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从刀剑开始的次元旅程 > 第三百一十七章
    “锵!”

    “锵!”

    “乒!”

    “乒!”

    皎洁的月色下,森林中树木的倒影让黑暗又深了几分。

    人影交错,四溅的火花伴随着兵器的交戈声出现,照亮周围的景色,却又瞬间消逝。

    “三个……”

    “四个……”

    血花飞舞,凄美的夜色,让何远的声音多出了几许寒厉。

    不过,何远的突袭战绩,也仅止于此了。

    在这短短的几秒钟内,Assassin的分身们已经重新将何远包围,并且,人影交错间,每一瞬,最少都有三五个人对他发起攻击。

    Assassin的这些分身,一对一的话,何远能将他们秒杀,一对二,也就多挥次剑罢了。

    但是,现在与何远战斗的,可是整整五十个!

    当然,因为何远的突袭,瞬间斩杀了四人,还余四十六个。

    能成为英灵的人,没有谁是弱者。

    “叮!”

    将袭来的匕首格开,何远来不及对空门大开的人影攻击,脚下劲力爆发,将地面踏出一个浅坑,借力后跃。

    与此同时,两道寒光从何远之前所在的位置划过,凌冽的劲气,与空气摩擦,发出“呲呲”的声响。

    这样的攻击,哪怕是何远,直接被击中的话也会受伤。

    瞬步发动,连续几道人影出现又消失,清冷的月光下,闪过几丝白光,将虚影劈散。

    “这些家伙……”

    何远站立在树尖,看着七八道黑影在林间穿梭,同样跃上树梢。

    眉头微皱。

    这些家伙,比自己想象的要强!

    因为是同一个人,相互之间默契的配合,让何远在这段时间内根本没能取得什么战果,相反,刚刚还差点受了伤。

    除了最开始的时候出其不意突袭击杀了两个Assassin分身,后面被牵制住后击杀难度就提升了好多。

    到了现在,一共也只杀了四个。

    延绵不绝的攻击,让何远最多能发挥七层的力量,防御Assassin的攻击,反震的力道最多只能将Assassin的分身弹飞,连重创都做不到。

    不能秒杀这些分身,就意味着何远即将陷入Assassin的节奏。

    “看来是我想多了,想要不耗费灵力就想剔除一个Servant,根本就不现实……”

    眼看自己周围Assassin的分身们越聚越多,左手中的白剑化为光点消散,食指与中指竖起,微屈肘于胸前,庞大的灵力散发出白色的微光。

    “破道之六十七——雷鸣散!”

    “蓬——”

    “滋滋,滋滋——”

    一团雾气以何远为中心往外扩散,瞬间将何远周围三十米的位置笼罩,让处于浓雾之中的Assassin分身们都失去了视野,只能看到白茫茫的一片。

    不止如此,在这浓雾中,还有电光闪耀,这些电光虽然没有多大的攻击力,但只有这些被电光缭绕着的Assassin分身们才知道这些电光有多恐怖。

    麻痹!

    脑子是清醒的,但是身体却完全失去了控制。

    浓雾外的Assassin分身们似乎感应到了浓雾之中的危机,全都停在了浓雾之外,没继续进入其中。

    雷鸣散产生的雾气与电光,同样阻隔了何远的视线。

    但与Assassin相比,何远感知敌人,可不仅仅是靠眼睛。

    何远心中默默计数,在雷鸣散的范围中,一共有十七个Assassin的分身陷入其中,其中,有两人处于同一水平线,四人聚在一个方向,三人在同一条直线上。

    至于其他的八人则比较散,不在何远的首要攻击目标中。

    “破道之五十四——废炎!”

    左手微扬,白色的灵力化作火焰,如同飞刃一般袭向同一水平线上的两个Assassin分身。

    “蓬蓬……”

    不再去管被白色火焰包围的两人,何远口中不停,掌心雷光闪耀。

    “五个,六个……”

    “破道之六十三——雷吼炮!”

    “轰……”

    “七,八,九……”

    感知中直线上的三个气息在雷光中消逝,何远口中的计数,让Assassin的分身们知道,又有分身死亡。

    而这猛烈的灵力爆炸,也让雷鸣散的雾气消散了一些,电光的麻痹也小了下去。

    这让被电光麻痹住的Assassin分身们得到了一丝从喘息之机,开始拼命挪动麻木的身躯,想要逃离雷鸣散的范围。

    “怎么可能就这么让你们离开?”

    雷吼炮会打散雷鸣散的雾气跟电光,这出乎了何远的预料。

    当下何远灵力狂涌,耀眼的白色光芒聚集在右手黑色长剑上。

    “破道之七十八——斩华伦!”

    随着何远的挥舞,一轮圆月扩散……

    ……

    爱因兹贝伦城堡,其他Servant离开后,爱丽丝菲尔在Saber的扶持下进入房间休息,作为人造圣杯,吸纳死亡的Servant越多越强,爱丽丝菲尔作为“人”的存在也就越少。

    这一点,Saber也深切第感受到了。

    靠在她身旁的爱丽丝菲尔,如果不是亲手扶着她的话,Saber根本感觉不到爱丽丝菲尔的体重。

    “爱丽丝菲尔……”

    Saber心中呢喃,暗自咬了咬牙。

    拯救不列颠的人们,让不列颠免于毁灭的命运,这是Saber的心愿。

    为了让她跟卫宫切嗣的关系缓和,爱丽丝菲尔选择了将自身是圣杯容器这个秘密与卫宫切嗣的愿望告诉了她,希望Saber能理解卫宫切嗣。

    自己的心愿,是将建立在别人的牺牲之上,这让Saber无比羞愧,今天的王之宴会,其他几位王者的气度,更是让Saber对自己的“王道”产生了一丝怀疑。

    自己的愿望,对跟随自己创造不列颠历史的人们来说,公平么?

    这个问题,哪怕是何远,都不能给她答案。

    毕竟就算是何远,不管是改变亚丝娜、桔梗、还是小樱的命运,都没有问过原本经历过那些事的她们,是否愿意被他“拯救”。

    一切,唯心而已!

    有那么一瞬间,Saber想改变自己的愿望,让身边的这个女人得以继续存活下去……

    “嗯?”

    忽然,Saber猛地回头。

    在离城堡不远的地方,有强大的魔力波动传来。

    “轰……”

    与此同时,轰鸣声传来,这一次,哪怕是爱丽丝菲尔,也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Saber?”

    “没事的爱丽丝菲尔,是Caster在战斗。”

    回头轻声安慰爱丽丝菲尔,Saber尽量做出无所谓的姿态,不想让爱丽丝菲尔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