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异界追魂使 > 第六九0章——陌生之地 错失良机
    伏在门缝上听了听,里面什么声音都没有,就在我刚要推门的时候忽然听到里面响起了脚步声。

    奶奶的,怎么这样巧啊?这时候再想退回去已经来不及了,眼看脚步声就到门前了我急忙纵身跳起。

    祖庙的梯形外墙表面并不是光滑的,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两米高的墙面缩进去半米宽的一圈,像糖葫芦串一样凸凹凸凹的,所以玛雅人的月亮金字塔又叫阶梯金字塔。

    我跳起来后便把身子贴在凹进去的墙面上,下方凸起的墙面刚好可以遮住我。

    这边刚藏好下面就传来开门声,随即脚步声来到外面;那脚步声有点怪,踢踏踢踏的、好像来人是个瘸子。

    来人出门后没走多远就停下了,我上身后倾着看不到下面的人,但是心里很是纳闷:不是说这祖庙平时不允许人进来的嘛!可是这个脚步声不可能是假祖娅蓝呀?

    下面的人不知道在干什么,好一会没有任何的动静,我慢慢直起身子探头往下看。

    这时下面的人又向前走了几步,于是乎我看到了一头银色的头发,不禁心生疑窦。

    那个人还真是个瘸子,每走一步整个身子都要往左侧栽一下,应该是他的左腿有残疾。

    可能是在屋里憋久了,那个人走了几步再次停下来,伸展着双臂活动关节;他的个子应该挺高、身材也很健硕,无疑是个男性。

    我越看越是疑心,因为有银色头发的人不多呀!我知道的也就只有罗伦左和妖魔泰康两个人,下面这个人...无论身高、体型都很像泰康啊?

    不对!昨天在渡口遭遇到泰康,我虽然打了他一掌、但是好像他并没有受伤,而下面这个人不是个瘸子就是左腿有伤、不可能是泰康呀!

    我正在迟疑下面的人活动了一番后突然转过身来,我怕被发现连忙又贴回到墙面上。

    由于是从上往下看,所以这匆匆一瞥并没有看到那个人的脸,踢踏声响、那个人又走进去了。

    听到关门声我飘身落地,这时太阳西斜已经近黄昏了,我所在的祖庙东侧有些阴暗。

    我贴在门缝上往里面看了看,里面正对着门是一条宽阔的走廊,走廊里亮着灯、能看到两侧各有两个房间;时间间隔很短,却没有看到刚才那个人。

    想了想我轻轻拉开门,祖庙里面很静没有一丁点儿声音,我轻手轻脚的走进去、轻快的来到右侧头一个房间前。

    那是道单扇木板门,了吊上挂着一把铜锁。没人,我立刻走向与之相对的左侧房间,特么的、也挂着锁。

    再往前走看到前面的房门没有锁,我扫了一眼右侧第二个房间、那道门上也挂着锁,如此说来刚才那个人应该是进了这个房间。

    我凑过去贴着门缝听了听,什么声音都没有,奶奶的!来就是找人来了,还怕个屁啊?我直接推开房门。

    里面亮着灯,房间不大不小、正对门有茶几沙发、右墙角有摇椅有饮水机有花卉;左侧是卫生间、往前走几步是墙角,转过去有梳妆台、矮椅,再往里有张圆形大床。

    我留意到床上有枕头、毛巾被,看样子刚刚还有人躺过,但是现在却是空床一张。

    我立刻出了房间,通往祖庙外面的门还关着、而走廊另一侧一团漆黑,仿佛是个巨大的空间、按说那里应该是祖庙的大殿吧!

    走过廊灯来到走廊尽头,面对黑暗我得适应适应,渐渐的能看到前面有几个高大的黑影、应该是石像吧!

    我缓步向前,刚走了两步忽然有一股不好的感觉...针芒在背、好像有人在盯着我看;我的感觉向来都是很准的,立刻停下脚步警觉的扫视。

    陡然,前方一个大黑影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动了动,等我凝目望去却又看不到什么。奶奶的!不对劲儿,因为那种针芒在背的感觉立时消失了。

    我两个箭步窜了过去,大黑影果然是座石像,却没有看到其他东西;心里猜想刚刚动的八成就是那个长着银色头发的人,难道刚才我被发现了吗?

    眼睛渐渐适应了黑暗,我处身于一个巨大的殿堂,殿门敞开着、有微光透进来;殿中靠后的位置一排三个高大的石像,每个都有五六米高,光线太暗看不清石像的相貌。

    我围着三座大石像转了一圈,也没能发现什么;西侧跟东侧一样也有四个房间、都上着锁,大殿正门两侧的角落里各有一条楼梯,看来上面还有一层。

    我顺着西侧楼梯走上去,这里是祖庙里最暗的地方,简直是深手不见五指。

    预防为主我抽出妖圣剑提在手中,左手扣着符箓,楼梯很长走了三十几级才到拐角;我刚转过身就感觉上方有什么东西响,那时也是太紧张了、我立刻抖手飞出符箓。

    天罡烈火符出手马上化为一团明亮的火球,火光中一个高大身影一晃就不见了,只是匆匆一瞥我看到了一头银色头发。

    奶奶的!可以断定假祖娅蓝不在这里了,否则这家伙也不会四处躲藏。

    “站住...!”我驱使着符火直接飞上去。

    上面的空间明显比下面小了许多,南墙上有四扇窗子、东西两面各有两个房间,北墙上挂着十来张大幅画像。

    我飞上来时那个银色头发的人已经飞到了东侧楼梯口,“泰康,你给我站住...!”

    那个人回头瞥了一眼立刻飘身下楼,虽然光线很暗、虽然离得远,我也能断定那个人就是泰康。

    追过去浪费时间,我立刻转身顺着原路下楼梯,等来到下面却没有看到他。特么的,他先我一步下楼不应该落到我后面的,我急忙追出殿门。

    这时太阳已经落入地平线之下,只西天边残留着一片晚霞,殿前空地上空空如野、连个鬼影都没有。

    王八蛋!这可是我报仇的大好机会,难道就这样白白错过了吗?

    我静下心来仔细想了想,按说泰康不能这样快,如果他是从正门逃出的我应该能看到他...哎哟!那边还有侧门呢!

    我急忙返身进殿,径直奔东侧的走廊跑去,远远的就看到走廊尽头的门开着。混蛋!便宜他了。

    我正自沮丧忽然有人说道:“算了,人早就跑没影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