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26.亡灵的未来(上)
    高等精灵文明,在年轻的太阳王凯尔萨斯的带领下,经过一些坎坷,最终还是走入了重建文明的正轨中。

    这件事说小不小,说大不大,在卡利姆多大陆确实引起了不小的讨论,但是在整个世界范围内来看,它只是繁杂历史中的一个节点,这事件最终结束的标志,是出现在泰瑞昂书桌上的几份遗忘诸王签署的文明裁定书。

    “埃雷萨拉斯之战代表着太阳王凯尔萨斯.逐日者终于理解了身为统治者基本的素养和必要的抉择,高等精灵在这一影响自身未来的事件中表现出的勇气、坚韧,在古城重建过程中表现出的乐观以及极高的群体素养,都代表着这一种族未来数年内高速发展的征兆。”

    “尽管在对待上层精灵遗族的问题上,凯尔萨斯极其附属智囊团表现出了一定的不理智,但这并不影响监督者对于其文明的裁定。”

    “但尽管如此,缺依然不能忽视高等精灵目前面对的冰冷现实,按照逐日者大巫妖的推算,按照目前高等精灵对于法力恐魔伊莫塔尔的魔力使用效率,这头虚弱的法力恐魔将在15-20年后步入衰老期,其提供的魔力将不足以维持高等精灵的群体魔瘾...”

    “因此监督者议会认为,高等精灵依然没有摆脱自身的危局,由于高等精灵文明内在的特殊性,议会最终决定,将高等精灵文明的第二次裁定期延长至15年。”

    “以下是高等精灵文明初步裁定结果:”

    “通过——-伯瓦尔.弗塔根”

    “通过——-阿纳斯塔里安.逐日者”

    “通过——-泰瑞纳斯.米奈希尔”

    “不通过——-戴琳.普罗德摩尔(不通过理由为:高等精灵并未克服自身魔瘾的影响,个人认为这个种族的未来是存在缺陷的,高等精灵自身携带的魔瘾症状,即是这个种族的原罪。)”

    这样一份结果并不让泰瑞昂感觉到意外,实际上,在最近忙于拓荒死之界的重大事务之余,大领主也会偶尔通过自己的“眼睛”去观察发生在埃雷萨拉斯的一切,凯尔萨斯.逐日者并不清楚,在他做出一切的决定的时刻,在他背后的阴影中,都有一只介于虚实之间的幽灵猫头鹰在注视着他。

    泰瑞昂本人对于这个儿时的“玩伴”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也很好奇,而事实证明,凯尔萨斯偶尔虽然会做出感性的判断,但大部分时候,他作出决定都是从人民需求的角度出发的,在高等精灵的王权制社会文明中,这样的统治者怎么也不能说是不合格。

    而凯尔萨斯能主动前往人类帝国寻求支援,不在乎个人的荣辱,这一点更是让泰瑞昂非常欣赏。

    因此,在这份文明裁定书的最后一个位置上,泰瑞昂提起笔,签署了自己的名字...

    “通过——-泰瑞昂.黎明之刃。”

    “这算是一个小小的奖励,但凯尔萨斯,危机还没过去呢...”

    大领主将手里的鹅毛笔放在笔架上,然后将文件放在桌子的边缘,他今天并没有和小幽灵尤娜再去死之界“探索”,因为今天他想要休息一下,而且今天,还有两件非常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出面。

    在这一段时间,泰瑞昂和尤娜探索死之界的过程非常艰难...一方面,大领主目前被死之界的“同化”的过程似乎缺少某些因素的影响,导致他一进入那个世界,就会很快进入“虚弱”状态而难以适应。另一方面,作为向导的尤娜缺少“魔杖”和“王冠”,这让尤娜没办法带泰瑞昂去更远的地方...

    不过好消息是,泰瑞昂和尤娜终于弄明白了小玩偶努尔的用法,这个古怪的六爪熊玩偶被赋予了类似于“空间定位”的效果,在尤娜手持努尔的情况下,她能在死之界的任何地方,为她和泰瑞昂打开一条“回家”的路,这就意味着,两个人不会再“迷路”了。

    但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在尤娜没拿到魔杖和王冠之前,他们还没办法在那片死之界的无主之地里,建立一个属于黯刃的“哨所”。

    而以泰瑞昂的经验来看,这种纯粹依靠运气才能有进展的事情,一般情况下可都急不得。

    —————————————

    “难以想象...”

    杰弗里.迪伦穿着自己最好的衣服,在死亡领主罗格里奥的带领下,在暴风城的街道中行走着,他灰色的眼睛不时在街道上的人群中停留,他能看到生者和亡灵行走在同一条街道上,而且两者还和平共处。

    这样在北疆不可能出现的场景,从他进入卡兹莫丹区之后就变得司空见惯,联邦的生者似乎已经习惯了死者的存在,两种从生理到精神都完全不同物种,在一种特殊的体系**存...这是杰弗里从“苏醒”之后,从未想过,也不敢去想的现实。

    不管看到多少次,他都会为此发出感叹。

    大概是看到了杰弗里的疑惑,作为向导的死亡领主为他低声解释到:

    “迪菲亚联邦是黯刃一手扶持起来的新文明,在最高议会的带领下,联邦的人民摆脱了过去愚昧而落后的生活状态,他们在新体系里发挥着过去不曾发挥出的作用,每个人都能寻找到属于自己理想中的未来,黯刃给了联邦真正的“自由”,而在黯刃的武力保护下,联邦将永远持有这种自由。”

    “所以,这是保护与被保护的关系?”

    杰弗里回过头,看着罗格里奥,他好奇的问到:

    “承认死者的权利与存在,就是这种保护的某种“代价”吗?”

    “不”

    罗格里奥摇了摇头:

    “在联邦的文明中,议会明确规定了,所有认同联邦统治的种族都享有完全平等的权利与义务,在这片大地上,你能看到矮人、侏儒、高等精灵、狼人、地精,还有一小部分兽人,以及即将加入联邦的辛德拉精灵,所有的种族最少在法理上已经没有了高下之分,而亡灵...你和我这样的亡灵,也是这些诸多种族的一员。”

    死亡领主认真的对倾听的杰弗里.迪伦说:

    “你和我,以及这些人类,这些生命,我们在联邦法律的层面上,没有任何区别...我们并不特殊,我们是这个体系的一分子,所以人类才不会害怕我们...尽管联邦中依然存在着很多“大人类主义者”,时刻煽风点火的想要挑起人类和其他种族的矛盾,但是在目前的体系中,那些跳梁小丑的所作所为毫无意义。”

    “这也是我带你来这里的原因,迪伦。”

    罗格以亡灵特有的平静目光看着眼前的“同胞”,他说:

    “我希望你亲眼看到联邦文明的真正样子,然后将你的所见所闻带回去,分享给你的聚落,大领主希望我挑选出一个合格的“大使”,而在我看来,你是你们的聚落里最合适的,你有其他亡灵缺乏的好奇心...这对于亡灵来说,是非常罕见,而且非常重要的“美德”。”

    罗格里奥的坦承,让杰弗里.迪伦沉默了片刻,然后他抬起头,严肃的看着死亡领主,最终点了点头:

    “我会的,我保证。”

    “很好,那么现在跟我来,我们去觐见大领主...他对于你和你的那些自然复苏的同胞,非常感兴趣,以及,别害怕,除非你惹怒他,否则他其实是个很好说话的人。”

    在死亡领主的带领下,杰弗里.迪伦坐上了一辆黑色的马车,在马铃的叮当声中,两人一路驶向午夜花园的位置。

    杰弗里.迪伦,这是个特殊的人物。

    在数个月前,在北疆驻扎的黯刃战团接到了关于斯坦索姆区的一份报告,在人类帝国西渡之后,依然顽抗的驻扎在斯坦索姆的提尔之手和圣光之愿礼拜堂的狂热圣骑士们,那群自称为“血色十字军”的家伙,正在斯坦索姆的群山中,频繁的进行某种“剿灭”活动。

    血色十字军的异动,立刻引起了黯刃战团的好奇,在派出斥候反复侦查之后,北疆的两位死亡领主得到了一个让人“震撼”的消息。

    那群怀念帝国的圣骑士们在和亡灵作战...但那些亡灵,却并不属于黯刃,也不属于天灾,他们是自然诞生的!身上没有任何势力的影子,谁也不知道他们在何时出现,但在斯坦索姆和北疆的偏远地区,已经出现了大大小小的自然亡灵的聚落。

    实际上,如果不是血色十字军的征伐,这些自然诞生的亡灵也许会在很久之后才会被黯刃发现,毕竟,他们理论上算是同类,而同类与同类之间,总会放下警惕心。

    而黯刃没能及时发现这些自然复苏的亡灵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这些自然复苏的亡灵,每一个,都具有类似于活人一样的完整智慧,甚至是完整的灵魂,他们懂得如何隐藏自己,也懂得如何保护自己。

    但很遗憾,他们却没有匹配智慧的力量,他们就像是普通的人类一样,体内只有极少的,勉强足够支撑躯体活动的死亡能量,并不像是黯刃的亡灵那样,可以自主的产生死亡能量来让自己变得更强大。

    他们就像是另一种意义上的“生命”...一旦体内的死亡能量耗尽,他们也会和生命一样,死去...

    泰瑞昂在听闻了这群特殊的“同胞”之后,第一时间就赶到了北疆,但他并没有轻举妄动,而是让死亡领主派出信使,以一种“平等”的姿态,和这群自然复苏的同胞交流。

    显然,泰瑞昂从这些特殊的亡灵身上,感觉到了一丝不太对劲的味道。

    而杰弗里.迪伦,就是在罗格里奥的信使深入斯坦索姆山区之后,第一个主动愿意和黯刃接触的亡灵,他是他们那个小聚落里的“镇长”。

    “砰”

    泰瑞昂宅邸的大门被推开,罗格里奥做了个“请”的手势,稍有些紧张的杰弗里.迪伦深吸了一口气,整了整自己那套古朴的衣服,然后迈入了眼前这间并不阴暗的房间中。

    他有足够的理由紧张,在他复苏的时刻,北疆之战正打的如火如荼,他和他的同胞们亲眼见过黯刃的军队是如何将强大的人类帝国打垮的,在耳语港之战的战场边缘,甚至还有这些亡灵派出的“侦察兵”,他们很清楚黯刃的强大,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小心翼翼的隐藏自己。

    因为谁也不知道,这些拥有强大力量而且忠于同一体系之下的同胞们,会以什么样的姿态,面对他们这些“自由”的亡灵。

    在迪伦走入房间的那一刻,穿着一套带着休闲风格的猎装的泰瑞昂正背对着他,将一瓶血红色的酒,缓缓的倒入两个杯子之中。

    而杰弗里.迪伦在看到泰瑞昂的瞬间,他就感觉到了眼前这个平静的“同胞”躯体里隐藏的强大力量,尤其是那躯体中的狰狞灵魂,让他看上一夜,都会觉得惶恐不安,在迪伦的视界中,泰瑞昂就像周身环绕着黑色火焰的天神一样,让他的灵魂和躯体都开始不自主的颤抖。

    “嗯?”

    泰瑞昂感觉到了背后那个弱小灵魂的恐惧,他回过头,用一种审视的目光打量着眼前的杰弗里.迪伦,在这个自由的亡灵身上,他嗅到了一股熟悉的未来,很淡,但绝对真实。

    “死之界...”

    泰瑞昂的眼睛眯了起来,在他集中了精力的注视下,迪伦全身颤抖的频率越发明显,在泰瑞昂的灵视中,杰弗里.迪伦的灵魂甚至有了崩溃的征兆,直到泰瑞昂挥起手,将一团黑色的魂灵之力注入杰弗里的躯体里,这才让他几欲崩溃的灵魂重新稳定了下来。

    大领主走上前,将手里加了冰块的血酒递给了杰弗里,他轻声问到:

    “你是杰弗里.迪伦,对吧?”

    “是...是的,大领主。”

    杰弗里给自己灌了口冰冷的酒,在那特殊的液体附带的辛辣醇厚的味道的刺激下,他勉强恢复了神智,他对泰瑞昂俯身致敬:

    “我是赫尔曼镇的镇长,强大的领主,我代表斯坦索区的遗忘者们,向您致敬。”

    “遗忘者?”

    泰瑞昂摇晃着杯子里的液体,靠在自己的书桌上,他看着眼前的迪伦:

    “这是你们对于自己的称呼吗?挺形象的,不过我更好奇的是,杰弗里,你是什么时候复苏的,不...我的意思是,据你所知,你们中最先复苏的那一批人,是什么时候复苏的?”

    这个问题让杰弗里楞了一下,他思考了好几分钟,才有些不敢确定的说:

    “嗯,应该是在...14个月之前...”

    “果然!”

    泰瑞昂露出了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他抿了抿手里的血酒,眼中闪过了一丝晦暗的光芒。

    14个月之前...那不正是他第一次进入死之界的时间吗?

    看来,这些北疆的自然诞生的亡灵,果然和他与死之界的联系有关,尤娜,好像也是在那时候出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