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通天神捕 > 第七百九十章 升为捕王(三更求订)
    “唉,此事我也举双手赞成的。

    现在看来,萧捕王实至名归。

    因为,拓拔家主就是铁证,我王河枫没什么想法了。”王河枫无奈的点头道,心里十分的失落。

    这到嘴的肥肉就此给萧七月夺走了,任谁也受不了。

    不过,形势逼人,自己什么份量王河枫心里清楚,首先不说萧七月现在所干的事是众望所归,就是武力方面自己也绝对不是萧七月的对手。

    “门主英明。”汤世忠当然是紧随门主脚步了。

    “门主说怎么作就怎么干!”马堂主刚才被门主的眼神训戒过,自然戴罪立功,马上表态道。

    ……

    一时间,众位长老们纷纷表态支持。

    不过,就项东跟大长老宇文都天还没表态。

    这两个人的份量可是不轻,当然,这么多在表态了,即便是他们俩个不同意,洛加北雄也可以强行通过。

    只不过,洛加北雄是不会如此干的,那会给人造成一种内部不和的感觉。

    “项捕王,你认为呢?”

    “晋升太快了,虽说萧捕侯所干的事有目共睹,武力也是强大。

    但是,六扇门考核最大一块却是破案。

    萧捕侯入我六扇门不到一年时间,直接就定为捕侯,此事,有些捕快也彼有微词。

    而且,在他升任捕侯之后是一个案子未破,而一下子由捕侯不经过捕君一级直接升为捕王,的确有些违规。

    于理不合,于规不合,老祖宗的规矩还是要的。

    不然,就有些乱套了。”项东一摸胡子,一脸严肃的说道。

    “嗯,这个问题比较尖锐。但是,也是必须讨论的问题。

    毕竟,六扇门所有捕快的升级都不得离开破案这个宗旨环节。

    这是我们门派的特色,门派的基础。

    如果抛弃了破案,咱们还是六扇门吗?

    比如,你叫天丹宗不炼丹,他们还叫天丹宗吗?

    所以,萧七月别的条件都很力。武力强大,甚至,达到了令人震惊的地步,这一块他已经达到了捕王的要求。

    比如王河枫捕君,他的武力就不够格一些,可是他破案一块达到了。

    而东山灵矿,咱们不能抹杀萧七月的功劳,这为我们六扇门带来了一大笔财富,这是不假的事实,我们都得承认。

    在西北刑狱步步紧迫之下,六扇门需要奋起,不能让他们赶上。

    而他们最近主打的就是破案,这是咱们的强项啊诸位,绝不能让他们占了先。

    所以,萧七月要升为捕王,就得在这一块上有建树,拿出令人信服的成就来。”大长老宇文都天说道。

    这老头,并不是要跟门主叫板,他倒是就事论事。

    “一般的小案子已经很难体现出捕王的层次了,所以,既然要考核,就得解决个大案。”项东接话道。

    “没错!我得感谢萧捕侯给我们填补了‘银袋子’。但是,不破大案,难以服众。”郑钱生说道。

    “最近都有什么大案发生?”洛加北雄眼神停留在总旗田文光身上。

    因为,六扇门总旗之下设得有五旗,像南部掌旗使、东部……

    而总旗使管理五旗,而六扇门外部大大小小的案子行得划片,经过五旗再上报到总旗,最后塞选之后拟定人选出去破案。

    当然,如果苦主有指定谁那就另当别论了。

    不过,这种指名道姓的要求破案是要付出额外的点名费的。

    因此,总旗使在六扇门是个十分重要的人物,甚至,略高于刑堂堂主黄天亮。

    而一些捕侯包括捕君们为了能捞到油水多,报酬高的破案机会,好些时候都得巴掌总旗使。

    田文光是个矮小的老头,看上去不显山露水的,谁能料到这样一个普通老头居然手握着六扇门重要的分配权。

    “齐国东王府最近出了一个案子……还有魏国……”田文光报道。

    “嗯,把这些案件挑五个给萧捕王侦破。如果能破,他就是捕王。如果不能破,还是捕侯。”洛加北雄一锤子定音。

    众人一听,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些大案都是难啃的骨头,不要说五个,就是一个也大伤脑筋。

    甚至,其中有二三个案子就是四大捕王也伤脑筋一时未能破的。

    洛加北雄这是什么意思?

    这是要搞死萧七月的节奏,可是,嘴里又称捕王,好些人认为,洛门主是不是太阴了。

    完了,肯定是洛门主报复夏侯家东山灵矿你萧七月故意隐瞒不报的事了。

    “此法可行。”欧占方天第一个站出来同意。

    本来以为捕王要飞到萧七月头上了,而自己又给门主拿捏住了,想不到项东跟大长老帮了自己大忙,欧占方天的心情顿时又灿烂了起来。

    “我同意。”郑钱生道。

    “嗯,不过,五个是不是太多了。”项东想了想问道。

    “再减掉二个吧。”大长老宇文都天道。

    “不行!既然是破格晋升,就得拿出破格的本事。

    不然,好好的回去当自己的捕侯。

    不过,本门主为什么称他为捕王,本门主答应他,在这段时间可以暂时代行捕王权力,方便他破案,调度人员。

    如果没这本事,那本门主也无话可说。”洛加北雄道。

    “呵呵,门主,这些,是不是太没挑战性了。”萧七月突然笑道。

    “噢?你还嫌难度不够高?”洛加北雄都愕了一下。

    本来是想给这个未来的接班人压担子,方便今后爬得快没人讲闲话的,貌似,这小子还不知足。

    “呵呵呵,萧代捕王还真是心气高,年轻人,勇气可嘉啊?”欧占方天拍手笑道。

    “萧代捕王想要什么样的案子?”项东眉毛一挑,有些被激怒了。

    这小子,简直不识好歹。

    本来,捕皇给欧占方天夺走,项东心里就窝着一肚子的火。

    那是人家有欧莲这个老祖宗在,项东心情十分的不爽!

    “当然难度要比项捕王的高一些了。”萧七月也是眉毛一挑,直接挑衅项捕王的权威了。

    这个,叶秋凤已经倾向自己了,诸葛家族就更不必说了。

    欧占方天肯定不会帮自己的,这个项东相当强势,只有把他按住,才能顺利上升。

    “呵呵呵,项捕王,初生牛犊不怕虎。”欧占方天大笑不已。

    “就是只病虎也比牛犊强大,更何况,我项东还没生病。”项东彻底被点燃了怒火。

    明晓得欧占方天是在挑拔离间,但也甘愿中计。

    因为,萧七月就是他重树信心,立威的一块垫脚石。

    不然,再给萧七月打压下去,捕皇丢了,恐怕连这捕王之首的虚帽子都戴不住了。

    虽说这只是外间给自己的称谓,但是,人活一口气,树活一张皮。

    有的时候,面子比命还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