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66.安娜日记.露希尔一家
    “这太疯狂了!”

    吉安娜手里拿着一张旅行地图,在那地图的背面,有一套最近正在销售的北郡庄园的广告,饶是见多识广的**师,在看到那套庄园的销售价格的时候,也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就算是达拉然城里最好的法师塔,也就是这么个价格了....但在达拉然的法师塔里存放着无尽的知识,而这里有什么?这里就只有一群只剩下钱的混蛋们。”

    阿尔萨斯面色古怪的看着自己愤愤不平的妻子,他伸手挽住了吉安娜的手腕,他轻声问到:

    “这是在为知识的廉价不值?还是单纯的厌恶这个富豪扎堆的地方呢?”

    坐在马车里的吉安娜哼了一声,没有回答,似乎是不屑于回答这个问题,阿尔萨斯则耸了耸肩,将那把钥匙放在了妻子手心里,他笑着对吉安娜说:

    “别忘了,你也是在这艾泽拉斯最昂贵的山谷里拥有房子的人...而且父亲送给我们的那套房子,可还在北郡的中心,它的价格比你手里这套只是边缘的房子贵出最少十倍,住在那里,你就和居住在装满了金块和宝石的宝库里的巨龙一样,我的女王。”

    吉安娜感受着手心里钥匙的冰冷,她似乎想通了什么,原本带着一丝愤愤不平的眼神也平静了下来,她靠在阿尔萨斯肩膀上,对自己的丈夫低声说:

    “我们把它卖掉吧,这一套房子现在出售的价格,已经差不多足够洛丹伦王国去年赋税的十分之一了...我们不需要这么奢侈,更何况,这房子放在这里,在联邦的统治中心,我们这一辈子,也不会来住几次。”

    阿尔萨斯则笑着摸了摸吉安娜的头发,他摇了摇头,对自己的妻子耳语道:

    “不!我拒绝...这是米奈希尔家族给吉安娜.普罗德摩尔小姐的礼物,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约会吗?我曾向你承诺,在结婚的时候,我会送给你一座城堡...但因为洛丹伦迁徙到卡利姆多导致我食言了,不过没关系,这座北郡的庄园,就是我送你的城堡,你瞧,它可比一座普通的城堡昂贵多了。”

    “更何况,我的国家还没有可怜到需要王后卖掉自己的城堡才能继续发展的地步...这是你应得的,我的安娜。”

    两人的甜言蜜语让马车里的气氛都变得甜蜜起来,这种你侬我侬的姿态,一直持续到老萨丁的家族车夫将马车停在“安娜庄园”的门口为止。

    伴随着黑色车门的打开,一道奢华的红色地毯蔓延到了马车边,吉安娜在阿尔萨斯的搀扶下,从马车里走出,在看到眼前这座寸土寸金的庄园的时刻,饶是见多识广的**师,也忍不住长出了一口气。

    出现在两人眼前的,是一座和艾泽拉斯的建筑风格完全不同的建筑物,它就像是贵族们在乡下修建的小别墅一样,但却没有了那种花里胡哨的装饰,这座占地有一座宫殿那么大的庄园四周用黑色的栏杆和爬满了藤蔓的墙壁做围墙,在方正的庄园大地上布满了绿色的青草,姹紫嫣红的花园中有自动运行的喷泉,那喷泉被石匠们制作成了天使一样的优美姿态。

    修缮的极其完美的草坪和花卉将庄园四周的草地装点的恰如其分,而在庄园正中央,则矗立着一座黑白色相间的建筑物,这栋二层小楼造型极其简洁,但在细节处又充满了一种考究,圆拱形的正门和窗户借由最好的玻璃装点,还有两个分列于两侧的烟囱,白色的轻纱在窗户之内悬挂着,被精心打理的石质过道上都充满了一种静谧、神秘的气息。

    如果说人类帝国的贵族的城堡是华丽大气,气势十足的贵妇人,那么眼前这座小别墅,就更像是在黄昏中安静的坐在摇椅里读书的女王,虽然低调平静,但任何人都无法忽视她隐藏在内在的威严,它不需要任何其他的点缀来衬托它,这座庄园屹立于此,在北郡山谷的中心地带,就已经代表了它存在的意义。

    而这种并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文化风韵,所赋予这座建筑物的,是一种摄人心魄的好奇...就像是通往另一个世界闻名的大门一样。

    “天呐,它真美...”

    吉安娜挽住了丈夫的手腕,两人走上前,由阿尔萨斯用钥匙打开了撞门的铁质栏杆的大门,在他们推开那大门,踏入庄园的那一刻,**师深吸了一口气,她环顾四周,轻声说:

    “我一直在幻想未来我最希望生活在哪里...现在我知道了,阿尔萨斯,就在这里,和你一起生活在这里,还有我们的孩子...”

    “这样的品味...”

    阿尔萨斯伸出手,抱住了妻子的纤腰,他低声说:

    “这样的设计,配得上这个昂贵的价格,说真的,我觉得洛丹伦的宫殿似乎也有些黯然失色了。”

    “但那才是国王应该待得地方,一个冰冷孤寂却又象征王权的城堡。”

    吉安娜轻笑着拉起阿尔萨斯的手,走向那座以她的名字命名的庄园,她低声说:

    “这个温暖昂贵的小窝只是我们人生的一个休憩点...我的水手,你喜欢港湾,但最终你应该奔赴大海。”

    ———————————————

    “露希尔!”

    “吉安娜!”

    在当天下午时分,安娜庄园的主人在此地招待了这庄园的第一位客人,也是她儿时的好朋友,来自库尔提拉斯德鲁斯瓦地区的维克雷斯家族的独女,露希尔.维克雷斯小姐。

    这位女士居住的地方距此并不远,实际上,露希尔的庄园就在安娜庄园的另一侧,同属于北郡山谷的核心地带,这也代表了露希尔小姐背后那可怕的财力,以及她和她丈夫在联邦经济体系中的重要位置。

    不过露希尔小姐的行动多少有些不便,她挺着大肚子,在自己丈夫的搀扶下,才走入了安娜庄园之中,大概是因为怀孕的原因,这位之前很漂亮的贵族小姐也变得邋遢了起来,在听闻儿时好友的邀请之后,她头发都没怎么整理,就来见吉安娜了。

    **师热情的给了好朋友一个拥抱,然后贴心的为她施加了一个漂浮术,让可怜的准妈妈不必再忍受大肚子和重力带来的折磨。

    “我们已经有10年没见过面了吧?”

    靠在舒服的沙发上,露希尔有些羡慕的看着吉安娜依然完美的腰身,这准妈妈又看了看自己的大肚子,不禁有些黯然神伤,不过在吉安娜亲手为她端来了水果汁之后,两个女生又叽叽喳喳的聊在了一起,被晾在一边的阿尔萨斯和亚历山大有些无奈,不过男人们之间也有属于他们的话题。

    阿尔萨斯正好对联邦的经济体系有些兴趣,难得遇到了一个深居简出的大商人,自然是不能放过的,而知道阿尔萨斯身份的亚历山大,也有志于在帝国寻找一个足够强大的合作伙伴,所以两人一拍即合,在女士们聊天的同时,男人们也在庄园外的水池边,开始聊起了女士们根本不会感兴趣的话题。

    “嗯,10年,差不多吧,在我去达拉然学习之后,你这个没良心的小丫头都不知道给我写封信!”

    吉安娜伸手拽了拽露希尔的耳朵,惹得后者不断的拍打她的手,两个人似乎又回到了曾经一起在伯拉勒斯宫廷玩耍的时光。

    而在吉安娜发出了自己的抱怨之后,露希尔有些无奈的拍了拍肚子,对好友说:

    “你不能怪我,安娜,那时候,维克雷斯家族很困难,父亲有了重病的征兆,母亲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父亲身上,当时还很年轻的我只能一个人撑起摇摇欲坠的家族,还好,还好我遇到了亚历山大,他是个很聪明的年轻人,他会给我出很多主意。”

    再说到这个稍有些沉重的话题的时候,吉安娜收敛了笑意,她看着自己的儿时好友,她沉默了片刻,低声问到:

    “我听说了维克雷斯家族发生的可怕事情,你一定吓坏了,我可怜的露希尔。”

    说着话,**师伸出手,抚摸着好朋友的头发,后者却多少有些没心没肺的回答说:

    “其实也没传闻那么可怕,我和亚历山大的婚礼确实出现了一些问题,但之后我就和他一起来了联邦,这几年我回去德鲁斯瓦的次数简直屈指可数...相比那黑暗潮湿的山区,联邦这边不管是环境,还是人民的态度,都好多了,我和亚历山大都很喜欢这个地方。”

    “但...但你父母...”

    吉安娜有些难以启齿的问到:“我听说,维克雷斯叔叔和阿姨都死在了...”

    “啊?”

    露希尔脸上露出了准妈妈们标准的茫然姿态,她花了几秒钟的时间思考了一下,这才意识到吉安娜在说什么,她胖胖的充满了母性光芒的脸上露出了一丝轻松,她对吉安娜说:

    “不是的。”

    “嗯?”

    **师疑惑的看着露希尔,后者一边把玩着吉安娜顺滑的金发,一边小声说:

    “我不知道帝国那边是怎么传出的谣言,但我父母没有死,安娜,他们被大领主转化成了血族,那么一段时间里,他们一直在德鲁斯瓦和凋零者教派布置交接程序,在库尔提拉斯的事情结束之后,他们就赋闲在家,考虑到当时我父亲已经是病入膏肓的状态了,变成血族也并非那么难以接受的事情。”

    “实际上,他们两个现在正在计划着进行一场东部大陆的旅行,刚好能赶在我的孩子出生时返回,这样他们就能享受带孩子的乐趣了。”

    露希尔小姐有些无奈的抓了抓头发:

    “我老爸老妈一直让我和亚历山大再生一个孩子,来继承维克雷斯家族在联邦挣下的偌大产业,我现在都快被烦死了。”

    “血族...”

    吉安娜眯起了眼睛,作为魔法师,她对于萨莱茵这种近几年才大量出现的生物有一定的了解,她知道人类被萨莱茵转换之后就会自称为血族,帝国那边则毫不掩饰恶意的称之为“吸血鬼”,相比纯粹的亡灵,血族更像是一种介于生者和死者之间的存在。

    “好吧,血族也是联邦文明承认的官方种族之一。”

    吉安娜长出了一口气,她看着自己的朋友:

    “所以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你才和亚历山大加入了联邦国籍吗?我还以为,是库尔提拉斯国内的贵族们逼迫你放弃德鲁斯瓦的宣称权的...我还打算为你打抱不平的。”

    “哈哈,我就知道,安娜你对我最好了。”

    露希尔哈哈笑着,有些笨拙的伸出手,将吉安娜抱在怀中,还在她脸上狠狠的亲了亲,在打闹一番之后,露希尔靠在沙发里,她看着自己的好朋友,她轻声说:

    “我也听说了你和阿尔萨斯结婚的消息,你们终于能在一起了,但安娜...我不知道这些话我该不该说,但是,偶尔的时候,我也会想这些问题...你和我,我们都是大贵族之家出生的孩子,曾经在我的世界里,我觉得贵族的存在是天经地义的,但现在,当我熟悉和适应了联邦的生活之后,我才发现...”

    “我们的存在,其实并没有太多意义,正是因为看懂了这个,我才决意放弃了维克雷斯家族对德鲁斯瓦的控制权,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一出生就被牵扯进那些过往的恩怨之中。”

    “联邦这边没有贵族,但他们依然发展的很好,我的丈夫亚历山大,他这样平民出身的商人在帝国那种环境下注定不会有太大的作为,但在联邦,他却生活的如鱼得水,而亚历山大的商会在帝国也有些生意,我偶尔会听那些经理们抱怨,说是帝国迁徙到卡利姆多之后,那些贵族们的行事作风越来越恶劣了。”

    露希尔握住了吉安娜的手,她担忧的对吉安娜说:

    “你现在是王后了,但阿尔萨斯太年轻,我们都很熟悉贵族的那些想法,他的王座并不稳定,一旦,我的意思是,如果发生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你绝对会成为他们用来打击阿尔萨斯的目标,所以,拜托,安娜,请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别担心我,傻丫头。”

    吉安娜伸手摸了摸露希尔胖胖的脸,她轻声安慰道:

    “我可是**师,我有足够的力量保护我自己...以及那些心怀歹意的贵族们,别担心...”

    “他们猖狂不了多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