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掌家商女不愁嫁 > 第六十五章 诊断
    第六十五章诊断

    商若男的痛,大家是看得到的。看到她痛得浑身发抖。那个小小的人儿,那小小的身躯,随着多大的痛啊!

    好不容易,温大夫开始收针,就是收完针后,温大夫都是出了一头的汗。

    待出了里屋,到外屋写下两张药单,商栋梁让管家先去把药取回来。温大夫收拾一下叹口气说道:

    “栋梁啊。这个娃的身体不算好。得好好养一下。”

    “是,是,是,你看看,我该怎么给这孩子补起来?还有,这个手臂的伤,怎么办?能不能好起来?”

    商栋染有些焦急的问道。

    “唉,你也知道,原本我祖上在京中,还是有点人情的,但是,从我祖父晚年,就要求我们渐与京中断了往来,就是祖父的归天,都没有通知京中的一些人了。到我父亲的时候,我们温家就与京城断完了往来,所以,我现在是一点法子都没有,如果想让四丫头好得快一些,只有用上续骨药膏。”

    “这个药膏,要说起来,当年还是我祖父参与了才做出来的,现在是宫中的秘药,不是一般的人是拿不到的。不过,据说药方在慕容家,可是谁都知道,要从慕容家拿出来,听是更难。”

    “就算我们不与京中联系了,但那慕容家的名声天下皆知啊,慕容老侯爷死了,小侯爷可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人,据就当年他承位的时候才十二岁,就杀得府上血流成河!现在天下人都知道他是个杀神!”

    说到这里,商栋梁和温大夫都叹了口气。

    温大夫继续道:

    “命是我是保得下来,手臂保护好点儿,我也还有把握治好。只是不起再起波折了。不然,那手臂就算是完了。”

    商夫人也缓缓走了出来,哭红了双眼道:

    “温大夫,不管如何,辛苦你多走几趟。来帮我们治好这个丫头。这丫头最近有点多灾多难的了。那伤...那伤就是一个大人都受不了啊!我可怜的若男!”

    说到激动处,商夫人又是抽泣了起来。转身轻轻拭拭泪。

    温大夫回道:

    “夫人放心,温某自是会尽力的。不过夫人现在可不是一个人,还请宽些心思,这样对夫人和腹中胎儿才好。”

    说到腹中胎儿,温大夫的眼神就看向了商夫人的大腹,微皱眉道:

    “夫人这肚子可是有些大啊。有没有找一个产婆来看看,会不会是双胎啊。来,老夫给你把把脉。”

    商夫人在杜鹃的照顾下慢慢坐下来。温大夫因为是男子,不方便查看孕肚,但通过把脉后道:

    “不太确定,现在看来倒是有双胎的脉动。可是有一个脉动比较弱一点。最好,还是找一个比较有经验的产婆来看看。”

    商栋梁的心又被悬了起来。这是好还是不好呢?

    温大夫要告辞,给商栋梁使了个眼色,商栋梁就跟着送出去了送着出去后,温大夫在出了二门后轻声道:

    “商夫人这一胎,肯定是两个,只是有一个可能是身子要弱一些,现在看来肚子很大,所以,你们要注意,一般双胎会早产。”

    商栋梁点点头。温大夫又道:

    “想来,商夫人是生了这几个孩子的人,生孩子可能不成问题,但从现在起,不能吃大补的东西了,要是再大补,孩子太大了不利于生产。就现在这样就好。”

    “是,听你的,我马上让人去主个产婆来看看。”

    刚把温大夫送走,就有门人来报,说是胡大人和胡夫人来了。

    商栋梁想着,肯定是为了孩子的事。不管怎么说,这胡大人可是一方父母,不能不迎啊。

    商栋梁迎了出去,胡大人和夫人都着的一身家常便服来访的。

    “见过胡大人,见过胡夫人。里面请!”

    胡大人也忙拱手道:

    “商兄不需多礼!我们是来道歉的。”

    随着胡大人来的一辆马车上也下来一个人,胡夫人道:

    “商老爷,我们给备了点薄礼,略表一下心意,给商老爷道个歉,今天是我没管好家,没招待好孩子们。让四小姐受了么那重的伤,我和老爷都感心疼。”

    商栋梁也是见过东西的人,自然不看重的是那一车的东西,而是人家胡大人和胡夫人这么有诚意,马上就上门来了,还带着礼物,这就是诚意了!

    商栋梁忙把两位引入了外院的主屋去,而让管家根叔去招呼着那位下礼物的人。因为,不收的话,倒显得自己不接受道歉了。看商栋梁的安排,胡大人夫妻也是算轻轻的松了口气。

    这商家,说来是这白源城的第一大商家,进这商家的门,却发现这商家一点都没有那种暴发户的气息,倒是和普通的人家差不多。没有什么精修的苗圃花园,没有什么名花古木,就连这院子里种的,都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树了。

    这点倒是让第一回来商家的胡夫人称奇。

    商栋梁把两人引到了外院的主屋,宾主坐下后,丫头上好了茶就出去了。

    胡大人首先道:

    “商兄,刚才我们碰到温大夫的马车了。温大夫可是有怎么说?四小姐的伤怎么样?”

    商栋梁道:

    “唉!是的,我刚送了温大夫走。温大夫刚把小四安排好。给她行了针,后背上有两节脊骨略有裂隙,倒是问题不大,只是现在不能躺,不能动,只能趴在被子上。孩子难受。最主要的,还是那胳膊。温大夫说就是长好了,怕也会比左手短了一些。”

    胡夫人一听,就拿起帕子擦擦眼泪道: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商家的姑娘们我都很喜欢的。可是没想到在我家出了这个事!二小姐昨天还特意给我女儿送来新衣服,那可是真漂亮的衣服。可是没想到今天没有好好道个谢,倒是把四小姐给伤着了。”

    胡夫人有些哽咽了。她是女子,又是一个女儿的母亲,自然知道女孩子以后要是长得不周全了,那就是会误一辈子的事。这个伤害又是自家给人造成的。真的是很对不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