦,我说的正动情呢,你掐我干什么啊!”

    魏其绵从林坏的怀里出来,红着脸,瞪着眼睛道:“你感谢我,还要占我便宜?搂我干什么啊?”

    林坏瞪大了眼睛,叫屈道:“我冤啊,我就是因为感谢你,所以才让你享受一下小帅哥的怀抱是什么样的,你知道天底下有多少小姑娘都想这种好事么?这么大的一个便宜给你占,你还掐我。”

    “呸,不要脸!”魏其绵本来是要骂林坏的,却是不由得笑了出来,“你说你这个人,怎么反差这么多,平日里看你就是一个小流氓,上课的时候又感觉你是一个什么都懂的大才子,刚刚在足球场上的时候,看你那一身正气,不知道的都要以为你是一个圣人,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啊?”

    “全都是真正的我,你对我了解还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深,要不要深入一些?”

    “不要!”魏其绵极其用力的回答道,还狠狠的瞪了林坏一眼。

    林坏无奈道:“现在的大学生啊,可真不得了,你肯定又给想歪了。”

    “……。”魏其绵算是知道了,在嘴皮子方面,她永远斗不过林坏,因为她不能像是林坏那样不要脸。

    林坏站了起来,笑着道:“行了,替我请个假吧,我去医院里面看看张横。”

    “嗯。”魏其绵答应了一声,说道,“你把张横那边摆平了,刀子这边就由我来。”

    林坏做了一个OK的手势,心想着自己去探望张横,顺便去医院看看王宏伟现在怎么样了。

    林坏出去拦了个出租车,却是没先去医院,而是先找了一家银行,在里面取了一些钱,紧接着又叫了一辆车去医院,在路上还给朴成吉打了个电话,吩咐朴成吉一些事情,这才觉得万事俱备,至于成与不成,就尽人事听天命了。

    林坏在到达医院楼下之后,却没急着上去,而是在下面抽了几根烟,一直等到朴成吉给自己回电话之后,林坏这才露出了自信从容的笑容,开始走进了住院部。

    张横的病房与王宏伟住的病房距离很近,想到一个是系里的大佬,一个是系里最微不足道的底层,此时竟然都同时住院了,想一想有些讽刺。

    林坏走到张横的病房门口,敲了敲门,里面一个粗犷的男人声音传来:“进来!”

    林坏推开门走了进去,病房里面总共三个人,病床上躺着的是张横,旁边坐着一男一女,从外表来看那个中年男人和张横长得很像,不用介绍就知道他们是父子俩了,而那个女人看起来则是有些温婉,难以想象一个如此彪形大汉竟然娶了一个小鸟依人的女人。

    林坏微笑着道:“叔叔阿姨,我是张横的校友,特意过来看望他。”

    张横瞪大了眼睛,眼中露出了恐惧之色,不安道:“竟然是你,你来干什么?”

    从自己家孩子的表情就可以看的出来,眼前这个看起来很礼貌的小伙子和自己的儿子肯定不对付。

    张父沉声道:“不好意思,你还是不要打扰我孩子的休息了。”

    林坏笑道:“不好意思啊,我还真的是要打扰不可,因为我还肩负着另外一个使命。”

    林坏见到这一家三口全都看向自己,从包里掏出了一沓钱,微笑着说道:“这里总共是一万块钱,算是刀子给张横同学补偿的,也希望张横同学能够不去计较刀子这一次的过失了,毕竟同学之间嘛,哪有每天都和和气气的,偶尔脾气上来了动手也是难免的,过后也就和好了,算不得什么大事。”

    眼见林坏将用刀捅人给说的如此轻描淡写,张父立刻暴怒,瞪大了眼睛,气势汹汹就直奔林坏而起,看起来随时准备扬起拳头去揍林坏,却被张母给拦住了。

    张母抱住自己的老公,看向林坏,说道:“你快点走吧,我们不可能放过那个捅伤我家孩子的同学,他太过分了,如果再重几分,就要了我家孩子的命了,谁家的家长也不可能放过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没错!”张父说道,“医药费要赔偿给我们,该判刑还是要判,要不我们连警察都告!”

    “哎呀呀,脾气怎么这么大!”林坏笑着道,“叔叔,您是长辈,晚辈肯定是要懂礼貌的,所以您虽然有些不识大体,但是晚辈不和你一般见识。”

    张父气的真的要揍人了,张横却是知道林坏也不好招惹,急忙叫道:“爸,你别动手,要不就是咱们理亏了。”

    张父一想也是,只好将拳头给放了下去,林坏笑道:“不错啊,被捅了一刀之后算是长了很大记性了,张横,我感觉你这一刀没白挨!”

    张父沉声道:“婆娘,你去告诉护士小姐,把这人给我赶出去!”

    “哦,好!”

    张母正要出去,林坏忽然笑着说道:“其实还不着急,不如等我把话说完,你们再赶我出去好了。而且我说完之后,如果你们不同意和解,那我也不强求,我自己就走。”

    张父冷哼道:“那你就说吧。”

    林坏一脸严肃的说道:“这一次你们儿子受伤了,你们就想着一定要让凶手被绳之以法,那你们知道你们儿子以前是什么样的么?你就认为你们儿子就没一点问题?如果他真没问题,刀子为什么要把他给捅伤?你们儿子在计算机系是一霸,手底下有不少小弟都跟着他,不知道多少学生被他打过,你们这些当家长的一点都不知道么?”

    张父冷哼道:“那又怎么了?一码归一码,这一次我儿子被捅伤了,我就是要那个小子蹲监狱!”

    林坏忍不住笑了:“我还以为你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原来你是这种态度,只许你儿子欺负别人,不许你儿子被人欺负,很护犊子啊。既然如此,接下来我也就没有什么负罪感了。”

    张父皱眉道:“你什么意思?”

    林坏看向张横,笑着说道:“张横,我也不瞒你,现在之前那些被你欺负过的学生,都已经写了联名书,只要他们把联名书给递交到教育局,教育局看到有这么多人联名控诉你,你就要被学校给开除,其他学校也不会接纳你。不过连联名书在我的人的手里,最后交不交上去也要我说了算,就像是你们一样,你们追不追究刀子的责任,同样是你们说了算,你们自己决定吧!”

    林坏说完就向着门口方向走去,房间里的一家三口的脸色都变了,这个威胁确实是将他们给吓得够呛。

    张横忽然大喊道:“不可能的,他们不敢!”

    “不敢?”林坏笑了,“张春雷都倒了,现在计算机系里面的老大是我,你觉得有我撑腰,他们有什么不敢的?”

    听到林坏这么说,张横不出声了,一脸的绝望,他知道那些学生的德行,现在林坏这么强,他们肯定是不敢得罪林坏的,如果真是像林坏说的那样,自己可就惨了。

    眼看着林坏推门走了出去,张父忽然喊道:“等一等!”

    林坏的脚步一顿,回头看去,张父一脸沮丧和不甘的道:“我会和公安那边说的,我不追究了!”

    林坏笑了,然后迈步向着王宏伟的病房走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