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王牌大高手 > 第0020章 痛并快乐
    到了校外的一个小饭店,林坏就点了一个花生米和一个尖椒炒肉,两个人要了十多瓶啤酒,就开始喝了起来。

    几瓶啤酒下肚,王宏伟忽然双眼一红,直接哭了,一边哭一边说道:“坏哥,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怂?可我只是想要好好的上几天学。”

    林坏没有喝多,不过脑袋也晕乎乎,轻轻拍了拍桌子,向着四周看了看,说道:“咱们都是男人了,哭什么哭,有话说开就行了。”

    “你就让我哭出来吧,平时我想哭都不敢哭。”

    林坏有些无语,不知道什么样的环境能够让一个人怂成了这个样子。

    “我们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家里没有什么钱,我妈妈能够供我读到大学已经很不容易了,你们根本都不知道我是怎么从小活到大的。”

    林坏静静的听着,他讨厌王宏伟的性格,讨厌王宏伟在受到欺负的时候不懂得反抗,讨厌王宏伟知道那些坏学生的秘密却不肯吐露出来,讨厌王宏伟在喝酒之后哭哭唧唧,可是林坏知道一个在喝醉酒会哭泣的男人,肯定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

    在这个社会上,每天戴着一副面具实在是太累了,人活一世,谁又想要那么怂呢?

    “我家是下面的县城的,我爸以前是三轮车拉客的,现在是泥瓦工。泥瓦工的工作辛苦,可是收入其实还可以,但是我爸却从来给家里拿不回钱来。”

    林坏惊讶道:“这是为什么?”

    “他每天出去喝酒,经常酩酊大醉了才会回家,我家住平房,每天晚上要锁门才能睡觉,我妈又精神衰弱,每天都要在房间里面等着开门才敢睡觉,每天一等就是等到大半夜,然后就开始吵架。”

    林坏叹了口气道:“赚的钱都在外面吃喝了?你爸妈的夫妻感情肯定很不好。”

    “在我小学之后,我就从没见他们在一个饭桌上吃过饭,我妈恨我爸,我爸在我妈怀孕的时候没照顾她,我妈吃的水果和鸡蛋都是娘家给拿的,生我的那天就只有我妈一个人,我妈一个人在家给我生掉在了地上。我妈坐月子的时候,我妈在家里做家务活,最后落下了病根。我刚刚满月不久,我爸在家里喝酒,从凌晨喝到半夜,我妈劝一句别喝了,我爸拿起菜刀让我爸滚蛋,再加上后来我上学了,我爸赚的那点钱都在外面买酒喝,很少给家里拿钱,学费基本都是亲戚出的。”

    林坏听得心情也很是沉重,为王宏伟的母亲感到不平,可是毕竟人家家里面的事,林坏也不好多说一些什么。

    “后来我妈对我爸越来越冷淡,甚至吃饭都不和我爸在一个饭桌了,从小到大,我不敢和同学的关系处的太近,我怕一不小心处的太好了,他们会到我家里来,我……我不敢让他们看到我家里是这个样子的。”

    说完之后,王宏伟趴在桌子上呜呜呜的哭了出来,林坏怔怔的看着王宏伟,竟然有些茫然无措,或许……或许这并不能怪王宏伟吧,不得不说从这种家庭里走出来的孩子难免有问题,哪怕不像是王宏伟这样的自卑和自闭,也会走向另一个极其叛逆的极端。

    林坏轻轻叹了口气,掏出烟盒,在桌子上磕了磕,轻轻倒出了一根香烟,为了伪装成穷学生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模样,哪怕是香烟都被林坏给换成最廉价的了,他点燃一根叼在嘴里,沉默了一会儿之后,点燃上火,深深吸了口气,烟雾缭绕,仿佛形成了许多画面。

    画面之中,一个高大魁梧的中年男子蹲在地上,对着自己张开了双臂,脸上洋溢着慈祥温暖的微笑。

    “小坏,摔倒了自己站起来,快点,自己跑过来让爸爸抱。”

    林坏的眼睛渐渐潮湿,视线有些模糊了,这时候他忽然听到旁边有人不断的‘坏哥、坏哥’的呼喊自己,林坏回过神来,然后就看到王宏伟不知道什么时候擦干净了眼泪,醉眼惺忪的看着自己,感动的道:“谢谢你,兵哥,你不用替我难受,我他妈早就已经习惯了。”

    “这小子居然敢骂脏话……果然已经喝醉了。”林坏摇了摇头,苦笑着摆了摆手,叫道:“老板,结账。”

    林坏走到前台结完了账,转过头就看王宏伟趴在桌子上一边哭着一边在说:“我想要学有所成,然后再证明自己,可是谁知这个玉兰学院……这个玉兰学院……哈哈哈哈,我能学到什么啊。”

    林坏忽然心中隐隐有些酸楚,最后苦笑了一声:“你现在这个状态不能回寝室了,我扶你去找家旅馆先住一宿吧,唉,你说的……我心中明白。”

    越是自卑的人越是想要证明自己,他们将尊严看的很重,可是这所玉兰学院已经打破了他心里面对于未来的幻想,这才是最可怕的。

    林坏扶着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王宏伟走出饭店,找了一家小旅店,走进小旅店的时候,王宏伟还一边哭一边叫着:“坏哥,你是我恩人啊,不但帮了我,还把我当朋友一样。”

    林坏付完了房费,留下了自己的手机号码,告诉老板如果王宏伟有什么事,就给自己打电话,然后将王宏伟给扶到房间里就离开了。

    林坏一边走向学校,一边还在心里面不停的想着王宏伟刚刚的那一段话,以前只觉得他可恨,不值得同情,可是现在却知道可恨之人却也有可怜之处,若是自己换到同样的家庭,也会变的和他一个样?谁知道呢。

    可是,这样一个急需证明自己的人,却因为家庭原因而进入了这样一所学院,每天只能够在胆战心惊中度过,不得不说他是班级里难得的几个肯认真学习的,可是在那种课堂纪律下,又有什么用呢?暂时那些学生确实是畏惧自己,所以课堂纪律好的多了,可是自己走了之后怎么办呢?

    妈的,越想越头疼,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是救世主!

    林坏走进校园,正经过学校里著名打架斗殴和泡妞的‘圣地’小树林,忽然听到里面传来一个女生刺耳的尖叫,林坏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就向着树林里面冲去。

    林坏在冲进去的时候,脑袋里瞬间闪现出两点,第一,这个尖叫声虽然已经有些破音了,但绝对是熟人发出来的声音,当然,哪怕林坏并不认识对方,也不可能见死不救。第二,女人只有在一种情况之下会发出这样的尖叫,那就是极度惊恐,而林坏想起来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强奸。

    林坏冲进去的时候果然看到一个少女正躺在地上,衣衫不整,胸前的两个衣扣都破开了,露出了里面的白花花的诱人春光

    (本章未完,请翻页)

    。

    而好几个男生正围在那里,其中一个男生正在解腰带,当听到动静了,几个男生可能是做贼心虚,呼啸着向着远处就跑,林坏正打算追过去,少女从地上直接扑过来将林坏给抱住,不停的哭泣,带雨梨花道:“林坏,救救我……。”

    林坏见到那些男生跑远了,不由得叹了口气,道:“牛海娇,你先把衣服穿好,然后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牛海娇虽然达不到惊艳程度,但是也可能真的人以群分吧,魏其绵的宿舍里的几个室友长得都不赖,而这个牛海娇的相貌可爱,身材娇小,可是上围却是难得的劲爆的类型,大多数长得富有肉感的女生的胸围都不会很好,牛海娇却是一个典型的例外,她在这么抱着林坏的时候,由于衣扣都开了,林坏完全可以看到里面的春光。

    林坏吞了一口口水,山峰也太大了,自己的脸如果埋进去,有一种会被闷死的危险。

    卧槽,这都什么时候了,我在这里胡思乱想一些什么。

    林坏顾不得享受,挣扎了一下,可是却没有挣脱的动,倒不是林坏的力气都不如一个小姑娘,只是这小丫头现在就像是一个受惊的兔子,抱的太紧,林坏实在是怕会不小心伤到了她。

    林坏苦笑一声,道:“牛海娇,你先等一会儿再哭,把衣服穿上怎么样?”

    “我……对不起,对不起……。”

    林坏苦笑道:“对不起你的是刚刚那些人,你对不起我什么。放心好了,你告诉我是谁,我一定替你狠狠的教训他们。你快点把衣服穿好吧,别给着凉了。”

    没想到牛海娇反而抱的更紧了,那雪白雪白而且好大好大的胸脯就挤压在林坏的身上,压的林坏感到喘不过来气,主要是太闪眼了,林坏的呼吸几乎骤停,而牛海娇完全顾不得自己的胸口正和林坏的身体有着亲密接触,还被林坏看了个精光,仍旧在紧紧的抱着林坏,一边哭一边不停的说着对不起。

    唉,真的是吓坏了啊……林坏有些无奈了,只好任由她抱着,等她稍微冷静一下,再好好安慰她,不过,尼玛,我的某个位置开始抗议了怎么办呢,糟糕,不小心顶在牛海娇的小腹上了。

    林坏正感到有些崩溃,有些快感,痛并快乐的同时,外面忽然又响起一阵匆匆的脚步声,然后就听到魏其绵说道:“啊,牛海娇的人跑哪里去了?”

    紧接着是宣雨斋的声音:“我刚刚看到她好像是进了那里。”

    “奇怪,她进树林里干什么。”

    PS:汗,说学校不能喝啤酒、不能混毕业证的书友,这个纯粹是代入自身环境,我表妹在首都就读名牌大学,我在那边食堂都是喝过啤酒的……至于混毕业证的,在好一些的学校确实是不存在,在某些大专学校里面是很正常的事情,明卷考试都有……更有书友问我为什么计算机系里会有音乐课,计算机系指的是主专业,其中还有其他的各种课,当然,每个大专学校在这方面都是不一样的……希望书友在看书的时候,不要一定代入自己的周围环境,你会产生一种错觉,认为全国的学校都和你们学校是一样的,会认为每个城市的每所大学的各方面都是一样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