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46.努里.维伦.在我父的家中
    “维伦死了...”

    泰瑞昂站在黑暗神殿的平台上,平静的看着德莱尼人努里.维伦跪在那里,泣不成声,他冰蓝色的眼中并没有嘲讽,亦没有期待,他就像是公事公办一样,用冷漠的声音说:

    “属于先知的命运已经结束,一个时代就这么消亡了,而我和你,是他最后的见证者,你的父亲为你赢得了一个自由的未来,你应该好好把握它。”

    “离开这里吧,孩子,你有一夜的时间收拾行装,在明日黎明时分,你将回归生者的世界,而你的父亲,将以复仇者的姿态重生...”

    “滚开!”

    愤怒的年轻人一把打开了大领主伸向先知的手,他握紧了拳头,挡在先知的遗骸前方,就像是一个无畏的斗士一样,保护着自己最重要的宝物。

    “我不允许你碰我的父亲!”

    努里的眼中闪耀着火焰,这个年轻人体内的邪能被净化,但作为跨越死亡的代价,他本该不能再接受任何力量,但是在他额头飘散的领袖之印的牵引下,一抹微弱的金色火焰在他胸口点燃,在大领主稍显惊讶的注视中,那抹金色的火星如扩散开的野火,在短短几秒钟的时间里,就将圣光的力量,引回了努里的躯体里。

    炙热的金色双翼在这德莱尼人背后拍打着,在他躯体上,那些金色的纹路就如同最坚固的信仰盔甲,保护者努里的躯体,来自先知的可怕血脉,让这重获新生的年轻人得到了圣光的恩泽,让他这阴冷的死亡之地,也拥有了可以保护自己的力量。

    但...这点力量,和先知还差得远呢。

    “砰”

    就在努里想要扑上来和大领主厮打的那一刻,泰瑞昂的手指向外甩动,黑暗的力量就如呼啸的长鞭一样,将努里躯体上包裹的圣光轻易的击碎,那飘荡的光焰如飞舞在空中的火花光羽,将这冰冷的平台照耀的非常绚丽。

    可惜,不自量力的年轻人被狼狈的抽打着翻滚而出,最终撞在了平台冰冷的柱子上,在他脸上出现了一条鞭痕,就在他抬起头的时候,他看到了自己的父亲的遗骸,被那邪恶的领主用寒冰封冻,然后被放入了他躺过的那石棺之中。

    他失去他了...第二次...

    “不!不!!”

    努里活动着肩膀,再次爬起来,但就在他冲向大领主的那一刻,突然出现在黑暗中的死亡领主伊瑞尔一拳砸在了努里的后脑上,她收拢了力气,但这一击依然将那被痛苦冲晕头脑的年轻人砸晕了过去。

    “砰”

    德莱尼人砸在了伊瑞尔的战靴前方,死亡领主抬起头,看着正在为石棺缓缓合上盖子的大领主,她低声问到:

    “先知得多久,才能...”

    “很久,伊瑞尔!”

    大领主知道自己的下属想问什么,他一边将这石棺送入死界的裂痕中,一边回答说:

    “像维伦这样被圣光钟爱到极致的灵魂,想要彻底坠入死亡,是需要时间的,他自愿接受这个命运,那强大的灵魂不再反抗,会让这个时间减少很多,但我们依然需要耐心...就像是一坛酿造死亡的老酒,只有经过时间的淬炼,才能香气扑鼻...”

    “嗯,我很期待。”

    伊瑞尔拂了拂白色的头发,露出了一丝笑容,她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大领主,她说:

    “先知在接受命运之前,给了我这个,我想,也许你会需要它。”

    泰瑞昂回过头,看着伊瑞尔手中的灵魂之歌,他看着那水晶,片刻之后,他摇了摇头:

    “维伦送给你的遗产,那就属于你了,小伊瑞尔,你可以自己决定如何使用它,也许你可以去找麦格尼,让他用这水晶为你制作一把合手的武器,你也可以把它送给其他需要的人,我嘛,我是不需要它了。”

    大领主笑了笑:

    “我也没有从下属那里抢夺战利品的习惯...去吧。”

    他转过身,走入死界裂痕之中,在大领主消失的那一刻,伊瑞尔用脚踹了踹脚下的努里,她高声喊到:

    “那么,老大,这个家伙怎么办?”

    “留他住一晚,然后明天一早...把他扔出去!让他自生...自灭吧。”

    ————————————————————

    伊瑞尔最终也没有把努里扔出黑暗神殿,她指挥着一名死亡骑士将努里送到了下层的一间房间中,然后去了一趟黯刃情报局的资料库,在努里从重击中苏醒的那一刻,刚好就看到一位身材高挑,穿着黑色盔甲的德莱尼人死亡骑士,抱着一个文件箱,推开门走入了他的房间里。

    感受到伊瑞尔身上传来的,和大领主一脉相承的冰冷气息,努里动作矫健的抓起桌子上的铜酒杯作为武器,警惕的打量着她,邪能对他的影响虽然已经散去,但身为燃烧军团将军时,学到的那些战技和近万年战争中积累的战斗经验,让努里,这维伦之子的真实战斗力也不容小觑。

    “砰”

    满满一箱文件被伊瑞尔堆在了桌子上,这蹄妹抱着双臂,居高临下的看着努里,她平静的说:

    “在这个地方,那东西可保护不了你!放心吧,先知维伦牺牲自己,救回了你,只要你自己不瞎搞,你在这地方就没有危险,最少在今夜是如此。”

    作为一名曾经的燃烧军团的恶魔将军,努里不会这么轻易的相信一个有威胁的人,但他确实没有从伊瑞尔身上感觉到敌意,他舒了口气,将手里的铜酒杯放在一边,又看了看桌子上那满满一箱子文件,他问到:

    “这是什么?”

    “这是我们能找到的,关于先知维伦所有的事迹记录,大都是从德莱尼人进入德拉诺世界开始,到现在,200年中的一些琐事和重要事迹。”

    伊瑞尔拿起一份文件,那文件表面上标着黯刃情报局的标志,她将其扔给了努里,她说:

    “介于你和先知之间的关系,我觉得你需要这些,你其实从没有了解过太多关于你父亲的事情,你对他的了解,也许还没有我多,在离开这里之前,我希望在你心中,维伦的父亲形象能更清晰一些...这大概是我能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情。”

    努里没有说什么,他坐在床边,打开那文件,看着那些公式化的,冰冷的文字描述,在几分钟之后,他抬起头,眼中闪耀着一抹疑惑:

    “那么我更好奇了,你是谁?为什么要为我的父亲做这么多,你难道是...我的妹妹?”

    “别胡思乱想了!”

    伊瑞尔甩了甩尾巴:

    “据我所知,先知在离开阿古斯之后,一直洁身自好,从未和任何女性有过任何的绯闻,显然,这是因为你和你母亲在他心中的地位太过重要...但我们从没有听先知提起过关于你和你母亲的事情,大概是他觉得你们早已经在阿古斯的灾难中陨落,所以,他将其视为人生中最痛苦的折磨吧。”

    “你知道吗?你的出现,不管出现的方式如何,这对于先知来说,都是一件好事,最少他在临死前,并非像过去那样,孤独一人。”

    死亡领主的眼睛中闪过一丝悲伤:

    “也许,他走的很幸福,很满足...他迎接死亡到来的时刻,要比他活着的时候,更快乐。”

    “是吗?”

    努里品味着这句略带悲伤的话,他低下头,翻阅着手中的文件,在那些文字的描述中,一个先知的模糊形象,在他心中缓缓出现,就像是在填补他儿时对于父亲的幻想一般。

    “你,可以走了。”

    努里低声说:

    “我希望一个人待一会,谢谢。”

    “嗯,抓紧时间。”

    伊瑞尔走向房门,她回头看着努里,看着那张和先知有7分相似的脸,以及那额头上悬浮的,暗淡而且破碎的领袖之印,她低声说:

    “明日太阳升起的时候,你就要离开这里了,这也是先知的意思,他不希望你和我们这些死者有太深的牵连...对于生者的世界而言,我们是一群可恨的异端。”

    “哦,对了,还有这个!”

    伊瑞尔从口袋里取出紫色的灵魂之歌水晶,在手心里甩了甩,将其扔给了努里:

    “这是先知随身携带了几万年的心爱之物,我觉得,你比我更有资格持有它...虽然,你并非先知,在你手中,它只能作为装饰品和纪念品,但...还是好好保留它吧。”

    “砰”

    伴随着伊瑞尔的离开,伴随着房门的闭合,努里眼中的泪水在这一刻无声滴落,虽然作为一名成年人,这样垂泪的姿态太过娘炮,但考虑到这孩子经历的那些沉重的过去和刚刚的生死离别...就别对他要求这么苛刻了。

    在这黑暗神殿的房间中,在那并不明亮的晶石灯照耀之下,努里一页一页的翻阅着关于他父亲过去200多年的记录,那些从德莱尼死亡骑士的口述里勾勒出的先知形象。

    一个睿智,仁慈,有时候稍显优柔寡断,又有些盲从于信仰的形象在他内心中丰满了起来,还有关于德莱尼人在艾泽拉斯时期,先知做的那些事情,和德拉诺世界相比,在新世界里的先知,似乎变得坚毅了很多,就连行事的作风,都显得明确了很多。

    他在进步...他汲取了过去的教训,他开始试图以更积极的姿态,去带领自己的人民。

    那就是他的父亲,一位先知,一位逃亡者,一位领袖,以及...一位合格的父亲,一个儿子的英雄。

    ——————————————————————

    第二天清晨,太阳跳出地平线的那一刻,背着一个小包袱的努里站在黑暗神殿的传送台前,前来送别他的,只有伊瑞尔一个人。

    这年轻人显得很沉默,他并没有说太多,在传送台开启的那一刻,努里转过身,将灵魂之歌水晶放回了伊瑞尔的手中,他看着眼前的死亡领主,他说:

    “这是父亲留给你的,伊瑞尔,我没有资格持有它。”

    说完,这年轻人舒展了一下身体,他看着眼前稍显冷漠暗淡的黑暗神殿,他低声说:

    “感谢你带来的那些文件,它们让我不再茫然,它们让我理解了父亲内心中隐藏的坚定目标,那也会成为我的目标...我并非一无所有,他将最好的人生留给了我,当我回头的时候,我就能看到他,他就站在我身后,就那么慈祥的对我笑,鼓励我,一路向前...”

    “那是希望,那是在过去的万年黑暗中,我从未有过的情绪...而持有希望,就足以让我不再茫然,这就足够了!感谢你,伊瑞尔,你是个善良的...呃,死灵。”

    伊瑞尔没有说什么,她把玩着手里的紫色灵魂之歌水晶,她看着步入传送台的努里,她低声问到:

    “所以,你打算做什么呢?”

    年轻的先知之子站在那传送台的光幕中,他对伊瑞尔笑了笑,那张和维伦颇为相似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爽朗的笑容:

    “很简单...”

    “我要继承我父亲的遗志,带着我父亲的族人,带着我的族人...”

    “回家!”

    “嗡”

    传送光芒在这一刻闪耀起来,在伊瑞尔稍显惊讶的注视中,努里的身影消失在了黑暗神殿的传送台上,他会被送入新暴风城的传送大厅,然后,他就会走入自己的人生中。

    “带着德莱尼人回家?”

    伊瑞尔上下抛动着紫色的灵魂之歌水晶,她摇了摇头,还真是个远大的理想呢。

    但随后,死亡领主又皱着眉头,看着手中的紫色水晶,她有些头疼,这东西怎么都送不出去,看来,她果然得持有它了。

    而按照大领主的意见,也许,她应该用这神奇的水晶,给自己做把武器?

    “那,该叫什么名字呢?”

    伊瑞尔抓了抓自己的犄角,在前往熔火之心大煅炉的路上,她一直在思考着自己的武器该有个什么样的名字,这水晶是先知送给她的,先知是希望她能妥善使用这水晶,来帮助艾泽拉斯度过恶魔带来的灾难,来尽情将自己的怒火释放在那些该死的恶魔头顶上。

    嗯...听说先知生前最喜欢的东西,就是用碧蓝色水晶雕琢的圣纹念珠...

    好吧!

    “那就叫它...”

    “碧蓝怒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