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53.陨落
    千喉之魔尤格-萨隆,这是当初降临在艾泽拉斯世界的五个古神之一,它并非古神中的最强者,也并非最擅长使用阴谋的那个,实际上,在主宰之战后,亚煞极身死,剩下的三个上古之神里,它是最不起眼,也是最凄惨的一个。

    比起被封印在大陆南部的克苏恩,比起被封印在深海之城尼奥罗萨的恩佐斯,尤格-萨隆的运气似乎非常差,它被封印在奥杜尔最深处,那是泰坦守护者们的大本营,而就逃脱概率来说,尤格-萨隆几乎是毫无希望能逃离这里的。

    但不显山不露水的尤格-萨隆却是一个真正的狠角色。

    它不动声色之间,就依靠自己的敏锐感知和黑暗力量,将强大的守护者体系彻底拆散,实际上,如果没有大领主的插手,这些四分五裂的守护者,根本就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之内再次联合。

    而且借助泰坦之城的优势,尤格-萨隆将自己的血肉触须植根于意志熔炉之中,就相当于将自己的力量延伸到了世界之灵艾露恩的摇篮里,在最强古神亚煞极身死之后,尤格-萨隆是最有可能最有希望从内部腐蚀艾露恩的上古之神。

    可惜,它现在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

    因为感觉到了威胁的艾露恩,已经不打算再放任它继续这么逍遥的存在下去了。

    尤格-萨隆的封印并不像是其他上古之神的封印密室那样,充满了泰坦造物的机械风格,这里没有什么运转的齿轮和装满泰坦能量的导管,实际上,这片囚笼内部的区域已经在数万年之间,被上古之神的力量彻底扭曲了。

    这里看上去就像是一处位于山脉中心的普通洞穴,周围还能看到粗糙的山壁,以及那些被尤格-萨隆拆碎的泰坦守护者的遗骸,这山洞的大地崩裂开,在那如同干涸大地一般的岩石裂痕之中,流淌的却不是清澈的水流,而是一种呈现出淡绿色的古怪液体。

    那是沾染了古神之力的液体金属,实际上,在4500年前,就是这种被称为“萨隆邪铁”的玩意,险些感染了整个世界。

    而那,只是尤格-萨隆在无聊之时的一次随手的尝试。

    而在这干涸的大地中心,在那幽绿色的液体金属汇聚成的小型湖泊里,一个丑陋,扭曲,堕落,**,疯狂的上古邪物,正在那液体的水流中,不断的将自己的黑暗之力扩散到整个囚笼的范围里,它不断的发出同时刺激躯体和灵魂的尖啸,那些疯狂乱舞的黑色触须疯狂的拍打着地面,在让整个奥杜尔之城都摇曳不休的同时,将地面上那些温度极高,极具腐蚀性的萨隆邪铁液体扬起,就像是一头在黑暗泥浆中肆意翻滚的野兽一样。

    但这副疯狂的姿态暴露出了尤格-萨隆的窘迫,它越是显得狂暴,就越是表明,它遇到了自己很难解决的麻烦。

    大麻烦!

    克苏恩的陨落瞒不过远在世界最北端的尤格-萨隆,而且借助那些邪教徒的记忆,尤格-萨隆比任何都清楚,在克苏恩的陨落之中,眼前那个站立于天空,唤引着死亡之力的精灵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

    他的到来,就意味着死亡的到来...这一点不管是对羸弱的凡人,还是对强大的上古之神来说都是一样的。

    “我就是你们清醒的梦魇!”

    尤格-萨隆那墨绿色的,犹如一团扭曲古怪血肉的躯体上的千万喉咙呼唤着堕落之音,这头躲在奥杜尔中数万年的上古之神要比它的兄弟克苏恩和恩佐斯都要强大,那浑厚的虚空之力散布于尤格-萨隆的躯体之上,它的声音会传播虚空的混沌,乃至它扭曲的外形都是致命的...

    凡人无法直视上古之神,因为只要看上一眼,那扭曲的外形就会唤引起懦弱心灵中最根源的恐惧,从灵魂最核心的区域里彻底摧毁一个生命,而笼罩整个囚室的混沌力场,哪怕是对于意志极其坚定的守护者来说,同样是具有可怕威胁的。

    而此时,面对给尤格-萨隆带来了可怕威胁的死亡代行者泰瑞昂,这头上古之神意识到了一点,它今日是否能摆脱永寂死亡的结局,其关键点并不在自己的力量上,而是眼前的这些守护者...如果它能在自己坚持不下去之前,将这些守护者重新操纵的话,那么他们联合在一起的力量,是足以逼退泰瑞昂的...

    所以在一开始,尤格-萨隆就将自己全部的堕落之力涌动起来,就像是一**黑暗的潮水,朝着以大守护者莱为首的守护者们拍打了过去,它试图侵蚀他们,它试图操纵它们,然而,在真正接触到这些守护者的灵魂的时候,上古之神意识到,他们似乎比数万年前,更坚定了。

    还有种力量在庇护着这些难缠的守护者,而那种力量,尤格-萨隆非常熟悉。

    “艾露恩!”

    那鸣响的堕落之音回荡在整个囚室之间,尤格-萨隆在这一刻又惊又怒,这上古之神的视觉不由的向上看去,在那空无一物的囚笼顶端,一个梳着单马尾,有一双银月般双眸的暗夜精灵少女,似乎正站在那里,她在笑...

    充满了报复意味的笑容,一种嘲讽的笑容,一种扬眉吐气的笑容,似乎是在说...

    啊,欺负了我十几万年的尤格-萨隆啊,你这坏透了的糟老头子,也有今天!

    “啊!”

    堕落之神疯狂的挥起触须,将上空那个精灵的幻象捣碎,但下一刻,现出原形,躯体高大的大守护者莱便手持那白骨战剑,一脚踏在尤格-萨隆那绿色的血液之中,左手抓起眼前的十几根触须,右手挥剑横斩,在莱的咆哮和那雷电战剑的嘶鸣之间,尤格-萨隆暴露在外的躯体被硬生生斩下了三分之一。

    但这还不是致命伤...以腐化血肉作为躯体的上古之神的自愈力是超乎想象的,最少在它的堕落黑暗的灵魂陨落之前,想要用物理方式干掉它,这几乎是完全做不到的事情。

    而那被莱斩断的触须和躯体在堕落黑血的包裹下坠落于地面,那些**的血肉在地面上扭曲,飞快的形成了一头又一头丑陋而堕落的无面者,在顷刻间,一支数目巨大的无面者大军就出现在了囚室之间。

    但还没等它们响应堕落之主的命令,疯狂开火的战神金刚躯体上超过200门小型火炮的金属风暴,就讲这些堕落的衍生物再次打成了一团团碎肉,而在身体涌动着月纱光芒的地精黑索那畅快的喊声中,战神金刚的双臂抬起,左臂火焰,右臂雷电,在那喷射器的咆哮中,那些被打散的血肉便被很快湮灭。

    “你的末日到了!”

    寒霜之神霍迪尔挥起冰槌,在武器接触到的地方,尤格-萨隆的堕落血肉被飞快的冰封,而全身缠绕着无尽雷霆从天而降的托里姆,就像是这个世界真正的风暴化身一般,他挥起战锤乌米尔,在眼角的雷电闪耀之间,那些被封冻的血肉就被彻底撕开,然后在雷电地狱的涌动中变成一团团被净化的灰烬。

    “最后的裁决!就在今天!”

    “轰”

    守护者们的攻击非常狂暴,他们是带着使命与仇恨而来的,他们的力量也是货真价实,在这复仇风暴之中,守护者们对尤格-萨隆造成的痛苦,让上古之神在不断的损失着自我的力量,但问题是,尤格-萨隆没办法调集起所有的力量来进行反击。

    因为战争不仅仅发生在血肉的层面上,在尤格-萨隆的黑暗之魂的层面里,它还在面对着一个更棘手的敌人,而那里的战斗,可要比现实层面的战斗更重要,也更惊险。

    “其实我不需要带着那些累赘一起来的。”

    手持双剑的大领主以灵魂的姿态行走在尤格-萨隆的灵魂之中,他时不时提起武器,在这诡异如人脑一样的灵魂宫殿里搞一点点“小小”的破坏,在他行走过的地方,死亡逸散的阴寒已经封冻了上古之神近四分之一的灵魂。

    这给尤格-萨隆造成了极大的麻烦,虽然上古之神的灵魂状态要比它的血肉姿态更恐怖,更强大,在那灵魂的视觉中,这头上古之神就像是一个可以吞噬整个世界的扭曲怪物,然而,这样的力量,还不足以让它可以无视死亡所带来的影响。

    尤格-萨隆不断的在灵魂中塑造出各种各样的攻击,灵魂尖刺、黑暗之音或者是堕落低语,甚至是大领主本人思维中所有重要人物的幻象,但这对于泰瑞昂来说毫无意义,上古之神亲眼看到了他手起刀落的砍掉了自己女儿多尔南的幻象的脑袋,又带着变态一样的笑容,一剑刺穿了自己妻子奥蕾莉亚幻象的心脏。

    在这一刻,尤格-萨隆便意识到,这些往往很有用的小把戏,在眼前这个恐怖的男人面前,根本毫无意义。

    它无法像蒙蔽其他生灵的灵魂那样,蒙蔽大领主的心灵...它缺少反制的手段,只能任人宰割。

    而大领主却表现的很轻松,他就像是漫游一样,行走在这堕落的魂灵之间,他甚至还会开玩笑:

    “其实我一个人就足以除掉你,无非就是多花点时间,但我转念又想,你瞧,这么多人都在期待和你的“相会”,而一个完美的聚会如果只有我一个人的话,那未免有些太无趣了...所以呢,我就找来了很多你的“老朋友”,怎么样?我很贴心对不对?不需要谢我。”

    泰瑞昂呵呵笑着,他收起两把长剑,然后蹲下身,抚摸着脚下那散发着幽蓝色荧光的堕落之魂,他低声说:

    “只要你玩的开心就好,现在,告诉我...你愉悦吗?”

    如果尤格-萨隆可以像一个真正的人类那么说话,那么它肯定会对大领主破口大骂,但就在尤格-萨隆聚集起又一波堕落之力,准备绝望着反击入侵灵魂核心的泰瑞昂的时候,大领主突然从自己的储物指环里取出了一样东西。

    那是一个...色彩斑斓的瓶子,最好的水晶制作的瓶子里,似乎封印着很多很多不同的光芒,那些颜色不同的光芒在互相缠绕着,看上去煞是好看。

    “你瞧,相比我做掉克苏恩的时候,我现在学会了很多有意思的新招。”

    大领主扭开瓶口,随手从其中唤起一道如燃烧的火焰一样桔色光芒,在他手指的甩动中,那光芒飞快的汇聚成了一把非常合手的单手长剑,泰瑞昂将光剑挥了挥,然后一剑刺入脚下的堕落之魂,在那灵魂的颤栗与古怪力量的入侵之间,大领主温柔的问到:

    “告诉我,你愤怒吗?”

    “唰”

    第二道幽红色的长剑刺下,还有泰瑞昂那平静的质问:

    “你狂躁吗?”

    第三道灰色的光剑落下。

    “你憎恨吗?”

    第四道苍白的光剑刺下。

    “你绝望吗?”

    第五道暗红色的光剑落下。

    “你恐惧吗?”

    第六道黑色的光剑落下。

    “你疑惑吗?”

    最后一把幽蓝色的光剑在大领主手中呼啸着,在他脚下,被六种混杂着死亡真髓的负面情绪组成的力量死死锁住的堕落之魂就像是被封印了绝大部分力量一样,尤格-萨隆拼命的挣扎,试图挣脱这和它几乎同出一源的力量,但它做不到!

    它可以反击死亡,但它无法反击和它一样的力量...就像是用冰,永远都无法消灭水,用火焰,永远无法对抗岩浆一样。

    “最后一个问题,差一点点就颠覆了世界的千喉之魔尤格-萨隆啊。”

    泰瑞昂站在六把颜色不同的光剑组成的诡异圆环中心,在那飘荡不休的诡异力量的缠绕中,大领主将最后一把幽蓝色的光剑反手提起,他眼中闪耀着冰冷的寒光:

    “你...可曾褪去内心的骄傲呢?”

    “不...你没有!啊,真可惜啊...充斥着无尽负面情绪的深渊之物,这东西,简直是为你们量身制作的。”

    “唰”

    最后一道蓝色的光剑刺入六把光剑组成的圆环的中心,7种亚煞极的力量延伸出的情绪之力震荡之间,在大领主周身形成了一条恍如实质一样的光芒锁链,由这个圆环为起点,飞快的将尤格-萨隆已经无法挣脱的灵魂一点一点的捆了起来。

    而在那锁链的收紧中,尤格-萨隆庞大的灵魂也飞快缩小,站在一片虚无之中的大领主伸出手,那闪耀着七色光晕的束缚物,就那么落在了他手心,就像是一颗最完美的宝石一样。

    泰瑞昂看着手心里的宝石,片刻之后,他有些无聊的摇了摇头:

    “就是这样吗?你还真是让人失望...”

    “哦,对了,这一招,我叫它...天之锁!不必在意这个名字,总之,现在告诉我,尤格-萨隆,你感受到痛苦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