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这个道士 > 第31章 贼子,放下那只老母鸡
    因为他们王大妈找鸡,哦………是找丢失的鸡,所以她对于庆飞他们特别热情,一听沐若茉和于庆飞要留下来帮忙她守夜,王大妈顿时乐得嘴都合不拢,拉着于庆飞的手一个劲的说好。

    她老伴下午四点从集市回来,带了很多铁夹和捕兽网,进门见了于庆飞二人,他眉头一沉,面色不太好,想必对于先前来的人凉了他三天,他心头异常的不满。

    “老婆子、我回来了,这次带了东西回来,一会我们给下了,定要抓住那贼”

    他冲屋里喊道,王大妈闻言急忙从厨房里跑出来,身上穿着围裙,手里拿着炒勺。

    “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二位是侦查队的同志,政府特意派来帮助我们的。”

    “政府的人?”他问道,于庆飞闻言笑了一下,“算是!”

    “算是?啥意思?你们不属于政府,那么来这里干嘛?”

    “老头子,你少说二句,都是孩子呢”

    王大妈见自己老伴语气不好,急忙开口提醒道。

    “去了几次,他们都说等等,现在倒好,派了二个年轻娃子过来,这太极打得太过分了吧”

    他完全不听劝说,直接语气不满的开口道,于庆飞闻言也不怒,拉了拉沐若茉一下。

    “伯父,你的心情我理解,你家这次丢鸡,不是一般人为之,所以需要准备妥当才能出手,做到一次成功嘛”

    “不是一般人而为之?难道有啥邪灵不成?”

    “不好说不好说”于庆飞闻而不语,毕竟总不能告诉他们,我怀疑你家的鸡,是被尸给咬吃和偷的吧。

    那样他不但不会信,反而觉得于庆飞在开刷打太极,到时候态度更恶劣了。

    “老头子你就少说二句,赶紧去把鸡毛处理一下,来者是客,你对他们有怨气,总不能冲二个孩子撒吧”王大娘见他依然还不愿饶人,当下语气不满的开口道。

    伯父也是一个宠妻之人,听了王大娘语气不好,也只得点了点头,自己拿着东西进偏院去了。

    “二位,不好意思,老赵他性子直,啥话都不藏着掖着,所以见谅见谅”

    等伯父离开后,王大娘才开口向于庆飞二人道歉,闻言于庆飞摇了摇头,“我反倒喜欢他的性格,有一说一,不磨磨唧唧,是性情中人,你老就放心吧,我们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

    “那就好那就好,你们息着,我去看看鸡肉好了没,家里没啥好东西,就几只鸡凑合”

    “王大娘你太客气了,我们随便吃一点就行了”闻言于庆飞急忙道,音落、王大娘摆了摆手,示意不客气,便独自一人去了厨房,继续准备晚餐。

    整个过程,沐若茉很少说话,她安静的呆着,目光盯着于庆飞。

    “怎么了?是不是被我的帅气惊到了?”

    “可笑,你有帅气吗?”沐若茉冷冷开口,对于自己这个师姐,于庆飞是又爱又恨,爱在长得好看,实力又高,恨在说话从来不给好语气,说啥都冷,尤其是说自己的时候,完全就是各种嘲讽加不屑。

    好在于庆飞脸皮厚,所以当下哈哈一声,“唉、没办法,帅这个问题,一直都是我最烦恼的事情”

    说完还不忘掏出一面镜子来,理了理自己的发型,对于于庆飞的臭美,沐若茉直接选择了无视。

    她见过自恋的,还没见过这么自恋的,所以眼不见心不烦,自动屏蔽了于庆飞,见沐若茉不理会自己,于庆飞笑了笑,便老实的坐了下来。

    晚饭吃了鸡火锅,味道比起办酒楼的好多了,至少味道纯正,蔬菜绿色环保,完全就是农家种的菜,不含任何化学药剂。

    席间,于庆飞一口一个赵叔,叫得赵大民也不好意思一直板着一个脸,尴尬了半天,便和于庆飞聊在了一起,这一开口可好。

    人家都说二个人一台戏,现在是二个男的好多台戏,感觉二人就像相见恨晚一样,聊着沐若茉和王大娘完全听不懂的话题。

    一顿饭下来,虽然开头不好,但好在结局还是挺圆满的,至少赵叔对于庆飞他们不排斥了,有了交流便有了共同的语言。

    饭吃完,于庆飞和赵叔已经到了把酒言欢的地步,他陪赵叔去布置陷进,至于沐若茉则呆在屋里,说是要准备一些东西。

    王大娘以为她做的事很隐蔽,很有神秘性,所以特意给她安排了一个安静的地方。

    沐若茉说的准备,就是画一些符纸,以防晚上用到,不至于什么也没有。

    于庆飞和赵叔把陷阱布置好,二人边走边聊,就像有说不完的话一样。

    等他回来,沐若茉直接拉着于庆飞再次回鸡场去,并且感知王大娘他们,今夜不早轻易去鸡棚以防打草惊蛇。

    见二人要去鸡棚埋伏,赵叔本来提议要去的,但沐若茉拒绝了他。

    实在是因为如果猜测是真的,那么赵叔去了,也是拖后腿,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在家呆着。

    他们进了鸡棚,沐若茉让于庆飞一手拉住一根红色的细绳。

    然后让于庆飞将绳子拉着,围绕着鸡棚做了一个半圈的包围圈,然后在红线上挂铃铛。

    这样做,只要有人进入鸡棚,便会触发红线,摇响红线上的铃铛,那样他们便可以判断出,到底在那一个位置,有人进入鸡棚。

    布置好一切,沐若茉递给于庆飞一把柴刀,“这个你拿着防身,如果打不赢就跑,明白不?”

    接过沐若茉递给的柴刀,于庆飞脸皮扯了几下,一脸懵逼的看着沐若茉。

    “你简直完美继承了师傅的品质”

    他道。

    “哦?什么品质?”

    见于庆飞难得一本正经的开口,沐若茉颇有兴趣的问道,音落,于庆飞裂嘴一笑。

    “抠门的品质啊”

    “皮痒了是不?”

    于庆飞才出口,沐若茉当下目光一寒,一把拉住于庆飞的后衣口,质问道。

    “我说开玩笑的,你信不?”

    “你说我信不信?”沐若茉冷问道。

    于庆飞闻言一笑,“我认为你信,毕竟我们二个心有灵犀一点通嘛,信任还是有的”

    “除了耍嘴皮子,你就没干过正事,给我安分一点,不然揍死你”

    沐若茉瞪了他一眼,实在是于庆飞太欠揍了,要放没有执行任务,那么她定当让她知道,繁体的死字到底怎么写。

    被沐若茉警告了,于庆飞只得乖乖的闭口,二人一直在鸡棚忍受着味道等候着。

    直到快十二点了,依然不见有情况,于庆飞看了看手机的表。

    “十一点半了,那家伙到底还来不来了”

    “耐心一点、它会来的”

    沐若茉闻言道了一句,然后继续闭目养神,于庆飞见状冲她做了一个鬼脸后,继续老实的呆着。

    又过去半个小时,时间来到十二点整。

    正当于庆飞对其出现不抱任何希望的时候,突然鸡棚里,缓缓传来一股恶臭。

    就像发酵了很久的发粪池,突然被人搅动了一样,他皱了皱眉头,一脸难受的开口道:“啥玩意儿,怎么这么臭啊”

    “来了,我们去另外一个鸡棚”

    沐若茉突然道了一句,然后起身飞快朝另外一个鸡棚跑去。

    铃铛没响,机关没启动,要不是闻到臭味,他们压根不知道有东西进来了。

    二人一路冲到另外一个鸡棚去,于庆飞拿着手里的手电筒往里扫了一圈,最后手电筒光定格在一道破烂衣服的身体上。

    此时那人正一手抓住一只鸡,一手不停的将鸡肉往口里塞,由于太急,所以塞了一口的急忙。

    被手电筒光照射后,二人对视一眼,那家伙二话不说,提着鸡就要跑。

    见状,于庆飞大惊一声,“贼子,放下那只老母鸡”音落直接提着手里的柴刀,压根没有多想的就冲了上去。

    这好不容易惊现偷鸡贼,到了自己在女神面前表现的时候,于庆飞完全内心不怂,就跟到了鸡血一样凶猛,哪怕都不知道自己追的到底是人还是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