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宝爸的异界传媒帝国 > 第十三章 樱桃跟别人不同
    居民区一条后巷里。

    樱桃坐在台阶上,双手撑着小脸,小眉头紧紧皱着,眼中流露出不符合她年龄性格的忧愁,小嘴碎碎念着。

    “怎么办……本来想趁着师父外出,把姐姐送来的猎物卖掉换钱偷偷交了幼稚园的学费,可是现在爸爸把钱拿去做本钱了,过几天就是最后交钱的日子,怎么办……”

    樱桃从自己衣服内口袋里拿出小黑布袋,从里面倒出几张金票银票和一些铜板。

    “不够呢……才四百多块……为什么师父不让我上幼稚园呢?好想跟盈盈和小胖一起上学玩……呜呜……樱桃好想上学……呜呜呜……”

    樱桃数着手里的钱,想到师父过两天就要回来了,而自己不能先斩后奏去幼稚园上学,忍不住心里的委屈,伤心的抽噎起来。

    “还有两天……要不再让姐姐猎一头魔兽?呜呜……可是师父说不许召唤姐姐……怎么办……呜呜呜!”

    这时,从小巷一端跑来一男一女两个五六岁大的孩子,两个孩子的服饰都比较好,一看就是出生在有钱人家。

    男孩圆滚滚肉墩墩的,还一左一右擦拭着鼻涕,费劲的跟着跑在前面的漂亮女孩。

    而樱桃见到自己的小伙伴,赶紧擦拭掉眼泪,深呼吸几下,一昂小脑袋装出一幅高冷的模样。

    “樱桃……”

    小女孩跟樱桃差不多高,一头金发扎了个马尾辫,脸蛋上有些几颗可爱的小雀斑,大眼睛水灵灵的,跑到樱桃面前手舞足蹈,开心道:“樱桃!快跟我们去交学费,老师还在学校呢!”

    “盈盈你们交完学费了?”

    樱桃小鼻翼翕动了一下,忍住心里向往,把小脸扭到一边,装出一幅不屑的模样道:“哼!幼稚园没意思!我才不去!”

    盈盈没想到自己小伙伴反悔了,呆了一呆,难过道:“樱桃为什么呀?上个星期你不是说要和我们一起上幼稚园的吗?”

    这时,小胖子也跑到两人跟前,喘着粗气道:“樱桃……是不是你师父不让你上学啊?你师父太坏了!”

    “才没有!”

    樱桃拽起小拳头盯着男孩,恶狠狠道:“小胖!你再说我师父坏话,小心我揍你了!”

    小胖子害怕的缩了缩脖子,委屈的嘟喃道:“是你自己说想一起上学的嘛……”

    樱桃梗着脖子怒道:“我才没说!”

    盈盈拉着樱桃的手让她坐下,轻声道:“樱桃,是不是你的钱不够呀?”

    “哼!不是!”

    樱桃别过头看着巷子另一端,装出一幅无所谓的模样,不让自己小伙伴看到自己难过的表情。

    盈盈看了看小胖子,从自己口袋里掏出三四张金票塞到樱桃手里,说道:“樱桃,我存了几个金币,你看看够不够……”

    小胖子见到盈盈这样了,肉疼的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两张金票递给樱桃。

    “我不要你们可怜!”樱桃眼神中闪过委屈和倔强的神色,绑着小脸把钱塞回给盈盈,强忍着眼泪。

    “我们没有可怜你!我们是好朋友!我姑姑说过好朋友应该要相互帮助的……”盈盈抓着手里的金票也很委屈,眼眶红红的流下眼泪,显然小伙伴狠心的拒绝伤了她的心。

    “是呀樱桃,我们是好朋友……”小胖子有些嘴笨,学着盈盈的话劝道。

    “师父说过不能白拿别人的钱!”樱桃想到师父的教诲,倔强的摇头,不过再也装不下去了,委屈的泪水止不住的滴落下来。

    小胖子见到两个女孩都哭了,有些手足无措,着急的擦着鼻涕,忽然他想到什么,颠三倒四道:“樱桃……我想到好办法了!

    唐纳德刚才欺负我了,你看我的手都被他拧红了,反正你是二级战士那么厉害,唐纳德又是你手下败将,要不我和盈盈出钱请你收拾他行不行?”

    “对呀对呀!”

    盈盈听到小胖的话,觉得这样应该可以,擦拭着自己的眼泪,继续告状:“唐纳德讨厌死了!还扯我的头发呢!樱桃你帮我们收拾他,我们给你钱,这样就不算白拿我们的钱了!”

    “这样可以么?”

    樱桃泪眼婆娑的看着自己小伙伴,再看了看他们递过来的钱,心里算了算还是不够,不过自己小伙伴被欺负了,那肯定要帮他们才行。

    “钱还是不够呢……”

    “没关系啦!还有三天时间,我们再想办法好不好?”

    “是呀是呀!樱桃帮帮我们呗!”

    “好吧!”

    “哈哈!报仇去!”

    “樱桃你看我的门牙掉了呢!你的还没掉吗?”

    “也有些松了呢!”

    “唔唔唔!掉牙很疼的!”

    “我们女生都不怕疼,你一个男生还怕疼啊!”

    “我……你们都比我厉害嘛……”

    ……

    “哎哟!我的老腰……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英凡趴在沙发上揉着自己的腰,怒视单人沙发上好整以暇喝着红酒看书的蝶姬。

    这女人之前用魔法把自己悬空禁锢住,直接给他来了一个无敌风火轮,整个人悬空转了十几圈,差点没把他中饭吃的东西甩出来。

    晕头转向的停下来,也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怎么样,直接来了一个急刹车,老腰差点没断掉。

    “你应该庆幸你是樱桃的父亲!”蝶姬挑眼看着英凡,嬉笑道:“嗯!还是看着你现在丧丧的模样顺眼!”

    “你直接说你不是那种人不就好了吗!我也是为了樱桃着想!”英凡小心的翻身坐起来,有些幽怨道。

    长得那么妖媚,还穿得那么花枝招展的,又跟男人不清不楚,换成是谁都会误会的吧!

    “一个大男人拿自己女儿做挡箭牌!你还能更丧一点吗?”蝶姬噘着嘴不屑道。

    “是!我是丧,不介意我流两滴男儿英雄泪吧?”英凡是看出来了,这女人对他有怨气所以一直用话挤兑他,不过只要不真正惹怒她是不会下狠手。

    “男人哭吧不是罪!”

    “嗯?华仔也来这边了?”

    英凡看了看这个牙尖嘴利的女人,想起一个事情问道:“我想问你一个事情,我见樱桃平时都在家里修炼武技和学习文化课,为什么樱桃的师父和你不让她上幼稚园?”

    说到这个,蝶姬黛眉挑了挑,把书放下摇头道:“这个事情很复杂一时说不清楚,而且我不能说,你想知道就自己去问樱桃的师父!”

    “嗯?”

    英凡没想到她会这样说,感觉事情有些蹊跷,想了想道:“我不打算再废下去,也想好好照顾樱桃,关于孩子的事情不能告诉我吗?”

    蝶姬瘪瘪嘴,还是摇头道:“我只能说樱桃有些特别,她跟别人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