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这个道士 > 第三十七章:师姐,我帮你拖住他)
    四目相对,那一双诡异的眼睛里,就像藏着可怕的力量一样,直视着于庆飞的灵魂,似乎要穿透他的身体,一把抓住他疯狂跳动的心脏。

    于庆飞不敢动,只得挺直了身体站着,哪怕脖子因为后仰,已经有些生疼,但他依然没有去注意。

    终于那玩意盯久了,獠牙之间一口黑气吐出,飞快从树叶之间伸出一双手来,然后狠狠的插向于庆飞。

    突然的动作吓得他往下一蹲,然后侧身朝后滚去,幸运的躲过那家伙的一击,连续翻滚了几圈,最后撞上一颗枯木停了下来。

    还没来得及起身,便死死捂住自己的鼻子,不发出任何的气息。

    那尸冲过来后,一脚狠狠的踩在于庆飞的背上,巨大的力道踩得于庆飞闷哼一声,好在忍住了没有出气。

    感受着身体上的重量,和胸口传来的闷痛,于庆飞头晕目眩,就像被什么东西砸中了一样。

    踩了于庆飞一脚后,尸人因为于庆飞屏住呼吸的缘故,所以没有发现他。

    只得来回的转动着身体,然后跳离于庆飞的后背,落在一旁的树干上停着。

    刚才在树上,于庆飞没有瞅全,现在落下来了,借助月光可以看到那尸穿着一套官服,因为年代太久远的缘故,所以官服看上去破破烂烂。

    再加上那凌乱又长的头发,于庆飞知道现在这家伙,不是先前追自己的那具尸。

    铁不定是这深山老林,当初那家人埋的祖宗爬起来了。

    他拉着树枝爬起身来,胸口已经闷痛,他需要呼吸,需要空气,所以慌忙把脸对准树干的一处空洞旁。

    猛然吐了一口,然后在飞快吸一口,整个过程一秒都没有花费,但在树干上站着的尸,反应却是异常的快,几乎气才从于庆飞的口中吐出。

    那家伙便身体一倒,直接从树杆上落了下来,身体在半空平衡的把脸瞅过来。

    同时一双乌黑的手狠狠插在于庆飞面前的树干上,因为腐朽,被尸人这么一插,树干瞬间五马分尸扩散开来。

    于庆飞捂住口鼻退了几步,身体顶住另外一颗大树靠着。

    在尸人身体还处于刚才的动作时,他猛然再次向侧面吐了一口气,然后飞快换位置。

    尸人的反应超乎他的想向,几乎气才出,那东西便直接插了过来,狠狠的撞击在大树上。

    连续二次得逞,让于庆飞有了喘息的机会,所以他慌忙掏出纸笔来,飞快画了一张镇尸符,然后摸了过去,直接一下贴了上去。

    镇尸符落在其额头上,那家伙颤抖了一下,便不再动弹,于庆飞见状大喜,正要欢呼,但那镇尸符,却是噗嗤一声,无火自燃起来。

    与此同时,安静下来的尸人猛然睁开眼睛,嘶吼一声双手狠狠的抓在于庆飞的肩头,用力一提,直接将于庆飞给提飞了出去。

    砸断了几根腐木才停下来,被这一丢,基本丢得于庆飞七荤八素,脑袋里一片嗡嗡声。

    身体更是痛得要命,但他知道自己不能倒,一但倒了,尸人拖不住,沐若茉那边必然无法逃脱。

    心想横竖都是死,怎么也要拉它垫背,所以于庆飞飞快爬起来。

    借助月光瞅了一眼落在前方的柴刀,直接一个前滚,然后在尸人跳向他的时候,一把将柴刀捞了起来握在手里。

    尸人的攻击落空后,里面把头瞅向于庆飞,他见状也不犹豫,直接握着柴刀从自己的手心一拉,瞬间鲜血飞溅,而柴刀也染上了他的血液。

    于庆飞往左滚了一下,躲避尸人的又一次攻击,然后屏住呼吸,飞快用自己的血液,在柴刀上画了一张至阳符出来。

    这种灵符,需要也童子之血画符,威力才能最大,作为单身二十几年的于庆飞来说,他的血液画此符,在适合不过了。

    但至阳符有一个巨大的缺陷,它虽然威力强大,但需要牺牲使用者的寿命。

    要放平时,于庆飞铁定不带干的,但眼下这就要死了,牺牲就牺牲,也无关紧要。

    所以他才决定画此符,符成后,于庆飞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突然爬起来握着柴刀冲了出去。

    “你奶奶的,小爷和你拼了”

    他嘶吼一声,一副悍不畏死的模样,但于庆飞想法挺好,只是没看清楚现实。

    才冲出去没几步,便被尸人一双横拍过来的手,直接打中脑袋,他只感觉口中一咸,身体便直接飞了出去。

    这一飞不要紧,手里的柴刀直接被甩脱离手,看着飞出去插在树干上,还往下流淌自己血液的柴刀,于庆飞算是绝望了。

    身体砸在枯叶上,碰到树干停下来,巨大的震荡直接将他打得吐血,左边眼睛一瞬间肿得压根没法睁开。

    他睁着一只眼,双手惊恐的拉着树枝想往前爬去,但尸人一步跳过来后,一脚将他踩在地上,然后弯下腰来,张开那一口獠牙,就要冲于庆飞的脖子咬来。

    情急之下,于庆飞急忙双手乱抓,幸运的抓到半截木头,然后往尸人口中一塞,堵住了尸人咬来的獠牙。

    木头塞进去后,隔在了于庆飞脖子和尸人的獠牙之间,只听见咔嚓一声,看似坚固的木头,直接被尸人咬碎,但也成为的为于庆飞避免了第一次攻击。

    咬了一口碎木屑,尸人张着那口獠牙,吐着口中的木屑,同时一双手朝着于庆飞插了下来,锁住他的肩头,然后一拉将于庆飞提了起去。

    作势就要第二口咬来,但没有放弃挣扎的于庆飞,颤抖着手慌张用自己的血液在手里画了一张镇尸符,狠狠的朝尸人的额头贴去。

    因为乃是童子之血画成,威力自然不小,一符下去,尸人直接一颤,瞬间静立原地。

    血液还在往外渗透,于庆飞知道机会不多,所以急忙伸手去抓树干上的柴刀,却是因为手太短,差了那么一点,所以任凭于庆飞如何努力,就是够不着那把柴刀。

    自己又不能松手,毕竟还靠着手里的镇尸符定住尸人,但不拿柴刀,手上的血在流下去,一会儿可怕咬心脏都吸不出来了。

    几番尝试没成功后,于庆飞决定赌一次,所以他做好了准备,然后再松手的一瞬间,身体猛然往前去,拔了柴刀转身就对着身后的尸人一刀捅出。

    一切动作异常连贯,加之童子血的影响,所以尸人的反应满了半拍。

    拔了柴刀后,因为有至阳符的加持,于庆飞这一下捅去,没有丝毫的阻碍,一刀透了尸人的心脏。

    柴刀插了进去,于庆飞狠狠再搅动了一下,痛得尸人发出一声惨叫,双手毫不犹豫的朝着于庆飞的手臂抓来,巨大的力道将它的指甲全部陷入于庆飞的手臂里去。

    但因为被捅了心脏的缘故,那家伙也没坚持多久,便缓缓没了动静,只是那双手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

    于庆飞咬着牙,握着柴刀吐了一口血痰,“老子不发威,你当我好欺负是吧”

    他骂了一句,目光往前方瞅了一眼,不自觉的就笑了起来,“师姐、我帮你拖住他了,一定要活着回去啊”

    音落、他身体一歪,直接和尸人狠狠的朝旁边的枯叶上砸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