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56.纷争.破碎群岛
    “神王斯科瓦尔德!”

    在古老的列王神殿中,奉命守卫神殿的守护者,一头拥有岩石躯体的威严巨人高声喊到:

    “缀饮邪能的恶徒!你不配参加这神圣的试炼,滚出去!”

    这身高5米的岩石巨人咆哮着,他举起拳头,那神赐的躯体中蕴含着难以想象的力量,在维库人的古老传说中,这名为尤纳斯的岩石巨人是神灵的使者,他一拳就可以轰碎一座山,而在过去的无数岁月中,很多传奇的维库人勇士都曾试图击败尤纳斯,来通过奥丁设下的力量试炼,但他们中没有一个人成功。

    现在,新的挑战者出现了!

    但他...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恶棍和狂徒。

    神王斯科瓦尔德穿着墨绿色的邪铁盔甲,那被恶魔亲手刻画的铭文中流淌着邪能的力量,而这个高大的维库人仅剩的眼睛中也闪耀着邪能的火焰,他手提燃烧的战刀,用一种不屑的目光看着眼前朝他咆哮的岩石巨人,他的声音嘶哑,就像是喝下了致命的毒素,毒哑了嗓子一样。

    “我是个维库人!老眼昏花的混蛋,奥丁的哪一条训诫告诉你,一个维库人不能参加他留下的试炼?”

    “你喝下了邪能!你堕落了!”

    尤纳斯站在被奥丁赐福的钢铁大厅中,属于正统泰坦守护者的力量在他背后闪耀着,他如同审判者一样呵斥道:

    “你的血肉不再纯净!你的意志不再高贵!你的灵魂已经坠入深渊...你已经不再是奥丁渴望的勇士了!你玷污了这两个字,现在,滚出去!趁着你还能行动的时候,否则,我就亲自“送”你出去!”

    “那又怎么样?”

    神王斯科瓦尔德将燃烧的邪能战刀扛在肩膀上,他粗鲁而不屑的朝着脚边那神圣的大地啐了口口水,他桀骜的看着眼前这个主持试炼的岩石巨人,一抹狡诈的光芒在他眼中闪耀着:

    “我的力量都是我依靠自己赢来的!我是这片峡湾里最强大的维库人,我是神王!就连奥丁也不能忽视我的力量,更何况是你!你这蠢货!”

    “够了!”

    尤纳斯不想再和眼前这个恶徒浪费时间了,在千万年前,他接受泰坦守护者,神圣的首席管理者奥丁的旨意,在这列王神殿中主持奥丁的三大试炼之一的力量试炼,只有通过了这个试炼的勇士,才有资格继续后面的两个试炼。

    只有完全通过了三个试炼的勇士,则有资格前往飞行于天空的英灵殿瓦拉加尔,在那里从至高无上的奥丁手中接过象征无尽荣耀的至高神器“阿格拉玛之盾”,并且代表奥丁的荣光,前往影之国讨伐大逆不道的冥狱女王海拉和她的死魂军团。

    这是笼罩于整个风暴峡湾大地上长达数万年的古老传说,但从那传说开始传唱的第一天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一个人能通过苛刻的三大试炼...

    而作为力量试炼的主持者,岩石巨人尤纳斯被奥丁赐予了强悍的神力,是任何凡人都无法与之匹敌的。

    然而,就在因为斯科瓦尔德的挑衅而变得极其愤怒的尤纳斯举起双拳,想要将眼前这个浑身充满了邪能臭味的渣滓砸成肉饼的那一刻,斯科瓦尔德却偷偷从背后的背囊里,取出了一把蓝光四溢的石质战锤,在尤纳斯的双拳砸下来的那一刻,神王哈哈笑着将那战锤高高举起。

    “蠢货!”

    “大地被我握在手中!”

    “哐”

    被祛除了内部控制的卡兹格罗斯之锤在这一刻爆发出了最纯净的大地之力,那曾经的泰坦用来塑造世界的圣物对于一切岩石和泥土都有不可违逆的控制权,眼前的强大无比的尤纳斯的躯体,也是由岩石组成的...

    “轰”

    残忍的斯科瓦尔德根本没打算留下这个力量试炼的主持者,他根本没打算和其他人分享这荣耀,他要杀了尤纳斯,让他成为奥丁的三大试炼最后的,也是唯一的胜利者。

    “死吧,死吧!废物!”

    耀眼的蓝光在邪能神王的手中闪耀着,岩石巨人尤纳斯的尖叫声伴随着石头崩裂的声音也在那光芒中荡漾,在十几秒钟之后,神王收回圣锤,而之前试图审判他的岩石巨人已经变成了大地上的一片碎石,再也没人能看出他原本的躯体了。

    “力量试炼?哈,我通过了!”

    残暴的神王将卡兹格罗斯之锤放在眼前,他看着这强大的圣物,他那闪耀着邪能的独眼里闪过一丝贪婪,但很可惜,这玩意是那些狡诈的恐惧魔王借给他使用的,在通过力量试炼之后,他就要将其还回去,这多少让斯科瓦尔德有些不爽。

    但联想到未来他必然会持有更强大的阿格拉玛之盾,神王就释然了。

    等到他拿到那传说中可以让持有者真正变得无敌的神器盾牌之后,他还会再听从那些傲慢的恐惧魔王的指挥吗?不!当然不会!

    “到那个时候,我会让它们知道,谁才是主人!”

    斯科瓦尔德发出了一阵低沉的笑声,他将圣锤放回他背后的背囊里,然后弯下腰,在岩石巨人尤纳斯的残骸中取出一块闪耀着金色光芒的水晶碎片,然后带着那碎片走入神圣的列王神殿的最深处,在那里摆放着一台古怪的机械设备,任何有工程学经验的技师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个高超的工程学设备。

    但神王只是个粗鲁的维库人战士,他根本不在乎这玩意背后代表的意义,他只是按照传说中的方法,将那金色的碎片放入了那黑色的工程学仪器中,下一刻,一抹光芒照耀在斯科瓦尔德躯体上,在那光芒消失之后,神王的额头上多了一个古怪的咒文。

    那是奥丁使用的卢恩符文,代表着力量试炼的胜利者,只有拥有这个符文,才有资格继续进行接下来的意志试炼和勇气试炼。

    等到三个试炼所代表的不同符文集齐之后,通往瓦拉加尔的大门才会为这个勇士洞开。

    十几分钟之后,意得志满的神王提着一个石质的脑袋回到了自己的氏族之中,他将那岩石脑袋扔向自己那些喝下了邪能的狂暴战士,引起了一阵阵的欢呼,在这欢呼声中,得胜归来的神王回到了自己的大棚屋,那里已经有个不速之客在等他了。

    “唰”

    卡兹格罗斯之锤被扔给了等候在那里的提克迪奥斯,神王指着自己额头上的咒文,对恐惧魔王说:

    “第一个试炼完成了,我的族人正在诱捕那些风暴巨龙,很快,我就会开始挑战第二个试炼了,以那些风暴幼龙的生命作为交换,我相信,那位龙母会愿意给我一些“帮助”的。”

    奥丁的第二个意志试炼是由风暴峡湾的风暴巨龙们主持的,这些被赐福了雷霆之力的巨龙是奥丁的眷族,传闻中这位首席管理者并不信任同属于守护者体系的五大巨龙军团,为此,他创造了风暴巨龙,来代行他的意志。

    “很好!恐惧议会会一如既往的支持你,斯科瓦尔德。”

    提克迪奥斯将蓝光闪耀的圣锤收入空间中,它看着眼前傲慢的维库人,恐惧魔王内心闪过了一丝杀意,嘿嘿,等到这个蠢货为军团取回阿格拉玛之盾的时候,这个傲慢的混蛋就没有价值了,到那个时候,它会亲手杀死这个家伙...

    因为他表现在恐惧议会眼前的那种愚蠢的傲慢!

    —————————————————————

    就在风暴峡湾针对“阿格拉玛之盾”的行动顺利进行的同时,在并不遥远的苏拉玛废墟上,火红色的枫叶落满了这片饱经风霜的大地,在一万年前,在精灵帝国时期,这里可是艾萨拉女皇的掌上明珠,是精灵帝国除了首都金.艾萨拉之外,最壮丽的城市。

    而值得一提的是,玛维女士和他的弟弟加洛德.影之歌,就是出生在这座城市里的,影之歌家族的祖屋,现在还存在于这座城市里。

    然而,在一万年前,艾萨拉女王对于力量的痴迷引来了狂暴的恶魔军团的时刻,此地的上层精灵们已经感觉到了威胁,在大地天崩裂的威胁之前,这座城市的首领,艾萨拉女皇的皇家大魔导师艾利桑德女士为了保护自己的城市,不得不在那灾难中启动了一件古老的神器,用远古传承的力量,将自己的城市整个保护了起来。

    而正因为这种提前的保护,也让这座城市在永恒之井大爆炸的天崩地裂中幸存了下来。

    也就是说,这件上古神器的力量,居然可以匹敌永恒之井大爆炸时那炸碎了整个世界的可怕能量...这件庇护了苏拉玛城的玩意不是凡物,绝对不是!

    如今,军团又偷偷摸摸的回到了这个世界,而这件庇护苏拉玛城的宝物,也理所当然的落入了军团恶魔的觊觎之中。

    在这靠近无尽之海,又落满了火红色枫叶的废墟大地上,远远看去,一座半圆形的紫色护盾死死的扣在一座富丽堂皇的精灵城市之上,那闪耀的紫色奥术光芒在这片大海之上的迷雾中显得如此的璀璨与惊心动魄。

    那代表着力量,那就是力量...

    “你们的考虑的如何了,夜之子们!”

    恐惧魔王如今真正的首领,第一领主卡萨纳提尔有些不耐烦的站在这座被奥术魔力笼罩的城市之外,它不屑的盯着眼前那个手持独特的魔法利刃的精灵魔剑士,这家伙还穿着一万年前流行的古老魔法盔甲,让卡萨纳提尔不禁回忆起了一万年前燃烧军团入侵这个世界的场景。

    “不得不说,一万年不见了,你们的品味却还是这么糟糕!”

    恐惧魔王用冰冷的声音说道:

    “你们的那个女人首领怎么说?”

    大魔导师艾利桑德的首席魔剑士,在整个苏拉玛城都享誉盛名的武技大师麦斯米兰看着眼前的恐惧魔王,在一万年前的上古之战中,他不止一次在战场上见到过这样强大的恶魔,他对于一万年前的战争还存有恐惧,那是一场险些毁灭了世界的战争。

    而面对卡萨纳提尔的质问,麦斯米兰咽了咽口水,这个地位高贵的魔剑士迟疑了片刻,然后对恐惧魔王说:

    “你们要的是苏拉玛的命根子...大魔导师不得不慎重对待,将阿曼苏尔之眼交给你们很简单,但这座城市,以及这座城市里的人民该怎么办?”

    “那是你们的事情!虫子!”

    在卡萨纳提尔身后的瓦里玛萨斯冷哼了一声:

    “要么交出阿曼苏尔之眼,要么就去死!军团攻下整个世界也许需要数个月,但毁掉这座城市,一晚上就足够了!”

    “那我们会选择反抗到底!恶魔!”

    麦斯米兰内心有些恐惧,但他更恐惧以强权统治了苏拉玛整整一万年的大魔导师艾利桑德,这位魔剑士装腔作势的拔出了背后双面开刃的魔法长剑,他身后的精锐魔剑士们齐刷刷的抽出了武器,摆出了一副玉石俱焚的姿态。

    而就在冲突一触即发的时刻,卡萨纳提尔突然伸出手,阻止了瓦里玛萨斯的继续威胁,这个狡诈的第一领主眯着眼睛,它似乎嗅到了眼前魔剑士内心的恐惧,它轻声说:

    “为什么要闹得这么严肃呢?诸位...我们是来谈生意的...但我觉得你做不了主,可怜的小朋友,你瞧,我个人还是希望以和平的手段解决这件事,不如我们跟着你回去觐见你们那位大魔导师...我们当然不会放任这座城市的人去死...我们又不是疯子。”

    第一领主眯起了眼睛,它用一种温和的语气安抚着眼前的魔剑士,当然,多少带着一丝低沉的精神暗示的力量:

    “我相信,我会和艾利桑德女士达成一个非常棒的协议,能让双方都很满意的协议...”

    “让你们的族人开门吧,魔剑士!”

    “打开大门,欢迎来自军团的客人...苏拉玛必将重生,我们会帮助你们的!相信我,你们终会明白...我是友善的,我带着真正的拯救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