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听闻他又撩又宠 > 第六十章:上钩了
    宋瓷下午有一场手术,一直在忙。只留下徐南方一个人在办公室里。

    走廊里人声微杂,偶尔有喧闹。

    徐南方早上起得晚,宋瓷留的早餐她也忘了吃,中午又闹了一出戏。

    她饿得不轻,订了外卖。等外卖的时候就坐在办公室看动漫。

    手机显示的动漫画风唯美温馨。

    有时候,她倒是挺想去一趟日本,去一趟崎玉县,找一找巴卫真实存在的印迹。

    可惜一直没机会。

    电话声响起,是外卖到了。

    她接起电话,下楼去拿外卖。

    黄昏,残阳依山。

    她接过外卖小哥手里的外卖,道了声谢。

    火红的赤日湮没在云里,染了整个西北角。

    徐南方拿手机拍了张照片,发了朋友圈。

    配文:

    听说日落是两个人一起看的,所以你在哪?

    她设置了权限,仅一人可见。

    回去的路上,她乘电梯,门正要关,一位男人进来,坐着轮椅。

    徐南方正欲开口,瞥见他的面容。

    不是那位先生。

    她心里有些失落,找不到人,手帕怎么还?

    手机里,朋友圈的一条消息内容映入眼帘。

    映渔旗袍店主:

    招工:

    有没有会写毛笔字的小姐姐鸭,一日五百。

    这是一个手工旗袍店的店主,一次在街上接到她发的传单,偶然间加上了微信。

    徐南方顺手点了个赞。

    几秒后,店主给她发了微信。

    【映渔:小姐姐,请问您有没有意向?】

    【南南南瓜:抱歉,我没时间。】

    徐南方倒是会写毛笔字,徐母小时候闲她太闹腾。

    觉得女孩子要温婉安静,想让她老实些。

    就让和一个小哥哥一起练过毛笔字。

    她那是小,小哥哥的相貌记不大清楚。

    隐隐记得,他双腿残疾。

    徐母唤他阿憬,而小哥哥喜欢叫她tángtáng。

    尽管如此,她还是不相信天上会掉馅饼。

    写毛笔字,一日五百?

    鬼信哦。

    【映渔:小姐姐可以考虑一下吗?真的灰常灰常急需。】

    【映渔:〔拜托Gip〕】

    【南南南瓜:抱歉。】

    【映渔:我们真的很急需,如果小姐姐需要的话,我们明天可以见面详细谈一下哦。】

    徐南方见状,秀眉蹙在一起。

    如果不是骗人的,五百块,何乐而不为?

    她在片场,也并不是每次都有戏份,赚得也不多。

    【映渔:小姐姐真的可以考虑考虑鸭,酬劳也是可以增加的。】

    徐南方敛眸,想了想,回复道:

    【南南南瓜:我考虑考虑。】

    手机那头,房间不算大,白炽灯亮着,笼着一层暖光。

    女人穿着一身浅色旗袍,到小腿处。露出一截细腻白皙的脚踝。

    天凉了些,她身上裹了件针织开衫,头发用一根簪子挽在脑后。

    看着徐南方发出来的那句【我考虑考虑。】,淡淡笑了下,眉眼温婉生动:

    “啧,上钩了。”

    —

    窗外,绛紫夜幕缓缓降临,那个人还是没有任何回复。

    她眼里潋滟着万家灯火,眼角泛红。

    圆月如盘,印着莹润的光,清辉撒了一地,疏影摇曳。

    明天就是中秋了。

    宋瓷刚下一场手术,看着她还在办公室坐着,出神的看着窗外。

    “心情好点了吗?”宋瓷用手锤了一下肩膀,活动了一下脖颈。

    “早就好了。”徐南方起身,去给她捶捶背:“本来就没什么事。”

    医生这个职业很忙很累,但宋瓷更累。

    她不是在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宋与白在强撑着。

    从医是宋与白的信仰,从不是她的。

    “那今天哭鼻子来找我的是谁呀?”宋瓷微叹一口气,扭过头问她。

    徐南方收回帮捶背的手,闷声:“才没有哭。”

    宋瓷无奈的笑着,声音有些倦:“今天是不是没去拍戏?”

    “我请假了。”

    “徐南方。”宋瓷看着她皱眉,有些恨铁不成钢:“你有点志气好不好?”

    宋瓷有点生气,她不想看到徐南方因为一个不值得的人这么堕落。

    好不容易争取来的角色,一个请假,便什么都没了。

    “哎呀,行啦行啦。”徐南方去挽她的胳膊,声音软了些:“不气,去吃饭。”

    “你不是刚吃过吗?”

    “陪你吃呀,快换衣服快快快。”

    徐南方点开手机,打算搜索附近的烧烤店铺。

    手机首页面推荐了一条内容。

    【张扬乖戾导演X温柔手控博主,这碗狗粮你吃不吃?】

    徐南方好奇,点开来看了一眼。

    便拿给宋瓷:“瓷宝,看你家周导!”

    “嗯?”宋瓷刚换下白大褂,有些疑惑,接过手机。

    是一段采访视频。

    【请问周导喜欢江照小姐什么?”】

    闻声,宋瓷心里咯噔了一声。

    她自己也不知道,周漾喜欢她什么。

    视频里,周漾倚在椅子上眉眼敛了几分戾气,声音清冽,带笑:

    “我家照照的手很漂亮。”

    视频里有些杂音,但仍能听见他唤着她“照照”,声音清冷,温柔。

    窗外月光如水,她眼里碎了细密的光,温柔漂亮。

    “宋瓷。”徐南方叫了一声她的名字。

    宋瓷回过头:“嗯?”

    徐南方看着她,淡淡笑着:“我挺羡慕你的。”

    她不羡慕宋瓷有良好的家世,事事顺意。

    只是羡慕,她有一个视她如命的人。

    “南方。”宋瓷把手机还给她,语气带了些遗憾:

    “如果他不值得等,为什么不放弃?”

    宋瓷很明确的表示过:

    霍处安,他不值得。

    徐南方长呼一口气,正想说话。

    宋瓷又说:“石头是可以捂热的,但心不一定。”

    夜深了,霍处安仍是没有任何回复。

    —

    宋瓷在仁华附近找了家麻辣小龙虾的店。

    她不吃辣,但徐南方喜欢吃。

    店里人声喧杂,生意火爆。等了十几分钟,才有空座位。

    徐南方点过餐,微信提示音响起。

    她急忙打开,霍处安并没有回消息。

    是微信运动的提示音。

    徐南方想,他大概是……太忙了吧。

    等饭间,宋瓷闲着无聊,逛了会微博。

    周漾江照官宣恋情的热度已经渐渐下去了,降到了第五。

    一条热搜却猛得上来,霸着第一。

    短短几个字:

    manquer新作抄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