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金榜题名 > 第297章 李世民上门
    洛阳城南效外净念禅院。

    一间偏殿内,师妃暄,了空,宁道奇相对而坐,商议着春风楼发生的事情。

    一件件有关战神殿和战神图录之事,让了空和宁道奇这两个见惯风雨的高手都失去了往日的沉稳和平静。

    战神殿的浮雕太精妙了,一如宁道奇所说,若得后半部份,对他的武道有大帮助,更遑论其余的四十八半浮雕。

    尽管二人是看破红尘、清净无为之人,但是练了一辈子的武功,岂会对精妙秘密不感兴趣?

    相当初宁道奇为了看《慈航剑典》,甘愿受慈航静斋驱使至今,更何况是四大奇之首的《战神图录》。

    好在有知道实情的势力,不至于让他们抓瞎,可是一者为敌对的魔门,二者是东溟派,前者就不用说了,根本没有合作的可能性,东溟派也不好对付,以前倒没问题,现在有鲁妙子大宗师坐镇,无论此人的实力,还是声望,都不是随意拿捏的。

    “且不提那战神殿,当务之急还是魔门!”

    相较战神殿,师妃暄更在意魔门的大宗师。

    一直以来,阴葵派与慈航静斋相争,皆以慈航静斋相胜而告终,此次师妃暄下山也是存了绝胜的信心,自己这方的助力太多了,满天下的佛门、名扬天下的四大圣僧、道家大宗师宁道奇,无论那一样都胜过一盘散沙的魔门。

    然而,魔门大宗师的出现,定会使这场战局出现变数。

    自古以来魔门的大宗师虽然很少见,但是每一次出现,都会把一盘散沙的魔门整合起来。

    而整合起来的魔门,力量是极其恐怖的,师妃暄没有信心能胜过这场决战,很简单,试问有个男人不爱钱,不爱女色,魔门会依此出手,打击慈航静斋的选帝计划,还会消灭各地的寺院。

    师妃暄不是没想过应对的办法,一般遇到可怕的魔头,慈航静斋会使出一些别样的手段来应付,例如邪王石之轩,派出碧秀心,可这次是个女子大宗师,难道要使出美男计?

    不说慈航静斋没有男弟子,就算有,也绝没能力打动一个女大宗师的心,常说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就是这个道理。

    师妃暄最担心的,还是那女大宗师的身份。

    宁道奇劝解道:“妃暄勿虑,阴葵派既有大宗师,老夫合该见教一番。”

    他心里很复杂,华夏出现大宗师,一出两位,本该是一件高兴的事情,可是心里实在欢喜不起来,也不知为什么。

    宁道奇出去探查虚实,了空修练闭口禅,无法交流,师妃暄便出了偏殿,返回自己的别院休息。

    恰在此时,李世民带着寇仲和徐子陵前来拜访。

    “什么!要杀长生帝师!”

    表明来意后,师妃暄一如李世民,惊讶的失声,刚喝到嘴里的茶水,喷了徐子陵满身。

    李世民暗自冷笑,你也有失态的时候,又道:“徐寇兄弟有万全准备,他们知道长生帝师一个秘密……”

    接着李世民道出秦书凡是奇人的身份。

    “不好!”

    师妃暄神色大变,立即意识到魔门的大宗师就是祝玉妍。

    很显然,祝玉妍定是从秦书凡身上得到一些浮雕图案,才籍此晋级大宗师境,而最初的战神殿消息必是婠婠传播的,破坏她的选帝计划。

    而那鲁妙子的晋升估计也是这个的套路,如此的话,前段时间两次传播的战神殿就不足为奇了。

    “现在两方要联手获取浮雕图案,莫非后面的部份,能让他们继续晋升?”师妃暄忽然想到了《慈航剑典》有一段叙述破碎虚空的记载,由此心里有了这样的疑问。

    “秦川兄,不知徐寇兄弟的来意如何?”

    李世民的话打断了师妃暄的思绪,师妃暄知自己失态,歉声道:“徐寇兄弟小坐片刻,秦某净面之后再来相商。”

    “那好!世民先回去处理要事,明日再来。”

    李世民对寇仲和徐子陵交代了几句,疾步离开净念禅院。

    师妃暄出去后,殿内只剩下兄弟二人,寇仲咂嘴道:“发现没,那秦川也没喉结,显然也是女子,真是怪了,怎么女人都喜欢扮男人。”

    徐子陵笑道:“谁叫我们仲少眼尖,专瞧女人脖子,话说,我们仲少今天与宋师道妹子谈得如何?”

    寇仲哼道:“那妞与李秀宁一样,看不起咱这穷苦出身,冷着一张白脸,谁再和她聊谁小人。”

    “你这家伙……咦?”

    徐子陵的说声突然止住,眼神发呆。

    寇仲放下茶杯,叫了声,徐子陵未答,循着徐子陵的目光看去,登时也愣在当场。

    师妃暄换了身文士衫走来,一袭淡青长衫随风飘动,说不尽的闲适飘逸,从容自若。

    从两人的角度看去,侧窗的阳光刚好照在她脸庞上,把她沐浴在柔和的日光里,份外强调了她有若钟天地灵气而生,如川岳般起伏分明的秀丽轮廓。

    即便今日见到绝色小魔女婠婠,两人亦不由再次涌起惊艳的感觉。

    但她的“艳”却与婠婠绝不相同,是一种“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那么自然的、无与伦比的真淳朴素的天生丽质。

    她慢慢走来,好似把眼前的殿堂转化为空山灵雨的胜境,如真似幻,动人至极点。

    “我的天,美翻了……”

    …………

    春风楼后院。

    秦书凡与鲁妙子相对而坐,身前是一盘围棋,正杀的激烈。

    “师父,李世民来了。”单婉晶匆匆走进来。

    “哦,怕是来找你求情。”

    秦书凡落下一子,道:“你自己看着办,差不多就让他进来。”

    “明白,这次让他们李阀大出血!”

    笑声中,单婉晶旋风般跑了出去。

    “世民哥哥,急着寻婉晶来何事?我那边还忙着呢。”三楼一间包厢,单婉晶推门而入,坐到李世民面前,火急火燎的说道。

    “再重要的事,难道比得过你我兄妹相见?”

    李世民笑着倒茶,两人从小相识,一直以兄妹相称。

    单婉晶眼珠子一转,迎着李世民的眼睛,说道:“世民哥哥从小就知事情为重的道理,这次来寻婉晶,恐怕不是叙旧吧,说吧,找本姑娘何事,若能帮你,本姑娘一定全力出手,不过要找我娘亲,就免谈请回吧。”

    她说完嘻嘻一笑,就像个小精灵一样,逗得李世民开怀大笑。

    李世民叹了口气,低声道:“既然婉晶如此爽快,作哥哥就不见外了。实不相瞒,我是来寻婉晶的师父的?”

    “什么师父啊?婉晶可没师父!”单婉晶端着茶杯,乌溜的眼珠子轻轻转动,一副茫然的表情。

    李世民深知单婉晶的性格,当即用出苦情戏的手段,泪流满面的言称自己被贼人所害,即将命丧黄泉,请求搭救,就差给单婉晶下跪了。

    单婉晶拿捏了一会,觉得差不多了,道:“事到如今,婉晶也不隐瞒了,长生帝师确实是婉晶的师父,只是救不救外人,婉晶也说不准。”

    李世民大喜道:“好妹子,你想想办法,难道眼睁睁看着为兄身死吗?”

    单婉晶装模作样的又考虑了一会,咬着银牙道:“豁出去了,即便被师父责骂,婉晶也在所不惜,谁叫你是我世民哥哥呢!”

    “对对对,好妹子,为兄永世不忘你的大恩大德。”李世民真心实意感激道。

    单婉晶又道:“不过世民哥哥最好准备一些礼物,千年人参、高阶功法秘籍、金玉宝珠什么的,这才好说话。。”

    李世民拍着胸脯道:“妹子放心,为兄深知帝师的爱好,来时已准备了许多,还给婉晶带了两件西域最美丽的胡装,漂亮极了。”

    单婉晶眼里闪着小星星道:“那咱们马上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