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15.执拗者--为兄弟们加更【0/22】
    奥丁拒绝向泰瑞昂提供至高之门,也就是瓦拉加尔的英灵转化仪式的原因很简单。

    他并非怀疑大领主的用意,也不是怀疑大领主的野心,他只是很单纯的怀疑泰瑞昂的能力。

    因为将英灵转化的方式,分享给泰瑞昂这件事的性质,其实和过去守护者们中发生过的一件事很相似,那便是“守护巨龙军团”事件。

    那是在远古的主宰之战结束之后的事情,当时肆虐世界的上古之神被泰坦守护者们囚禁起来,霍乱世界的元素大君和它们的军队,也被赶回了元素疆域之外,整个世界的秩序初定,一切都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进行,而守护者们,也迎来了一段时间的闲暇时光。

    秩序之神提尔,守护者中最正直的高贵灵魂环游时间,来观赏世界新生时的美妙场景,放松自己的灵魂,但就在他的旅行中,他遭遇了一头古怪的始祖龙的进攻,那头庞大而野蛮的始祖龙吞噬了太多同类的尸体,结果就像是被某种古怪的力量侵染了一样,全身的皮肤开裂,长满了各种各样的诡异触须,非常恶心,但又非常难缠。

    那是迦拉克隆,疯癫的始祖龙之王。

    提尔认为那头凶残的野兽会成为新世界的威胁,于是他想要除掉它,但迦拉克隆的力量太过诡异,就连强大的提尔一时间也束手无策,直到五头年轻但又充满勇气的始祖龙自发前来帮助他,在它们的帮助下,提尔最终杀死了迦拉克隆,而那五头勇敢的始祖龙,则赢得了提尔的敬意。

    当时整个守护者体系的成员,都被管理新世界的新秩序的繁杂工作弄得极其烦躁,因此提尔就建议,守护者们可以将一部分工作,交给这个世界的源生生命去做,提尔还提议赋予那五头始祖龙泰坦之力,来帮助它们更好的履行自己的工作。

    这个建议得到了包括莱在内的很多守护者的认同,但奥丁却极其反对这个提议!这位首席管理者认为,鲁莽的赋予原生生物以泰坦之力,会导致一些不好的结果。

    但是在少数服从多数的投票之后,奥丁的意见被无视了,而就在其他守护者兴致勃勃的推进守护巨龙军团的建立工作的同时,有些愤怒的奥丁便一个人在奥杜尔的神圣大厅中徘徊。

    本该支持他的同僚们对他意见的忤逆,让奥丁内心流淌着一股愤怒,但更多的烦躁,则是来自于奥丁对于那些所谓守护巨龙的怀疑,他确信,这些缺乏考验的守护巨龙们必然会辜负守卫世界的神圣职责。

    那是一个繁琐复杂的工作,那是一份需要自我牺牲和自我约束才能履行的工作,那也是一份无聊的工作,泰坦守护者们是被专门设计保卫世界的,他们的思维核心能保证他们年复一年的履行这使命,但守护巨龙们有让人厌烦的自由意志,它们不一定能坚持下来!

    呃,说到这里,奥丁的性格大概就明了了,是的,他是一个控制狂!

    他崇尚泰坦造物的那种完美秩序,他厌恶一切不按照计划进行的疏离,他讨厌各行其是的自由,他希望这个世界完美的按照泰坦规划的蓝图运行,而糟糕的是,他的同伴们,却在放任这个世界的生命进行自由的演化。

    不过,事实证明了,奥丁对于守护巨龙军团的质疑是正确的!

    在其后的数万年里,守护巨龙们依然在尽力维持艾泽拉斯的秩序,但因为它们天生的一些性格缺陷,确实导致了很多灾难的发生,翡翠梦境的梦魇、死亡之翼的堕落、巨龙之魂引发的一系列灾难等等...

    奥丁目睹了那一切,他目睹了那些混乱与灾难,他认为这是自己放任自己的同伴们胡作非为的下场,因此这一次,面对莱的恳求,他断然拒绝!

    他不会在一块石头上摔倒两次了!

    那些泰坦留给守护者们保护世界的手段和力量,只能被掌握在守护者们手中,不能被交给尚未经过考验的凡人,那些力量太过危险,只会不断的引发后续的灾难。

    ————————————————————————

    “守护巨龙军团虽然犯下这样那样的错误,但千万年来,它们一直在履行自己的职责,你不能无礼的指责我们对这个世界犯下了错误!更不用说,那件事和这件事根本没什么关系!泰瑞昂经过了考验,就连世界之灵都认为他值得依靠!”

    “你为何要如此的固执!”

    奥丁的不配合,让莱也有些愤怒,他看着眼前的兄弟,奥丁的那种深入骨髓的执拗,让莱非常头疼。

    奥丁根本没有意识到,在这件事里,不管是他,还是莱,其实都没有拒绝的权力!

    “世界已经改变了,奥丁!睁开你的眼睛看看,曾经让我们束手无策的上古之神,是泰瑞昂手中的玩物,摧毁了无数世界的燃烧军团,在他面前得到了耻辱的失败...你的拒绝改变不了什么,你不把至高之门给他,他便会自己来拿!”

    莱的拳头砸在桌子上,他的声音提高了好几度:

    “我在试图保护你!我的兄弟,奥杜尔的其他兄弟都在尽力保护你!我们不打开瓦加拉尔的封印,是因为我们害怕看到黯刃军团攻入你的要塞,砍下你的首级!你还不明白吗?”

    “属于我们的时代,一切秩序都归于我们手中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把它交出来,奥丁!然后和我一起回去奥杜尔,一起履行我们神圣的使命,上古之神留下的烂摊子还有很多,艾露恩需要你我!”

    “那就让他来!”

    面对莱的苦苦劝说,奥丁作为一名纯粹战士的意志被激怒了,他挥舞着拳头,仅剩的右眼中闪耀着怒火,他对莱喊到:

    “万神殿的泰坦们陨落了,当穆宁听到你们讨论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听到了,你永远不会知道,这个可怕的消息给我造成了什么样的痛苦,我们的造物主失败了!所以这个世界的希望就只剩下我们了...我们要保护艾露恩不受萨格拉斯的威胁,那些恶魔!看看那些恶魔!当我抬起头,我甚至能看到群星中酝酿的毁灭之潮!”

    “告诉我!面对这样的灾难,这个世界该怎么抵抗?”

    奥丁的拳头死死的握在眼前,他大声说到:

    “我从数万年前就在担忧现在这个局面,瓦拉加尔,英灵军团,在你们欢呼雀跃的将泰坦的力量浪费在守护巨龙们身上的时候,我便决定亲自料理这一切!我已打造了一支精锐大军,我的英灵军团能在世界需要之时,成为艾泽拉斯的最后一道防线!”

    “那些英勇而光荣的战死沙场的灵魂,将以新的形态在英灵殿中得到新生,他们将得到用风暴和雷电锻造的躯体,他们将成为充满荣光的英灵,他们是艾泽拉斯首屈一指的保卫者,而他们的功绩,亦会常存于这个世界所有圣灵的心中...维库人的灵魂已经证明了这一点,只要我们将这个范围推向整个世界的整个文明!我们就将得到源源不断的英灵!那数量足以保护整个世界!”

    “而我和海拉,我和我的女儿,我们已经完成了这个神圣的体系,我们已经...”

    “够了!”

    莱的呵斥,将奥丁从那种自我描述的狂热中惊醒,大守护者一脸失望的看着自己的兄弟,他沉声说:

    “海拉...那个可怜的女人,那个属于我们的一员,那总是面带笑容的年轻海女巫,她已经被你逼疯了!奥丁!你亲手摧毁了她的躯体,扭曲了她的灵魂,把她变成了怪物,而这一切,只是为了能让你的幻想成为现实...告诉我!奥丁!”

    “我那永远充满勇气,永远不会屈服的兄弟,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会亲手伤害亲人的懦夫?”

    “没有!”

    莱的呵斥,让奥丁的声音变得有些彷徨,他后退了一步,他语气激烈的反驳到:

    “没有!那只是,那只是我们之间的一些...一些小小的冲突!海拉最终会理解我的,那是为了保护世界而必须付出的,一点小小的,小小的牺牲!她会理解的!她生来即为泰坦造物,她肩负着那个神圣的使命,她必须理解!”

    “你疯了!奥丁!”

    莱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兄弟,那依然是他熟悉的面孔,但在那躯壳之下,那个灵魂似乎已经变了,变得让他不再熟悉了。

    “听听你说的这些!站在我面前的到底是我的兄弟,还是一个疯子?一个恶魔...就连恶魔都不会说出这样伪善的话!泰瑞昂对你的评价是对的,我的兄弟,你已经没有心了!”

    莱的表情变得落寞,他看着眼前因为两人的争执,而被打翻在地的佳肴美酒,他弯下腰溅起了酒杯,看着那杯子里仅剩下的酒水,他对奥丁说:

    “更何况,泰瑞昂不会允许你把那残忍的仪式用于整个艾泽拉斯的所有文明...那是他和我们共同的禁忌!所以,我最后再问你一次,奥丁,你愿不愿意放弃你那支配世界的狂妄幻想,重归纯粹的守护者体系?”

    面对莱的质问,奥丁没有任何犹豫了,他面色坚毅的问到:

    “如果我走了,如果被你们寄予厚望的泰瑞昂失败了,那么谁来继续保护这个世界?”

    “莱,你无权斥责我!我所做的一切,也许不符合你们的道德,但这一切都是为了艾泽拉斯世界之灵和秩序的安危,这一切都是为了向至高无上的万神殿,向我们的塑造者们,致以无上的敬意!我的所作所为,都是正义的!”

    “呵呵,你发誓保护这个世界,和这个世界里的生灵。”

    莱将手里的酒杯向下倾斜,让那些美酒洒落于钢铁的大地上,在那重新拉起的兜帽下,有低沉的声音传出:

    “但你却从未问过因你的信念而无辜牺牲的那些人...我并非在斥责你,奥丁,你的执拗和泰瑞昂的执拗几乎如出一辙,但很可惜,我们和这个世界更信任他,就像是我们当初信任你...可惜,我们并不认为,拯救这个世界需要以牺牲这个世界的鲜活生命作为代价。”

    “死者们已经发誓会保护这个世界,生者们只需要坚持到黎明到来...可惜,我无法劝说你,奥丁,我失败了。”

    莱转过身,走向瓦拉加尔的大门,他头也不回的说:

    “做好准备吧。”

    “很快,泰瑞昂会用他的方式,来拿走他想要的东西,你和海拉的恩怨,也将很快终结...但愿,我们能在群星中再会吧。”

    —————————————————————

    “你失败了吗?”

    在已经彻底被黯刃军团占据的霍斯瓦尔德废墟上,骑着死亡半神阿尔宙斯背后的泰瑞昂看着眼前的莱,大守护者莱不发一言,他的躯体显得万分萧索,面对大领主的问题,莱点了点头。

    “他如以前一样固执,他不认为你能合理的使用至高之门,说到底,他还是不信任除了泰坦造物以外的其他生命。”

    “嗯,在我意料之中。”

    大领主舒了口气,在这被彻底冰封的水晶之城一样的废墟上,穿着黑色盔甲的大领主抬起头,看着一片阴霾的云层之上,那悬浮于天际的战争堡垒,他轻声说:

    “也算是一次尝试,但不用太过失望,大守护者。”

    “你的方法已经证明无用,那么就该我出面处理这一切了,回去奥杜尔吧,和你的兄弟们,做好接收英灵军团的准备,这样一支精心打造的力量,不该被浪费在无耻的内耗中。”

    “嗯。”

    莱没有多说什么,他转过身,在泰坦之力的闪耀中,他很快消失在了这片被死亡充盈的战场上,而在莱离开之后,在泰瑞昂身后,全副武装的蹄妹伊瑞尔甩了甩尾巴,她低声问到:

    “老大,现在,奥丁也是我们的目标了吗?萨鲁法尔肯定会很喜欢这个消息的,他喜欢挑战这样的强者!”

    “不!”

    出乎蹄妹的预料,大领主摇了摇头,他伸手接过罗格里奥递过来的寒冰头环,将那晶莹的蓝色王冠戴在头上,在那寒冰在他面孔上汇聚出骷髅的假面之后,他低声说:

    “我们为什么要杀死奥丁呢?”

    “他其实和我一样,所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为了拯救这个世界...他是传统意义上的“好人”,而我们,我们是邪恶的“好人”,好人是不该自相残杀的...”

    “哦?”

    蹄妹拨了拨头发:

    “那我们要放过他?”

    “不不不!”

    大领主拉起阿尔宙斯的马缰,这灵魂的死亡半神发出了一声鸣叫,在它开始奔驰的那一刻,大领主带着玩味的声音在蹄妹耳中响起:

    “我们手上不会染血,但奥丁还有其他仇人,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