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王牌大高手 > 第0021章 被栽赃陷害
    林坏本能上升起了一股不安,不过还是勉强排除了自己的不好的想法,语气严厉的沉声道:“牛海娇,你先把我松开,绵绵来了,我们会好好保护你。”

    牛海娇死死的抱着林坏,嘴里忽然发出了充满绝望的尖叫的声音:“救命啊,我要告诉魏其绵,你别欺负我!!”

    该死!

    林坏的脸色一变,果然和自己所想的不好的一面是一样的,林坏再也顾不得自己是否会伤害到牛海娇,将牛海娇给挣脱开,然后一把将她给推倒在地,嘴里骂道:“你这个贱人!”

    牛海娇顺势的往地上一倒,胳膊摔破了,眼泪继续哗哗往下流,衣衫凌乱,带雨梨花,看起来既香艳又让人想要怜香惜玉,可是林坏的心里只有怒火,自己对牛海娇的印象一直还算不错,她竟然联合那个宣雨斋来陷害自己!自己到底还是小瞧那个卑鄙无耻的男人了,最主要的是小瞧了人心!

    魏其绵和宣雨斋听到动静跑来了,正好看到牛海娇摔倒的那一幕,看着眼前的情况,林坏的脸色铁青,牛海娇的衣扣解开,胸前暴露春光,而且还哭的那么可怜,谁都联想到刚刚发生什么事情了。

    魏其绵快步走到牛海娇身旁,蹲下来帮牛海娇将衣服扣子给扣上,宣雨斋则急忙将目光给看向了别处,一副非礼勿视的样子,林坏则眼神可怕而且冰冷的看着牛海娇,牛海娇就在那里瑟瑟发抖着,也不敢抬起头来,林坏知道她是有愧于自己,而在旁人看起来肯定是她被林坏给吓到了。

    魏其绵帮牛海娇给系完了衣扣以后,扶着牛海娇站起来,目光中充满了大失所望,她语气冰冷的说道:“若非我们刚刚早来一步,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林坏感受着魏其绵的失望的目光,听着她那冰冷的语气,心中忽然像是被针扎一样的刺痛了,他攥紧了拳头,心里面有个愤怒的声音不停的说,你不相信我,你不相信我,你不相信我!!!

    是啊,我们只不过是刚刚认识了三四天,你凭什么相信我呢?我怎么那么可笑!

    林坏笑了笑,什么也没有解释,转过身就向着外面走了。

    宣雨斋在旁边道:“绵绵,就这么把他给放了?不去告诉校领导或者老师?”

    魏其绵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道:“人都是会犯错的,不要把他这辈子都给毁了吧。”

    宣雨斋柔声道:“绵绵,你可真的是心地善良的好女孩,不过这样的男人,你一定要离的远一点。”

    “嗯。”

    宣雨斋见到魏其绵答应,开始转过头看向了林坏,得意的笑了,恰好在这个时候,林坏转过头看了他一眼,他的身体一抖,面色苍白,那是野兽一样的眼神!

    林坏从森林里面走了,心情糟糕到了极限,心中不断的告诉自己不要那么悲观,就算对自己误解又能怎么样,魏其绵不过就是自己的一个雇主,即将相处还不到两个月的雇主,她对我有什么印象,和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我的心会这么的痛?哦,对了,我肯定是因为她对我误会之后,接下来的任务开始不再那么容易完成吗,所以心里才会难受的,一定是这样。

    林坏本来就已经有些

    (本章未完,请翻页)

    微醺,路过学校里的超市又买了一袋花生米和一瓶白酒,回到寝室之后就躺到自己床上,开始咕咚咕咚的喝了起来,宿舍里的几个人都能感受到林坏心情不好,也不敢去问王宏伟怎么没一起回来,一个晚上大家都小心翼翼的,就连走路都不敢出太大的动静,而林坏灌了一瓶白酒之后,终于开始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林坏睁开眼睛的时候感到脑瓜仁还有点疼痛,此时清醒过来,骂了自己一声傻逼,昨天很明显是宣雨斋在算计自己,当时的情形无论换做是什么人恐怕也没有办法完全信任自己,魏其绵终究只是让自己离开,又没有告诉老师,又没有报警,自己还想怎么样?

    虽然这一次被宣雨斋算计之后,心中确实不服气吧,可是事已至此,也多想无益,与其在这里借酒消愁,还不如想一想怎么还给自己一个清白呢,自己和魏其绵之间越是这样彼此之间有心结,宣雨斋的心里就越是高兴,总不能让坏人在暗地里看笑话吧。

    林坏想明白了这些,露出了一脸的轻松,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

    宿舍里洗漱完的几个室友全都长松口气,吴孟杰笑着道:“坏哥,昨天晚上你简直吓死我们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有没有我们能帮得上忙的?”

    “有啊。”林坏故作轻松的道。

    宿舍里的几个人全都看了过来,纷纷问道:“什么忙?”

    “坏哥,你说吧,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林坏看着他们一个个都如此殷勤的样子,笑着道:“这个忙也简单,甚至对你们来说不费吹灰之力。”

    这些室友一个个都激动不已,终于算是能够帮到林坏一次了,最关键的是可以借机和林坏处好关系,虽然说彼此都是室友,不过他们知道林坏之前是看不上他们几个的。

    “什么忙。”

    “对啊,什么忙,坏哥,你尽管说就好。”

    林坏坐在床上,翘起了二郎腿,一脸轻松道:“帮我揍宣雨斋一顿,狠狠的打一顿。”

    宿舍里集体沉默了,宣雨斋虽然自身没有什么小弟,可是在大多数的学生眼睛里,都将宣雨斋给当成一大势力,他家里本身就有点势利,再加上他在学校里面用金钱铺路,上到学校领导,下到学生里的那些大佬,他们全都会给宣雨斋一个面子,所以他虽然手底下没人,却绝对没有人敢招惹到他身上。

    眼看宿舍里的气氛有些沉默,宿舍里除了林坏以外实力最强的吴孟杰开口说道:“坏哥,这个宣雨斋可不好招惹,连大雷都不敢轻易去得罪……。”

    林坏笑了笑,道:“行了,我说着玩呢,你们继续聊吧,我先去洗手间了。”

    林坏洗脸刷牙,然后从宿舍楼里走出去,宿舍里那一段对话只不过就是一个小插曲,林坏根本不指望这些宿舍里能去做什么,而且也根本不可能让他们去和宣雨斋对抗,以卵击石就不说了,最关键的是林坏有属于自己的办法。

    一个人吃过早餐,回到班级里,朴成吉回来了,班级里面的气氛有些异样,班级里来了一半学生,包括魏其绵和她的几个室友,林坏走进来就发觉不少人都在用异样的眼神偷看自己,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不过当自己看过去的时候,他们的目光立刻就躲闪开了。

    林坏皱了一下眉头,心想:“他们这眼神,绝对不是因为惧怕我,看起来我非礼牛海娇的事情已经传出去了……按照性格来判断,绵绵肯定不会在外面乱说,估计又是宣雨斋干的。”

    林坏回去座位的同时,看了一眼坐在第一排的牛海娇,牛海娇做贼心虚,慌忙将目光躲闪过去了,林坏也懒得搭理她,虽然林坏已经开始讨厌这个人,但是牛海娇也就是一个枪,还不配做林坏的对手,真正是林坏的对手的只有宣雨斋。

    刚进学校的时候,林坏小瞧了这些未经社会锤炼过的学生,现在才算是真正将宣雨斋当成了对手,学生当不中居然也有心思这么狡诈的人。

    坐到了自己的座位,见到魏其绵正低头看书,并不看自己,林坏凑过去小声说道:“绵绵,你真相信我会非礼牛海娇?”

    魏其绵冷着脸,继续低头看书。

    “你就没想到是他们在陷害我?”

    魏其绵还是没有回应。

    “好吧,看起来你是不想理我。”林坏心中也有些失落,理解归理解,可是伤心却也肯定是伤心的,但是想到自己还肩负着保护魏其绵的任务,所以勉强暂时先不去想感情上的事情,又接着小声说道,“宣雨斋已经约你周末见面了,你如果见面的时间地点确定下来,记得提前告诉我。”

    魏其绵终于开口说话了,语气充满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我不需要。”

    “什么叫你不需要?”林坏皱起了眉头,“这可事关你的安全,我们能不能先把牛海娇的事情给放下,一码归一码?等到这件事情结束之后,你爱怎么不搭理我,就怎么不搭理我!”

    “行了,你真烦人!”魏其绵的胸口不断的起伏,语气里面充满了怒气,“我说了不用你就不用你,就算是没有你,我也一样能戳穿他,也不会被他占了便宜。”

    林坏皱眉道:“你不了解他,他是一个道貌岸然的小人。”

    “你就不是道貌岸然的小人?你表面上和我做朋友,可你背地里是怎么做的,你占我室友的便宜?”

    “……。”林坏气喘吁吁,也是气的不行,“行了,我不管你,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林坏也是彻底生气了,魏其绵红着眼睛,将脸给扭到一边,林坏也看向了另一个方向,看到这一幕,班级里的其他学生更能在心里确定那些谣言都是真的了,心想林坏竟然还管他们的课堂纪律呢,结果林坏本身就是一个道貌岸然的小人,心中充满了鄙夷,脸上也流露出了鄙夷之色,但是嘴上却不敢作声。

    张春雨的心中更是乐开了花,心想,林坏啊林坏,你也不是什么好人,现在你的名声被败坏了吧,看你以后还怎么好意思多管闲事。

    而就在这个时候,班级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朴成吉开始伤愈归来,当留意到魏其绵和林坏的微妙态度,再察觉大家一个个奇怪的眼神,朴成吉惊讶问道:“坏哥,发生什么事情啦?”

    班级里原本静悄悄的,朴成吉这么一问,所有人全都向着林坏的方向看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