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这个道士 > 第二十九章:第一个任务
    看着倒在自己床榻前的于庆飞,沐若茉一双美目盯着他,看着于庆飞因为自己失误,导致被雷电劈得有点非的脸。

    沐若茉破天荒的露出一抹笑容,要是被于庆飞瞅见了,那家伙铁定又是各种花痴。

    二人一个残一个晕,就这么老老实实的躺着,直到沐若茉的身体开始恢复,她渐渐能动了后,才勉强扶住床架下床来。

    拉开袖子瞅了一眼自己的左手臂,在手腕的位置,一道异常清晰的红线,此时却是暗道了一条。

    “果然还是不行啊,哪怕把所有阳气都逼到一点上来,依然无法像男人一样自由的修炼至阳之体,难道真的女人不能修炼吗?”

    沐若茉叹了一气,从加入师门那天开始,沐若茉就希望自己修炼出门中最有名的至阳之身,但奈何她一介女子,如何修炼至阳?

    但经过她多年的研究,终于找到可以让自己短暂使用至阳之体的方法。

    她将周身阳气压缩到一个点上,在使用的时候,猛然爆发,这样冲击的一瞬间,会让她的身体瞬间拥有至阳之体的特性。

    虽然尝试成功了,但依然还是一个残次品,毕竟使用之后的后遗症,无疑是可怕的。

    等身体回暖后,沐若茉可以自由活动胫骨了,她才动身将于庆飞扶上床,并且打了水给他简单擦拭一下,确认于庆飞仅仅只是昏迷,身体并无大碍后,沐若茉才安心出了门。

    于庆飞一觉睡到第二天清晨,等他浑身酸疼,头晕目眩的起床来,却是听到外面有打斗声,急忙出门一瞅,发现沐若茉正对着一个练习木桩,各种狠招往上招呼。

    看似纤细的手,却是如同包裹了一层铁皮一样,将木桩砸得嘎吱直响,于庆飞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沐若茉的手臂上,似乎缠绕了一层淡红色的气,而就是因为有哪些气的存在,才能让沐若茉在击打木桩的时候,不伤到手臂。

    观察了半天,等沐若茉停下手后,于庆飞急忙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

    “师姐师姐,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他急忙开口道。

    “问题?”沐若茉闻言瞅了他一眼,目光打量了一下,才疑惑的开口道:“你个色虫,还有问题问?”

    “喂喂,我也是爱好学习的好不,怎么可以怀疑我修炼的一片赤子之心呢?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对我的打击那是……………”

    “行了行了,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再叽叽喳喳的,我揍死你”沐若茉挥舞着拳头打断道,于庆飞闻言一颤,急忙和沐若茉保持一定的距离。

    “别激动别激动,我就想问一下,刚才你击打木桩的时候,手臂上包裹着的是什么东西”

    “这个吗?”沐若茉闻言手臂一动,刚才的气体再次出现,于庆飞见状急忙点了点头。

    “对对,就是这个”

    “它叫灵、是每一个修行者修行到一定地步后,然后衍生出来的东西,灵的等级一共分为七级,第一级白色,乃是入门进行了灵启后灵的颜色。”

    “第二级、蓝色,象征着修行者的修为达到了玄,第三级则是红色,象征着修行者进入地,四级为绿色,修行者达到天级,可以感知天地力量。第五级为黑色,象征着入灵,第六级为金色,象征着圣,至于第七级,传闻乃是彩色的,神之力量。”

    “但从很早以前,便没有听说有人进入七级灵了,也就是没有人成为神”

    “握草,怎么搞得跟玄幻小说一样,咋们修行道法也这么分?”

    于庆飞问道。

    “没错,纯实力按这个等级分,但道法的奥妙在于,它在修行自身灵的时候,因为符纸的辅助和法器的加持,导致术修之人,往往比纯武修厉害得多,但什么东西,到了极致都厉害,自身才是绝对力量,在灵的基础上,还会衍生很多东西,比如介子的能力炼冰,在她的面前,冰可以到达一个极致,虽然细如发丝,但能够穿钢铁,那也算一种灵器,用血液喂养出来的灵器。”

    “那我斗胆问一句,师傅他什么等级了?”于庆飞闻言兴致满满的开口道,沐若茉则白了他一眼。

    “师傅的修为,至今没有人知道,他一般不轻易出手,至少跟了他十年,我一次都没见过”

    “不会还没你厉害吧?”于庆飞闻言表示担忧道,不过音落便被沐若茉一个爆头。

    “你脑袋搭铁还是怎么滴?师傅作为天一道唯一一位天字辈长老,你说他没我厉害?真当天一道卖白菜的啊”

    沐若茉不满的开口道。

    于庆飞揉着发痛的头,冲她做了一个无辜状,“师姐,能和你商量一个事不?”

    “说、别婆婆妈妈的”

    “下次能不打头不?毕竟哥是靠脸吃饭的人,脸至关重要,你打头破坏了哥的英姿,那且不是毁了我的未来吗?”

    “……………………”

    “靠脸吃饭?就你这**丝样,要是有姑娘看上你了,那真是眼瞎心也瞎”

    沐若茉无情的一波重击,听得于庆飞如落深渊,一脸幽怨的瞅着她。

    “不能好好的玩耍了,你竟然质疑哥的帅”

    于庆飞挣扎道,但奈何沐若茉太强势,直接一手抵住于庆飞。

    “你确定你帅?”她认真的开口问道,关于自己帅不帅这个问题,乃是于庆飞的尊严问题,他曾经就一度被自己帅醒来过,所以帅不帅还用怀疑吗?因此为了捍卫自己的尊严,他必须要坚挺,所以斩金截铁的开口道:“不帅!”

    “别给我皮,第一个任务已经下来了,我宣布你的好日子已经到头,从明天开始,你便是任务的执行者,我可提醒你,完不成任务,和任务完成得很糟糕,那么你是会被打的”

    沐若茉一本正经,面不改色的开口道,音落于庆飞无奈一叹,“我可以不接吗?“

    “不接?要不我帮你问一下师傅,给你联系一下乱葬冈一日游。“沐若茉冷冷的开口道,于庆飞闻言急忙一脸诚恳的看着沐若茉。

    “姐、我开玩笑呢,除魔卫道、乃是修行之人的人生信条和指标。所以我怎么可能会不接呢,你说是吧?”

    他乐呵呵的笑道,沐若茉闻言也没多为难他,而是点了点头。“你最好你是真心话,如果让我发现你心口不一,那么我会毫不犹豫的拍死你”

    沐若茉再次警告,目光盯得于庆飞后背发凉,急忙再次保证道:“句句真心话,日月可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