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43.大决战.黎明时分
    恶魔退去了。

    在整个艾泽拉斯世界的范围内,所有的恶魔们都在溃败。

    这些混乱的生灵之所以能在恐怖的伤亡下继续战斗,是因为它们的神灵在看着它们,黑暗泰坦的气息就像是最恐怖的神灵旨意,只要那气息还在,恶魔们就不敢有稍稍的软弱。

    在燃烧军团中,黑暗泰坦萨格拉斯并不是一位仁慈的统帅,他厌恶失败,失败者在军团中可能会遭遇到的结局,让天性粗野的恶魔们都会感觉到畏惧。

    但现在,萨格拉斯的气息消失了。

    恶魔们的神灵离开了这片他发誓要毁灭的星域,那也就意味着...

    无敌的黑暗泰坦,失败了!

    它输了!

    连神灵,都输了...

    这恐怖的结果,如何让恶魔们不感觉到发自心底的畏惧呢?

    金色的阳光如利箭一样刺穿艾泽拉斯的茫茫黑夜。在那温暖的光芒照耀中,在潘达利亚的大地上,全身浴血的老陈带着黑衣卫的武僧们,在四风谷的大地上追逐着那些溃退的恶魔。

    武僧们发出一阵阵嘹亮的欢呼,他们追赶着丢盔弃甲的恶魔之海,将那些连头都不敢回的恶魔们打翻在地。他们肆意发泄内心的狂喜与骄傲,就连平日里很低调的阡陌客农夫们,那些熊猫人的农夫们,以及那些滑头的猢狲,都骑着自己驯养的山羊,挥舞着铲子锄头,跟在武僧们身后追亡逐北。

    所有人在阳光中尽情的呼喊,他们击退了末日!他们赢了!

    在天空之上,云端翔龙骑士团的熊猫人骑士们看向大地,那恶魔组成的滚滚黑潮就像是退去的潮水一样,从四面八方又收拢回它们来得地方。

    那些屹立在蟠龙脊之下的军团之门,那些燃烧着熊熊火焰的毁灭之门在战争开启时带来了恐怖的绝望。但现在,它们却是绝望终结的象征。

    刚刚复生的荒野半神,猢狲们的首领美猴王,这强大的猢狲伸展出自己的力量。它变得如巨人般高大,在一声喜庆的欢呼中,美猴王举起手中的格斗杖,如倒塌的山峰一样,狠狠的砸向蟠龙脊之下的恶魔大潮,将燃烧的军团之门彻底摧毁,打的那些恶魔们哭爹喊娘。

    “赢了!赢啦!”

    这庞大的猢狲喜不自胜的抓耳挠腮,它甚至高兴的跳起了舞,这引得四风谷的熊猫人们哈哈大笑,而在后方,在半山之上,加洛德.影之歌,这一向稳重的精灵统帅,也在这一刻内心中的狂喜中放飞自我,他就像是那些年轻人一样,就像是乐观的熊猫人们一样,大口豪饮着烈酒,对身边的每一个人祝贺着胜利。

    整个四风谷,整个潘达利亚,乃至整个世界,都响彻着欢呼的声音。

    在无尽之海的中心,在已经与世隔绝的阿苏纳海岛上,在法罗纳尔的恶魔宫廷中,一场特殊的受降仪式也在进行着。

    “啪”

    一道用恶魔颅骨制作的鞭子掉落在地面上,艾瑞达高阶恶魔芙斯拉克斯女士慵懒的挥了挥手。她身边侍立的虫语者恶魔,便谄媚的将女士掉落的骨鞭捡起,双手呈送给自己的主君。

    而这位傲慢的恶魔女王,则用不屑的眼神看着眼前的一众高阶恶魔,她此时的身份,是代表艾瑞达恶魔与纳斯雷兹姆恶魔共同建立的恶魔星海帝国,在艾泽拉斯的大使。她冷漠的哼了一声,一边把玩着自己的指甲,一边说:

    “你们在艾泽拉斯遭遇了一场大溃败,黑暗泰坦也输了,你们要明白自己的处境,你们是燃烧军团的失败者...”

    芙斯拉克斯上将的眼睛转了转,她又说到:

    “而且我们得到了消息,燃烧的远征已经彻底失败,萨格拉斯阁下已经决定放弃这个错误的计划,也就是说,你们已经无处可去了,整个艾泽拉斯都在追杀你们!”

    “而这个世界上,有能力庇护你们的,就只有我们恶魔帝国。但我们恶魔帝国,和燃烧军团不一样,我们可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要的。”

    芙斯拉克斯的话,让站在她眼前的数位高阶恶魔瑟瑟发抖。

    虽然在实力上来说,芙斯拉克斯肯定不是这些联起手的高阶恶魔的对手,但现在的局势很危险,艾泽拉斯的泰坦和死神都已经返回,恶魔们可能不畏惧那些凡人,但面对泰坦与死神,它们继续顽抗,就只有死路一条。

    恶魔们也是生命,它们在死亡面前也想要乞活。

    “这样吧。”

    芙斯拉克斯弹了弹手指,这艾瑞达恶魔丝毫没有背叛者的羞愧,她故作深沉的思考了片刻,然后便得意洋洋的说:

    “先证明自己的诚意吧。”

    “我会以恶魔帝国执政团的名义,向艾泽拉斯各个势力提出停战协议,但你们!听好了,这是你们最后的机会,一个周之内,你们要把这个世界所有的大股恶魔们都收拢起来,纳斯雷萨那边的世界改造,可是需要很多很多的劳动力。”

    “怎么样?”

    芙斯拉克斯坐直身体,就像是真正的恶魔女王一样,她面带寒霜的问到:

    “你们答应吗?”

    位于恶魔王庭下方的高阶恶魔们你看我,我看你,但最终,却没有谁敢提出反对。燃烧的远征即将终结,黑暗泰坦对于恶魔们也根本算不上重视,燃烧军团的式微已经是注定的事情了。

    它们必须给自己找好下家。

    ————————————————————

    “我们,赢了!”

    刚刚从墓地中走出来的阿尔萨斯听到了还在燃烧的城市中传来的欢呼,在他头顶的天空中,那些长着翅膀的恶魔们飞快的窜向战场之外,狮鹫骑士和德鲁伊们在追逐着他们,城市中有零零星星的枪声响起,而在阿尔萨斯眼前,金色的阳光如瀑流一样驱散了黑暗,让他感觉到了一阵安心。

    战争结束了...

    大公爵下意识的举起手,发出了一声嘹亮的呼喊。他内心洋溢的喜悦无处安放,于是下一刻,他便转过身,在内心情绪的涌动下,他抱住了自己的妻子,在**师吉安娜猝不及防的呆滞中,两人的嘴唇吻在一起。

    在他们身边,苦战之后还幸存的战士们也围着自己的统帅不断的欢呼着,还有善意的笑声,口哨声。

    让这吉安娜羞红了脸,但面对来之不易的胜利,再怎么宣泄都不为过。

    在轰隆作响的声响中,皇帝的座驾天火号,这架受创严重,但勉强还能飞行的飞艇冲入天空。换了一套盔甲的瓦里安拄着灭战者,他还沾着血污的脸上满是笑容,不断的对下方的人民挥着手。而人民也高喊着皇帝的名讳,将手中残破的战旗挥起,法师们用最后的魔力,在白塔城港的天空中洒下代表胜利的魔法烟火。

    城市...城市几乎化为了废墟,再没有了曾经的辉煌与雄壮。但只要人还在,就一切都还有希望。

    瓦里安降落在被轰掉了大半个穹顶的圣光大教堂前方,满脸黑灰的圣光教宗迦勒底在那里迎接他。

    在瓦里安落下的那一刻,一抹红色的身影冲入他怀中,瓦莉拉紧紧的抱着自己的丈夫,在之前看到瓦里安冲向天际落下的戈瑞勃尔巨剑的那一刻,她以为,自己就要永远失去他了。

    “没事!别哭,没事。”

    瓦里安安慰着自己的妻子,他轻声说:

    “一切都好!”

    瓦莉拉抽了抽鼻子,她擦了擦眼泪,对瓦里安露出一丝笑容,然后侧过身。在瓦里安的注视中,一抹洁白的长裙映入他眼帘,在阳光之下,穿着白裙,打着伞的蒂芬妮王后就在他眼前。在王后那血红色的双眼中,也有一抹掩饰不住的担忧与喜悦。

    瓦里安下意识的向前走出几步,他伸出手,环抱着自己的王后,两人目光对视,充满了让人心醉的温柔。

    而在他们身后,瓦莉拉略带遗憾的站在原地,她知道,她永远不可能拥有瓦里安的全部,在皇帝心中,总有一片净土,是属于眼前那个女人的。

    但下一刻,瓦里安和蒂芬妮同时回头,抱着王后的皇帝脸上有笑容,而王后则朝着瓦莉拉招了招手。刺客大师愣了一下,但随即,她的脸上,便也有了笑容。

    她向前一步,站在了瓦里安的另一边...

    “啊...死了这么多人。”

    联邦区的首都暴风城,在还残留着硝烟味道的议会大厅里,大腹便便的埃德温.范克里夫议长有些虚弱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在之前的战斗中,他也是一名战士,但常年不锻炼,任由武艺松弛的结果就是,他在守卫暴风城的战斗中,一连死了11次,差一点点,就救不回来了。

    在范克里夫手中,是粗略的伤亡报告。那上面代表伤亡的红色数字,让范克里夫有了种触目惊心的感觉。

    哪怕有死亡之力的加持,但并非每一个灵魂都能熬过那痛苦可怕的战斗。仅仅是粗略估计,这一战,就抹平了联邦过去5年的人口增长,让整个联邦的人口基数,被直接削掉了7分之一。

    这已经不能说是伤筋动骨的损失了,这简直就是在联邦心口狠狠刺了一刀...让它已经有了失血过多的征兆。

    但...

    他们好歹胜利了。

    这惨重的代价是值得的。这一战之后,整个联邦,乃至整个艾泽拉斯世界,都再没有了阻碍发展的困境,只要他们能熬过这艰难的时光,那么他们眼前的道路,就是一帆风顺。

    他们已经踏上了这光明之路的起点,他们已经真正拥有了未来。

    议长阁下站在残破如战后废墟的窗户边,他看着窗户之外那些狂欢的人群,在他的脸上,也有了一丝由衷的笑容。

    这些沉重的事情,就稍后再说吧。

    现在...享受这来之不易的,胜利荣光吧。

    “我讨厌你!你是个骗子!”

    在海加尔山山顶,尤娜捧着手里的水晶,以罕见的,真正愤怒的姿态尖叫着:

    “你明明说,你会帮忙的!但是我们差点就死了!就差一点点!”

    面对尤娜的指责,那颗水晶稳稳颤动,片刻之后,一个稍有些失真,但很浑厚,带着一丝磁性的男性声音从其中传出,那声音中有一抹慵懒。

    神秘的声音对尤娜说:

    “不不不,小笨蛋...我告诉你的是,在故事结束之后,我会帮你们的。但你要明白...故事到此,还还没结束,我还无法插手...但,我看过结局,我知道,你们能挺过去的。”

    说完,他不等尤娜反驳,就开口说:

    “在泰瑞昂阁下发现之前,把班纳送回来吧,最近一段时间也不要再贸然过来了,小尤娜,死亡那个婊子已经注意到你了,你自己小心点。我还要为泰瑞昂阁下在未来的‘造访’,做一点点小小的准备。”

    “我能预见到,那会是一个很棒的赌局。”

    “我讨厌你了!赛伯!”

    尤娜眼看着对面那个神秘人再不说话了,她抽抽鼻子,尖叫到:

    “下一次你要亲自给我做大餐!否则我再不原谅你了!我发誓!”

    嗯,看来尤娜大人的大秘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暴露呢。

    而在死界中,在孤寂城堡里,从死亡星海返回的大领主悄然无声的行走在自己的城堡中,他推开自己房间的大门,就看到了一具装饰华美的...呃,棺材。

    这让大领主嘴角带上了一丝笑容,他走上前,伸出手,轻轻将那棺木推开。在那棺木中,如睡美人一样的奥蕾莉亚.风行者,正闭着眼睛,躺在其中,就像是真正在沉睡一般。

    鲜血主母在之前也加入了对戈瑞勃尔的拦截中,她的鲜血之躯被彻底摧毁,但好在,她这样等级的萨莱茵,有太多的方式可以完成自我的复苏,并不需要大领主额外担忧。

    泰瑞昂看着棺木中沉睡的妻子,她依然如记忆中那么美丽,在过去的时光中,这笨笨的女人一直陪在他身边,陪着他度过了那么多岁月。

    他伸出手,温柔的抚摸在鲜血主母血色的长发上,他低下头,在奥蕾莉亚额头轻轻一吻,然后在她耳边说:

    “亲爱的,我回来了...”

    “最美最好的黎明已经来了...”

    “我向你承诺的完美时代,已经到来了。睁开眼睛,看看它吧。”

    “不!不要!我很生气!”

    鲜血主母的闭着眼睛,她就像是当初在风行者庄园的小女孩一样,噘着嘴,哼了一声,她说:

    “我都死了一次...你却一点都不关心我。”

    面对罕见的耍起小孩脾气的奥蕾莉亚,大领主温柔的笑了笑,他翻过身,自己躺入鲜血主母的棺材中。他靠在奥蕾莉亚身边,第一次毫无顾忌的,不顾形象的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他闭上眼睛,轻声说:

    “我错了...”

    “所以...”

    “让我用剩下这一生的时间,来补偿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