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兵器大师 > 第两百三十八章 挑战赛
    回到酒店,站在二十五层的走廊上,夏亦想了片刻,还是让手下的人给三女开了一个大房间。

    而之前和江瑜慢慢培养起来的一点气氛,也因为突然发生的事失去了兴趣。

    房间的门锁划开,胡安莉和王新颖先行进去后,江瑜站在门口有些担心,“亦哥,那三个人是谁?他们为什么要袭击你?”

    说完话,她就被夏亦揽在怀里。

    隔着西服的布料,江瑜能听到男人胸膛里心脏跳动的声响,如此安静的持续片刻,夏亦拍拍她后背。

    “没事,那些人可能认错人了,已经没事了。”

    然后,分开,看着站在房门口的小瑜,朝她挥了挥手:“进去休息吧,明天你还要赶回机场。”

    “那…..你心里有事,一定要告诉我,就算帮不上忙…..”房门口,江瑜努力让自己感到轻松,笑出一对好看的酒窝:“我也可以当你最最最忠实的听众。”

    夏亦看着她:“要听一辈子。”

    “嗯,就一辈子。”

    随后,门轻轻关上,小瑜背贴着房门想起刚刚说的话,脖子根都变得绯红。

    外面,脚步声走远,过去走廊尽头,守在房门两侧的手下,将房门打开,夏亦朝他们挥了一下手:“去休息吧。”

    门呯的一声关上,夏亦没有开灯,就那么坐到窗户前椅子上,融入房间的黑暗之中,窗户外城市各处交汇出的霓虹照在他脸上,彩色斑斓变幻各种颜色。

    那三个人穿着教会的衣袍…..

    …..应该是梵蒂冈的那个三圣骑士没错了,可是为什么会袭击我?

    上次的兵器失窃,是不是也和他们有关?

    倒映各种斑斓颜色的玻璃里,还有夏亦愈发冰冷下来的脸,对于这一连串的疑问,指尖不停的敲击在椅子扶手上面。

    玻璃里,他双眼泛起了血红。

    原本阴沉的夏亦,神色陡然间一转,嘴角咧开勾勒出一抹森然的笑容,盯着窗户里倒映的自己,啪的一声,黑暗里亮起燃烧的烟头。

    “那三人的兵器,好像有点意思……”

    在窗户边坐了许久,才去洗漱睡觉,到了第二天一早,夏亦带着一行人出了酒店,在街边招来一辆出租车,回头对江瑜叮嘱:“早点回机场,路上别耽搁。”

    那边胡安莉打开了车门,小瑜走过去又回头看了一眼,“嗯,亦哥也小心点,别受伤啊。”

    这才坐上车,隔着玻璃挥了挥手后,车辆随后驶离了一行人的视线。

    “我们也走吧。”

    夏亦收回目光,扫过身后的众人,轻声的说了一句,便是穿行过街道,来到了比赛会馆,四周观众席上已是密密麻麻的人头攒动,进场的观众通道,还有不少人滞留,等待会场工作人员安排入座。

    沸腾吵杂之中,夏亦走入电梯,回头对身后的周锦叮嘱了一句。

    “你去选手区,马上就要随机抽签,打不赢的话,就认输好了。”

    “嗯,我可不是马琳那种倔姑娘。”周锦朝夏亦笑了笑,转身走去了另一个通道。

    赢了比赛最好,赢不了,夏亦还有第二个方法拿到想要拿到的东西。

    此时的比赛场地已经重新调整过了,撤去了所有擂台,移除地上的草坪,将擂台扩大到了半个足球场。

    不久,那边的抽签已经开始,周锦随后回来,扬了扬手中号码。

    第五号。

    这个号码不是她的编号,而是要挑战的第五号守关者,那位金发美女梅妮娅。

    “他们都是五阶,你要小心一点。”夏亦背靠着沙发,看着下方会场,叮嘱女人的时候,目光也朝最高层的观看台望去。

    那边是杰登所在的位置,他很好奇最后的决赛,安克雷顿公司会安排什么样的人。

    六阶?

    还是更加特殊的人?

    如果是没有感染红石,自然提升到六阶的异能者,相比已死的虚刀林渐渊,自然提升上去的异能者,没有走捷径,神智清明,真要应付起来,夏亦自己也不知道能否打赢。

    何况还不清楚对方能力的情况下。

    他想着的时候,目光望去的那边会馆最高层看台上面,一处白色平台,从主体中延伸出半圆。

    一名黑人从外面电梯上来,走到轮椅上的杰登身后,低声说道:“马歇尔将军已经到了。”

    话音刚一落下,同时响起的还有从外面传来的一声:“我可爱的杰登,你准备的礼物怎么样了?”

    一道穿着米国陆军军服的身影伴随话语一起走入观台。

    杰登从轮椅上回过头时,一名头发斑白,眉毛稀少的鹰钩鼻男人走到旁边,在一张软垫大椅上坐了下来。

    笑眯眯的脸上,开始直接说起了正事。

    “我不关心武者或异能者,只希望你要试验的武器,能让国防部…..当然,最好是陆军感到满意。”这位被叫住马歇尔将军的男人,是国防部一名上将,五十左右,坐在那里,依旧显得威凛。

    “其实,我也不关心谁输谁赢,将军。”杰登看着自己下身空荡荡的裤管,好像并不在意,“.…..不过,您很快就见到我新开发的武器。”

    马歇尔垂着眼帘,看着下方正做着暖身的选手,指尖敲击在椅子扶手上:“那就尽快,你的姐姐开发的能量传导门,已经快实验完毕,用不了多久,就会投入中东反恐试用了,你是我看好的人,千万别让我在其他同僚面前丢了脸面。”

    “那我就加快赛程。”

    杰登礼貌的回了一句,招了侍者在对方耳边轻声吩咐了一句,目光再度投去下方场地。

    随着抽签完毕,比赛大屏幕上翻涌出接下来的比赛选手,以及将要挑战的守关者号数,引来观众席上无数的嘶声呐喊、口哨声。

    瓦尔托列夫站在场中,看到大屏幕上显示着自己的相片,和一条蓝线连接对应的挑战号码。

    七号!

    高大魁梧的身躯隐隐有些发抖。

    “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混蛋。”

    他呢喃一句,天空一只黑色的鸟儿落在不远的地面,歪着脑袋盯着他,发出嘶哑难听的人声:“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滚开!”

    瓦尔托列夫朝那只乌鸦发出怒吼,驱赶它,也给自己壮出胆气,然而他的目光一直没有离开过写有七号数字的高台。

    有身影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没有接过磁王隔空递来的布都御魂。

    “不需要。”

    夏亦双手从背后放到了两侧,上面是一黑一白的两只手套,面容冷峻的看着下方正望过来的北俄人。

    下一秒。

    双脚猛地一蹬,高台边沿,裂溅出几道砖石残屑的同时,身形唰的投向半空。

    四周,无数的人望着天空穿过一片金色晨光的身影,发出巨大的喧哗,或失神的站了起来,女人吓得捂住眼睛,指间留出缝隙偷瞄。

    而场地之中的瓦尔托列夫又是另一番感受了。

    “呃啊啊——”

    歇斯底里的嘶吼从他口中爆发,捏起拳头朝对方迎了上去。

    挥拳——

    半空之上的身影,也在同时俯冲而下,黑色手套陡然捏住打来的手腕,身子半空一旋,在瓦尔托列夫身边呯的落地。

    白色手套闪出,抓住对方脸部。

    ——屠杀列车!

    轰的一声,高大的身躯被按倒在地,抓在大汉脸上的手套捏碎骨头般发出咔嚓的轻响瞬间,身体结结实实被压在地上,极快的速度场地边缘推行出去,激起大量的烟尘。

    然后,轰的撞在场地边缘的广告牌上,直接将牌子撞穿,余力不息的滚到观众席下方,才堪堪停住。

    附近的医护人员匆忙赶来时,就近席台上的观众大胆的俯身望下去,瓦尔托列夫后脑、后背都被地面摩擦力,刮的没有一处完好的皮肤,就像被人活生生的剥了一层皮。

    视线从摇头确认死亡的医护人员身上抬起,看去被划出一条长长沟壑的赛场,惊恐、惊叹的声音在人海中起伏。

    这就是守关者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