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 18.灰烬骑士的传承
    “砰”

    装满美酒的玻璃杯砸在了地毯上,破碎的玻璃四溅开来,连带着殷红如血的美酒也洒的到处都是,在放满了美味食物的餐桌边,最后一个还站着的老元帅用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眼前面色平静的勋爵夫人,他捂着心口,痛苦的质问到:

    “为什么?艾琳娜夫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面对德鲁斯瓦军队最高统帅埃弗利.里德元帅的质问,面色有些苍白的勋爵夫人眼中闪过了一丝血色,她摸了摸自己重新变得年轻的脸,她低下头,轻声说:

    “对不起,但...但这是必须的。”

    “砰”

    毒血攻心之下,老元帅的身体倒在了地毯上,在他身后,还有被一网打尽的军队所有的高阶指挥官,而在这庄园之外,那些被邀请来的本地小贵族们,也遭受了同样的命运。

    除了被斯托颂勋爵救走的那些贵族之外,在今日,在这一场死亡盛宴落幕的那一刻,整个德鲁斯瓦繁琐而庞大的贵族网,算是被彻底的撕开了,那些在本地以高贵血统而骄傲的人们,最终死在了这一杯缓慢发作的毒酒里。

    勋爵夫人蹲下身,将老元帅瞪圆的双眼合上,她有些痛苦的回过头,看着二楼上那个靠在栏杆上,手里端着一杯酒,面色平静的精灵。

    在满屋子的死尸的围绕中,勋爵夫人对泰瑞昂喊到:

    “我喝下了那血液,我做到了你要求的事情...”

    “所以,我也做到了我承诺的事情。”

    泰瑞昂的手指弹了弹,紧闭的宴会厅大门被从内部推开,同样变得年轻的亚瑟.维克雷斯勋爵就像是年轻时那样,大步风雷的走入大厅里,他将自己的妻子抱在怀中,在这充满了死亡意味的大厅里,两人相互厮守的恩爱夫妻在一次深吻之后,两人抬起头,看着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重归青春的夫妻两人眼中除了跨越死亡的重逢的喜悦之外,满是对眼前这至恶之人的厌恶与憎恨。

    他用一种摧毁一切的方式,毁掉了他们的所有。

    泰瑞昂也看着这两个刚刚转化的吸血鬼...一般来说,人类的躯体要接受萨莱茵之血,是需要一段时间的休养的,但如果有鲜血领主在一旁帮助的话,这个过程所要花费的时间,就会被大大减弱。

    “我知道你们在憎恨我,但没关系,我不强求你们的感谢和热爱。”

    泰瑞昂抿了抿手里寡淡无味的毒酒,然后将那酒杯从二楼扔下,在玻璃破碎的声音中,他转身离开。

    “我只要你们的忠诚...现在整个德鲁斯瓦所有的大墓穴都要向黯刃骑士团敞开,在3天之后,我要看到我的军队攻入提拉加德海峡,然后...用无穷无尽的死灵组成的军阵,围攻伯拉勒斯!”

    “这算是我给老朋友戴琳敲响的警钟,用库尔提拉斯人的哀嚎告诉他...是时候,还债了!”

    “咔,咔”

    盔甲碰撞的声音在维克雷斯夫妇身后响起,刚刚死去的老元帅埃弗利.里德站起身,活动着充盈死亡能量的身躯,他用自己那双冷漠无情的眼睛,厌恶的看着眼前曾经效忠的主人,在他身后,那些高阶指挥官一个接一个的站起,黯刃女武神韦莱拍打着翅膀悬浮于他们身后,是她在极短的时间内唤醒了这些强大的战士。

    这也是泰瑞昂赐予她的新能力。

    埃弗利.里德元帅抽出自己的长剑,从长剑反射的光芒中,他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样子,他摇了摇头,沉声问到:

    “我听到了来自死亡的命令,我要重新踏入战场了,唯一的问题在于...我要统帅的军队,在哪?”

    ————————————————

    维克雷斯庄园,这是维克雷斯家族从2000多年前起,就一直居住的古地,这座庄园充满了一种时光的味道,而在历任维克雷斯勋爵的修缮和保存下,这座庄园依然很完整,当然,在库尔提拉斯的四大家族中,维克雷斯家族一直饱尝着经济拮据的痛苦。

    德鲁斯瓦并不是富庶的地区,再加上这里蔓延的黑暗力量,让这里的人民很贫穷,而且这种情况已经存在了很多年,直到兽人战争打响之后,戴琳将库尔提拉斯的军备商业的很大部分转移到了德鲁斯瓦,才让这个地区焕发出了新生,但财富的积累是需要时间的...

    其实,勋爵将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一个商人,也未尝没有改变家族经济的想法。

    因为大规模修缮庄园需要的金钱太多,所以这座庄园在本质上一直维持着曾经的古朴,这倒是让泰瑞昂很享受这种幽静以及稍有些昏暗的环境,他搬到了庄园的花园中,在闲暇时刻,体会着这个岛国和大陆上与众不同的风俗。

    “嗯...”

    黯刃之王用餐叉将一块海鱼经过烹调之后,显得肥美的肉放入嘴里,那种鱼肉里在温热的油中被加热过的毒素,在他嘴里形成了一种很鲜美的口感,这是暴风城的厨子不管怎么做都做不出的味道。

    “很不错,你很有天赋,你就是我需要的大厨。”

    泰瑞昂拿起餐布,擦了擦嘴,对身边侍立的,颤颤巍巍,满眼恐惧的庄园大厨,一个大腹便便,穿着白色厨师袍的胖厨师说:

    “在库尔提拉斯的事情结束之后,你可以随我一起回去暴风城,我喜欢这种味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拉尔,我叫拉尔,陛下。”

    胖厨师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喜悦,但额头上不断渗出的汗水和他眼中的惊恐是瞒不过泰瑞昂的。

    “别担心,拉尔,你要知道,活人在灵活的思考以及突破性的工作上要比死灵合适的多,所以如果我需要一个优秀的,能满足我可怜的口舌之欲的顶级厨师的话,那么他一定会是个真正的活人,而不是缺乏创造力的死灵...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泰瑞昂随手将一块价值连城的宝石放入了拉尔手里:

    “只要你一直能做出这样让人满意的食物,你的生命就不会被任何因素干扰,你会一直活着,活到你不耐烦的那一天。”

    胖厨师听懂了泰瑞昂话里的意思,他偷偷看了看手里的宝石,那是他从未见过的珍宝,拉尔并不是专业的商人,但他可以肯定,手里的宝石绝对超出了他在庄园为勋爵夫妇干二十年的活的报酬,联想到自己的儿子和家庭,胖厨师咬了咬牙,伸手擦了擦汗水。

    他眯起眼睛,讨好的对泰瑞昂说:

    “实际上,陛下,我知道一种只生活在德鲁斯瓦的深海鱼,那种罕见的鱼含有难以想象的剧毒,我相信,用它做出来的菜肴肯定能让您耳目一新,只是,我需要几天的时间准备一下。”

    “那就去吧,这个世界上,唯有自由与美食不可辜负...我愿意为此等待。”

    泰瑞昂挥了挥手,胖厨师恭顺的退了下去,片刻之后,艾尔骑士推开了花园的门,拿着一样东西靠近了泰瑞昂:

    “陛下,我们找到它了。”

    “嗯?”

    泰瑞昂抬起头,伸手接过了艾尔递过来的木盒子,然后将眼前的菜肴推到了艾尔面前,示意他坐下来品尝。

    黯刃之王打开木盒,里面放着一本银灰色的,沉重,具有非常古朴气息的书典,他将其拿了出来,而在他手指接触到那书本的瞬间,一层微弱的刺痛感就从他指尖迸发了出来,这让泰瑞昂皱起了眉头。

    在泰瑞昂对面,艾尔骑士有些粗鲁的将海鱼的肉放入嘴里,一边咀嚼着,一边对自己的陛下轻声说:

    “在维克雷斯勋爵先祖的笔记中,详细的记载着这本书的名字,他们叫他“银灰圣典”,据说是由初代的灰烬骑士们记载下来的训练方法和武器资料,被最后一个灰烬骑士戈瓦尔藏在灰烬骑士团组建的山洞里,那里有非常繁琐的魔法结界,我们花了2天的时间才破开它。”

    “哪里只有这本书吗?”

    泰瑞昂一边翻阅着这本书,一边问到,而艾尔骑士面色不变的说:

    “还有一些已经在时光中失去效果的银质武器,我带回了几样样品,其他的,都已经被骑士们销毁了。”

    “恩,圣银...”

    泰瑞昂看着这本银灰圣典中关于灰烬骑士们使用的诡异的武器的记载,那是一些在大陆上从未听说过的物品,包括铸造破邪武器时使用的材料圣银,一种特殊的,可以对黑暗生物产生毁灭性杀伤的燃烧物质圣火油,还有一些其他的炼金产物。

    黯刃之王注意到,灰烬骑士们采用特殊的训练方法,能够保证灵魂与躯体的完美契合,来保证在和德鲁斯特的战争中,不会被黑暗的魔法俘虏灵魂。

    “砰”

    这本圣典被泰瑞昂放在眼前的桌子上,他眼中满是凝重:

    “你能确定,没有其他副本了吗?这本书里记载的知识,对于黯刃是个很大的威胁。”

    “没有了,我们可以保证,陛下。”

    艾尔骑士吃完了最后一块鱼肉,一边擦着嘴,一边说:

    “连带着那个洞穴已经被摧毁了,没人会知道灰烬骑士团的最后传承!”

    “很好!”

    黯刃之王伸出手指,寒冷的死亡能量顷刻间覆盖了眼前这本银灰圣典,在闪耀着血红色光晕的腐蚀能量的作用下,这本书就像是被扔进无尽的时光中,飞快的风化,最终,只留下了一些散碎的圣银,还有一堆消散在风中的灰烬。

    “对提拉加德海峡的进攻,你也要参与其中,艾尔,你和你麾下的骑士们是非常重要的力量,另外,不要贸然进入斯托颂谷地,我猜,那个地方平静的外表之下,已经充斥着让人癫狂的黑暗力量了。”

    —————————————————————

    就在泰瑞昂和自己的骑士规划着对库尔提拉斯的袭击的时候,同一时刻,在从伯拉勒斯开往东部大陆的商船上,在一个僻静的船舱里,一位孤身上路的女客人有些疲惫的摘下了自己的帽子和长袍,在长袍之下,隐藏着一个沉甸甸的包裹。

    她坐在船舱的桌子上,将那个包裹放在眼前,打开,那其中是一本写满了密密麻麻文字和图画的拓写本,以及一把带鞘短刀。

    她拿起那把短刀,握紧刀鞘,抽出。

    那灰扑扑的刀刃上跳动着一抹闪耀的光芒,那是属于圣银的光芒,这短刀的样式和现在人类世界流行的样式完全不同,但却具备着一种蛮荒时代的暴力美感,而且如果那本书没说错的话,这样一把刀,能够轻而易举的洞穿那些死亡骑士厚重的魔法盾,刀刃上的圣银,更是可以对他们造成可怕的伤害。

    “卡德加,你真的是在玩火...”

    这女客人走到船舱墙壁上的镜子之前,她伸出手,在脸上抹了抹,很快,一层诡异的面具被从脸上取下来,露出了这女客人真正的脸。

    淡绿色皮肤,有小巧的獠牙,以及一双和德莱尼人很相似的大眼睛,熟成双马尾的黑色头发。

    迦罗娜.哈佛欧森...一个本该被关押在卡拉赞最深处的顶级刺客,现在却坐在从伯拉勒斯前往东大陆的船上,她看着眼前的玻璃,那玻璃上闪耀着她忧郁的双眼。

    “我就知道,你其实还是原来的你...死亡没有带走你,它也没有改变你,我的卡德加,你依然原来那个英雄。”

    “但...你的未来,如果你这样一直走下去,又会何去何从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