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王牌大高手 > 第0024章 没人能阻止我报仇!
    林坏的脑袋嗡的一声,心里一片空白,刚刚还和自己喝酒的王宏伟,就这么的被打死了??

    林坏到现在还记得在吃饭的时候王宏伟哭着聊起他父母感情不和的事情,聊起他为什么如此自闭的事情,聊的是那么的动情,他迫切的改变家庭的意愿是那么的强烈。

    他现在还什么都没来得及做呢,就死了??

    宿舍里面的其他人也都是脸色苍白,他们以前和王宏伟接触的也不多,可是毕竟是一个多月的室友,怎么可能没有一丁点的感觉?尤其他们刚才还在一起喝酒聊天,这么快就不在了,怎么可能接受的了?

    林坏第一个转身跑了出去,其他人也都跟着鱼贯而出,一个个都疯了一样的朝着声音的方向跑去,一直跑到了楼道口,然后看到楼道口围了好几个学生,王宏伟一动不动的倒在地上,额头被硬物砸破,满地都是鲜血。

    围观的几个学生都面色苍白,惊慌失措。

    林坏蹲下身体,检查了一下王宏伟的鼻息,然后抬起头,目光露出骇人的光芒,有些疯狂的大声吼叫:“草你个妈,谁他妈喊的王宏伟被打死了??”

    林坏松了口气,但是想到自己刚刚竟然被吓成那样,不由得怒气燃烧!

    王宏伟确实是伤的不轻,可是还有鼻息,证明就是还没死,只是晕过去了而已,但是刚刚的那个声音却是差点把林坏吓死了。

    其中一个文文静静的男生吓得浑身一抖,颤声道:“我……我看他不动了,这么多的血……。”

    林坏吐出口气,恶狠狠的瞪了男生一眼,算了,去吼他也没什么用,估计他也是被吓傻了,眼前这个时候是抓紧救人。

    林坏脱下衣服,用力的按在伤口处,同时对旁边的同学吩咐道:“范涵宁,你来拨打120。吴军、吴孟杰,你们两个的速度快,立刻去一趟医务室,帮我拿碘伏、红霉素膏、纱布,不要太慌张,他的伤口虽然不浅,不过不至于要了性命,只是有点失血过多,所以暂时昏迷而已。”

    林坏此时已经恢复平静,一点也不像面临一件生死大事,就像是在吩咐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他平静的声音立刻也让其他人也都恢复了冷静。

    吴军和吴孟杰答应一声,立刻向大门口跑了。

    林坏一边按住伤口,一边说道:“一会儿等到工具都来了,我可以先帮他把血给止住,然后由医生带去医院给缝合一下也就好了,可惜这里没有条件,否则我都能帮他缝合。”

    大家都以为林坏是在安慰他们,却哪里知道林坏只不过是说了事实,按照医学水准,林坏就算是比大医院里面的主治医师,可能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林坏又看向那个喊着王宏伟被打死了的男生,问道:“你第一个发现的?”

    “是……是。”男生吓得瑟瑟发抖。

    林坏沉声道:“谢谢了,刚刚我不是故意要吼你,今天若非是你发现的及时,他或许真的会丢掉性命也说不定。我问你,你发现的时候他就是这个样子么?有没有发现是谁动的手?”

    “没……。”男生急忙摇头。

    (本章未完,请翻页)

    林坏目光咄咄逼人,问道:“那你怎么就知道他是被人给打的?”

    “我也不知道,也有可能是从二楼滚下来的……。”

    “二楼?”林坏沉声道,“我和你素不相识,你确实是没有必要帮我提供线索,但是你应该也听说过我林坏的为人,得罪了我的人,我不管他是谁,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你不能恩将仇报啊!”男生都要吓哭了,声音都有些颤抖。

    周围其他人也感觉林坏太过分了,不过一个个都没敢出声,就连张春雷都对林坏有些忌惮,他们算是什么?

    终究林坏也不想太为难这人,虽然他能感到这人是在撒谎,但是对方说的也不错,若是自己真的动用什么手段,还真的是有点恩将仇报的意思,毕竟刚刚如果没有这个男生发现,一旦失血过多的话,哪怕没丢掉性命,恐怕也很是危险。

    很快的,吴军和吴孟杰回来了,吴孟杰擦了把汗,说道:“医务室没开门,我直接撞开门进去的,然后在里面找了找,耽误了一点时间。”

    林坏接过工具,先是消毒,然后为王宏伟包扎了起来,动作纯熟,旁边的同学们看了都感觉松了口气。

    还没将王宏伟给包扎好,一个身材高大的三十余岁男子从宿舍外面冲了进来,看到这一幕后,他脸色铁青的大声咆哮:“什么情况?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吴孟杰压低了声音提醒道:“这是冯敬南,是咱们计算机宿舍的宿舍管理员,平时一般对我们不管不顾,一旦出了事,他手段就会很厉害,一定不要招惹他。”

    这里所有人都知道这人是谁,唯独林坏是新来的还不知道,自然是为了提醒林坏了。

    眼看着冯敬南已经冲了过来,林坏一边包扎,一边语气冷冷道:“我在给王宏伟包扎伤口呢,你把嘴闭上。”

    楼道里静悄悄的,所有人都懵了,就连张春雷都要给冯敬南一些面子,林坏竟然对冯敬南这么说话?

    冯敬南也懵了,然后更是气急败坏,伸出一只大手就向着林坏的脖子抓去,怒吼道:“臭小子,你他妈敢让我闭嘴??”

    林坏豁然抬起头,冰冷的目光刺入冯敬南内心,让冯敬南的那只手直接在半空中停了下来,林坏语气平静的道:“冯哥,我在给王宏伟包扎,若是失血过多了,恐怕会有生命危险,你也不想惹祸上身,对吧?”

    冯敬南被林坏的目光看的一阵后怕,借坡下驴的收回手,冷哼了一声道:“那你快点包扎。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最后一句话是对其他人问的。

    范涵宁点头哈腰的说道:“冯哥,我们宿舍本来是在喝酒,吴孟杰喝多之后就先去上厕所了,一直也没回来,然后这位同学就大叫着吴孟杰出事了,我们出来的时候吴孟杰已经躺在这里不省人事。”

    范涵宁很聪明,特意没有去提林坏也跟着出去上厕所的事情,免得大家怀疑到林坏身上。

    冯敬南皱着眉头,骂道:“不能喝就少他妈喝,以后宿舍里谁敢醉酒,就扫一个月的厕所!看起来这小子应该是从楼

    (本章未完,请翻页)

    梯上摔下来的,不过你们是住一楼,他去二楼干什么?”

    林坏已经将王宏伟给包扎好,然后站起来,看向冯敬南说道:“冯哥,据我观察,他的伤口不是磕破导致,而是被钝器砸破了头,当然,他的身上还有一些淤青,应该也是从楼梯上滚下来,这也导致他的伤势加深。”

    “什么意思?钝器?”冯敬南问道,“你的意思是,他是被人殴打,然后从楼上踢下来的?”

    “是。”林坏道,“也不一定是踢下来,他身上没有脚印,不过在下来之前肯定是被钝器砸了一下头,这是肯定的。”

    冯敬南沉着脸,道:“是谁这么做的?”

    “这我不知道。”林坏道,“不过在此之前我想找一个人。”

    冯敬南问道:“找谁?”

    林坏问道:“冯哥能把一楼的所有学生全都给叫出来么?”

    “草,一楼的,全都给我出来。谁留在宿舍里面,老子踹死丫的!”

    这时候所有一楼房间的门全都打开了,一个一个的从里面走了出来,冯敬南指着他们,大声喊:“全都在楼道两边给我站好。”

    林坏走过去,犹如阅兵似的,一个个看过去,所有被林坏盯着的人都低下了头,当走完了一圈之后,林坏摇摇头道:“看样子不在一楼,应该是在二楼。”

    冯敬南皱着眉头,问道:“什么意思?”

    林坏说道:“当时我和王宏伟在卫生间里面小便,王宏伟说了一些可能有关于一些隐秘的话,话没说完的时候撞到了一个人,而且那个人是和他一起出去的。我可以确定当时只有那个人同时拥有下手的动机和时机。”

    冯敬南大概听明白了,就算当时卫生间里不仅仅是他们三个人,还有其他人也在蹲厕所,但是他们当时没有出来,起码没有动手的时机,而那些没有听到谈话的人,又不可能有动手的动机,所以时机和动机都存在的,也就是王宏伟在卫生间里撞到的那个人了。

    林坏说道:“既然一楼没有,那我就再去一趟二楼。”

    冯敬南犹豫道:“二楼恐怕不太方便。”

    林坏问道:“你是怕大雷会不高兴么?”

    冯敬南的脸色变了变,实际上他是想到了其他方面,这件事情很有可能就是张春雷所为,虽然说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个王宏伟到底是如何招惹到了别人,但是如果真的是大二学生所为,张春雷不可能不知道。

    张春雷在计算机系里面可不是好招惹的存在,若是真的发觉是张春雷的人做的,这件事情该怎么解决?所以不如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冯敬南深吸了口气,沉声道:“还是不要去二楼了,我告诉你,二楼里面全都是大雷的人,他不会让你动他任何一个人的,你就算是能上去,恐怕也没办法轻易下的来。”

    林坏摇了摇头,一边向着楼梯口走去,一边说道:“动了我的兄弟,没有人能够阻止我!”

    PS:这是今天第三章,更新的稍晚。昨天欠了一章,不凡没有忘,只能周末的时候补回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