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36.大决战.与亡者同行
    轮回之树是大领主泰瑞昂亲自种在黯刃城中的。

    这棵树是艾泽拉斯的死界绝对意义上的“核心”。它就像是一个魔法的“水泵”,从现世汲取死亡的灵魂,然后再通过轮回之树内部的转换,洗去这些死去灵魂的记忆与过往,祛除灵魂中的杂质,再将它们以灵魂之种的姿态,送回现世,放入那些准妈妈的躯体中。

    伴随着婴儿的成长,那纯净的灵魂之种也会重新成长,汲取力量,直到妈妈们分娩之时,一个完成的,纯洁的,如白纸一样的婴儿,就会诞生。

    这是轮回之树存在的最大意义。它能调整抚慰流入死界的灵魂,避免类似于摄魂怪、深渊鱿鱼和千面吞噬者那样恐怖的灵魂畸变体出现,也能让死界内部的死亡能量不断的流动,避免出现一潭死水的情况,但轮回之树并不只有这一个作用。

    它能化生为死,让灵魂充盈这方死亡世界。那么自然也能化死为生,将不该死去的灵魂,重新送回现世。

    在轮回之树此时此刻的牵引之中,它苍白色树干上就像是亮起了无数盏灯火一样,萦绕在轮回之树上的死亡力量在污染者玛法里奥的主持下,开始缓缓倒转。就如同逆流的死亡之河,通过死界在现世的众多道标,将那些刚刚被抛入死界的灵魂,又一次送回了现世之中。

    在湖畔镇的小城中,冲入此地的恶魔们点燃了城市的一些建筑物,大火在燃烧,到处都是硝烟弥漫,它们在尽情肆虐。但灾难之时,总有充满勇气的人,一些老兵们组织着慌乱的平民们在城市中建立起了临时的防线,他们指挥着人们,用枪械还击恶魔。

    虽然打的并不准,在慌乱之下,总有人手忙脚乱。但好在人手一把枪,子弹也不缺,上百人同时齐射的场面还是很壮观的,一些弱小的恶魔在这枪林弹雨之中会被轻易的撕碎,而那些强大的恶魔们也会因为流血过多而变得虚弱。

    在城市的墓地中,镇长老戈尔正茫然的呆在那里。

    在刚才的遭遇战里,他被一头从黑暗中冲出来的愤怒卫士砍碎了脑袋,但他发现自己并没有立刻死去,而是以灵魂的状态,来到了这处墓地里,在他身边,还有很多死去的平民,他们都一样的茫然。

    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嘿!”

    一声呼喊在这些灵魂背后响起,老戈尔回过头,就看到一名抱着双臂的灵魂医者正拍打着翅膀,悬浮在空中,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

    “听着!凡人们!”

    漂亮的灵魂医者小姐姐用空灵的声音高声说:

    “奉大领主泰瑞昂.黎明之刃的命令,不死之力已经充盈了这方世界,现在你们都不会真正死去了。”

    “快去找你们的尸体!然后继续拿起武器战斗!”

    “现在你们都是士兵了!”

    平民们还有些摸不清楚头脑,但是在灵魂医者的催促下,他们还是以灵魂的姿态冲进入了城市中。十几秒钟之后,老戈尔的灵魂站在自己被砍碎了脑袋的尸体边,他看着倒在血泊中的自己,他有种很奇怪很微妙的感觉。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经历,就这么复活,是不是会成为亡灵啊?

    老戈尔咬着牙,躺在了自己的尸体里。下一刻,他眼前光芒一闪,就重新感觉到了血肉的温度,还有活着时候的感觉,他下意识的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刚才被恶魔砍碎的脑袋,居然诡异的恢复了正常,但那种脑袋被砍碎的痛苦,还残留在他的感知中,让老戈尔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悲鸣。

    一头恶魔从他背后重现,那是一条地狱猎犬,这恶心的玩意吼叫着扑向抱着头嚎叫的老戈尔。后者年轻时好歹也当过兵,还是曾经暴风王国的将军呢,他下意识的抓起身边的断剑,就和那凶狠的地狱猎犬厮打在一起。

    几分钟之后,砍死了猎犬的老戈尔气喘吁吁的靠在了旁边的围墙边,他的胸口被那蠢狗撕开了一条伤痕,他感觉到自己的灵魂又一次开始脱离自己的躯体。

    “唰”

    光芒一闪,老戈尔又回到了墓园,他身边依然聚集着一群茫然的平民的灵魂,其中还有一些死去的士兵们的灵魂。

    “咦?怎么又是你?”

    还是刚才那个灵魂医者,她看着老戈尔,发出了一声疑惑的哼声,这让老戈尔感觉到非常愧疚。他感觉,自己浪费了这位天使小姐赐予他的第二次生命。

    “快回去找尸体!继续战斗吧!”

    但灵魂医者并没有再讽刺老戈尔,她只是对老戈尔警告道:

    “不要以为不会死了,就可以随便浪费生命。以你们的灵魂强度,最多复活15次之后,就会进入灵魂虚弱的状态,如果再继续复活,你们的灵魂就会破损,然后彻底失去思维与感知,成为无脑的亡灵...”

    “所以,大领主赐予你们的复活机会,你最好省着点用。”

    “我知道了!我不会辜负这种恩赐的!”

    老戈尔应了一声,就轻车熟路的跑向了自己尸体所在的位置。这一次复活之后,老戈尔强忍着躯体上的痛苦,他躲在一处暗巷中,搜集到了足够的武器,又召集到了一伙敢打敢拼的平民壮汉,在这燃烧的城市中,开始和凶狠的恶魔们打起了游击战。

    30分钟的时间,几乎城市里所有的人都差不多死了一次,但所有人也都知道了不死之力的秘密,这让城市中慌乱的气氛重新变得昂扬起来。

    人民们畏惧恶魔,是因为恶魔们能轻易的杀死他们,他们并非畏惧恶魔本身,他们其实是在畏惧死亡。

    但现在,即便是被恶魔们撕成碎片,照样还能复活和它们继续干到底,死亡已经不再是威胁了...

    他们有武器,被砍倒也不会死,但恶魔只要被击中就会受伤,就会死,在这样情况下,恶魔,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在另一块大陆上,卡利姆多的文明也在遭受着同样的情况,但给予他们复活的并不再是美丽的灵魂医者小姐姐,取而代之的是许久不露面的巨魔死神邦桑迪。这家伙将自己的投影分散在整个卡利姆多的死界道标上,将那些死在恶魔战争中的灵魂送回他们的躯体中,好让他们继续战斗。

    但相比灵魂医者们的平和劝说,邦桑迪这个碎嘴的家伙在给予其他人复活的时候,却往往会附带一些辛辣的嘲讽,让每一个到来他这里的灵魂,都会感觉到羞愧的无地自容。

    “哟,强大的牛头人战士啊,你身上那华丽厚重的盔甲好像也没什么用,它没救得了你,是吧?哈哈哈。”

    “等等哟,这位漂亮的精灵术士,老邦桑迪在想,你刚才弄丢的,是这颗闪闪发光的灵魂石呢?还是那颗低调奢华的灵魂石呢?哦~没关系啦,反正你也用不到它了~哈哈”

    “瞧瞧你,死亡骑士,你可真不专业!你应该来看看我的死亡之门,它从不会失效!”

    “暗矛氏族的猎人,你刚才是想假死吧?呸,你真可给巨魔丢人!”

    “达拉然的法师?你们不是精通传送术吗?可我看到,你刚才那个闪现术,可没闪多远是吧?”

    “你这小武僧,让老邦桑迪告诉你,你再怎么在地面上翻来翻去救不了你,老老实实去和恶魔打架吧!”

    “还有你,人类牧师,你怎么死了这么多次?你到底是来打仗的,还是来感悟死亡的?还是说,你是想改变信仰?那可一定要和老邦桑迪说哦。”

    “瞧这里这还有个萨满,啧啧啧,这下万灵可真的和你同在了。”

    “咦~~恶魔猎手,你们的灵魂都是臭的,快滚快滚!”

    邦桑迪悬坐于墓碑之上,疯狂的嘲讽着那些被干掉的灵魂,态度之恶劣简直让人恨不得一拳锤在他脸上。

    但他的服务水平却很高,毕竟是积年死神,手段娴熟,一挥手,就能将那些灵魂扔回他们的尸体边,尤其是在帝国这边,恶魔们的攻势极其疯狂,但战士复活的速度,居然能压过恶魔增长的速度,由此可见邦桑迪对于死亡力量的理解之深刻。

    当然,这位巨魔死神,偶尔还能遇到几个特殊的人物。

    比如...

    “咦?”

    邦桑迪的目光注意到了一名身穿金色盔甲,手提圣剑的人类灵魂,他起身飘到那灵魂身边,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他,然后带着一丝讥讽的开口说道:

    “哟,这不是阿尔萨斯陛下吗?您怎么也来了?这可真让老邦桑迪倍感荣幸啊。”

    阿尔萨斯的灵魂木着脸不说话。

    他刚刚单人独剑砍翻了一头末日领主,结果没来得及开启圣盾,结果被三头领主级恶魔集火,就这么丢人的来到了墓地里,作为被特别关注的人物,阿尔萨斯是提前知晓死亡之力的存在的。但他从没想到过,自己居然会体会一次死掉的感觉。

    而邦桑迪的无情嘲讽,更是让大公爵阿尔萨斯极其难堪。

    “您这位强大的圣骑士,怕是信错了圣光吧,啊哈哈哈哈。”

    话音未落,刺客大师肖尔也一脸懵逼的出现在了阿尔萨斯身边,他在战场上遇到了潜伏已久的恶魔刺客阿卡丽,结果在单挑的时候,被那刺客手里的两把吞噬者之牙洞穿了心脏。

    “哈,刺客!让我猜猜,你肯定是在外面惹了自己解决不了的麻烦,对吧?”

    “闭嘴!”

    阿尔萨斯和肖尔齐声呵斥,但邦桑迪已经不打算和他们废话了。这家伙过足了嘴瘾,手指一挥,阿尔萨斯和肖尔的灵魂就被扔回了他们的尸体上。

    肖尔猛地睁开眼睛,但刺客大师的本能让他没有立刻起身。他能感觉到,那神出鬼没的恶魔刺客阿卡丽就在附近,挑选着部队的指挥官下手,肖尔默默的收敛起气息,他在寻找时机。

    但阿卡丽却不知道这方的战士还有死后复活这个BUG级的“死亡外挂”,她杀得兴起,手中的吞噬者之牙更是闪耀着鲜血寒光,就在她手起刀落,干掉了一名高阶牧师的瞬间,一股阴寒的气息在她背后出现,阿卡丽猛地回身,用手中的骨质匕首挡住了两把薄如蝉翼的寒冰短剑。

    那是和肖尔几乎一抹一样的人类,但他却穿着一套黑色的礼服,这古怪的打扮再加上他身上的森森寒意,有种古怪的错位和扭曲感。眼前这个刺客大师肯定不是肖尔,他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了。

    “黑肖尔!你这阴魂不散的狗杂碎!”

    恶魔刺客阿卡丽面色扭曲的尖叫到:

    “纠缠了我快4年了!你怎么不去死啊!!”

    “把我要的东西给我...我就放过你!你这‘美味’的小丫头...”

    黑肖尔猩红色的舌头在嘴唇上舔了舔,那种疯入骨髓的姿态,让阿卡丽感觉到了如毒蛇一样的阴冷,但还没等到阿卡丽反唇相讥,在她背后,又有一道锋利的气息直冲后心。

    是肖尔!

    抓住了机会的肖尔!

    两个肖尔组成的致命杀阵,让恶魔刺客感觉到了命运的无常。但很遗憾,在命运的极端恶意逼迫之下,她已经无路可逃了。

    另一边,新洛丹伦城中,阿尔萨斯手持圣光的正义,带着帝国动力甲骑士,如圣光闪耀的正义之人,在恶魔阵地中疯狂的大砍大杀,在大公爵身后,被鼓励起勇气的帝国公民们也本能的跟着闪耀的圣光向前冲锋。

    但恶魔太多了...

    太多了,就连闪光平原上都充斥着疯狂的恶魔大军,它们这一次是倾巢而来,它们这一次,是为了彻底的毁灭而来。

    “圣光在上啊!”

    教宗迦勒底.摩根在白塔城港撑起圣光的护盾,将恶魔们挡在城市之外,但他看到这片如经卷中预言的末日之景的时刻,就连这位见过无数大场面的圣光选民,都感觉到了心神摇曳。

    这才是燃烧军团真正的实力吗?

    这才是横行群星的恐怖之景吗?

    艾泽拉斯,面对这无穷无尽的恶魔,真的有胜算吗?

    仿佛...仿佛是在回应迦勒底的疑问,就在下一刻,突兀出现的死界裂痕,在这方世界的每一座城市上空裂开。

    黑色的,散发着寒气的裂痕,与现世截然不同的力量在这方死界,在这方战场之上回荡,迦勒底和围攻白塔城港的恶魔们抬起头,就看到在那裂痕之上,一台圣光色的机械巨人,正手持沉重的机械法杖,在云端眺望世界。

    阿隆索斯.法奥。

    他以另一种姿态新生了,就在这里,就在此处,从死亡的世界回返,在死后继续保卫他的人民。

    但他已经不是他了,不再是圣光教宗,不再是圣光信徒。

    “不用再害怕了!不用再恐惧了!”

    “我们,亡者们...回来了!”

    法奥那低沉的,带着金属音质的声音在白塔城港回荡着,他的“正义”躯体向前迈出一步,如巡行云端的传奇,在他身后,齐整森严的金属武士们,黯刃军团的机械神降之人,如从天而降的无尽流星,它们是亡者,它们遵从死亡的意志,不管是毁灭,还是拯救,它们都永生追随。

    “恶魔!臣服于黯刃军团吧!!”

    “正义...”

    “今日...必将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