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宝爸的异界传媒帝国 > 第十六章 樱桃的执念
    “不可能?”

    蝶姬压下怒意,冷笑道:“你这三年来天天喝酒!你在印刷厂赚了多少钱你心里没数?够你喝酒吗!”

    “不够,难道是……”

    英凡想到自己的薪水确实不够他天天晚上去酒馆喝酒,随后又想到一个事情,急道:“不对!樱桃只是二级战士,怎么可能击杀三级的恐鳄兽,而且她刚才红色头发,红色瞳孔,双重人格还有变异是怎么出现的……”

    “你是我见过最白痴的男人!”

    蝶姬不屑道:“连自己老婆是什么人都不知道还在这里瞎嚷嚷!”

    英凡闻言脑海里浮现樱桃母亲的形象,还有原主与她的一切经历,同时他还想到了在魔源大陆上有着许多古老的血脉传承。

    “她是什么人?我的血脉很正常,求你告诉我……”英凡回忆着与那个女人的一切细节,恳求道。

    蝶姬坐在沙发上灌了一口酒,平息了一下心情,沉声道:“我不能告诉你太多她的事情,这对任何人都没好处,就说樱桃的事情!

    樱桃的特殊血脉去年觉醒了,因为你没钱买酒欠了不少酒债,还经常发酒疯,从而刺激到她,这个时候特殊血脉就异变成了她的第二人格!

    英琪就是第二人格的名字,她晚上趁着我们不注意就偷偷溜出去猎杀魔兽卖了给钱你买酒喝!我们发现的时候已经迟了!”

    “特殊血脉?”

    英凡梳理了一下信息,心疼得无以加复,沮丧道:“放我下来吧,我们好好谈谈怎么解决这个事情。”

    蝶姬冷哼一声,挥挥手取消了魔法,放他下来。

    英凡坐在椅子上,痛苦的抓着自己的头发,问道:“双重人格对樱桃有伤害,你们没有想想办法吗?”

    蝶姬叹了口气,懊恼道:“其他办法都试过了没有效果,不过前段时间我们尝试着给你钱买酒喝,英琪就不再出现了。

    所以我们认为英琪的本质是樱桃内心的执念,渴望你能变好,渴望得到你的关爱,唉……如果我们早点发现,樱桃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英凡扶着额头,眼神中充满了悔恨,木讷问道:“如果这种情况得不到改善,樱桃会怎么样?”

    双重人格,这是一种很严重的心理疾病。

    对于一个6岁的孩子来说,如果处理不好,精神很容易会奔溃,英凡此时心疼得浑身都战栗起来。

    蝶姬咬咬娇唇,沮丧的摇头道:“特殊血脉很霸道,我们猜测如果英琪出现的次数多了,就会吞噬樱桃的灵智,从而取代她,成为一个只有杀戮本能的机器……”

    “不!”

    英凡双手颤抖着捂着脸,想到樱桃可爱的模样还有英琪的冷漠表情,低吼道:“有什么办法把这个特殊血脉清理……”

    “怎么可能!你脑残吧!”

    蝶姬无语了,怒道:“你以为樱桃的特殊血脉是毒药吗?这是顶级血脉!樱桃那么小就能猎杀三级恐鳄兽就靠着血脉的力量!”

    英凡脑海里闪过自己老婆的影像,咬着腮帮子问道:“我要怎么做?”

    “英琪既然樱桃的执念,那就让樱桃不要纠结太多事情,只要英琪不再出现,特殊血脉随着时间推移就会慢慢与她融合在一起。”

    蝶姬说着她们的结论,然后苦恼道:“可是前段时间英琪已经不出来了,为什么这几天又连续出现两次?你戒酒改变了很多,也开始关心疼爱她了,她需要钱来干什么?”

    “樱桃想上幼稚园!”

    英凡想到刚才女儿的梦呓,醒悟过来,急道:“前两天那头恐鳄兽,樱桃是想着卖钱去交幼稚园的学费。

    结果我借了两千块去印刷传单,肯特的费用还没有结算给我,所以樱桃着急了,就想到让英琪出来猎杀魔兽卖钱交学费!”

    听到这话,蝶姬一拍自己脑门,懊悔道:“这多大一点事情啊!她为什么不跟我说呢!”

    英凡也是奇怪,问道:“樱桃的师父为什么不让樱桃上幼稚园?”

    蝶姬摇摇头道:“一是因为英琪的存在,担心樱桃遇到什么事情突然暴走,二是樱桃的身份不能暴露!”

    “那个女人的身份不简单吧?”

    英凡猜到了又是自己老婆身份的问题,不过他不想说这些,现在女儿才是最重要的,站起来向门口走去,坚定道:“不管怎么样不能再让英琪出现!必须让樱桃上幼稚园!”

    “你行不行?不行我来开导她!”

    “我是她父亲!没有谁比我更合适与她谈话!”

    “别给我搞砸了!不然……”

    “我是樱桃的父亲!”

    “……”

    从蝶姬家里出来,天已经蒙蒙亮了。

    英凡站在家门口,深吸一口气,清晨的凉气让自己脑袋清醒了一些,然后推开门。

    “爸爸!”

    樱桃听到开门声从厨房里跑出来,小手里还拿着一把带血的匕首,显然小家伙刚才在宰杀恐鳄兽。

    “樱桃!”

    英凡看着女儿稚嫩小脸上可爱的笑容,心里犹如被一双大手狠狠拽住一般难受,眼中闪烁着内疚的泪波快步走到樱桃面前拿掉匕首,蹲下身子把女儿揽入自己怀里。

    樱桃担心自己的手弄脏父亲的衣服,张开手笑吟吟道:“爸爸!姐姐昨晚又送来一头恐鳄兽,比前天那头还要大呢!”

    英凡轻抚着女儿的秀发,柔声道:“樱桃想上幼稚园是吗?”

    “呃……”

    樱桃没想到自己的小秘密被父亲发现了,赶紧摇头道:“樱桃不想上幼稚园……”

    “樱桃是担心钱不够是吧?”

    英凡亲了亲女儿的小脸,微笑着安抚道:“爸爸知道樱桃想跟小伙伴们一起上学,以前是爸爸不好把家里的钱都买酒喝了。

    对不起樱桃,爸爸不喝酒了,不担心好吗?今天爸爸就去问肯特伯伯要钱,然后跟樱桃去缴学费好吗?”

    “爸爸是真的么?我能去上幼稚园么?可是师父……”樱桃睁大眼睛惊喜的看着自己父亲。

    “没关系的!师父她是担心樱桃不能照顾自己,所以才不让樱桃去上幼稚园,樱桃能照顾好自己吗?”英凡谨记蝶姬的分析,不让樱桃再纠结太多的事情,继续安抚道。

    “樱桃是大孩子可以照顾自己!爸爸你看我还宰杀了恐鳄兽呢!”樱桃听父亲这么说,举起小手开心道。

    “宝贝真能干!”

    英凡用力亲了一下樱桃的小嫩脸,借着这个机会,笑着说道:“以后不要让姐姐那么辛苦的去猎杀魔兽了好吗?

    很危险的!姐姐也需要休息,每出来一次对自己的身体都不好,以后有任何事情宝贝都可以跟爸爸说的,好吗?”

    樱桃呆在父亲怀里感觉到浓浓的安全感,想了想,脆生生道:“嗯!我听爸爸的!”

    英凡见到女儿答应了,再仔细看了看她认真的小眼神,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

    “恐鳄兽要爸爸帮忙吗?”

    “不用!樱桃已经宰杀好了呢!”

    “樱桃真能干!洗洗手刷牙洗脸去修炼,爸爸给宝贝做早餐!”

    “嘻嘻!谢谢爸爸!”

    “乖!亲爸爸一下!”

    “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