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8.吉尔尼斯之乱(上)---为天人一线兄弟加更【5/20】
    “这东西?看上去像是一门火炮。”

    麦格尼.铜须将手里的图纸摊开,这是典型的工程学图纸,也不知道是出自侏儒或者地精之手,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各种参数,看一眼都会让人觉得眼晕。

    不过这设计的本体却很好认,是一门复杂繁琐的火炮的样式,三段式结构,彼此互相耦合,以麦格尼顶级锻造师的眼光看去,这一门炮上,最少有上千个零件,这也是在艾泽拉斯工程学历史上从未有过的复杂发明。

    “组合零件已经开始在黑铁区铸造了,但这武器的内核,将直接承受巨量魔力冲击的第一节炮管,那些工程学大师告诉我,在目前的技术体系下,只能由最好的锻造师一锤一锤的敲出来,才能保证达到合格的坚韧度。”

    泰瑞昂站在一边,手指在图纸上点了几下,对麦格尼解释到:

    “你可以将它理解为一个超大型的魔力汇聚与精准发射的装置,要在5天之内铸造完成,有问题吗?”

    “问题?当然有!”

    麦格尼在死后依然继承了矮人们的火爆脾气,再加上他和泰瑞昂本身就有些矛盾,因此在看完了图纸之后,这锻造师不屑的说:

    “我能造,这很简单,无非就是体力活而已,但问题就在于,你要用它发射什么?在我的记忆里,就算是达拉然最顶级的一批魔力宝石,也不需要用这种庞大复杂的机械来发射,这东西就算造出来了,也是观赏品,你知道的,我从不制造那些没用的东西。”

    “我只能告诉你,麦格尼,这门炮对于这个世界而言,是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的,我将用它狙杀一个重要人物...别担心,不是人类,也不是你曾经的朋友,他们还没有重要到那个地步...至于能量源,我早就准备好了,也不需要你担心。”

    黯刃之王居高临下的看着麦格尼,他沉声说:

    “你要把它锻造好,用最好的技巧,明白吗?我不奢望它能发射第二次,但它要能在超强魔力的冲刷下坚持最少5-10秒,这将是一把用完就废弃的致命武器,也是最好的武器,只需要使用一次,就能让敌人胆寒的武器...”

    “你必须把它造好!”

    泰瑞昂伸出手,点了点麦格尼的胸口:

    “这和你我之间的矛盾没关系,你是一个锻造师,那就用锻造师的态度来制作它!”

    “那你最少得告诉我!”

    麦格尼抓起锻锤,在手里活动了几下,他抬头看着泰瑞昂:

    “最少得告诉我,你打算用它对付谁?”

    黯刃之王沉默了一秒钟,然后压低了声音:

    “恶魔!”

    ——————————————————————————————————————

    “陛下,您今天看上去精神很不错嘛。”

    在吉尔尼斯的宫廷中,沃尔夫.华莱士医生提着自己的手提箱,在王室护卫的注视中,进入了国王休憩的小花园,在吉尔尼斯特有的几种漂亮的植物的映衬下,年老的吉恩国王看上去精神矍铄。

    在医生走入花园的时候,这位国王正手持一个水壶,在给他喜爱的几朵花浇水,就像是一个平和的中年人,完全看不出他脾气火爆的那一面。

    “你来了,沃尔夫医生。”

    国王听到了医师的问候,他放下水壶,扭头看着沃尔夫,国王的声音有些浑浊,低沉,连音色都变化了一些,看样子似乎是感染了这个季节非常常见的流感,伴随着年纪的增大,再加上国内事务的繁杂,让这位国王多少有些精力不济。

    年轻的医师和国王聊着天,将温度计交给国王贴身的侍卫,然后由侍卫在检测数遍,确认无误之后,递给了国王,几分钟之后,沃尔夫看着温度计上的读数,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体温高于正常,陛下,我开的药,您最近有吃吗?普通的流感,最多3天应该就被治愈了才对。”

    “那药很苦涩,而且有股怪味。”

    吉恩一边满不在乎的挥了挥手,一边拿起一杯酒,对年轻的医师说:

    “只是小小的流感而已,完全不需要担忧,沃尔夫医生,我小时候就不喜欢吃药,我感觉我已经快要复原了,只需要再坚持几天,我的身体告诉我,我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但这不对,陛下!”

    年轻但技艺娴熟的沃尔夫医生推了推鼻梁上的单片眼镜,他严肃的对国王说:

    “现在可不是平时,陛下,狼人疫病在整个国家范围里传播,我国最好的医生也无法判断这种疫病的传染途径,就算是那些神秘的德鲁伊们,也没有根治疫病的手段,而且前一段时间,他们内部的斗殴,更是直接毁掉了好几个村庄,我们不知道该相信谁...所以,为了国家着想,您最好还是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这一席话说的有理有据,让性格火爆的国王也无法反驳,最近几年,吉尔尼斯国内的兽化病传染简直就像是瘟疫一样,反复无常,在去年的时候,龙骨港还爆发过一场狼人疫病,但所幸在那些德鲁伊的帮助下,疫病很快得到了控制。

    但德鲁伊们在几个月之前却诡异的开始了内斗,还有很多人目睹过那些德鲁伊们在光天化日之下变成了狼人,一时间,原本被视为救星的德鲁伊们也开始被排斥,这让那些正常的德鲁伊的行踪变得更诡异。

    正如沃尔夫所说,现在整个吉尔尼斯面对神秘的狼人疫病几乎束手无策,只能将那些感染了疫病的人赶出北方的格雷迈恩之墙,让他们在银松森林里自生自灭,但这也不是个长久之计,王国的斥候已经数次汇报,那些银松森林里的狼人似乎已经演化出了初级的社会形态。

    也许那些狼人们是拥有智慧的,他们在黑暗的森林中发展着,也许已经变成了吉尔尼斯大地上的另一种诡异而危险的文明。

    “别拿狼人疫病吓唬我,沃尔夫,你这坏小子。”

    吉恩笑着骂了一句:“它们可吓不倒我。”

    国王显然很喜欢这个年轻而放浪的医师,他从沃尔夫身上似乎看到了年少时的自己,一样的浪荡不羁,而且沃尔夫精湛的治疗手段,也让整个吉尔尼斯城的贵族们交口称赞,这是个有实力的年轻人,也有足够的资本炫耀自己。

    “好吧。”

    沃尔夫耸了耸肩,他扭头对侍卫说了几句什么,一名侍卫转身离开,片刻之后,那侍卫就端着一个银色的托盘走进了花园,托盘上放满了各种药剂瓶。

    哪怕沃尔夫深的国王的信任,但是在治病这件事情上,他还是不能用自己携带的药剂为国王注射,必须使用宫廷里存储的药剂,这些药剂都是经过检测的。

    在疫病蔓延至下,整个宫廷对于国王的保护,已经做到了极致。

    “我知道您不喜欢药物注射的感觉,但...这是必要的。”

    沃尔夫卷起袖子,从侍卫手中的托盘里拿出用热水清洗过的银色注射器,又拿起一瓶绿色的萃取药品,将那药液吸入注射器中,他将注射器放在眼前,用手指弹了弹,手指用力之间,一滴绿色的液体冲出针管之外。

    在他眼前,在侍卫的帮助下,国王的右臂的衣服稍稍挽起,沃尔夫对国王笑了笑,然后将锋利的针头,刺入了国王的血管中,在挤压之间,绿色的液体缓缓的进入了吉恩国王的血管里。

    “好了,宫廷里储存的特效药,只需要一天的时间,您就能再次大展雄风了。”

    医生将注射器放在托盘中,又拿出听诊器,检测了一下国王的心跳和脉搏,片刻之后,他拿起自己的公文包,对昏昏欲睡的吉恩.格雷迈恩国王说:

    “好好睡一觉吧,陛下,等你苏醒的时候,一切痛苦都会离您远去了。”

    “你又扎了我一针,我记住了,小沃尔夫。”

    吉恩拿起一杯酒,对沃尔夫举了举杯子:

    “谢谢。”

    “这是我应该做的,陛下。”

    沃尔夫再次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在国王看不到的角落里,他眼中闪过了一丝精芒,在王室侍卫将医生送出宫廷之外的时候,在沃尔夫登上马车的那一刻,他对这侍卫耳语道:

    “收拾东西离开吧,药品起效还有一天的时间,我在银松森林等你们,兄弟...”

    那侍卫对沃尔夫医生点了点头,他眼中闪过一丝野兽般的光芒,他轻声问到:

    “医生,你说,像我们这样的人,还能重回自己的国家吗?我们这样做,真的是对的吗?”

    这问题让沃尔夫医生楞了一下,片刻之后,他点了点头,伸手拍了拍侍卫的肩膀:

    “当然,你和我,不就是证明吗?”

    “不要想太多,兄弟,吉恩蛮横的驱逐我们,迫使我们离开自己的亲人,这是他应得的,让他也尝一尝变成怪物,被人遗弃的滋味...但我们不会要他的命,我们也不想统治这个国家,我们只是想让我们的兄弟和人类和平共处,仅此而已。”

    沃尔夫医生坐上马车,他拉开马车的窗帘,在离开之前,对那侍卫说到:

    “不管别人怎么说我们,你要记住,我们不是怪物,我们也不会成为怪物!”

    在侍卫的注视中,沃尔夫乘坐的马车轰隆隆向前,在车厢里,沃尔夫有些疲惫的摘下眼镜,他揉着额头,对坐在马车另一边的人低声说:

    “狼人血液的样本已经注入了吉恩的身体里,在今晚他就会转化,和那个诡异的头狼拉莱尔.牙火的接触也很顺利,他说他和他的追随者愿意帮助我们,但唯一可惜的是,暗夜精灵的德鲁伊们感知到了我们的活动,他们提前把那“圣物”送走了...总之,答应我,别杀太多人!”

    “唔...在你眼里,你的同伴们就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恶棍吗?”

    露米娜斯惬意的靠在车厢里,她手里用高脚杯端着一杯殷红的血酒,她看着眼前的沃尔夫,片刻之后,死亡领主说:

    “泰瑞昂让我转告你,黯刃军团对于统治吉尔尼斯没有兴趣,所以在“灾难日”结束之后,这片大地很快就会恢复它本来的样子,你想让人类和狼人和平共处?很不错的理想,但没人会帮你实现它,你只能自己来。明白吗?”

    “坦白说,我不太明白。”

    沃尔夫揉了揉自己的额角,他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死亡领主:

    “陛下的意思是,让我们自生自灭?”

    “愚蠢!陛下是想让你们融入黯刃之下的文明体系。”

    露米娜斯喝着血酒,解释到:

    “一个没有种族之分,外貌之别的体系,包容一切的体系,在旧大陆的文明被推翻之后,你们,狼人,也将加入重建文明的行列里,迪菲亚联邦欢迎一切愿意加入这个新体系的生灵,没有国王,没有贵族,只有人民,平等的新世界...反正他是这么说的,总之,你要好好想一想。”

    “银松森林的十几万狼人都听你指挥,你已经不再是单纯的密探或者是战士了,你应该学着从首领的角度去考虑问题,摧毁很容易,但摧毁之后的重建,就没那么简单了。”

    “但我和你们不一样,我并没有那么近距离的接触过陛下,所以,其实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想要做什么...推翻旧文明,建立新文明,他做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沃尔夫看着露米娜斯,他双眼中闪耀着严肃的光芒:

    “毕竟我当初来吉尔尼斯的任务很简单,就是散布混乱,但现在,我又要突然学着掌控一切,这让我很茫然,所以,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别想那么多,沃尔夫。”

    露米娜斯翘起腿,歪着脑袋,看着眼前的狼人,她说:

    “黯刃的每一个首领都是独特的,我们在变化中寻找未来,你会惶恐是因为你感觉到了肩膀上的责任重大,但实际上,适应了也就会感觉其实没什么...至于泰瑞昂想做什么,让我为你总结一下。”

    “他建立黯刃,从来都不是为了和人类帝国或者是精灵作战的,黯刃从诞生之初,就是为了对应更高体系的战争,你可以把我们理解为保卫者,保卫那些有能力接受新世界的生命,我们从来都不是为了毁掉谁而来,而我们真正的对手,被我们击败过一次的对手,很快就要出现了。”

    “我不会告诉你我们是好是坏,你可以自己用眼睛去看...我也相信,这一切,不会让你失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