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网游小说 > 梦见废土 > 第135章 吾将上下而求索
    砂锅是黑瓷的,大集上卖二十五,后来被风小心砍到了十五。

    然后在摊主答应的一瞬间,风小心感觉自己还是买亏了……

    按照老王教的方法,风小心将一味味药材放入砂锅之中,认真地掌控着火势。

    因为他没有专门用来煮烧砂锅的小炉子,所以只能用煤气炉。

    而煤气炉的受火面积是相当不均匀的,所以更加需要细心照看。

    风小心刚刚经历了一场战斗,刚好需要精心,这煎药,就是一个很好的工作。

    两个小时后,风小心将砂锅端下炉子,闻着里面有写刺鼻的问道,忍不住蹙了蹙眉头。

    不说别的,就老王这个方法,煎药实在是有些难闻。

    风小心将药倒进碗里,黄中带黑的药汤卖相实在不咋地,加上那特殊的味道,像极了失败品。

    不过风小心知道,这就是正常状况。

    因为老王的煎熬方法,就是将所有药材的药力尽量逼出。

    此时所有的药材都已经不见了踪影,全部融进了药汤之中。

    风小心端起碗,也不怕烫,一口气直接喝完。

    头顶的血条并没有一个明显的恢复,风小心也没有意外,这八珍汤的作用是加速他自身的回血,而不是像气血丹一样,立刻补充。

    当然,八珍汤本身也是有这个功效的,只是风小心所选用的药材都比较普通,就是一般药店里就能买到的,即便将所有的药力发挥出来,也很难有这样的功效。

    一分钱一分货。

    不过八珍汤的作用还算是明显,风小心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努力吸收着八珍汤的药效,与此同时,他的身体要比一般情况下活跃两倍左右,各方面的素质也有非常好的提升。

    头顶的血条也开始缓慢地恢复。

    这种效果有些类似于兴奋剂,只是更加侧重滋补。

    “果然还是没有发挥到最好。”风小心感受着身体的变化,有些不太满意。

    同样品质的材料,老王熬制的药汤能让他的身体提升三倍、将近四倍的活力。

    差距还是非常大的。

    不过风小心也不气馁,只要他熬制的药汤有效果就可以,至于将药力完全发挥出来,也不是一次两次就能达到的。

    风小心不是玻璃心,在这方面还是可以接受的。

    而且这些原材料并不算什么珍稀药材,以他现在的赚钱能力,也完全有足够的财力去让他练习。

    感受了一番身体的变化,风小心便冲了个澡,直接躺床上睡了过去。

    他今天的消耗是真的不小,不光是气血方面,精神力也同样有些空耗了。

    在得到恢复精神力的法门之前,他只能够通过睡眠来恢复精神力。

    当然,一个良好的睡眠,同样可以促进身体的恢复。

    “舒服。”

    风小心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感受阳光照在脸上的温暖,真的是惬意无比。

    他真的好久没有睡这么足了,前几天虽然也补过觉,但像昨天晚上那样的深度睡眠,是最能缓解疲劳的。

    风小心感觉此时的状态是真的好,好像昨天所有的消耗通过这一觉,全部补充了回来。

    在院子里做了一番简单的运动,风小心就到厨房开始熬浆糊。

    这浆糊是用来贴一些对联和福字的。

    虽然现在贴这些东西许多人都是用透明胶,但像是小区门口,或者是风小心这样的小院,还是会选择用浆糊。

    一来黏的好,二来也美观。

    所以风小心作为“贴春联大队”队长,这项工作他还是每年都会做的。

    把浆糊出锅,放在准备好的盆子里,带上几个刷子,风小心就到了伍不为家。

    这是贴春联大队的集合点,因为爱心小区的花红都是小区里的老人自己写的,写完之后就都放到伍不为这里。

    然后贴春联大队就从这里出发,给全小区贴花红。

    风小心到的时候,伍不为的小院里以及聚集了十几个小孩,还有季雨秋季雨添他们。

    看到风小心过来,一群孩子立刻围了上来。

    当然不是风小心已经受欢迎到这种程度,而是他怀里有刷浆糊用的刷子。

    这些刷子可是孩子们的抢手货,因为数量有限,所以都是靠争抢来获得。

    风小心也知道他们不是冲着自己来,干脆把刷子放在地上,自己举着小盆挤了出来。

    “准备得怎么样了?”

    “就等你了。”季雨秋指了指桌子上的福字和春联,“现在就走吧?”

    “那就走,早些弄完,早点包水饺。要是晚了,这群小屁孩怕是吃不上年夜饭。”

    风小心回头招呼了一声已经分好毛刷归属的孩子们,就开始了今天的工作。

    三人的速度很快,加上一群孩子在后面帮着忙,到了中午时分,就贴完了三分之二。

    “你们先回家吃饭,趁着中午暖和洗个澡,下午就直接去学校大礼堂,知道了吗?”

    一群孩子笑着说知道,然后打打闹闹地跑回了学校。

    因为季雨添也要吃饭,风小心也让他回去了。

    “咱们两个继续?”风小心看向季雨秋。

    季雨秋当然没有意见,实际上每年也都是这样。

    孩子们帮衬一个上午,然后他们俩趁着中午完成。

    下午两点,将最后一份春联贴到风小心院门上,这就算是全部完成了。

    风小心倒退两步,看着“鸿图大展千般就,壮志兴家万事成”的对联,一时间心情复杂。

    “今年少贴了两份。”季雨秋突然说道。

    风小心轻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今年有两个老人走了。

    他知道,小区里的其他人也知道。

    可谁也不会表现出来。

    最多就是在他们刚走的那两天,自己在家里抹抹眼泪,或者喝两口闷酒。

    因为这是常态了。

    也是他们的约定。

    生活在这里的老人,把这个事情看得很清楚,也看得很开。

    这是他们的选择,也从来没有后悔过。

    至死,世间之人都不知道他们是谁,是为谁而死。

    风小心没有资格去干涉,他只能去努力,让这样的人越来越少。

    风小心进屋,拿出一张红纸和毛笔,蘸墨写下: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