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这个道士 > 第三十五章:一张一张往上砸
    这么一个迟钝,给了三级尸机会,它飞快跳了过来,照着沐若茉的面门就是一手招呼而来。

    沐若茉见状大惊,双手飞快探出,阻挡住三级尸的攻击,同时身体之上的红色气体瞬间血红了起来。

    一股极其霸道的力量从她的身体里喷薄而出,硬生生震碎了锁住双脚的手。

    同时挡住三级尸攻击的手一动,转而为抓,狠狠抓住三级尸的手臂。

    沐若茉双手往前一拉,然后狠狠对准其手臂就是一肘子砸下去,看似轻飘飘的一击,却是在接触到其手臂之时,将三级尸的手臂直接砸断。

    痛得三级尸哀嚎一声,一手推在沐若茉的肩头,身体爆退而出,瞬间和沐若茉拉开距离。

    于庆飞那边,被从棺中出来的尸拍了一下,此时他头晕目眩,感觉腰板就跟断了一样,迷迷糊糊的站起身来,眼神才清晰几分,迎面就是一张腐烂的脸。

    吓得于庆飞还没来得及反应,猛然感觉肩头一动,身体直接被提飞了起去。

    于庆飞慌忙抱住头顶的树木,那么因为二根树干距离太近,导致他的头狠狠撞在树干上。

    忍着那股痛,他丝毫不敢松手,而尸人下意识的这么一提,倒是帮助了于庆飞暂时找到一个安全的位置,不至于被追着乱跑。

    因为有一段距离的缘故,所以尸人跳起来后,手臂刚好触碰到他的鞋底,多一分都没有。

    对于如此幸运的位置,于庆飞顿时乐得哈哈大笑,瞅着下方不断原地蹦哒的尸人各种嘲讽。

    但很快于庆飞就悲催了,因为手部力量不足,他压根无法凭借手臂的力量,把自己的身体拉上树干去,只得抱着树干悬挂着。

    这样一来,时间长了手臂没了力气,早晚会掉下去。而已经被于庆飞彻底激怒的尸人,完全就是不依不饶式的攻击。

    身体一下一下往上蹦哒,完全不见疲惫,于庆飞咬牙抱着树干,手臂因为摩擦,此时已经生疼,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流动。

    眼看就快撑不住了,于庆飞只得拼了老命的想往上爬,但先前都爬不上去,现在只半残状态,怎么可能上去。

    所以挣扎了几下,最后手臂一酸,直接没力气的松开抱着的树干,往下落去。

    好巧不巧正遇见尸人举起断手往上怼来,他直接一屁股坐在那断手之下,抵着尸人往下砸去。

    “熬哦,老子的菊花”

    于庆飞悲吼一声,因为力道太大,怼得他屁股生疼,把尸人坐倒后,于庆飞一手捂住菊花,一手摸了地上的柴刀,原地蹦哒着。

    尸人被一屁股坐在地上,楞了几秒飞快站了起来,吓得于庆飞急忙捂住口鼻,不发出一口呼吸。

    按电视上演的,只要不出气,便不会被发现,所以于庆飞打算试一试,那料这一试,还真灵。

    尸人就和他面对面的站着,但应该没了呼吸的缘故,所以没发现他。

    于庆飞见状大喜,暗道一句林正英叔叔没有欺骗他感情,这方法果然有用。

    但有用是有用,只不过能忍多久?人不吸气要死,不出气也要死。

    于庆飞为了多撑一下,死命把要吐出来的气,往肚子里咽去,那怕咽得不多,但多少也有那么一丝作用。

    不过这样做的代价,就是气吞多了,导致自己的肚子鼓得厉害,隐隐有一丝震痛。

    但和小命比起来,这一丝震痛还是能够忍受的,所以于庆飞咬牙坚持着。

    那料那股气却是顺着肠胃直下丹田而去,汇集在某处,本来刚才就被重创了一下,现在气再下去,挤压得于庆飞脸色铁青。

    他眼睛睁得鼓鼓的,表情说不出的狰狞,对于要不要放这事,他相当的纠结。

    心里飞快的思量,这屁尸人闻了,到底能不能判断出自己的位置。

    多想无疑,于庆飞忍住不敢放,但尸人似乎就是认定了他就在范围里,所以来回的在他的四周闻来闻去。

    位置是越来越低,看着那家伙一脸猥琐的模样,于庆飞终于没忍住,悲吼一声后。

    便就是一连串的响屁,如同机关枪一样,啪啪……啪啪……的往外喷射,火力猛得持续了十几秒,愣是冲得于庆飞菊花生疼,才停息下来,作尸人,为了找到于庆飞的位置,他特意找了有气的地方闻,所以那一连串响屁,一个不少的全接了。

    一连串屁出去后,于庆飞满足的松了一口气,“啊…………舒服,太舒服了”

    他赞道,而闻他屁的尸人,此时正眉头紧皱,一脸懵逼的蹲着。

    于庆飞回头瞅了他一眼,二人目光对视,仅仅凝固了数秒。

    他惊吼一声,尸人嘶吼一声,二人的追逐再次展开,于庆飞拔腿就跑,利用树木的阻碍,和尸人直接玩起转圈圈来。

    尸人也相当执着,不懂得变通,就是一个劲头跟在了于庆飞的身后,二人你追我跑。

    玩得不亦乐乎,围绕着三颗树,几十圈下来,累得于庆飞前胸贴后背,动作是越来越慢。

    “尼玛,求你了,别追了行不?”

    于庆飞一边往前跑,一边开口道,但尸人听不懂他的话,就是死脑筋的不放弃。

    完全打算活活熬死他,再跑了几圈,于庆飞终于跑不动了,感觉身体一阵虚,暗骂平时撸得太多,现在肾不好了,跑个几千米就累死累活的。

    “不跑了不跑了,我们坐下来谈谈好不好?”于庆飞开口道,但他动作一迟缓,立马被尸人从背后掐住了脖子。

    推着他往前方扑去,于庆飞一脚抵住树干,反手推住尸人咬来的口。

    “师姐,坚持不住了”

    他终于向沐若茉求救,毕竟已经到了极限,能够拖这么久,已经算是尽力了。

    正在缠斗的沐若茉闻言,急忙拉开战场,飞快朝于庆飞的方向奔跑而来。

    然后一口咬破手指,飞快在手心画了一个符号,贴上来后,对着尸人的额头就是一巴掌拍去,硬生生将尸人拍飞而出,砸碎了先前躺的棺材板子。

    “没事吧”沐若茉拉了一把于庆飞,开口问道。

    “事………事大了,你再晚来一步,我就挂了”于庆飞喘着粗气开口。

    沐若茉瞅了他一眼,拍了一下肩头,“振作一点,要相信自己,可以打得过他们,那家伙现在属于一个半残品,你对付他完全没问题,别只想着跑”

    于庆飞闻言无奈一叹,“我也不想跑啊,可是我不会啊”

    “会那么多符箓,你就一张一张往上砸,总有能够制他的”沐若茉直接霸气开口,听得于庆飞嘴角扯了扯。

    “能行吗?”

    他还是小心的问道。

    “行不行,砸了不就知道了”沐若茉说完,直接掏了一把黄纸丢给于庆飞,然后再次奔出去和那具三级尸打斗着。

    于庆飞瞅了一眼手里的黄纸,再瞅了一眼已经从破碎棺材板里爬起来的尸人,当下心头一狠,“豁出去了,就算死小爷也不会让你好过”

    他怒骂了一声,掏出圆珠笔来,飞快在黄纸上画了一张镇尸符,拿着就朝尸人冲出,迎面一符纸对准尸人的额头狠狠贴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