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听闻他又撩又宠 > 第五十九章: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五更】
    霍处安这人向来性子温润,不争不抢。

    是极少动怒的,这次倒是真的生了气。

    他声音清冷有力:

    “南方在我眼里,从来不是外人,她是将来要嫁到霍家的人。”

    成为他的妻,明正言顺的嫁进霍家。

    他的话在包厢里回荡,霍老爷子气急败坏,怒得要掀桌子:

    “孽障!真是反了天了!”

    “我何时教过你,以下犯上了?”

    “只要我在一天,霍家还轮不到你来做主!”

    “……”

    唐言蹊听罢霍处安的话,脸色也不大好,有些发白,指尖颤着。

    他当着她的面说,他要娶徐南方。

    但仍是勉强笑着,劝霍老爷子不要动怒。

    动怒伤身。

    房间里很安静,只有霍老爷子骂霍处安的声音。

    本是书香门第的家庭,却骂得一句比一句难听。

    霍老爷子也是真生气了罢。

    徐南方敛下眸子,松开他的手,神色依旧如常。

    只是掌心快要被她攥出血来。

    她不想给霍处安惹麻烦。

    便去拉他的衣角,声音淡淡的,没什么情绪:“算了吧,处安。”

    她转过身要走,霍处安没拦她,也便跟着她走。

    一路上,霍处安开着车,两个人一言不发。

    谁也没有率先打破这份沉默。

    路上经过仁华医院时。

    徐南方让他停车,声音有点闷,带了些鼻音:

    “放我下去吧,我去找宋瓷。”

    光影淡淡的,外头刮了秋风,吹乱了一团枯叶。

    “南方?”霍处安唤着她的名字,眼眶温热,泛了点红:“抱歉。”

    他让她受了委屈。

    “没关系。”徐南方下车,仍是笑着,说:“我都习惯了。”

    所有人都以为,徐南方整天没心没肺,傻乎乎的,是最不靠谱的那一个。

    可是只有真正熟悉她的人才知道,徐南方这个人,是最靠谱的那一个。

    也是最令人心疼的那一个。

    她每次都是那么懂事,懂事的让人心疼。

    徐南方朝他摆手,嘱咐他:“路上小心。”

    “记得要给霍爷爷道歉,说点软话。”

    她自己心里清楚。

    她和霍处安本来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霍处安的世界,前途一片光明。

    他值得拥有更好的人。

    而这个更好的人,应该是像唐言蹊那样,和他门当户对,可以给他的事业提供帮助。

    而不是像她一样,什么也帮不了他,却还在拖他后腿。

    —

    仁华医院

    从早晨九点上班时间一到,宋瓷就开始忙。

    休假二十来天,她有许多课程要补回来,论文也要写。

    徐南方不忍心打扰她,就默默坐在她办公室外的椅子上发呆。

    这个位置,向着走廊那边的窗。

    她可以看到窗外泛着冷意的阳光,细细碎碎。

    枯叶凋零。

    强忍良久的眼泪不知什么时候,就悄悄落下了,连她自己也没发现。

    她再抬眼时,面前是一块手帕。

    浅蓝色的。

    面前的男人坐着轮椅,肤色很白,穿着黑色大衣,裹得严严实实的,但唇色依旧没有血色。

    声音像含了片冰:“哭什么?”

    徐南方犹豫着,眼睛红红的,接过手帕,道了声谢。

    男人没再言语。

    倒是相反,徐南方一个劲的盯着他的脸瞧。

    周炎憬实在是忍不住,问她:“看我做什么?”

    “先生?”徐南方微微皱眉,鼻尖有一点红:“我总觉得我们像在哪里见过?”

    周炎憬身子一僵,声音也有几分不自然:“哪里?”

    徐南方歪着头想了一会儿。

    “好像,好像是在仁华医院门口。”她眼里带了点笑,提醒他:“我上次帮你捡病历来着。”

    “是么?”周炎憬松了一口气,嘴角的笑意淡淡:“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

    他眼里的光昏暗了些。

    他还以为,他的糖糖记起来了呢?

    原来还和小时候一样,是个小糊涂虫。

    —

    宋瓷刚巧从办公室出来,要打印资料,见了她,惊喜倒是没有。

    反而吓了一跳一下:“南方?”

    “你怎么来了?”

    徐南方眼角还有泪,但转眼又笑着看她:“当然是来等你下班啦?我可不想你今天还被周漾给抢走。”

    “最近你真的是越来越重色轻友了?”

    宋瓷一眼便看穿了她的心事。

    不用问,十有**又与霍处安有关。

    但她没有拆穿。

    徐南方既然不想说,也不想提,她便不问。

    “你怎么回事?和周漾一样,耍小孩子脾气?”

    每次看着小孩子耍小性子,宋瓷总是会不由自主的想到周漾。

    徐南方听宋瓷又提他,气得不轻:

    “你看你看,你又提他,他到底给你灌什么**汤了?”

    玩笑间,

    徐南方再一回头时,男子已经不见了。

    明明坐着轮椅,怎么还可以溜这么快?

    真奇怪。

    —

    周家。

    周炎憬从医院回来的第一件事,便是打电话。

    和上次通电话的那个女人。

    他开口便问,带了几分急切:“霍处安是不是对糖糖不好?”

    “嗯?”对面的女子显然刚睡醒,声音还带着困意:“霍处安对徐小姐挺好的啊。”

    周炎憬沉默了会,握着手机的指尖发白:“可糖糖今天哭了。”

    听筒里传来一声轻笑:“呵。”

    “我说周先生啊,你既然喜欢,为什么不去抢啊?”

    为什么不去抢?

    周炎憬也思考过这个问题。

    一是他不想让徐南方伤心难过。

    二是怕他不喜欢自己。

    电话里的女子又说:“我可是听说,霍家的人,除了霍处安,没人待见徐小姐?”

    “周先生不气吗?”

    不气吗?

    他当然气,但他现在没有这个权利去气。

    对面的女人显然没有了耐心:“好了,我要睡觉了。大白天的,扰人清梦。”

    末了,她又轻飘飘的来一句:“既然喜欢就赶紧去争取,不然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周炎憬和霍处安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人。

    一个温柔,一个偏执。

    但他们有个最大的区别:

    如果是霍家的人不喜欢徐南方,那么霍处安可能会为了整个霍家而舍弃她。

    如果是周家的人不喜欢她,那么周炎憬可能会为了她而舍弃整个周家。

    这就是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