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宿主她又在崩剧情 > 公主在上 047
    郁瑶并不知道洛北霖已经打算要来把她这个前妻追回去。

    她从明恩侯府回到自己的公主府,心里一片惬意。

    比明恩侯府大,比明恩侯府豪华,还都是自己的人,没人在这里碍眼……做公主独自美丽不香吗?何必要嫁人!

    看着自家公主惬意的躺在贵妃榻上,连若还是忍不住有些忧心。

    “公主,您、您没事吧?”

    郁瑶眨眼:“什么事?本宫没事啊,本宫非常好!”

    见她不似作伪,连若这才松了口气……她还担心自家公主和离只是一时生气,回到公主府后后悔伤心呢。

    如今看来,果然是她多虑了。

    而另一处,昆仑之巅,惊蛰站在厉南殃身后,看到水镜中昭和公主悠然惬意的模样,立刻抓紧机会劝自家神君。

    “君上,您看,和离后昭和公主挺好的,甚至都没怎么伤心……您真的不必担心她的。”

    惊蛰努力想让自家神君放弃做驸马的打算。

    就在这时,水镜中,连若试探性的问自家公主:“公主,那您以后打算怎么办?”

    郁瑶顿时挑眉:“当然是做个快活自由的公主了……”

    想到客户的诉求,郁瑶便是一骨碌坐起来认真思索着。

    做回高高在上的公主……

    苹果在旁边建议,郁瑶便跟着苹果有样学样。

    “唔,那就是,吃喝玩乐,养尊处优,练好鞭子,行侠仗义……”

    惊蛰急急道:“君上您看,是不是不用您担心,昭和公主她完全可以照顾好自己。”

    话音未落,水镜中的昭和公主便是继续说道:“……再养一院子英俊听话的小郎君……”

    跟着苹果重复完,郁瑶才是一愣,随即便是对苹果说:果儿,这样……不太好吧?

    苹果若有所思:可是宿主,我怎么觉得你的语气有点跃跃欲试呢?

    郁瑶立刻义正辞严:绝无此事!

    说完,她又是犹豫着:可若是有那种无家可归又弱小无助的俊俏小郎君,我这公主府它也够大……养上几个、是不是也……咳……无伤大雅。

    苹果顿时大惊:我就知道,宿主,你被封建社会荼毒了,你变了,你再也不是那个一颗红心向太阳的社会主义接班人了,来,跟着我重温,富强、民主、文明……

    郁瑶顿时就被逗乐了:我逗你玩儿的。

    连若不明所以,只看到自家公主在说到“养小郎君”后就忽然满脸神秘微笑……莫名的,连若就有点替那些还不知在何处的小郎君们担心。

    为了那些无辜的小郎君,连若决定分散一下自家公主的注意力:“公主,小郎君易得,状元难得,那个,江状元前两日调回京城到刑部任职了,您若是实在想……要不您还是找他吧?”

    最起码江状元面对自家公主还有抵抗之力,威武不屈,总好过让自家公主去荼毒那些无辜的小郎君。

    郁瑶啧了声,似笑非笑看着连若:“连若,你可真是本宫的贴心人,这都替本宫打听好了,你倒是说说,你还有别的什么人选建议……”

    连若不疑有他,立刻努力思索起来:“奴婢觉得,那燕世子也可以,虽然脾气差,可模样生的俊俏……永王府小王爷也行,对,就是小王爷,他年纪小也俊俏,正是郡主想要的俊俏小郎君!”

    反正他们也不是好鸟,就让公主欺负他们去好了。

    郁瑶看着连若说的头头是道,顿时气笑了:“不错,一个比一个纨绔。”

    连若这才后知后觉意识到什么,然后便是悻悻干笑:“那个,奴婢就是说说,就是说说……”

    而与此同时,昆仑之巅,惊蛰看着外边的漫天雷云,悻悻缩了缩脖子。

    他努力干笑:“那个,君上,昭和公主她,她必是在说笑,在说笑的……”

    厉南殃面无表情看着他。

    惊蛰顿时笑不出来了,有些恨恨又无奈的看着水镜里的连若。

    臭丫头一个,脑袋还有些不好使。

    哪里有婢女鼓动着自家主子养面首的……简直跟他这个出尘高洁的贴身随侍就不能比!

    太堕落了!

    而这时,厉南殃看着水镜中懒洋洋躺在贵妃榻上娇俏散漫的小女子,眉头缓缓蹙起。

    她之前与她的驸马和离的时候,分明是伤心的,可一转眼,她就能躺在那里兴致冲冲的要养小郎君……那当初,她因为他掉的眼泪,又有几分真心实意?

    是不是走出厉宅后她便将她掉的眼泪忘了?还有她说的话。

    他已经应愿,她如今却在想着养小郎君?

    厉南殃静静看着水镜中的纤细玲珑的身影,眉头紧紧蹙起……

    洞府外的天空,满是沉沉阴云,惊蛰身上的羽毛抖了抖,再不敢出声劝阻……

    郁瑶口中的“小郎君”完全就是一时戏言,她怎么都没想到,就因为她的一句“养小郎君”,就让昆仑神君入了梦。

    郁瑶看到站在坐在窗口榻上的厉南殃时,猛地就愣住了,下一瞬她就想起来……他不是死了吗?

    而且,他的装扮?

    她怔怔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厉南殃:“厉将军,您这是……死后成神了?”

    保家卫国忠肝义胆,成神的话也能想通。

    厉南殃静静看着她:“公主还记得在下?”

    郁瑶顿时不解,径直坐起来:“自然记得,将军怎么会这么说?”

    她觉得自己这个梦简直太逼真了,为了印证她是不是做梦,郁瑶还叫了几声苹果,没听到反应,她就更加确信了自己是在做梦。

    既然是做梦……

    郁瑶低头看了眼自己的睡裙,也就没有太过在意。

    她起身朝厉南殃走去,长长叹息:“没想到我还能梦到厉将军……诶,你的眼睛?”

    走近后郁瑶才意识到厉南殃没有戴眼罩,而原本总是被眼罩遮住的那只眼睛,是极幽深的墨绿。

    她总觉得这双眼睛有点熟悉,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然后又是打量着厉南殃白衣飘飘的模样,笑嘻嘻咂舌:“没想,厉将军穿白衣还挺好看。”

    郁瑶不住点头:“仙气飘飘,超凡出尘……比你穿铠甲更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