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DOTA2之翻盘 > 第三十五章:出线与入局
    大哥拥有不朽之守护,不仅仅是多一条命。更多的是上限无穷的战略意义。

    一条命可以让大哥放心大胆出击,无需再顾忌走位;一条命可以逼迫敌方团战英雄的技能释放,尤其是针对末日、谜团这类一次性大招英雄。

    一条命代表很多。

    我用一条命换一个盾,很赚。

    EHOME很气,但也无可奈何。因为他们只剩下三人,而我的队友陆续复活。

    本来是一波杀人拿塔,再打盾压制的完美节奏,却被我意外化解。

    这一切都要追本溯源,从拍拍熊的使用,iceiceice说起。

    Iceiceice,徐培祥,被人喜称“三冰”,有时候打游戏被喷菜,他便声称刚刚那盘游戏是自己表弟玩的,因此三冰再提外号“表弟”。

    三冰是个打三号位出身的选手,打法凶悍且富有想象力,与老IG的名将YYF月夜枫有异曲同工之妙,不过三冰显然更富艺术气息,从他这盘拍拍熊的出装就能看出来:跳刀,晕锤,BKB。

    肉山对没有吸血的拍拍熊可是丝毫不怵,上去就是两巴掌。

    然后便是那招从天而降的冰火两重天。

    28分钟。

    “上路末日有人吗?”我看见收完兵线的末日还在往前走。

    “后面有人蹲吧?”Yang提醒道。

    “没事,能打,小精灵和飞机能来吗?”我又问。

    “有大,能飞。”Fy点头应和。

    于是刚刚破掉夜魇下路二塔的小精灵和飞机,立刻转身飞上,围剿末日使者。

    依旧是相同的剧情,在暗处蹲着的TA和拍拍齐刷刷跳刀上来,要集火秒杀Fy的小精灵。

    Fy大喊:“我有绿,TATA!”

    下一瞬间,小精灵身上绿光一闪,两个黄金战士顿时调转枪口对准了飞机。

    Yang的全能按下大招,守护天使。

    TA还算聪明,见势不对,直接要BKB回城。

    “他T不走,杀TA!”

    我算准了TA的BKB时间不够,不停用急速冷却点他。果然,几乎是最后一秒,TA魔免时间到,被我留下。

    冰魂的冰晶爆轰应声到来,我接推波和陨石,于是拍拍和TA相继倒下。

    就在我们要乘胜追击之时,Fy却带着AME传了回去,临走时还让全能加了个套子。

    失误?

    “我们推高地了,你们能留人吗?”思路清晰的王宸毓喊道。

    我随即应和:“我来留,你们拆!”

    末日被我的吹风留下,萨尔则是被冻住,动弹不得。

    于此同时,小精灵开启过载,连接着羁绊的飞机开启狂暴拆塔模式,没有塔防的高地塔血条转瞬消失,TA不得已直接交了买活。

    “TA没BKB,别管他。”

    AME丝毫不管,顶着全能的天国恩赐继续强拆。

    一波致命决策,打了一波EHOME的措手不及,救人不成反被破一路,莫非就是传说中的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开启幽灵漫步,从上路奔袭至下路,一路风尘仆仆。

    “干他干他!”

    我大喊着跳上高地,直接羊刀点在发呆的TA头上,高移速飞机配小精灵立刻A了上来,我再顺手给飞机上来个灵动迅捷。

    TA没有BKB,买活死。

    “基地基地!”我疯狂给双子塔点信号。

    不一会儿,Yang的全能和冰魂陆续赶到,五人集结直接拆基地。

    对方双大哥作壁上观,最终敲出GG。

    VGJ.T 1:0 EHOME。

    “可以啊,这卡尔。”周海钖伸出手要和我碰拳。

    “运气好。”我笑着伸出了手掌。

    论底蕴和配合我们可能比不过EHOME,但俗话说“乱拳打死老师傅”,我只要打得够快,你的思路跟不上,那其他经验之谈,都是白搭。

    另外一边,Newbee.Y早早结束了战斗,Sccc同样操刀超神卡尔,率队轻取CDEC.Y。

    这一消息传来,我们五人顿时振奋了精神,赢了,出线基本就稳了,当然要是Newbee.Y赢了,那我们输了也无关紧要。

    不过凡人都要有些志气,命运终究是掌握在自己手里,心里才舒坦。

    “下一把拿下!”

    ……

    依旧是我们的一ban,这次上了黑名单的英雄分别是萨尔和哈斯卡,然后直接拿出了我的TA。

    EHOME随即点出电魂。

    我立刻调整分路:“AME你去中打电魂,没问题吧?”

    “嗯。”

    双方最后几手算是比较常规,但我们这边使出了个奇招,三号位VS,前几个版本的打法。

    另外我还给Fy选了个不常用土猫,不知道他熟不熟练。

    EHOME则是选出大哥火猫,四号位宙斯。

    最后的BP阵容如下:

    VGJ.T(天辉):黑弓(AME),TA(The one),VS(Yang),土猫(Fy),大树(DDC)。

    EHOME(夜魇):火猫(三冰),电魂(老鸡),军团(老十一),宙斯(LaNm),巫妖(Fenrir)。

    调整分路后,我和土猫走优打军团和巫妖。

    中路是AME的小黑对阵老鸡的电棍。

    劣势路则是VS加大树打火猫、宙斯。

    对线期比较平稳,我在Fy有意识让经验的情况下下,舒舒服服升到了5级,准备钻副本打野。

    有小黑光环加持,配合灵性辅助位拉的矿,我经济瞬间起飞。

    11分钟,我出到黯灭。

    12分半,我们开雾击杀电棍,随即杀人破塔,并占住中路视野,伺机打盾。

    14分半,我们再次转战下路赏金符点。

    “火猫火猫,我换了,给沉默!”Yang即刻和队友沟通。

    “有有有。”以Fy和他的默契,自然能猜到Yang的意图。

    Yang的VS换到火猫,后者遭移形换位后直接被Fy的土猫沉默,我跳上去隐匿就是一刀,老树精再用大招锁定,火猫血量很快下去。

    军团跳过来刚给上强攻,火猫就被黑弓的最后一支箭带走,随即自己也遭Fy滚中,被留了下来。

    有祭品的VS、有光环的黑弓加上黯灭TA,打盾要多快就有多快。

    “哈哈,这个火猫又来送了。”Yang大笑。

    三冰想要飞魂抢盾,结果还没飞出来就被DDC的大树捆住,Yang眼疾手快,一个移形换位将火猫关进来打。

    三冰为了配合阵容,选择了纷争而不是吹风,被黑弓沉默后,只能双手离开了键盘。

    之后的故事就相当简单了。

    拿盾,开雾,入侵野区,做视野压制,再伺机杀人上高。

    Yang神两次大招找到关键性人物,配合大树大招将其击杀。VG.R三人组之间的默契自然不用多说,而我和AME这对双子星也渐渐显露峥嵘。

    VGJ.T 2:0 EHOME,小组第二出线。

    最后的出线队伍有:VG,VGJ.T,EHOME,IG.V。

    两支青训,两支老军,至此以后谁人敢说刀塔青黄不接?

    今天的比赛过后,VGJ的双子星与IG.V的拒绝者也成为了各大刀塔社区所津津乐道的对象。

    而作为其中主人公之一的我,此时正龇牙咧嘴地在某个小诊所接受神秘老头的换药。

    “今天我打比赛状态格外好,你不会给我服用了兴奋剂什么的吧?”

    白若海对我的话嗤之以鼻:“电竞体育那也是体育,兴奋剂可是能毁你职业生涯的玩意,我老头子不干这种缺德事儿。”

    “你也懂电子竞技?”

    “小伙子,别把我们看得太迂腐了,游戏这东西,我有时候也是会玩上两把的。比如那什么打枪的,警察与匪徒的那个,叫什么来着?”

    我试探性地问:“CSGO?”

    他一拍大腿:“对。”

    “不过,老医生,我今天打完手臂很痛是怎么回事?”

    “你不是说要打比赛么,我就给你打了个封闭。”白若海推了推眼镜,“还有,你可以不顾辈分叫我老海,但在医生前面别加‘老’。”

    我愣了:“封闭?你给我打封闭干嘛?”

    白若海拿出一张检查单,用手点了点:“腕管综合征引起的腕部发炎,也就是常说的鼠标手。你们年轻人最容易得的病。”

    “靠电子竞技吃饭的年轻人,往往在技术到达行业线之前,都会严重疏忽自己的健康问题,说好听点叫勤奋,说难听点就是网瘾加懒。我本来建议你做个手术,不过那天你说有比赛,也就没强求。”

    我有些恼了:“所以你就没经过我同意,擅自给我打封闭?”

    “年轻人别激动。”白若海摆摆手,“封闭针这东西并不是洪水猛兽,也是一种行之有效的医疗方法。就好比抽烟喝酒,只是次数多了,才会有副作用。”

    他收起笑脸,换了严肃:“我的建议是,你最好放弃之后的比赛,老老实实治疗,往后你的职业生涯,至少在身体这一层面不会再有大碍。”

    我摸了摸手腕,隐隐有刺痛感。

    往难听了说,萧瑟其实是个网瘾少年,长久保持着不良作息,就算患有鼠标手,也不是什么意外。

    “怎么治?”我淡淡地问。

    白若海答道:“服用药物或者进行自我管制,不过按你目前的情况来看,手术,才是最快且最有效的方法。”

    “大概需要多久?”

    “至少两个月。”

    两个月……现在是五月,两个月后就是……Ti6预选在六月,正赛在八月。

    “拖到六月底动手术行吗?”

    白若海没回答,而是笑着推来一个小银盒。

    我接过时一头雾水,打开后却满脸惊愕。

    “你这是?”

    白若海指了指里头的东西:

    “这就是我的回答。用,或者不用,都在你。只是我要提醒你一句,用完一支可以说是无伤,两支可以是小劣,若是三支全用,啧啧,那你要翻盘可就难咯。”

    “你到底是谁?”我这下是真的紧张了。

    “和你不同世界的人。”

    白若海笑着的样子,让我想起了某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