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医门宗师 > 第197章 教凌冬练气
    把手指搭在脉搏上,高山发觉她体内的寒气逼人,竟让他的真气都如快要被冻僵般,变得缓慢粘稠。

    但看凌冬的样子,好似一点都体会不到,不过她小脸上升起两片红晕,“哥哥,手臂好像有些热热的。”

    “恩,那是哥哥的气,你能感觉的到?”高山惊讶的看着她。

    “能,像条小蛇,有些痒,很舒服。”凌冬点了点头。

    怪了,难道绝脉真的是什么顶级天赋,修炼天才?可是,从医门的传承来看。所谓绝脉也不见得都是好事啊。难道凌冬还有其他隐藏的不为人知的因素?高山收回手面色变幻的考虑着,要不要让凌冬也试着练气。

    他这番表现殊不知让凌冬有些担忧,还以为自己是不是做错什么,怯怯道:“哥哥,凌冬说错了吗?”

    抬头一看小丫头的表情,虽然还冷着脸,可小脸上可怜楚楚的,高山连忙一笑:“没,哥哥在想事情,凌冬这么乖,怎么会做错呢!”

    有这么个乖巧懂事的妹妹,高山疼还来不及呢!他从小就觉着一个人太孤单,想要个弟弟或妹妹,可惜这事由不得他做主,现在有了凌冬也算是圆梦了。

    想到凌冬的表现,高山觉着要是浪费了,实在是可惜。而且他刚才说真气产生热感,是不是说修炼后,能让她不再有寒冷的感觉呢?

    想到这里,高山心中也下定了决心,既然别人都能教,那为什么自己的妹妹不能教。而且,教给凌冬的还不是李朝康和华宇他们学习的那种养生功,而是自己学习的——《太初养生经》。

    随即看着凌冬,高山带着微笑,和蔼的说道:“凌冬,哥哥想要教你一种练气的方法,你想不想学?”

    “练气是什么?”凌冬不明白的问道。

    “就是,你先前感受到的小蛇,能让你身体热起来。”高山也不知该如何解释能让她明白,干脆用最简单的办法。

    “想。”凌冬点头道。

    从她记事以来,身体就总是冰冷的,后来更是严重到发疯,连父母都不要她了。幸好,她碰到了好人,对她很好很好的高爸爸,黄妈妈,还有一个治好她病的哥哥。

    可凌冬心里还是怕,万一她要是再发病,会不会又被抛弃。

    “要是能学会,身体热热的,不再发病,就不会再被抛弃了吧?”凌冬在心里想到。

    “那你跟着哥哥一起念……”高山准备把《太初养生经》交给凌冬,把总纲一字一句的念给她听。

    这边还没说完,黄秀兰就在门外喊道:“山伢子,冬儿,吃饭了~~”

    一个‘了’字拖着好长的音,让高山感慨母亲底气十足。

    红烧鱼,土豆烧鸡,大块的红烧肉,还有几样野菜,最后是个拍黄瓜,好像不管东西南北,这都是道必备凉菜。

    吃完了饭,高山说有事跟凌冬谈,回去就继续教她口诀。凌冬表现的很聪慧,基本上一遍就记住七七八八,再简单提醒她就全都记住了。

    “哥哥会用真气引导你运转,记清楚这种感觉。”高山说着抓住她双手手腕,运转真气灌入她体内。按照周天循环逐渐运转,高山小心谨慎的控制真气游走。直到半夜高山才重新睁开双眼。

    “记住了吗?”高山问道。

    “恩。”凌冬淡淡说道。

    “那行,咱们明天再继续,去睡觉吧!”高山带着她出了屋,高爸爸已经去睡了。

    “你带着冬儿干什么呢,搞到这么晚。”看两人终于出来了,黄秀兰不高兴的说着。

    接着就拉着凌冬小手说道:“走,妈给你洗洗睡觉,这当哥的也不关心妹妹身体,小小年纪就让熬夜,真是……”

    听着母亲嘟囔个没完,高山是哭笑不得,这到底谁是亲儿子啊!有了新人忘旧人,高山也只能自哀自怜。

    第二天早上,天还没亮黄秀兰就起来准备早饭,等高山起来发现,他竟然是起的最晚的。

    凌冬在厨房里帮母亲摘菜,父亲在菜园子里来回看着,像是在找有没有生虫或杂草。

    “妈,我去后面瀑布看看,等会回来吃饭。”高山顺着院子往后走,见到后花园里满屏鲜花,没被拔了种菜还有些欣慰。

    从后面出去几分钟就到了鹰嘴岩瀑布,高山看中的那块地好好的还在那儿,绿草茵茵,让人心疼。这么好的素药质地就用来长草了,能不心疼吗?

    “今天就得把它翻好了,再把带回来的种子撒上。”高山大致看了看,用脚在地上规划几个方格。

    这是他预计种植不同药材划出的格子,这快地大约有五亩的样子,形成一个不规则的菱形。

    高山在里面分出格子,倒是显得正好。

    “山伢子~~”又是一声敞亮的高声,高山捂着头往家里跑。

    村儿里就是这样,小时候谁家吃饭了,找不到孩子站门口扯一嗓子,三两分钟孩子准回来。不过他现在都这么大了,还让母亲扯着嗓子喊,有点臊得慌。

    早上吃了饭,高山拿着锄头准备上山翻地,高庆国把他拦住了,“你这是干啥去?”

    “翻地,上面那块地,我准备用来种药材,这不还挂着中医药研究基地的名声呢,总得有点样子吧!”高山说笑道。

    “行,我跟你一块去。”高庆国从屋里找到另一把锄头,扛在肩上父子俩一块往山上走。

    “爸,家里怎么没客人?”高山有点好奇,不会是爸妈不愿意揽客吧?

    “谁说没有,这不今天刚上班吗?”高庆国埋头往前走。

    听父亲这么一说,高山才反应过来今天是周一,自从做了医生,他这好像就没休息过,周几都无所谓了。

    到了鹰嘴岩下面,父子俩就开始翻地,就是把地上的土都抛起来,把草连根翻出来,然后堆到一块烧了。弄完以后还得平地,再刨坑,最后才是撒种子。翻地就弄了大半天,等平完地就到了晚上,高山也没继续弄,明天再刨坑撒种子。

    回家洗了个澡,换上从前放在家里的衣服,高山的形象瞬间就从成功人士变成村娃。

    鲜明的对比让凌冬嘴角都翘了起来,倒是给家里增添几分热闹。

    “来,让哥哥看看你的气还在不在。”吃过饭,高山想检查下凌冬的真气。

    啪。

    这边刚说完,老娘抬手削了他一脑门,差点给高山打蒙了。

    “怎么说话呢,那人要是没了气还能活吗?”黄秀兰黑着脸说道,这边却不停给儿子打眼色,意思让他快道歉。

    “妈,我...咱俩说的就不是一回事。”高山真是欲哭无泪,他到底是做了什么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