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39.挽歌.承诺
    缓慢的沉没于冰冷的水中,是一种折磨。

    当那冰冷的液体浸透你的身躯,你会不自觉的颤抖,而当它淹没你的身体,你会感觉到恐惧,当它灌入你的口中,你会挣扎,而当它顺着你的鼻孔进入你的躯体,那就意味着最痛苦的死亡即将到来。

    整个海上王权号,这巨大的海上堡垒被深海中那个恐怖的,不可名状的巨大海兽用触须包裹着,在娜迦们释放的海潮大漩涡中,被一点一点的拽入深海,这艘整个人类文明世界最强大的战舰,会成为深海女王最得意的收藏,而它的主人,那独孤死去的灵魂,则将被送入沉没之城尼奥罗萨,在那里,他将得到来自深渊的礼物。

    但这个完美的计划被打乱了,在如天降奇兵一般登场的泰瑞昂出现之后,一切变得混乱了。

    泰瑞昂半跪在垂死的戴琳眼前,他的左手以一种诡异的方式刺入了戴琳的胸口,黑色的火焰在伤口处跳动着,而磅礴如海的死亡能量,则一点一点的顺着他的手臂,涌入戴琳的躯体中。

    他在用这种方式保护自己渴望得到的灵魂,一旦沉浸入深海,恩佐斯的力量就会变得更加强大,泰瑞昂必须保证戴琳的灵魂完整,他有一种独特的收藏癖,在掌握了魂灵之力之后,他不能再忍受自己的下属不完整。

    但那些娜迦也看到了这一幕,在海巫纳兹加尔的怒吼声中,无穷无尽的娜迦在水下摇晃着蛇尾,从各个方向,从黑暗中冲向坠入深海的海上王权号,他们试图干扰泰瑞昂亲手进行的征召。

    “卡德加...别让他们来烦我!”

    黯刃之王压抑着怒火的声音在大巫妖耳中响起,这拥有银色双瞳的亡灵悬浮于天际,他绛紫色的法袍飘荡在致命冰冷的海风之中,他抽出背后的守护者之杖,在死灵符文闪耀之间,大巫妖平静的看着已经占据了大海之上所有船只的娜迦,以及那些朝着他进攻的,不自量力的海巫们。

    “大海的力量,本质上也是魔法的力量...蛮横使用它的人会被反噬。”

    大巫妖的左手向外翻起,黑暗庞大的魔力在他手心聚集,繁琐复杂的魔纹在大巫妖的手掌中飘荡着,然后在娜迦海妖们的注视中,被高举于天空之上,那黑色的法阵开始快速扩散,很快就遍布于整个阴云密布的天际,黑暗的雷光在空中撕裂开,将大巫妖随风飘荡的灰白色长发吹起。

    那银色的眼眸毫无感情,就像是魔法之神一样注视着回荡不休的海面,他的手指微微转动,他平静的声音在海潮回荡中响起:

    “这是你们的最后一课...珍惜吧。”

    在他指尖荡漾的光芒消散的那一刻,第一枚锋利的冰锥从天空坠落,就像是洁白的箭矢,将一头倒霉的娜迦战士从头顶刺穿,而随后而来的,就是无穷无尽的冰锥,犹如一场狂风暴雨一般,从天空呼啸着砸下,就像是开启了通往寒冰地狱的入口。

    只是顷刻间,这片战栗不休的大海表面就被封冻起来,那些来不及逃往深海的娜迦连同整个海面都被冰封了起来,整个喧闹的海面在这一刻重归寂静,而在坠入深海的海上王权号周围,一层厚重的冰壳出现,将泰瑞昂和戴琳死死的保护于那冰壳之间。

    缠绕着战舰的大海兽的触须都被冻结了起来,这让这黑暗的巨兽感觉到了痛苦,它嘶吼着拍打长鞭一样的触须,试图将战舰表面的冰壳敲碎,而在深海传来的震动之中,那个隐匿于黑暗里的强大存在也感知到了这一幕,它变得愤怒,在黑暗中的呼唤下,一个接一个,扭曲的黑色身影从大海的深渊中出现,朝着海面冲了过去。

    “你在挑衅海潮!”

    身材高大的娜迦海巫纳兹加尔女士挥舞着六只手中的武器,一道道疯狂锐利的雷光将周围的冰块击碎,她抬起头,那妖艳的双眼死死盯着天空中悬浮的大巫妖,这艾萨拉女王的贴身侍女,同样心高气傲的海女巫感觉自己被挑衅了。

    如大海潮水一样晃动的深水权杖被举起,在海巫尖锐的嘶鸣中,一道粗大的闪电从她手中迸发,朝着卡德加狠狠的劈了过去。

    “海潮会淹没你!”

    耀眼的雷光砸在大巫妖眼前的黑暗护盾上,让那萦绕起的黑暗力量震荡不休,而大巫妖就像是看到了一样有趣的东西,他轻吟了一声,在他身体周围,六道璀璨的金色锁链荡漾着撕开空间,让大巫妖体表的魔法护盾变得更加坚固。

    他的手指拂在了腰间的骨白色兽人颅骨上,下一刻黑色的狂暴魔力缠绕在了卡德加的手腕上。

    “这样呢?”

    在大巫妖低沉的声音中,黑暗的魔力如空中坠落的三叉戟一样,狠狠的砸在了海巫周围的海面上,那暴躁的魔力在顷刻间砸破了海面,就像是数十颗炮弹同时坠落一样,将沉重的海水掀入高空,然后又狠狠砸下。

    海巫的身影在另一个方位出现,她的双眼里还残留着一抹忌惮,显然,大巫妖刚才的那一击让她感觉到了强烈的威胁。

    “瓦斯琪!来帮我!”

    纳兹加尔的六只手臂在空中舞动,构建出了一道又一道的海潮结界,而大巫妖的手指挥动之间,一道又一道黑暗三叉戟从天而降,破坏的速度远比构建的速度更快,被黑暗力量禁锢住空间的海巫高声呼唤着支援,而下一刻,一道缠绕着腐蚀剧毒的箭矢,就从晦暗的深海中,刺向了大巫妖的背后。

    “铛”

    这一道致命的箭矢在触碰到大巫妖身躯的前一刻,被一把突然出现的黑色战斧拦腰斩断,在隐匿的魔法消散之后,一头狰狞的,张开双翼悬浮于空中的骸骨巨龙出现在黑夜中,而在它背后,坐着一个身材魁伟,全身上下都覆盖着沉重盔甲的兽人骑士。

    萨鲁法尔张开手,那被扔出去的战斧就在死亡能量的纠缠下,飞快的回到了他手中,死亡骑士的目光转向黑暗的深海,在浮冰之上,有一头和海巫纳兹加尔一样高大的白色海妖,她身上穿着特殊的盔甲,头顶上的黑色小蛇飞快的舞动着,而在她的六只手臂上,分别持有战弓,战刀和一把沉重的双手战戟。

    显然,这是一头偏向于近战型的强大海妖。

    “交给你了,萨鲁法尔。”

    大巫妖头也不回的在空中踏出一步,他的身影骤然消失在空中,看到这一幕的海巫纳兹加尔的双眼猛地瞪大,还还没等她反映过来,从背后回荡起的黑暗魔力,就让她头顶的每一头小蛇都发出了尖锐的嘶鸣。

    “砰”

    在沉默的萨鲁法尔跳下冰霜巨龙奈法利安,和那个近战海妖在大海冰块之上开始死战的同时,登场时掀起了无尽海潮,不可一世的海巫纳兹加尔女士,就被毁灭一切的黑暗三叉戟撕开了两条胳膊。

    她尖叫着,捂着伤口逃入了深海的传送门,在传送门光芒消散的那一刻,海巫凄凉的身影出现在了距离战场并不远,但很偏僻的一处海岛上,她面色惨白,在她纤细的身躯之外,六条完美的胳膊只剩下了四条,卡德加的突袭迅猛而致命,只差一点点,那黑暗魔力聚集起的刀刃,就会直接刺穿她的心脏。

    而就在纳兹加尔女士出现的瞬间,同样位于这狭小的海岛上的萨尔和加尔鲁什就猛地抓起了武器,受伤的维克雷斯大骑士也反手抽出背后的大剑,三个舰队的幸存者用仇恨的目光死盯着眼前重伤的强大海巫,而海巫看到眼前的三个凡人,她则发出了尖锐而恶毒的笑声。

    “找到你们了...兽人的特使,如果你们死在这里,人类和兽人就永远不可能保持和平了,哈哈哈哈,深海眷顾着我!”

    说着话,海巫的四只手臂挥舞起来,沉重的海水疯狂涌动之间,那强大的能量将眼前的三个人都包裹在了充满腥味的海水中。

    而就在这一刻,卡德加平静的声音突然在海巫身后响起:

    “你的传送魔法是谁教的?传送结束,连空间锚都不抹去...你是在用这种方式表达你对我的鄙夷吗?还是说,你其实是在,花样找死?”

    这刻骨铭心的声音让海巫的头皮发麻,她发出了一声震天动地的尖叫,惊恐的身影立刻消失在了海岛上,而失去魔力的主持,三个被困于溺毙海水中的人也得到了自由,但在看到眼前矗立的冰冷身影的时候,不管是萨尔,还是加尔鲁什,都感觉到了末日将至的困惑。

    这个家伙,明显比刚才的海巫更危险。

    而卡德加也在打量着眼前的三个人,片刻之后,他摇了摇头,转身离开,在他面前,黑暗的魔力撕开空间,在踏入萦绕不休的黑暗结界之前,大巫妖扬起手,一个黑色的箱子就砸在了这三个人前方,顺带的,还有一张附近海域的地图。

    直到卡德加的身影消失之后,萨尔和加尔鲁什才后怕不已的放下了武器,而维克雷斯大骑士则因为受伤和被束缚的原因,脑袋一歪,就晕倒了过去,加尔鲁什慢步上前,用自己的斧头小心翼翼的拨开了那木箱子,片刻之后,年轻的兽人抓着一瓶水,扔给了萨尔。

    “这里面全是食物和饮水,还有些草药...那亡灵到底是谁?”

    “我不知道。”

    萨尔抓起调配过的草药包,冲到维克雷斯骑士身边,为他包裹伤口,这个聪明的年轻兽人轻声说:

    “但相比其他亡灵,他是友善的,毫无疑问。”

    “砰”

    萨鲁法尔沉重的战斧擦过娜迦海妖的身体,带着腐蚀性的墨绿色死亡能量在瓦斯琪的胸甲上留下了一道狰狞的裂口,而娜迦海妖中最勇武的猎手在死亡骑士的步步紧逼之下不断后退,她手中的武器虽多,但没有一样能给眼前战技娴熟的萨鲁法尔造成伤害。

    而周围那些想要冲过来帮忙的娜迦连萨鲁法尔的战圈都踏不进去,那些鲁莽的家伙只要靠近,就会迎来劈头一斧,而到目前为止,不管是强大的督军,还是灵活的突袭者,还没有一个人能在那致命的一斧之下逃得性命。

    在萨鲁法尔背后的天空中,冰霜骨龙奈法利安彻底的大开杀戒,它的每一次喷涂都会冻结海水,连同逃亡的娜迦一起冻结,而那些扑上海面的,身体被扭曲的无面者,也无法伤害到这头骨龙,相反还会被他的利爪扣住身体,抓入高空,死的粉碎。

    跟随泰瑞昂而来的两个死灵,皆是黯刃之中最强大的领主,他们不是这些杂兵可以阻挡的,而即便是强大的娜迦领主,在他们面前也讨不得什么好。

    就在双方僵持的最后时刻,被封冻的海面之下突然想起了一阵阵诡异低沉的钟声,那沉重的声音透过海水的阻隔,渗透到了海面之上,正在艰难抵抗萨鲁法尔致命斩杀的海妖领主瓦斯琪猛地回过头,就看到那被大巫妖封冻的海面的冰块开始了碎裂。

    战栗不休的海水上下翻滚着,就像是被煮沸一样,又像是有一个深海中的怪物即将出现。

    不详的预感充满了在场的每一个娜迦的心头,一些胆小的家伙甚至转身就跑,而在大海的震动达到极致的那一刻,千万吨海水在这一刻被强大的力量挤开,在冰冷的海水震动之间,一艘萦绕着厚重冰冷的死亡能量的巨大战舰,彻底挣脱了大海的束缚,重新出现在了海面上。

    在海水剥离的甲板上,获得了新生命的戴琳从脚下捡起自己的舰长帽,将它扣在头上,他的双眼依然如大海一样湛蓝,但是在他身后,却布满了愤怒亡灵那暗红色的双眼。

    “噌”

    遍布着黑暗力量的指挥刀出鞘,戴琳空洞的声音在这一刻响彻了死寂的海面:

    “舰队,听我召唤...从死亡中苏醒!归来吧,我...戴琳,我需要你们!”

    “哗”

    黑暗的海潮涌动不休,在死亡的召唤中,一艘艘舰身都彻底破损的战舰从海潮中缓缓浮升,它们的桅杆上挂满了海藻藤壶,那破碎的舰身被惨白的骨骼缓缓的修复着,残破的战旗在海风中吹拂。

    鹦鹉螺号、暴怒号、大海之锚号,这些刚刚沉没于大海的战舰,以及那些忠于国王的士兵,在死亡的恩赐中,在戴琳那诡异的让人头皮发麻的狂笑声中,黑暗的光芒划过天际,在不详之光的闪耀之下,它们,复活了。

    从死界归来,向生者...复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