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伊塔之柱 > 第三百二十一章 准备周全
    “等等,你要和我们一起离开这个地方?”

    “不不不,”阿菲法见方鸻误会了她的意思,连忙摆手:“我是说,你们可以挟持我到那里去,我会配合你们的。”

    屋子里静了一下。

    方鸻微微一怔,语带不解:“但你为什么这么做呢,阿菲法小姐?”

    阿菲法轻轻点点头,神色有点认真:“我想帮你们离开,可、可又不敢……而且你们应当也是这么打算的吧,有我配合的话就容易多了,这样我、我自身也没那么危险。”

    方鸻不由多看了她一眼,没想到对方居然想了这么多,又问:“但你不担心我们是你们的敌人吗?”

    阿菲法听了眼中一黯,摇了摇头:“我相信艾德先生不是坏人。”

    方鸻有点意外地看着她,不明白对方的信心从何而来。认真来说,这还是两人第二次见面,仅仅因为看过一场他在梵里克的战斗,就可以得出这么一个结论了?连自己都不会这么天真。他忽然心中一动,或许她知道秘术士们在干什么,所以才会心生愧疚?

    他有心一问:“阿菲法小姐知道为什么你们的人会抓我们来这里?”

    黑暗中阿菲法抖索了一下,连忙摇头。“艾德先生请不要问了,我不能告诉你们。”

    方鸻只得作罢,但心中大约有了猜测。

    这番交谈压低了声音,隔了一扇门,外面的贝因骑士自然听不清楚。不过过了一会,外面的骑士才又问道:“各位考虑好了么?”

    方鸻吸了一口气,将之前的考量丢出脑海,眼下计划到了最关键的一步,他首要关心的还是如何离开这个死地——而非其他。他声音不疾不徐,刻意保持平静:“让我们到‘达乌德’号那里去,我们会在登上飞空艇之前,将阿菲法小姐交给你们——”

    两个骑士像是事先得了吩咐,听了他的要求显得十分沉默,只答道:“我们会如实禀报总督大人,但具体如何,我们也无法肯定。”

    但方鸻斩钉截铁地回答:“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两个骑士略一点头,便返身走了出去。

    房间外,当骑士们带出消息之后,显然又是一番争论。

    “绝对不行,”秘术士们当即摇头:“先不说他们是不是真心要放人,天台上面沙尘暴那么大,让阿菲法小姐上去是否安全,谁能保证?”

    “很有见地,那么劳烦阁下去说服一下对方。”

    “那我们至少要求他们在进入天台之前放人。”

    努尔曼戏谑地看着对方,直看得那秘术士有些心虚,后者才讪讪道:“阿菲法小姐在他们手上,难道我们真会对他们做什么,只是为了阿菲法小姐的安危考虑而已——”

    但这个‘一面之词’的说法显然不那么值得取信,说到最后连发言者自己声音都低了下去,几不可闻。

    更有人嘀咕了一句:“但对方显然不会这么想。”

    这时努尔曼忽然开口:“我们也未必真不会做什么。”

    此言一出,四下皆惊,众人纷纷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这位总督大人。毕竟刚开始出言反对的也是对方,眼下又换了一个自相矛盾的说法,这又是何故?

    而努尔曼有些无语地看着这些脑袋空空,只懂得法术与占星的秘术士,叹息一声。“阿菲法小姐身份何其紧要,岂能将之安危仅仅寄希望于对方会信守承诺上?在我看来,任何歹徒都不值得信任,我们必须按最坏的可能性行事。”

    “可是……”秘术士们面面相觑,不由心想那些人真算歹徒吗?

    对方其实不过是为坦斯尼尔港务局服务的冒险者,只不过平白无故被他们抓来这个地方。要说谁是歹徒,还真不一定,就算是大公主手下的人,也只是为了调查十多年前的那场事故而已,也说不上为非作歹罢?

    这时一旁中年秘术士才终于开了口:“总督大人说得对,不管对方是如何考虑的,我们自己必须有所准备。如果可以的话,我们甚至要尝试将那些人一并留下来,岂能事事让对方顺心如意?当然,这一切是在以保证阿菲法小姐安全为前提下进行的。”

    “可对方未必会同意我们的要求。”

    秘术士们说完这话,忽然之间一怔——怎么立场反过来了?

    中年秘术士答道:“可以想一个折中的办法。”

    于是这个折中的办法,很快送到了方鸻面前。

    “他们要对阿菲法小姐施展一个防护法术?”

    “以抵御天台之上的风沙?”

    方鸻听了哭笑不得,这是当他们是三岁小孩呢?

    他当即摇头,再一次斩钉截铁地拒绝了对方的要求。开什么玩笑,他怎么可能让对方接近阿菲法,更不用说还是秘术士,这个世界上稀奇古怪的法术太多了,谁知道对方究竟是不是施展了一个防护法术?

    连奎苏平原之上的野蛮人都知道,不能让魔法师开口,何况他们?

    于是问题又丢了回去,那两个负责传递消息的贝因骑士也不着恼,只如实将他的回答返了回去。过了片刻,他们又带着贝因一方新的条件回来了:

    “大人说,可以由你们来施法,他们的目的是为了确保阿菲法小姐安全。”

    “让我们来施法?”

    方鸻不由愣住了。

    他楞了一下之后才又问:“这是你们最后的要求了?”

    两名骑士在门外一齐点了点头应是。

    门后方鸻却陷入沉默之中。

    对方这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难道真的只是为了保护阿菲法而已?他不由回头看了看一旁的少女,可对方有这么娇气吗,只是上一下天台而已,那怕外面现在是尘暴肆虐,可尘暴一时半会又不会真刮死人,至于吗?

    除非阿菲法的身份尊崇到了,对方必须如此小心翼翼的地步。

    想及此,他再看向后者。“我现在倒是相信,你不是努尔曼伯爵的私生女了了,因为我相信那位拉瓦莉小姐也没这个待遇,阿菲法,你该不会是一位落难的公主吧?”

    阿菲法显然也同样是一头雾水,听了这调侃的话却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艾德先生,我说过……”

    方鸻苦笑:“我知道,可眼下的情况不由让人浮想联翩,我实在也想不出其他理由——”

    阿菲法听了这话,也有些说不出话来,她看了看门外,眼中同样露出迷惑不解的神色来。大约从活到这么大以来,她还从来不知道,自己有这么重要过,外面大家究竟是卖的什么药?她甚至担心,这是不是一个陷阱。但又仔细一想,似乎也没这个必要。

    方鸻却没想她这么多,只是提到落难公主几个字时,他心中隐隐闪过一个念头。只是眼下不是思考这些事情的时候,他按下自己的想法,才开始认真考虑起对方的提议来。

    贝因一方会讨价还价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要是对方完全不考虑一口全盘接受下他们的要求,他恐怕还要仔细考虑一下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诈。

    而他之前虽然说是不接受任何讨价还价,但那句话的潜台词不过是在原则问题上不接受任何妥协而已。

    眼下对方要给阿菲法提供一点保护,听起来好像也合情合理。

    他反对的是对方使人靠近阿菲法,并防止对方将人救走,倘若是他们自己来施法的话,又有什么问题呢?

    事实上他并不愿意在这些旁枝末节的问题上与对方纠缠过多,因为还要防范一手对方是在有意拖延时间,眼下当务之急是让对方赶快同意他们的提议,让他们到停靠‘达乌德’号的天台上去。只要登了船,一切都好说。

    不过怎么同意,还是一个技术活。

    他将‘可以考虑’的意见返回去之后,骑士们很快又带回来了外面的人的新的要求:

    “他们信不过我们的人的法术,”方鸻听完对方的话,有点莫名其妙:“要求必须使用你们的法术?”

    骑士点了点头。

    “怎么办到呢?”方鸻又问:“我不会允许你们的人靠近的,你们应该已经清楚这一点了。”

    骑士们不慌不忙地告诉他们,可以使用卷轴,由一个人先出去拿卷轴进来,再施展法术。

    “卷轴不行。”方鸻当即摇头,任何对方拿来的东西在他看来都靠不住。老实说,这是他第一次干这样的事情,在强敌环绕之下,疑神疑鬼也是人之常情。或许卷轴本身没什么问题,但保险起见还是谨慎一些的好。

    不过他想了一下,也想到了一个折中的法子:“或许我有一个办法,我们是选召者,你们可以把法术传授给我们中的一个,然后再由我们来施法。”

    不得不说,这在方鸻看来是一个完美的办法,而且对方也无法推托。对于原住民来说,学习一个法术当然不是一天一日的事情,但对于又认知经验存留的选召者来说,只要一个人愿意教,一个愿意学,那对于系统来说就是一瞬间的事情。

    而且十三环以上的战役级法术不算的话,艾塔黎亚个人学习的法术一共分十二环,以洛羽的等级来说五环以下的法术已经难不到他,秘术士们总不能说这个仅仅是防护风沙的法术居然是六环以上的法术吧?

    那也未免太扯淡了一些,考林—伊休里安的国王陛下来了也也享受不了这样的待遇。

    他说完之后,便看向两位骑士,两位骑士稍一犹豫,才点了点头返身离开。对方这样的反应也在合理范围之内,只是对方离开之后方鸻才显得有些忐忑——要是对方再拒绝怎么办?他们要坚持原则,但也要防止把对方逼得太甚,要是对方真不顾一切撕破脸,那反过来倒霉的只会是他们。

    毕竟他问过阿菲法了,对方还有不少星辉可以复活。

    眼下只能指望,对方不是设下的一个陷阱,而是这位少女在贝因人眼中真有那么重要了。

    而连他都显得有些忐忑,更遑论其他人。外面狂风呼啸,气温也谈不上高,而乌小胖正一个劲地擦汗。

    但过了一会儿,外面的骑士总算带回来一个好消息:

    “大人们同意了。”

    “他们同意了,”方鸻马上回过头来对众人说道,但他一把拉住正要欢呼雀跃的乌小胖,有些严肃地对在场每一个人说道:“不过现在还不是高兴的时候。”

    听了这话,众人微微一怔,毕竟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所有人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因为这至少证明了阿菲法的确在那些人眼中有那么重要,而且这位小姐眼下还愿意帮助他们,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这似乎都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

    只是看到方鸻的神色,罗昊、洛羽和ZXC微微一怔,似乎才隐隐有些回过味来。

    只有乌小胖仍不明就里,方鸻这才开口道:“眼下对方同意了我们的要求,这固然好。但别忘了那位总督大人名义上是与我们交易,但事实上不过是迫于形势而已,如果真以为他们会老老实实送我们离开,各位也未免太天真了一些。”

    他指了一下四周:“眼下我们看似困守在这个地方,但其实反而相对比较安全,毕竟眼下的环境是相对静态的,对方也相信我们不会在这当下干出什么。”

    方鸻又抬头看向门外,道:“但一旦到了外面,情况会千百倍地复杂,我们与对方之间少了阻隔,难保对方不会对我们出手。阿菲法小姐是在我们这边,但对方的实力也在我们之上,而且艾塔黎亚还有千奇百怪的法术,更令人防不胜防。”

    他语气一顿:“而对方提出这些要求,看起来好像是认真在与我们讨价还价,但也有可能只是在拖延时间,好在路上布置陷阱。如果我们这时放松警惕,十有**最后无法顺利抵达‘达乌德’号,眼下非但不到松懈的时候,反而要千百倍提高警惕才行。”

    乌小胖张了张嘴,这才有些恍然。

    先前对方与他们在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上讨价还价,一度让人产生了双方好像是平起平坐的错觉。但一回过味来,他们才意识到双方其实还是敌对的关系,眼下的错觉,不过是因为阿菲法小姐在他们手上而已。

    但对方一旦抓住机会,翻脸的速度只会比他们想象中更快。说一千道一万,他们还远没有脱离这险境呢。

    方鸻见众人冷静下来,才伸手对洛羽一指道:“洛羽,你出去学习那个法术。”

    洛羽只点了点头,虽然这要求听起来很惊悚,但其实危险性不大。只要对方没有失心疯的话,就不会在这个时候对他动手。

    而果然正如方鸻预料,那个法术并不是什么高阶法术,只是一个IV环法术而已,洛羽出去之后只用了片刻功夫便学会了这个法术,只是对方在叮嘱他这个法术的注意事项时,多花费了一些功夫,但也没几分钟。

    不多久,两个贝因骑士便将这位元素使送了回来。

    而洛羽进屋之后,方鸻先问道:“是防护法术?”

    洛羽点了点头。

    而他们之中,作为博物学者的姬塔正是拆解咒文的专家,把那个法术的咒语成分拿来稍一分析,便得出结论——确只是一个防护法术,并没什么多余的东西。

    而洛羽这时正要依言对阿菲法施法,然而方鸻却先伸手拦住了他:“先对我施法。”

    洛羽微微一怔,但随即反应过来,点点头依言而行。那个法术不过是在方鸻身边营造了一层淡淡的光罩而已,在黑暗之中还显得比较显眼,但只要一旦到了灯光之下,想必从外面也看不出什么。

    众人还以为方鸻是要亲自检查一下这究竟是不是一个防护法术,方鸻却开口道:“箱子,把的你剑拿来。”

    所有人都是一怔。

    只有箱子面不改色,理所当然地将剑递了过来。方鸻接过剑,二话不说,反手在自己手上一割——然后痛得‘嘶’的一声,虽然明明不过只是在手指上割了一条几乎看不到的小伤口而已——众人见他这个样子,不由面色有些古怪。

    方鸻用手挤了一下,才好不容易挤出一丝血来,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才将剑递了回去。

    “艾德先生?”阿菲法看得一头雾水。

    方鸻却摇了摇头,表示没什么。他只是想看看这个法术是不是防护物理伤害的,毕竟他们一会‘挟持’阿菲法,多半是用刀剑。虽然并不真打算伤害后者,但至少要确保有这个能力,要是施加了这层法术之后,刀剑就无法伤到对方了,那他们一出去,秘术士们岂不是有恃无恐?

    但看起来,对方似乎没在这方面耍什么小花招。

    方鸻这才让洛羽去对阿菲法施法。

    然后他再一一对众人吩咐道:

    “罗昊,待会你举盾挡在阿菲法前面,务必要遮住对方的视线。”

    “姬塔,对每个人施展心灵防护法术。”

    “其他人保持在阿菲法小姐左右,让她位于我们队伍的中央。”

    众人皆是点头应是。

    方鸻自然仔细考虑过了,待会到了外面,对方若是有什么想法,其第一目标肯定是挟持阿菲法的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她的安全。而艾塔黎亚虽然有千奇百怪的法术防不胜防,但大部分法术需要选择目标,只要阻挡了对方的视线连接线,对方自然无法第一时间对挟持者施法。

    其他诸如弩箭一类的物理手段,同样是这个道理。

    剩下的就是范围类法术,但对方总不可能拿杀伤类的范围法术把他们连同阿菲法给一齐轰了吧,唯一的可能性是各种控制类的法术,但在心灵防护面前,一切控惑类的法术都是土鸡瓦狗。他也提前想到了这一点。

    做好了这几个万全的准备之后,方鸻觉得应当是万无一失了。

    而那边洛羽施法之后,方鸻便将两人叫了过来,他看了阿菲法一眼,才有些歉意地低声说了一句:

    “阿菲法小姐,抱歉了。”

    所有人当中,自然只有他最适合作为这个‘挟持者’的人选。

    阿菲法则微微一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