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兵器大师 > 第两百六十二章 并不高尚的乌鸦
    乌鸦的笑容里,有着紧绷的氛围。

    椅子上,陈沙连忙摆摆手。

    “我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想问,你找来那么多研究资料,到底要做什么?”

    夏亦看他一眼:“其实明眼人应该能看得出来,我也想搞研究啊?你看你们Z6的研究不会向外界透露,尤其我这种人,那我就只能自己搞,钱嘛,我现在不缺,总要用到好的地方,对吧?”

    “你想救所有红石感染者?”那边陈沙的声音陡然拔高。

    烟上的火星推延,烧出长长的一截烟灰,随着夏亦摇了摇头,断裂洒落地板,“.…...如果把红石看做癌症,那我现在应该算是中期…..我只是想救自己的命,而不是交给别人…..当然,要是成果是我想要的,顺手救一救其他人当然是最好的。”

    烟摁灭,夏亦站起身。

    “别把我看的太高尚,人都只能在自己该有的范围内做事,全世界有多少红石感染者,我不清楚,也不关我的事…….”

    他目光透过窗户,望去远方别墅附近的小区道路,胖子兴奋走在前头,给二老介绍这里的景色,或者这座城市,亦或者在米国发生的一些事。

    夏亦负着手沉默了片刻:“.…..那种连自己都没照顾到,就要去照顾全世界的伟大圣母,我做不来,也没有任何意义,当然对我自己手下的人,比如周锦,比如从安克雷顿公司救出来的那批人,他们跪过我,服从我,我自然也会先顾着他们,就这么多。”

    他转过身来,看着沉默的陈沙:“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没…..没有了。”陈沙结巴的回答一声,看着残红里站着的身影,恍然间,他好像看到了那位死去的挚友,神色恢复过来,笑了一笑:“那你复制一份后,通知我过来取原件。”

    然后,告辞离开。

    房门重新关上,夏亦拍了拍密码箱,放进了书房的墙壁保险柜里锁上,拿出手机看了一眼信息。

    眉头皱了皱。

    “还在飞机上?”

    算了,还是先去睡上一觉……再给小瑜打电话。

    **********

    被念到名字的女子此时正和闺蜜将乘客送下飞机,整理完座位之后,这才一起回到宿舍休息,一趟到床铺上,连忙翻出手机打开,然后,弹出了一条信息。

    只有简单的四个字:“我回来了。”

    江瑜蹬掉高跟鞋,翻过身趴在被褥上,纤足高举着来回轻踢,手指飞快的按出一句话,回了过去。

    就在这时,胡安莉悄悄靠过来偷瞄,“哟,难怪这么高兴,原来男人回来了。”

    “又偷看,求求你快找个男朋友吧!”江瑜按下手机荧屏,求饶似的将这闺蜜推离床边,胡安莉耸耸肩膀,回到化妆桌前,将脸上的妆容用湿纸巾卸去。

    “我就喜欢看怎么了,快快,他回消息没有?”

    “你这嗜好变态!”小瑜翻了翻白眼,重新拿起手机,上面没有夏亦回的消息,撇撇嘴,说了声:“没回。”

    胡安莉看着镜子里小瑜撇嘴的表情,笑起来:“没回,你不知道打电话啊,笨蛋。”

    “算了,万一有重要的事在忙呢,还是不打扰他。”

    胡安莉点点头:“也对,不过等会儿就回交河市啦,到时候突然去见他,然后把自己当做礼物,赤条条的爬到床上,做出侍寝的表……”

    “胡!安!莉!”

    宿舍内,响起恼羞的大喊,两人嬉闹成一团。

    过得好一阵,俩人才收拾妥当,换了身衣服后,江瑜和胡安莉走了出来,去往停车场。

    待出了大厅,还没走远,江瑜忽然停下脚步,胡安莉回头看她:“怎么了?”

    “你看,还碰到一个熟人呢。”

    顺着小瑜的视线看去,是好几个月前,俩人在候机厅门口看到的那个岛国女人,此时对方带着一些简单的行礼,坐上一辆专门等候的车辆,径直离去,驶出了机场。

    “这个时间点,好像是有一班从岛国飞来的航班,碰上也不奇怪。”胡安莉如此说了声,拉着还在看的闺蜜往车子停发的地方过去,“别看了,人家又不认识你。”

    到了红色轿车旁,江瑜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进去。

    “我也不认识她啊,就是觉得两次都飞这边,有些奇怪吧。”

    “有什么奇怪的,可能别人在这里有生意呢?”胡安莉发动车子,驶出停车场,话语还在说:“你呀,还是多陪陪你男朋友,你们两个经常不见面,是要出事的!今晚就过去。”

    江瑜偏头看着她,有几分疑惑,然后又有些苦恼,她是第一次谈恋爱,也不知道该怎么经营感情,照顾到对方可能忙的没有空闲的心情不去添麻烦,难道不对吗?

    “今晚还是不过去了,亦哥也是才从米国回来,坐了那么久的船,又从香江坐车到这边,应该很累,还是不过去了。”

    胡安莉握着方向盘说了句:“随你咯!”然后,使劲按了几声喇叭,降下车窗,朝堵在前面的一辆轿车大吼:“你会不会开车!马路你家的啊——”

    副驾驶上,江瑜没去理会闺蜜与人争吵,只是看着没有动静的手机,有些苦闷偏着头。

    亦哥…..应该是很累的吧,要带那么多人,要赶那么远的路……

    …..我也不能够自私啊,嗯,等明天休息好了再去找他。

    大概是这样想法里,心情总算好了许多。

    外面的天云落下最后一抹阳光,躺在床上的夏亦也沉沉的睡了下去,王素华和夏建斌来过两趟,见他睡的沉,就没叫他吃饭。

    只有周锦、胖子他们知道,这一路上,尤其是海上那段时间,夏亦的神经几乎绷到了极致,担心安克雷顿公司反应过来,或米国的海军过来拦截。

    几乎五十多天,都没怎么睡过,到了香江,又开始训练那些变革者,都没有休息时间。

    这一晚。

    夏亦是没有梦的,睡的踏实。

    ********

    清晨,酒井惠子从下榻的酒店里出来,看了看行程,然后指着城市地图上,某栋别墅小区。

    用着流利的华语说道:“送我去这里,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