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这个道士 > 第三十三章:发现阴地里的尸人
    “你画五张镇尸符,一会要用”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沐若茉也知道,于庆飞即使嘴皮子溅了一点,但画符的天分在哪里,也不能埋没了。

    于庆飞闻言一笑道:“师姐、镇尸符可以镇鬼不?”

    “你想干嘛?”听了于庆飞的话,沐若茉先是心头一惊,急忙询问道。

    “不干嘛,了解了解符纸的功能嘛”于庆飞笑着。

    “了解功能?就你这德行还是算了吧”沐若茉直接鄙视了他一眼,这些天相处下来,于庆飞的秉性她可是深有了解,心里早把他定义为不良分子,在沐若茉心里,于庆飞思想龌蹉不说,有时候会莫名其妙的做一些反常理的事。

    所以想了想,还是开口警告道:“我可告诉你,如果你要是做出一些违反门规的事,师傅会狠狠收拾你”。

    听着沐若茉一本正经的警告,于庆飞尴尬的笑道:“师姐你多心了,我真的就是了解一下功能,不会去敢坏事的了”

    他还真只是想了解一下功能,毕竟镇尸符在驭灵宝录上的记载为,“也正阳之气、引天地能量也封尸,被封者不得动弹,犹如木桩不知痛感”。

    所以能不能镇鬼,他完全不清楚,沐若茉想啥他心里有底,自己是色了点,毕竟正值青春期,但要说做违法的事。

    那是万万不可能的,毕竟家境虽然贫寒,但父亲对他的教导,那可是深入骨髓的痛,刻骨铭心的记得。

    “最好这样”沐若茉难得语气一软,然后拿起一张裁剪好的黄纸,取出朱砂笔来,飞快在黄纸上画了一张镇尸符。

    “镇尸符,之所以能够镇压尸人,是因为符中灵气,形成类似于牢笼的禁锢,封禁了尸身体里的煞气,尸没了煞气,便如同人没了血液,何谈动弹呢”

    “那师姐你的意思是,镇尸符镇不了鬼?”于庆飞闻言急忙开口道。

    “尸为煞气,或者尸气,鬼为鬼气,或者怨气。气不同,自然也镇压不了,在道之符箓中,讲究专攻专用,很少出现一符多用的情况,那些会让符纸的纯粹力量削弱很多,这样遇见强大的尸或者鬼,很可能因为力量不足,从而镇压不住”

    沐若茉开口道。

    她的一通分析,听得于庆飞恍然大悟,点了点头示意明白。

    为了使符纸拥有最强的灵力,于庆飞哪怕可以用圆珠笔画出符纸,但他依然采用传统的朱砂毛笔。

    毕竟老祖宗传承了这么多年,依旧坚持使用它,意味着朱砂毛笔黄符纸画符,确实能够增强符纸的威力。

    只见于庆飞一手握笔,一手扶案,目光有神凝固于纸上,一副专注的模样,酝酿了几分后,才猛然下笔,快而准,看得一旁的沐若茉目瞪口呆!

    她本来寻思,于庆飞能用毛笔沾朱砂,勉强把符纸画出来就好,不料于庆飞的毛笔功底,似乎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可怕。

    毕竟在这个年代里,会毛笔的人真心不多,而能用朱砂也写得流畅的,更是少见。

    因为黄纸和朱砂都会粗糙一点,所以流线如果没有足够的功底,是不可能轻易画出来。

    她看着于庆飞挥笔潇洒的行龙走笔,比起其他人画符,于庆飞占据明显的优势,因为别人需要先引灵,再画符,这样才能赋予符箓特殊的力量。

    其实所谓的符纸,就是在特殊的纹路里,注入灵气,然后在通过一些手段,让那些灵气发挥出那些特殊的力量。

    真符和假符的区别,就在于真符有灵,假符临摹。不过现在于庆飞正在做的是,假符的临摹,真符的效果。

    他一共画了五张镇尸符,一排摆开整整齐齐,花纹和笔画出入不大,只要不细看,感觉几乎就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落笔后,于庆飞颇为满意的打量着自己的作品,就像看刚刚写好的毛笔字一样认真,自己得意够了。

    才回头瞅了沐若茉一眼,“怎么样?厉害吧,实打实的毛笔灵符,童叟无欺”

    沐若茉闻言难得点了点头,“你的毛笔体,应该有一些年头了,看来你父亲是一个懂得教导孩子的人,能写出这手毛笔字,不得不说算有点入眼的东西了”

    沐若茉开口道,于庆飞闻言更加得意,立马拍着胸口道:“那是,没办法,本人就是集万千才能于一身,这人啊,太优秀了也是一种忧虑”

    “我看你全身都挺忧虑的”沐若茉不屑道。然后伸手收了五张镇尸符,将其塞入自己的衣兜里。

    再瞪了于庆飞一眼,便起身收拾一下东西,取了一个红色的包。透过半开的红布,于庆飞可以看到里面也是红色,但夹杂了金线,也不知道是啥,所以当下指了指那包,“师姐,里面是啥?”

    “天罗地网”沐若茉应道。

    “天罗地网?听上去挺高大上的”于庆飞目光一亮,伸手就要去碰包,不过瞬间被沐若茉打了一下手,她不满的开口道:“这可是法器,摸坏了你赔不起的,所以别乱摸”

    虽然口头这么说,但其实真相是天罗地网作为机关类的法器,很容易被触发,她之所以不让于庆飞碰,就是怕因为不懂,一但触发了机关,那样尸人没捕到,自己先动手把自己给捕了。

    见沐若茉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于庆飞暗道一句小气,冲着沐若茉做了一个鄙视的手势,便率先出了门。

    沐若茉也不怕他生气,就于庆飞这种脑袋热的家伙,只要不触及底线,他压根就不放在心上。

    沐若茉出门后,用黄纸折叠了一个千纸鹤,然后往千纸鹤的中间夹杂了一块布。

    应该是先前那尸人的,沐若茉之所以那么自信,于庆飞一猜就知道,沐若茉定然会使用一下特殊的方法去找尸人。

    千纸鹤折叠好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抬着,那纸叠的翅膀,竟然上下拍打,带着东西朝目标飞去。

    “跟上”沐若茉见有效,急忙道了一声,身体自然而然的往前冲出去。

    于庆飞见状麻溜的跟着,手里还握着那把柴刀,本来不想带的,但一想起自己连个防身的东西都没有,无奈也只得将就一下使用了。

    千纸鹤拍打着翅膀,带着他们往密林深处而去,越往前走,四周的环境越发的荒凉。

    脚下的土层,由干燥开始一点一点湿润,等深入老林后,感受着那潮湿的气息,于庆飞不由得紧了紧衣服。

    “真坑爹、这鬼地方难怪会出现尸人,这温度和湿度,简直常人无法忍受。”

    他抱怨着,闻言一直认真跟千纸鹤的沐若茉回头瞅了一眼,“这叫阴地,又叫养尸地,这种地方,属于阴气深重之地,乃是尸人和大尸成长的乐园。我们接近这里,意味着距离他们应该不远了”

    于庆飞闻言微怔,急忙紧了紧手里的柴刀,一脸警惕的盯着四周,看着他滑稽的模样,沐若茉反手就是一下,打得于庆飞一脸的幽怨。

    “正常点,不然一会把你喂尸人”

    “别,小的听大爷的,让往哪里就往哪里”于庆飞求饶着,但就在他音落后,沐若茉正准备接话的一瞬间,一道沉重的呼吸声缓缓响起。

    二人闻声同时一静,目光自然而然的交替了一下,瞬间安静下来朝前摸去。

    沿着树干往前,没有多久,一块摆放了四五口棺材的阴地,出现在二人视线中,而其中一具棺盖已经被打开,从里面跳了一具尸出来,对着头顶好不容易从树叶间透进来的月亮跪拜。

    于庆飞他们没有轻易妄动,而是持续观察着,直到第二具棺材缓缓打开,从里面直挺挺的起来一具穿着战袍周身腐烂的家伙,沐若茉见状眉头一皱。

    “有些年头了,还是一个武将,看来战斗力不弱”说完,于庆飞还没来得及开口,沐若茉便已经跳了出去,手里二张镇尸符出,一尸一下,在其还在认真拜月的空档,成功利用镇尸符贴住额头,将二尸定在了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