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这个道士 > 第三十二章:唯一一个圆珠笔画符的人
    那家伙提着鸡跑出鸡棚去,一个箭步,竟然跳出去数十米,眼看就要出鸡场。

    但落地的一瞬间于庆飞只听见咔嚓一声,赵叔布置在地面的捕兽夹猛然弹射起来。

    紧接着是一声硬碰硬的响声,被捕兽夹来了一下,那家伙竟然丝毫不改速度,继续飞快往前冲去。

    “怎么这么快?装电动小马达了?”于庆飞惊道,但音才落,自己身边一道破风声响起,身后的沐若茉,瞬间贴了上去。

    “尼玛、一个比一个变态啊”

    瞅着沐若茉的速度,于庆飞一脸的生无可恋,实在是人比人气死人,自己速度已经够快了,但和他们比起来,怎么感觉就跟婴儿和大人赛跑一样呢?

    虽然心头忧伤,但他也打着手电筒跟了上去,冲到刚才那人落脚的地方,手里的手电筒往下扫了一下,发现布置在地面的捕兽夹,竟然硬生生被其一脚直接踩废。

    原本最具有杀伤力的尖刺,也被怼弯了三四根,鬼才知道刚才这可怜的捕兽夹遭遇了什么。

    沐若茉的速度明显比那家伙的速度快上些许,成功在前方不远处,拦下了手提老母鸡的偷鸡大贼。

    被沐若茉拦住后,他停下不动,低着头呆立在原地。于庆飞见状慌忙冲了上去,从后面断了他的后路,二人成包围之势,将偷鸡贼夹在中间。

    “小子,别逼哥出手,赶紧束手就擒!”于庆飞挥舞着手里的柴刀喊道,但偷鸡贼压根不打算理会他,依然保持着那个姿势站在那里。

    于庆飞见状提着柴刀走了过去,拍了那家伙的肩头一下,“跟你说话呢,傻了?”

    音落、站着的偷鸡贼突然身体一动,沐若茉眼疾手快一步跳出,在其回身一口咬向于庆飞的时候,一把扯住那家伙的头发,硬生生将他的脑袋给停了下来。

    于庆飞手握柴刀,目光盯着那满口利牙,还有**不堪的脸,顿时身体一颤,手里的柴刀下意识往前捅去。

    因为被惊吓到了,于庆飞忍不住叫喊一声,手里的柴刀更是大力往前一送。

    搁常人哪里,这一柴刀下去,铁定后背进前胸出,但于庆飞把柴刀递出去后。

    手里却是传来震痛,他感觉自己就像把柴刀捅在一块坚固的石头上一样。

    沐若茉拉住其头发,使劲往后一扯,甩得那家伙的口水横飞,溅得于庆飞一脸。

    感觉着鼻腔里突然闯进来的恶臭,于庆飞当下眉头一沉,哇的一声瞬间给吐了。

    这边吐得昏天暗地,沐若茉却是已经和偷鸡贼交上手,因为是尸的缘故,那家伙压根不会说语言,就是嘶吼着冲沐若茉胡乱拍打。

    毫无章法可寻,一个凭借蛮力,一个凭借技巧和力量,结果可想而知。

    战斗没有持续多久,便也一边倒的形式,朝沐若茉这边偏斜过来。于庆飞吐了半天,直到没有吐的了,才脸色难看,身体微颤的直起身来,在抬头的一瞬间,却是看到沐若茉身后的黑暗里,亮起一双红色的眼睛,于庆飞见状大惊,急忙喝了一句,“小心身后”。

    他几乎音才落,一直伺机而动的东西,猛然从黑暗里冲了出来,二手狠狠的推在沐若茉的肩头,因为有于庆飞提醒,所以沐若茉即是被猛然推了一把,但影响不大,推着地面的泥土前进了一段距离后,便稳稳的停了下来。

    来救的是另外一具尸,它一把推开沐若茉后,没有任何的恋战,直接立马退走。

    于庆飞见状急忙冲上去,正要去追,不过沐若茉从后方拉了他一下。

    “别去找死了,我们先回去”

    她道了一句,于庆飞闻言仔细瞅了瞅沐若茉,确认没有任何异样,才松了一口气。

    二人回了王大妈家里,见他们回来,二个没睡的老人急忙围了上来。

    “怎么样了?那家伙又来了吗?”

    王大妈急忙开口问道。于庆飞闻言点了点头,“来了,不过那家伙…………”

    “大妈、我们和他交了一下手,并在他身上安装了定位器,这次他跑不了”

    本来于庆飞要告诉王大娘,偷她家鸡的,压根就不是人,而是尸。

    但话才出,一直不怎么说话的沐若茉抢先开口道,打断了于庆飞的话。

    “定位器?那是什么东西?”对于沐若茉说的定位器,赵叔充满了好奇,急忙开口询问。

    “所谓的定位器,就是可以跟着被定位的东西移动,他到哪里我们都能够知道”于庆飞给赵叔做了一下解释,虽然听上去听玄乎,不太懂,但大体他也明白。

    “找人的呗”赵叔应了一句,于庆飞闻言点了点头,“大体就这意思。”

    “好了,大妈我们能借一间屋子用一下吗?组装一下仪器,然后对其进行追捕”

    沐若茉并不想在这件事上浪费太多的时间,大概是想快点解决眼前的事。

    王大妈闻言急忙点了点头,起身带着于庆飞他们去了先前沐若茉呆的房间。

    “你们安心在里面忙你们的,门我和老头子给你们守着”

    于庆飞闻言一笑,“大妈你就安心下去休息吧,我们又不是搞啥天大的机密,不需要看大门的,只是仪器有一些精密,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安装”

    于庆飞颇有点无奈,毕竟瞅着王大妈一脸认真的模样,让他感觉自己和沐若茉,就像抗战时期搞特工一样,需要偷偷摸摸掩人耳目。

    “那好那好,我就不打扰你们工作了,有什么事尽管招呼”

    王大妈笑了笑,吩咐了一句才关了门离开,见人走了,沐若茉瞅着于庆飞,盯了半天才开口道:“动手吧,师傅说你可以不借助灵力和朱砂,便可以画出可以使用的符纸,给我展示一下,将就考察一下一个月的学习”

    于庆飞闻言微怔,“就是临摹呗?”

    “我哪里知道,按照你自己的方法来,赶紧的”沐若茉催促着,音落于庆飞只得无奈一叹,伸手从包里摸出一只圆珠笔,然后随便扯了一张纸,便开始在纸上临摹了一张镇煞符出来。

    见于庆飞落笔,符成的一瞬间,沐若茉身体一震,因为在于庆飞起笔完工的时候,她明显感受到有东西流入符箓里去。

    画时不引灵,符成灵自然进入,这样诡异的事,她还是第一次遇见,心理暗道一句,“莫非这就是预言之人拥有的天姿?”

    画好镇煞符后,于庆飞仔细瞅了一眼,才满意的将其取了起来,递给沐若茉。

    “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看?”他开口问道。沐若茉闻言嘴角扯了一下,迅速从走神中回过神来。

    她瞅了一眼符纸,再瞅了一眼于庆飞,好看确实是好看,但这是画符的人,不正经。

    所以她没好气的一把扯过符纸,手指在符号上摩擦了一下,腾然松了一口气。

    “还好”

    “什么还好?”

    “画的符纸还好,至少可以使用,证明这一个月来,你没有偷懒”沐若茉急忙掩饰道,其实她此时心里想的,是还好于庆飞画的符纸,因为自身修为的缘故,所以威力远远不入高手画的镇煞符,这证明上天给他点好处,但没让他逆天。

    不然一只圆珠笔画出人家修行几十年的威力,那还有没有天理了。

    没得到沐若茉的赞美,于庆飞颇有些失望,毕竟自己很努力的画了,精美不说,还很规则,结果就是一句还好,脆弱的小心脏还是有几分震痛的。

    瞅见了于庆飞有点失落,作为师姐,沐若茉虽然冷,但也不死板,所以拍了拍于庆飞的肩头,“不过你是我见过唯一一个,可以用圆珠笔画符的人,师傅也做不到”

    “握草,我就说嘛,像我这么优秀的人,怎么可能不厉害吗,唉、太有能力了,也是一种忧愁啊”

    沐若茉音才落,于庆飞立马满血复活,不改装逼的秉性,看得沐若茉脸色大沉,暗道以后都不会再夸奖这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