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王牌大高手 > 第0017章 恐怖的杀气
    搞了林坏一把,刘美琪感觉开心不已,让你得罪我,竟然还不想做本小姐的男朋友,这回老娘让你吃瘪了吧!

    等到从食堂里走出来,牛海娇她们已经不像刚才那么愤愤不平了,林坏将刘美琪的事情解释清楚,就说刘美琪如何要做自己女朋友,又是如何被自己给拒绝的,这几个人虽然半信半疑呢,但是想到刘美琪在开学以来的行事作风,也觉得很有可能,暂时就放过林坏一马。

    林坏有些无语,实在不清楚自己处对象和她们有什么关系,为什么还要那么心虚的解释,自己和魏其绵是八字都没有一撇啊!

    离开食堂之后,牛海娇她们三个小女生拉着魏其绵跑了,林坏也不好时时刻刻的都跟在魏其绵身旁,只好一个人向着教学楼走去。

    魏其绵跑了几步之后,气喘吁吁道:“牛海娇啊,你一天不买零食能死啊?上课不好好听课,就知道上课的时候吃零食。”

    “切,就咱们这所破学校,听不听课有什么区别?混个毕业证就好了。”

    牛海娇的话让魏其绵的眼里闪过一抹阴霾,宋婷婷在旁边说道:“按照我来看啊,绵绵不是抱怨你去买零食,而是抱怨你没有叫上林坏一起去。”

    牛海娇咯咯笑道:“这个不要紧,小别胜新婚嘛。”

    “你们两个……作死啊!”魏其绵被调戏的羞恼了一下,去抓这两个小妮子的痒痒,这两个小妮子开始咯咯笑着跑开了。

    林坏看着那几个靓丽的少女远去的背影,懊恼的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真奇怪,我和她们有什么好解释,而且为什么我只要看到魏其绵失落的样子就心里难受呢。不行不行,这肯定是不对的,按照规定,保镖在执行任务期间可不能和雇主发生什么关系……。”

    林坏胡思乱想的向着教学楼走去,在经过一片小树林的时候,忽然感到一种让人汗毛直立的杀气,这是做为一个顶尖高手对于危险的预判,如此的杀气,必定是一个顶尖杀手!

    林坏向着小树林里面走去,在里面一个剪着寸头、斜刘海挡住了一只眼睛的大学男生正低着头摆弄着手里的匕首,当他抬起头,露出了一双冷酷的眼睛。

    这个家伙应该没有太多杀人的经验,可是却比那些经验丰富的杀手更加可怕,因为他是一个天生的杀手,这是林坏对眼前这个男生所做出的判断。

    林坏抬起腿向着男生走了过去,而对方则是微微皱了皱眉毛,似乎不明白林坏为什么会找向自己。

    “你是刀子?你想杀我?”这是林坏对刀子所说的第一句话。

    “是,我想杀你!”哪怕过去了很多年,刀子也无法忘记他第一次与林坏见面的时候竟然说出了这样混账的一句话。

    林坏笑了,问道:“那你怎么还不动手?”

    “因为这里有人。”刀子忍不住问了出来,“你怎么知道我是刀子?”

    “你的手里有刀,身上有杀气,我又恰好知道张春雷手底下有一个红棍叫做刀子。”林坏笑着道,“我这个人对于危险的预判很敏感,你身上有杀气,而且是对准了我。有意思了,真有意思,你只不过是一个大学生,竟然胆大包天的敢杀人。”

    (本章未完,请翻页)

    刀子沉默不语,他的眉眼轻轻的下垂,半晌才问:“你以前杀过人?”

    林坏愣了一下,倒是没有想到刀子会这么问,不过很快点头说道:“杀过。”

    刀子叹了口气,声音里有着说不出来的痛苦和疑惑:“杀人的时候心里痛快么?鲜血喷出身体的时候,是不是会感觉整个人都很疯狂?”

    林坏终于明白刀子为什么这么去问,一个拥有杀气的人,一定是沾染过人命,所以刀子肯定是杀死过人,而且看的出来杀人的过程对他刺激很大,所以他才会这么好奇的问自己,毕竟对于一个大学生来说想要找一个同样杀过人的人实在太难了,他们的接触面还很窄,还没接触过那个层次。

    只是他绝对没有杀过很多人,也许是两个,也许就只是一个,而他身上却拥有这么恐怖的杀气,这只能够说明一个问题,这个刀子是一个天生的杀手,杀气也是天生的!

    林坏回忆了一下曾经的自己,心中有所感触,仿佛又想到了当初的恐惧,凝声说道:“当我第一次杀人的时候,我感到的是恐惧,甚至比死在我手里的人还要恐惧,因为一条鲜活的人命就消失在我手里了,无论是任何一个人都有生活下去的权利。”

    刀子惊讶的看着林坏,然后痛苦的道:“可我为什么感觉很畅快?你有没有体会到一种快感?一种身体里的鲜血瞬间就被燃烧了一样的感觉,难道你没有过这种体会?难道我真是一个心理变态?”

    林坏的样子比刀子还要惊讶,但是随后脸上就恢复了平静,这个刀子果然是一个天生的杀手,很难想象现在的他就是学校里一个普通的大学生,甚至还在一个区区的张春雷的手底下做一个打手,刀子的实力和天赋虽然还没有真正开发出来,可是他肯定要比张春雷可怕百倍、千倍。

    林坏微笑道:“你不是变态,有很多人都会有你的这种感觉。”

    刀子松了口气,眼中露出了几分释然,痛楚和疑惑略有些消失了,仿佛许久一直都困扰他的一个问题消失了。

    林坏微笑的看着这一幕,林坏当然是在说谎话,现实生活可不像是写小说,大多数人在见到鲜血的时候都是恐惧的,不过能够用这种方式来帮助一个人从阴影中走出来,总不是什么坏事,至于这个刀子是杀了一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杀人?这就不是现在的林坏想要去管的了,就算是林坏想问,刀子也不会说。

    林坏笑着问道:“现在你还想不想杀我了?”

    刀子实实在在说道:“我本来就没想杀你,只是打算捅你一刀。”

    林坏好笑道:“那现在还想捅么?”

    刀子认真的点了点头:“现在知道我不是变态了,心态更轻松,我就更想捅了。”

    “……。”林坏一头黑线,忍不住问道,“你还有没有人性?不觉得我是你的恩人么?”

    刀子一脸严肃的回应道:“张春雷对我有恩,他曾经帮过我一次,我欠了他很大的人情,如果能把你给捅伤,我就算是把他的人情给还上,从此以后也不用再做他的红棍。至于你的人情,我可以下次再还,做事总要有先来后到的。”

    这种事还要有先来后到,林坏有些无语了,问道:“那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不是你帮他捅了我之后,你就偿还他的人情了,接下来我还可以让你帮我去捅他?”

    林坏本来只是一句玩笑话,却没想到刀子竟然无比认真的点了点头,道:“是!”

    林坏叹了口气,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和刀子纠结了,说道:“如果我所料不错,昨天上午张春雷的计划是让张横揍我一顿,然后趁我去学校医务室的机会,让你隐藏在偏僻的医务室附近,到时候跳出来捅我两刀,让我在医院里多躺两个月,我没说错吧?”

    刀子露出了一脸的骇然。

    林坏又继续说道:“如果计划正常实施,你现在应该已经偿还张春雷的人情了,所以我不仅是打破了张春雷的计划,也打破了你的算计。结果现在你就想,反正张春雷是想要对付我,何必那么麻烦,于是你就暗中观察,找到我落单而且不会被人发现的机会,然后去捅我两刀,这次应该是你自己所为,不是张春雷让你这么做的。”

    刀子的脸色仍旧很是平静,但是冷汗已经流了下来,过了好半晌他才一咬牙,突然一刀向着林坏的小腹处捅去,他捅人的时候毫无预兆,连个招呼都不打,不过林坏仿佛早就判断出他的出手,一把就抓住他的手腕,任由他如何的挣扎,林坏的手都稳若罄石。

    刀子另一只手向着林坏的喉咙抓去,却也被林坏抓在了手里。

    林坏控制住了他的两只手,笑眯眯的道:“你应该发现了,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已经到了这一步,林坏觉得刀子应该只能放弃了,却没想到刀子面色如常,却是一头撞在了林坏的脑门上,两个人的脑门来了一个亲密接触。

    林坏疼的直接叫骂出来,向后连退两步,然后林坏的额头肿起了一个大包,刀子却是身体微微一晃,噗通一声昏倒在地。

    卧槽,林坏揉了揉脑门,一脸无语道:“这小子是不是一根筋啊,撞得这么用力干什么,真他妈疼啊。嘿嘿,不过他一定没有想到,我的头比他硬多了!”

    林坏也没有闲心去救一个想要杀自己的人,反正一会儿刀子也就醒了,于是林坏一边龇牙咧嘴的捂着自己的头,一边向着教学楼走去。

    一边走着,林坏一边想着,这个张春雷还真是阴魂不散呢,宣雨斋算计自己,张春雷也算计自己,看样子想在这所学校太平的度过两个月,就必须将这两个人给除去,将张春雷的势力给打散,让宣雨斋身败名裂,至于那个刀子……现在虽然实力还很弱,可是未来前途不可限量,看样子需要适当的引导他啊,否则就怕他会继续的向着黑暗处走去,到时候将会是整个保镖界的一大劲敌,更会是这个世界的黑暗的一面的中流砥柱。

    此时已经昏倒的刀子完全没有想到,林坏此时在心中对他做出了如此的至高评价!

    林坏正要走进教学楼,宣雨斋出现了,他面带和煦的微笑,周围无数的女生都在对她抛着媚眼,眼神里流露出致命的邀请,宣雨斋全都视若无睹,一直到他走到林坏的面前,他一脸笑眯眯的道:“林坏,要不要一起走一走?”

    林坏的脸上也露出了笑意:“好!”

    林坏和宣雨斋一起向着偏僻的树荫下走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