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这个道士 > 第三十六章:真尸?假尸?
    镇尸符贴了上去后,将尸人往前动的动作给终止掉,看着一动不动的尸人,于庆飞大松了一口气,正要装逼,那料那尸人,竟然抬起乌黑的手,将贴在额头的符纸给取了下来。

    然后一脸呆萌的看着于庆飞,对于手取镇尸符这事,直接让于庆飞一秒傻眼。

    “嗨…………晚上好啊”

    为了掩饰一下尴尬,他只得急忙冲其打了一个哈哈,诡异的是那尸人,竟然也冲他裂开口笑了一下,然后一把捏皱符纸,再次凶猛的冲他冲了过来。

    “师姐、救命啊,这玩意儿镇尸符不管用”于庆飞边跑边大声喊着,沐若茉闻言一脚踢开三级尸。

    “镇尸符不行,那就换一个符纸,不是还是镇煞符,天雷符、火符吗?别客气尽管往他身上招呼”

    “不是吧?“于庆飞闻言悲叹一声,加速往前飞奔,边跑边掏出黄纸来,飞快画了一张镇煞符,然后利用树木的遮掩,直接往尸人额头一贴。

    “走你”他大喝一声,被镇煞符贴了后,尸人同样也只是楞了楞,便一把将额头上的符纸给扯掉。

    再次凶残的冲来,吓得于庆飞在树林里鬼叫,毕竟这啥符都不起作用,要不是知道自己的符纸能用,属于有灵力的符纸,于庆飞都怀疑自己学艺不精了。

    “尼玛、镇煞符不行,那就来一道天雷符”被追了几百米,于庆飞一咬牙道,然后飞快画了一张雷符出来。

    毫不犹豫甩了过去,看着飞向尸人的符纸,他心里充满了渴望,打心里希望那符纸有点用。

    那料符纸是飞出去了,但竟然被尸人直接一把抓住,轻轻一捏,瞬间成一团废纸。

    “万符不侵?这是啥怪物?”

    于庆飞算是绝望了,自己一顿骚操作,结果毛都没伤着人家半分,这打击完全就是当头一棒似的。

    他拼了命的带着尸人在树林里绕,心头的惊慌越发的重,毕竟沐若茉被纠缠住,如果自己这边挂掉,那么她的压力瞬间便大。

    所以于庆飞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当下一咬牙,心里暗道一句,“师姐,你一定要活着出去”当下不舍的瞅了沐若茉一眼,便带着跟在自己身后的尸人,朝着密林深处跑去。

    沐若茉和三级尸正打得热火朝天,那料转头一看,突然发现背后的一人一尸不见了,所以二个同时一脸懵逼。

    “卧槽、大小姐,人呢?”

    三级尸突然口吐人语,凑到沐若茉的身边甩着一双假手问道,那里还有刚才那股凶残模样,如果仔细看,会发现那家伙脸上的腐烂之处,因为打斗竟然脱落了。

    “能联系上小三不,别跑丢了”沐若茉急忙开口道,三级尸闻言点了点头,掏出oppor9手机来,拨打了一个电话。

    那边忙音了几秒,正在奔跑的尸人被铃声惊到,只见他停了下来,从断手里伸出一只人手来掏出手机开口道:“喂、哥,怎么了?”

    “你们跑哪里去了?你小子也别跟得太紧,我们的任务是训练,不是杀人”

    三级尸急忙开口,那料音才落,那边就来了一句,“没跟太紧,我都找不到他了,那小子贼能跑,进了密林后一溜烟就没了踪影,也不知道躲哪里去了”

    “啥?”三级尸闻言一愣,急忙大喝道。

    “没人了,我现在正在找呢”

    电话那头再道。

    “你们现在在哪里?”沐若茉闻言一把夺过手机,冲那头问道。

    小三装的尸人转头瞅了一下四周,“正北方吧,应该在野狗陵这边”

    “野狗陵?快点找到他,我们立马就过来”沐若茉闻言大惊,急忙挂掉电话,然后瞅了三级尸一眼,“让他们二个别装了,赶紧起来找人”音落,自己独自一人飞奔了出去。

    三级尸和那边的小三还处于懵逼状态,但楞了几秒,拿着手机的小三一惊,“野狗陵?我…………握艹,这鬼地方是真的有僵尸的啊”

    于庆飞一路借助树木的掩护,朝着前方跑去,脚下的路不太好走,可以说坑坑洼洼。

    他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就是一个劲的跑,希望把尸人带离沐若茉的位置。

    等停下来后,他打着手电筒照了一下后方,发现没有东西跟来,当下心头一惊。

    “完蛋了,他不会回去找师姐去了吧?不行,我得回去”

    说完打着手电筒正要往回走,那料脚步才动,一道狼吼声便从山头传来,皎洁的月光下,于庆飞隐隐看到在侧面不远的洼地里,有一道身影跪在哪里,正冲着月光跪拜着。

    那一声狼叫,似乎惊扰到了他,当下于庆飞只见眼里一道黑影而过,紧接着就听见狼的惨叫声。

    先前还叫声洪亮的野狼,竟然就在月光下,被刚才还在洼地里拜月的家伙,瞬间灭杀。

    “尼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大了,这不科学啊”于庆飞见状大惊,跟着自己的尸人有多大实力,他还是知道的,但这拜了一下月,瞬间就跟吃鸡开了外挂一样,这不坑爹的吗?

    杀掉野狼后,那家伙站在山头,也不知道在干啥,于庆飞知道不能久呆,所以打算先开溜,那料一抬步,咔嚓一声格外的响。

    这突然来的一声,把于庆飞吓得半死,他急忙回头去瞅了一眼山头,发现刚才还在的尸人,现在竟然不在了

    这个消息对于他来说,简直如同晴天霹雳,吓得他脸色苍白,也不顾脚下是否发出声音了,急忙抬步往前冲去,一边跑、一边目光四下打量。

    在大山里绕了几圈,累得实在跑不动了,于庆飞才停下来休息一下,见跑了一路都没有啥动静,他暗想莫非没有跟来,莫名的消失并不是针对自己?

    想到这里,他松了一口气,背靠大树喘息,因为剧烈奔跑,现在他有点虚脱不说,汗水还湿了衣物。

    这一靠下去,感觉自己后背的大树,就像有水流淌一样,于庆飞靠在哪里,瞅着前面的月光,手里的手电筒还在颤抖,压根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毕竟这一夜的惊吓,实在太大了,自己好几次差点死于尸口,能不恐惧吗?

    这一休息下来,于庆飞却是感觉身体有点冷,他紧了紧衣服,暗道这大山里的温度就是可怕,

    打算再休息一下就回去找沐若茉,却是在低头拉衣服拉链的时候,感觉到有一滴液体滴在自己的头发上。

    那种感觉很清晰,所以他伸手去摸了一把,有点湿润和粘稠,像混合物一样。

    他把手伸了回来,然后借助手里的手电筒瞅了一眼,顿时一点血红刺痛了他的眼睛。

    于庆飞瞅到这里,身体猛然一僵,手脚更是一下就颤抖起来。

    尤其是在那液体落下来后,他猛然头皮发麻、感觉像有东西在头顶吹风一样。

    虽然害怕,但于庆飞还是咬着牙关,缓缓把头抬了起去,手里的手电筒光穿破黑暗,照在头顶的树叶间,哪里挂着一张青面獠牙,二颗长长的雪白牙齿上,鲜红色的血液,正一滴一滴往他的脸上落来。

    他和那怪物对视着,瞳孔逐渐扩散,终于没忍住巨大的恐惧,扯着嗓子惊恐的咆哮一声。

    此时正在林间飞快穿梭的沐若茉听到那一声恐惧的吼声后,当下心头一沉。

    “你个色虫绝对不能有事,姐不允许你有事”

    她惊慌的吼道,而身体之上的红色气体,则在一瞬间完全变为绿色,同时一股极度狂暴的气息,卷袭着四周的一切,她直接化为一道绿影,朝着前方的惨叫声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