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41.圣光军团的困境
    围攻沙塔尔城的恶魔们最终还是退去了,载着它们来到艾泽拉斯送死的庞大舰队,已经在各种各样的糟糕事件中折损了一半多,剩下的一小半恶魔星舰眼看事情不对劲,就以最快的速度转身逃离了艾泽拉斯,就像是被彻底吓坏的野兽一样。

    这个大名鼎鼎的邪门世界,它们是再也不想来了。

    可惜,那些驾驶着星舰逃离艾泽拉斯的恶魔们在临走前,忘记了要带走它们在地面战场上鏖战不休的同胞,或者干脆它们压根就想到这一茬,总之,在天空中的邪能舰队消失之后,地面上的恶魔们也很快就进入了崩溃的状态。

    尽管它们的数量还占据优势,尽管沙塔尔的联军也已经疲惫不堪,尽管属于亡灵一方的死海舰队,早已经消失在了冰冷之海之下,但面对失去后援的窘迫情况,在塔尔加斯领主战死之后,这些群龙无首的恶魔们不愿意表现出自己的神勇无敌,在僵持了几十分钟之后,大队的恶魔就朝着北风苔原北方的群山溃逃。

    保卫沙塔尔的联军们也无力追赶,总之,可以预见,在未来的数十年里,这些溃散在诺森德大陆上的恶魔,绝对会搅得这片大陆秩序难安,不过,诺森德本就是艾泽拉斯的苦寒之地,这里发生的一切,都不怎么被文明世界关注,所以,这一战,也能算是大捷了。

    呃,勉强算是吧!

    但是在激烈的战斗结束之后,在一地鸡毛的战场上,相比那些快快乐乐的打扫战场的其他种族的援军,作为主力守卫沙塔尔城的德莱尼人守备官们,还没得及松一口气,就收到了一个极其糟糕的消息。

    德莱尼人的绝对首领,流亡者的精神领袖,先知维伦,失踪了...

    第一个得到这消息的,是从战场上赶回来的大守备官玛尔拉德,这位守备官甚至来不及换下沾满血污和战痕的盔甲,就冲入了沙塔尔城的救助高塔,他看到了正在被十几名牧师紧急救助的另一位大守备官维哈里女士,这位极其勇敢,极度憎恨恶魔,也拥有悲惨过去的守备官女士是在纳鲁之座门外的血泊中被发现的。

    据说当是她身中37刀,全身上下都沾满了鲜血,撕裂的盔甲中饱含邪能感染,而在她身边的战场上,是近50名被她的利剑砍死的恶魔,如果不是洛丹伦王国的王后,**师吉安娜路过那街区,恐怕维哈里守备官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悲惨的死在那战场上。

    而随后冲入纳鲁之座的人类法师们,发现了跟随维哈里守备官和先知维伦前去解救纳鲁沃洛斯的24位圣光选民,很遗憾...那些圣光的忠勇战士尽数战死了那黑暗的大厅中,他们在临死前似乎经过最可怕的死战,在纳鲁之座的战场上,法师们还发现了一台被圣光引爆的强力邪能机甲,以及纳鲁沃洛斯被击碎的圣光之躯。

    “最后,还有这个...”

    **师吉安娜有些悲伤的,将一把沾染着邪能的水晶法杖递给了大守备官玛尔拉德,这把法杖上点缀着数块充盈圣光的水晶,以及一缕古朴的红缨坠饰,每一个德莱尼人都认得这把法杖,它叫救赎者...是先知维伦的珍爱之物,也是先知从不离手的武器。

    “这...这怎么可能!”

    玛尔拉德接过那法杖,他看到那法杖上沾染的,触目惊心的点点血迹,似乎代表着这法杖的持有者那悲惨的命运。

    大守备官的情绪有些激动,他看着眼前的**师,他质问到:

    “先知呢?你们没有...没有找到他,或者是他的...”

    “很遗憾,玛尔拉德先生。”

    站在吉安娜身后的阿尔萨斯国王上前一步,满脸悲伤的对大守备官说:

    “我前去确认过,在纳鲁之座的大厅中,有极其庞大的圣光法术轰击后留下的痕迹,还有激烈战斗的残存气息,其中一方应该是一头强大的恶魔,纳鲁沃洛斯应该也是被那恶魔摧毁的,至于先知...他很可能,很可能为了保护这座城市,和那恶魔领主...同归于尽了。”

    “不!不!”

    玛尔拉德踉跄着身体,后退了一步,这个坚韧的圣光勇士似乎不愿意相信这个结果,他摇着头,他执拗的喊到:

    “先知维伦不会就这么死去的...他那么强大的人,他那么坚韧的首领,他带我们在群星中战斗了两万五千年!他从没有放弃过,他不会...他不会就这么死去的!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要去看看...我要亲眼去看看!”

    说着话,大守备官推开了身边护卫的圣骑士,他朝着纳鲁之座的方向冲去,阿尔萨斯想要阻拦这情绪不稳定的守备官,却被自己的妻子阻止了。

    吉安娜看着玛尔拉德离开的背影,她又回头看了一眼正在被牧师们拯救的维哈里,她叹了口气:

    “任由他去吧,阿尔萨斯,维伦阁下在德莱尼人心中的地位...唉,这个噩耗,很有可能会引发一场风波,不过,说起来,也许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另一个人。”

    吉安娜看着自己的丈夫,她认真的说:

    “上一个在危急时刻归来的图拉延将军被证明是假的,那次欺诈给人类帝国留下了可怕的灾难,这一次,又一位图拉扬将军回到了艾泽拉斯,你们能确定,他的真实性吗?”

    面对妻子的质疑,圣骑士国王点了点头:

    “这一次应该不会出问题了,圣光军团的存在性很早之前就被证明了,更何况,这一次还有迦勒底大主教的回返,这...可真的是一个意外之喜,在经历过如此多的灾难之后,圣光...圣光终于又开始庇护我们这些信徒了。”

    ————————————————

    “嗡”

    在沙塔尔城的传送门大厅中,伴随着魔力波动的不断嗡鸣,来自各个文明的战士和支援者们不断的在大厅中来来回回,虽然保卫沙塔尔城的战役已经结束,但一场战争后续的麻烦这才刚刚开始。

    那些受伤的战士需要被送回各自的国家,那些战死者的遗骸被收拢起来,还有在战场上搜集到的一些重要的战利品,尤其是这一战里,有好几艘恶魔星舰被击落,这可是让每一方势力都眼馋的武器,关于这些东西的后续分配,因为恶魔入侵而联合在一起的势力,不经过几个月的扯皮,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

    在这忙碌的大厅中,穿着白色法袍,一脸疲惫的迦勒底牧师有些紧张的站在那里,按道理说,他这样经历过大风大浪,甚至以凡人之躯,见识过古神,还去过外太空旅行的家伙,不应该表现出如此患得患失的表情,但在真正得到心灵的自由之后,他内心中的那种迫切的渴望,还是让他有些坐立不安。

    他在等待着...等待着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的到来。

    “嗡”

    又是一阵轻微的魔力波动,在迦勒底牧师眼前的传送门中,几个身影在那淡蓝色的光芒里缓缓浮现,最先出现在迦勒底眼中的,是穿着一身轻甲,背负着异型长剑,已经数个月不见的暴风王国国王,瓦里安.乌瑞恩陛下。

    这位被称之为“角斗士”的国王看上去心情不错,尽管因为繁杂的国内事务,已经让他的黑色头发里出现了点点白斑,但他的精气神却非常足,国内的改革形势一片大好,尤其是在暴风王国的闪光平原海港成功的挤入了南海航路的大贸易区之后,那改革的形式堪称一日千里。

    在看到迦勒底的时候,走出传送门的瓦里安陛下大步上前,给了自己的大主教一个热情的拥抱,瓦里安狠狠拍着迦勒底的后背:

    “欢迎回来!迦勒底主教...欢迎回来!我的兄弟。”

    “你战死在奥杜尔的消息传来,可是让整个国家都很悲伤,但我相信,你这样的家伙不会那么轻易死去的。”

    瓦里安哈哈笑着拍打着迦勒底的肩膀,他大声说:

    “我都不允许他们给你举办葬礼,因为我相信,你会回来的!你这个总是创造奇迹的老狗!你又一次没让我失望!”

    “是的,是的,我回来了,我的陛下!”

    瓦里安陛下不加掩饰的喜悦与热情,让迦勒底也颇受感动,虽然在最早的时候,他选择支持瓦里安的一切改革事宜,都是为了满足古神萨拉塔斯对于混乱的追求,但数年的合作无间,也确实让迦勒底和瓦里安成为了朋友,如今,在心灵自由之后,这种友谊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啊,多余的话就不说了!我的兄弟。”

    瓦里安对迦勒底挤了挤眼睛:

    “我先去看看战场,我听说真正的图拉扬也回来了,另外,好好休息几天,陪陪家人,然后回新暴风城工作!你已经缺勤太久了,大主教,现在国家信仰层几乎是一片混乱,我需要你这样能干的人!好了,我就不打扰你和你的小情人的重逢了...”

    国王说到这里,突然靠近了迦勒底,然后压低了声音:

    “她是个真正的好女人,你的死讯传来的时候,她险些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执拗的要去另一个世界陪你...别辜负她。”

    说完,这位开明爽朗的国王就在卫士们的护卫下,大步离开了传送大厅,然后出现在迦勒底眼前的,就是被几位老嬷嬷搀扶着,因为挺着大肚子,而行走困难的准妈妈,米莉小姐。

    迦勒底看着眼前那个抱着肚子向前挪移的小女人,米莉小姐并不是那种国色天香的大美女,她的身高也有些残念,怀孕的女士也有种邋邋遢遢的感觉,她没有收拾自己的头发,任由那长发散乱的披散在身后,但这也没关系。

    在大主教眼中,这个将他从黑暗的地狱中拯救出来的傻女人,似乎全身上下,都洋溢着一种温暖,那是比他信仰的圣光更温暖更柔和的光晕。

    大主教回忆着两个人过去磕磕绊绊的故事,在那黑暗的岁月里,米莉小姐的存在,几乎是迦勒底那冰冷记忆中唯一的温情闪光,在每个黑暗的时代里,都有这样稍显茫然而懦弱的生灵,在最黑暗的时刻,他们不愿意放弃所有的希望,用自己稍显笨拙的方式试图拯救一切,而他们的执着和努力,也总会创造真正的奇迹。

    米莉小姐救回了自己的丈夫...让迦勒底从那比死亡更可怕的深渊中脱身而出,她做到了很多强者都无法做到的事情,她战胜了死亡...或者说,她感动了死亡。

    “他们都说你死了...”

    抱着肚子,一脸难受的米莉小姐脸上还有哭过的痕迹,但在现在这人多的地方,她不希望给自己的丈夫丢人,所以她故作坚强的,抬起头,看着自己失而复得的丈夫,她努力的笑着说:

    “但我不相信,我一直不相信我的丈夫就这么...唔”

    笨呼呼的米莉小姐的话还没说完,她就被迦勒底抱在怀中,抱得很紧,这几乎是迦勒底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坦然的释放自己的感情,而米莉小姐也能感觉到,自己丈夫埋在她肩膀上的双眼中,渗出了泪水...那是他第一次如此肆意的流泪。

    “好啦,都过去了,乖。”

    米莉小姐的表情在这一刻变得非常温柔,就像是安慰孩子的妈妈一样,她温柔的抚摸着迦勒底的后背,她轻声说:

    “一切都会变好的...欢迎你回来,我孩子的爸爸。”

    “我不会再离开你们了。”

    迦勒底对自己的小笨蛋妻子说:

    “永远不会了,再没有什么能把我们分开了...不管是死亡,还是圣光,再没有什么能阻挡我们了...过几天,我们就结婚吧...让那些戒律都见鬼去吧!”

    “你才是我最重要的信仰...”

    ———————————————————————

    “我们已经回不去了。”

    在沙塔尔城的治疗大厅的病房中,双目呆滞的图拉扬躺在病床上,在他身边,初代白银之手的五位大骑士之一的老弗丁正站在那里,担忧的看着自己的老兄弟,而在不远处,听到消息,悄悄赶来的维序者首领,同样身为五位大骑士之一,但现在已经成为死亡骑士的赛丹.达索汉如雕塑一样靠在墙壁上。

    “圣光死了...就死在我们眼前。”

    “没希望了...一切希望,都没了...”

    听到图拉扬那些混乱的话语,老弗丁眉头紧皱,他看着身后的达索汉,他低声问到:

    “图拉扬这是怎么了?他明明还活着,还很健康,灵魂也还完整,但...你见过这种情况吗?”

    死亡骑士达索汉摇了摇头,他用自己冰冷的目光看着躺在病床上,如疯子一样呓语的图拉扬,他用沙哑的声音说:

    “没有,我没见过,但我大概能猜到...”

    “他的灵魂遭到了冲击,他的信仰,也濒临崩溃了。”

    “不止是他,整个圣光军团的圣骑士们,似乎都有这种情况...大概,大概和那个什么泽拉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