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宝爸的异界传媒帝国 > 第十二章 让你也尝尝误会的滋味!
    做成了一件事情,那当然要跟自己女儿分享喜悦了。

    英凡回到家推开门刚想叫女儿,就见到蝶姬一身五彩睡衣,仿佛家里女主人一般慵懒的靠坐在沙发上看书。

    “你怎么在这里?”

    英凡对这个牙尖嘴利的刻薄女人没有多少好感,不过这几年都是她们在照顾樱桃,所以对这女人他都选择了忍让。

    “问得奇怪!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了?”

    蝶姬头都没有抬,看着书嗤笑一声道:“说得真实一点,我才要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英凡心里憋屈,怼了回去:“你讲道理好吧!这是我家,我是樱桃的父亲,这个理由还不够……”

    正说着,蝶姬抬起头见到一头清爽短发剃掉络腮的英凡,轻咦一声,也不见她作势整个人速度极快的飘飞到他面前,好奇的上下打量。

    “你……你想干什么!”英凡见到她飞到自己面前,心里有些慌,连退了几步。

    一个人能飞起来,不管是战士还是法师都要八级高阶之后才可以,而且蝶姬刚才根本没有蓄势,可见这个女人并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咦!以往散发出来的绝望气味不见了,你去繁花楼洗礼过了?”

    蝶姬皱了皱小巧的鼻子,眨巴着漂亮的大眼睛,不屑道:“这皮囊不错嘛!难怪樱桃的妈妈会爱上你这么一个窝囊废!”

    英凡的外形条件确实不错,一米八十多的瘦高个,眉毛大眼,很帅气,除了皮肤长时间不接触阳光具备了一些吸血鬼的苍白潜质,洗洗刷刷装扮一下,完全可以做个小白脸了。

    听到她话里提到那个女人,英凡愤怒的转头不理她,提着顺路买的佐料进厨房。

    “不服气?”

    蝶姬见这混蛋敢居然不甩自己,也是来气了,跟在他身后数落道:“你认为我不应该呆在你家里是吧?那我要问问你!

    这楼上楼下是谁打扫的?前后的草坪是谁修剪的?樱桃的文化课是谁教的?樱桃平时吃的是谁的?房子每年的修缮是谁出的钱?

    你除了是樱桃的父亲之外你还做过什么?用酒当牛奶喂她吗?你现在告诉我,谁才有资格呆在这个屋子里?

    我现在还就把话挑明了,我就是在你面前摆功劳,我就是喧宾夺主,如果你不爽,那你完全可以一走了之!这个家里你就像牛虱一样让人讨厌!”

    这些话蝶姬憋在心里很久了,不是樱桃的师父一直拦着她早就想说,他不要樱桃没关系,她们自己养着。

    英凡被她说得无地自容,但这些都是实情,没有她和樱桃的师父,樱桃过得确实会非常凄凉,但是……

    “我是樱桃的父亲!”

    英凡涨红着脸转过头,也是激动道:“是!我以前确实是个混蛋!没有你们就没有现在这个家!对于你们我是心存感激的!

    但是现在我醒悟了!我想要照顾樱桃!我也努力改变自己,难道这样都不行吗?你们有资格不认同我,讨厌我!

    可你们想过没有,樱桃已经没有了母亲,我这个做父亲的再离开,对她是好事还是坏事?没有父母的陪伴,她能健康成长吗?”

    “你……”

    蝶姬见到他赤红着眼睛据理力争,想到樱桃从小就没有母亲照顾,心里也是非常难过,一时间有些语塞。

    这时,樱桃从厨房外探出小脑袋,怯生生道:“爸爸、姨姨,你们在吵架么?”

    “没吵架!”英凡和蝶姬转头同时否认。

    英凡快速收敛自己的情绪,走过来蹲下轻轻抱住女儿,柔声道:“爸爸刚才在跟姨姨商量事情呢!”

    樱桃见到蝶姬也是微笑着,点点小脑袋,头上竖起的呆毛摇晃着好不可爱,露出甜甜的笑容惊喜道:“哇!爸爸你的胡子没有了,头发也剪短了,变得好帅哟!”

    还是宝贝女儿贴心,英凡笑着问道:“喜欢爸爸这个样子吗?”

    “喜欢!”

    樱桃拍着小手开心道:“爸爸,你今天回来好早哟!”

    英凡帮女儿整理了一下睡午觉有些凌乱的头发,欣喜道:“今天肯特伯伯店里好多人来买东西呢!”

    “哇!”

    樱桃拍着小手,兴奋道:“真的么!那肯特伯伯是不是高兴得大鼻子又喷烟了啊?”

    英凡瞥了一眼旁边的蝶姬,有些显耀道:“当然啦!帮助肯特伯伯招揽生意爸爸起码能赚三千块钱呢!”

    “三千?”

    樱桃在蝶姬和师父的教导下早早就识数了,听到赚了那么多钱,伸出小手欢喜道:“真的吗!爸爸钱呢?”

    “呃……”

    英凡这才想起来宝贝女儿有管钱的习惯,之前还是借了女儿两千块本钱印传单,有些尴尬道:“这个……还没拿到呢!要三天后才能拿到钱……”

    “哦!这样呀!”樱桃闻言有些失望,伸手搂住父亲的颈脖,在两人看不到的角度,眼神中充满了失望和沮丧之意。

    父女俩腻歪了一阵,樱桃拉着蝶姬的手,问道:“姨姨,我去找盈盈和小胖玩可以么?”

    蝶姬知道她的小伙伴,点点头道:“嗯!去吧,4点记得回来画画。”

    “好哒!爸爸我出去玩喽!”

    “好!慢点,别摔着!”

    “知道喽!”

    樱桃出门之后,在屋子里的两人都有些尴尬了。

    “咳咳……”

    英凡觉得趁着这个机会把事情说透了,不然以后又会误会,轻咳两声,说道:“我现在已经戒酒了,也开始工作,希望你们能重新接纳我……”

    蝶姬翻了翻白眼,摊摊手无奈道:“就像你说的,你是樱桃的亲生父亲,我们阻拦也没用,希望你好自为之,樱桃其实很脆弱的……唉!”

    英凡点点头,想到一个事情,有些犹豫道:“那个……我也想提点要求不知道可不可以?”

    蝶姬愣了一下,没想到他还提条件了,抱着手,稽首一抬示意他说。

    “那个……你以后能不能不做那种工作啊?对樱桃影响不好!”

    “什么?什么工作?”

    “就是……嗯!就是用身体来交换物质……”

    英凡绞尽脑汁才找到婉转一点的词来形容她的工作,毕竟人都是要面子的嘛。

    “用身体来交换物质是什么意思?”蝶姬听明白了,上前两步凤目圆睁逼视着这个混蛋,咬着牙沉声问道。

    “你……你别误会!我没有歧义,这是赞美!对,赞美!有很多人想换都没那个条件……”英凡见她有些恼羞成怒,赶紧解释道。

    “赞美?!”

    蝶姬肺都气炸了,俏脸上的蝴蝶暗纹一闪而过,一挥手一道粉色魔法能量从她手中激射而出,瞬间就把英凡禁锢住悬空吊起来。

    英凡全身不能动弹,惊恐道:“对不起我好像误会了!”

    在原主的记忆里,蝶姬有些不正经,经常有男人进出她的住所,再加上前两天他也见到有个男人从她那里出来,那模样也是十足的瓢虫。

    但现在蝶姬的魔法修为却恐怖如斯,能飞还能不念魔法咒语就用魔法禁锢住一个人。

    在记忆里这是非常高明的手段,这样一个高阶位法师会做楼凤?好像有些不对呀!

    “我一个幻术心理辅导师,运用幻术帮人治疗战争恐惧症,你居然说我是那种女人!”

    “呃……对不起!我误会了!”

    “误会?让你也尝尝误会的滋味!”

    “救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