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八十三章 偶遇
    第三层,祭祀区——

    试炼之地第二层同样有十二个出口,方鸻一样选择了第三个,但经过那里是他们还是没有遇上银色维斯兰的人,魔像守卫也死气沉沉处于非激活状态。

    他还有些奇怪,理论上银色维斯兰的人应该比他们更早进入试炼之地才对,当然除非对方真的连魔像守卫也不愿启动,但那就不是光明磊落了,而是有些迂腐。

    遗迹的第三层建筑以厚重的红色为主色调,像是成千上万骸骨生前所流的血,这一层的中央甚至真有一片血池,容纳着成千上万奴隶的亡魂。

    但那里血池如今早已干涸,鲜血也化为土灰,白骨盈野,一片秽暗阴郁的景象。

    从这一层开始,敌人的强度有了明显的提高,血神祭祀者与哭嚎幽魂皆是十二级的亡灵,其中后者更是难缠,它形象像是一具臃肿的浮尸,脸色苍白,双目漆黑,外貌恶毒得令人难以想象。

    传说辛萨斯的祭祀们用恶毒的法术,将他们敌人的亡魂桎梏在一个永恒的诅咒之下,才制造出这种怪物。当然这种法术而今早已失传,方鸻他们所看到的也不过是由托拉戈托斯所制造的幻影而已。

    哭嚎幽魂不具实体,虽然体态臃肿但动作敏捷,神出鬼没,你指不定什么时候一张空洞无神的面孔便从地板、天护板与墙壁上浮现出来,向队伍发起攻击,令人防不胜防。

    因此一行人的步子不可避免地慢了下来。

    长长的血色甬道中,泰纳瑞克甩动着尾巴,奋力一掷,手中长矛尖啸着划破空气,将一头血神祭祀者钉在墙上。

    后者张牙舞爪地嘶叫一声,但灰白的眼球迅速变得暗淡无光,虬结的肌肉干瘪下来,顺着矛杆流下的血液像是蒸发了一样化为尘埃,窸窸窣窣地落了一地,最后什么也不剩下。

    箱子走过去用手指在地上一捻,捻起一层土灰,显得有些惊讶。

    泰纳瑞克用力拔回长矛,像是这种敌人令它感到有点无趣,回头问:“这已经是第三层了,我们还有多久能追得上前面的人?”

    “从第三层开始,试炼的规则就不一样了,”方鸻回忆着规则,答道:“这一层的十个入口皆有对应的钥匙,藏在这一层的十头领主怪物身上,领先者在这一层与后进者的身份模糊起来,因为先行者必须要想办法开门,而后进者则可以享受他们带来的便利。”

    “当然,守卫魔像的规则还是存在的。”

    “那我们怎么办?”

    “最好的选择自然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如果杰弗利特红衣队与血之盟誓的人正在这一层击杀领主怪物的话,我们能从他们手上夺下一把钥匙,那是再好不过。”方鸻想了一下,答道:“不过那太理想了,对方说不定早已经经过了这一层也不一定,而且我们也不一定遇得上他们。”

    “领主怪物只有一个大致的活动区域,但地图殷鉴在前,我们买来的资料未必靠谱。不过出口的位置是固定的,我有一个想法,我们可以先去一号出口,那里附近是三号出口钥匙所在的领主怪物的活动区域,假设杰弗利特红衣队的人没有通过一号出口,我们就折返到一号领主的活动区域去伏击他们。”

    他停了一下,仿佛为了理清思路:“但如果一号出口已经打开,我么可以尝试一下能不能直接通过,缩短行程。但是如果事不可为,我们就去找三号领主的麻烦。”

    方鸻说完,才发现三个人都正一言不发地看着自己,不由楞了一下,问道:“怎么了,我说错什么了吗?”

    “你怎么一下子想到这么多的?”帕帕拉尔人瞪大眼睛——虽然仍旧是黑黑的两粒豆子:“你刚才简直像是……像是……”

    “有点像是我们旅团的事件分析师。”

    “对对对,”帕克大声说道:“就是那个,说起来上次在多里芬也是,和我在电视上见过的那些分析师简直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有点像塔-库卡,”泰纳瑞克答道:“它是我们氏族的灵媒,换你们人类的话说,星见与灵术士。”

    方鸻挠了挠头,他也是根据现有的线索分析一下而已,倒真没觉得自己有多厉害。

    “那就这么办吧,”蜥蜴人王子看了他一眼,点点头道:“仍旧是你说了算,我的人类兄弟,就像在我们氏族,灵媒与先知们的意见总是具有权威的。”

    “何况你还是龙选者——”

    方鸻楞了一下,不由张了张嘴。

    他很想说你认为的龙选者,其实是住在我脑子里面的塔塔小姐,要是泰纳瑞克知道对方只是一只小妖精,也不知道会怎么想。

    当然了,这么作死的事情,他是不会去做的。

    这是他们第一次选择一号出口,它在穿过第三层祭祀区的中轴线上,靠近干涸的血池附近,那里经过千年时光,发霉的空气中似乎仍旧弥漫着血腥味的幻觉。

    而这一路上方鸻敏锐地察觉到一个细节,通往一号出口的路线虽然是最短路径,但这条路上的怪物强度却明显要高出一个档次。看来试炼之中对于实力的要求始终是第一位的,这与托拉戈托斯的选择也符合一致。

    也不知道干了多少血神祭祀与嚎哭幽魂,四人才抵达目的地,幻象构成的怪物是实时刷新的,因此也不存在捡前人的方便一说。

    一号出口与之前几层的出口在形制上没什么不同,仍旧是一座圆形大厅,一座传送祭坛,与方鸻在精灵遗迹下见过的那座有些相似。

    不出方鸻所料,这座传送祭坛果然已经激活了,杰弗利特红衣队还是先行一步。

    但他们正准备踏上祭坛,黑暗之中忽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动。

    方鸻还没反应过来,泰纳瑞克就从后面伸手,将他拽入一道墙缝之间。而队伍之中除了他之外,帕克与箱子皆是敏捷向职业,他们反应也很快,齐齐往藏身处一躲,隐于阴影之后。

    中二少年从高耸的领子下面翻出一枚黑沉沉的水晶,往众人身前一丢,那水晶非但没落到地上,反而在几寸高的地方悬浮着。

    水晶闪烁着一道暗光,形成一面暗影幕墙,悄无声息地将几人笼罩起来。

    方鸻反应虽然没他快,但却也认出来,那是暗影水晶——烟水晶的一类,它的主要作用是遮蔽声光,这在魔导士手中,则是一个效果更加强大的魔导法术。

    它不但可以从内吸收声音,而且还可以从外放大声音。

    果然,暗影幕墙上传来清晰的、嗒嗒的脚步声,有些杂乱无章。“七个人。”帕克侧耳一听,便得出结论,中二少年只比他慢片刻,不由惊讶地看了帕帕拉尔人一眼。

    帕克见状,正要吹嘘自己光荣的历史,但方鸻早已熟悉这个套路,随手拿出一块压缩饼干往这家伙嘴巴里面一塞。帕帕拉尔人当即鼓着腮帮子,就只剩下吚吚呜呜的声音。

    还好暗影幕墙将这面的声音吸收得干干净净。

    黑暗之中,那些人已经走了出来,十分显眼的白衣白袍,银甲披挂,手持长戟,要么就是背剑负盾,戴着华丽的飞翼式头盔。

    这么显眼的装备风格,让人一眼就认出他们的身份——银色维斯兰。

    方鸻见状心中不由有些奇怪,居然在这地方遇上了对方,那他们先前究竟是怎么错过的?

    银色维斯兰的人越走越近,四人下意识屏住呼吸,就算是最张牙舞爪的帕帕拉尔人,此刻也不敢造次。暗影幕墙也不是万能的,何况对方更是来历不凡。

    对方在暗影幕墙不远处停了下来,方鸻隐蔽地看了那方向一眼,银色维斯兰的人似乎正在打量那座祭坛,然后其中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

    “杰弗利特红衣队过去了,”方鸻听出来这个声音的主人,是银色维斯兰的那位公主殿下,她说道:“我们还是慢了一步,必须想一点办法,决不能让他们得到下一座方尖碑了。”

    方鸻心中一凛。

    他先前还在担忧黑色方尖碑的事情。

    不过这些大公会果然没一家是省油的灯,这些人竟然也是冲着方尖碑而来的,他记起苏菲在大厅之中表现,不由暗道了一声狡猾。

    谁说银色维斯兰不会骗人的?

    虽然对方确实也没有说谎,不过当时这个女人明显是在误导他们,让他都差点真以为对方是为了丰厚的奖励,才参加这个试炼的。

    还好他们抢先一步抵达了这个地方。只是方鸻心中也愈发好奇,那方尖碑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秘密,让这些大公会都如此痴迷于此。

    听雨者高层消失的背后,现在看来果然也和这件事脱不了关系了。

    但正是这个时候,苏菲拔出长剑,有些疑惑地向方鸻几人的方向看了一眼。吓得后者一身冷汗,差点僵在原地,但黑暗之中传来一声闷响,重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魔像守卫。”苏菲看向那个方向,马上判断出声音的源头,开口道:“准备战斗!”

    齐齐一片刀剑出鞘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