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这个道士 > 第二十八章:沐若茉的金刚吼
    直到电芒散尽,沐若茉瞅了一眼躺在草地里一扳一动的于庆飞,顿时目光一亮。

    “果然,被雷劈过的人,身体多少会有一点免疫的能力,被天雷符劈了都还能动,看来你已经产生免疫了”

    沐若茉一本正经的开口道。于庆飞闻言一愣,一脸的懵逼,张着一张乌黑的口瞅着她,喉咙里挤了半天才挤出一句:“沐若茉,你…………你这是谋杀亲夫啊”他悲叹着。

    本来刚才连手指头都动不了的,现在因为被雷劈了一道,他的身体反而可以动弹了。

    看着于庆飞那半死不活的模样,女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预言之人?这吊样?太有意思了”边笑,女人胸口边上下摇晃,看得于庆飞二眼直勾勾的,沐若茉见其已经半残,还如此不改色心,当下眉头一沉,快步走了过去,故意踩了于庆飞的手一脚,踩得在地上流哈巴子的于庆飞嗷嗷直叫。

    “既然来了,那么就按我沐若茉的规矩来,兽走留皮,鸟飞拔毛,明白?”

    沐若茉傲慢的开口,女人闻言眉头一沉,“别人怕你,我手术刀介子可不惧你,都说天一道沐若茉修为惊人,今天我正好领教一下”

    音落,女人手一动,顿时四把金色的刀缓缓漂浮在她的身旁。

    刀身金色的光泽散发出凉凉的冷意,刀刃上的那一抹血色,如同饮血的兽一样。

    “手术刀,魔道十二鬼道之一,我也想领教领教”沐若茉同样战意不弱,二个女人目光瞬间对上,立马摩擦巨大的火花,于庆飞咬着牙爬起来,才坐稳,只感觉自己身边一道劲风吹过,沐若茉便瞬间消失在原地。

    对面的介子也同样瞬间消失,二人狠狠的撞击在一起,沐若茉靠**,而介子则靠手里的手术刀,二人激烈的交锋着,在于庆飞的眼里,完全就是二道光在来回的交织。

    “这………这算人吗?这速度是认真的吗?”他一脸懵逼的坐在地面上,瞪大了眼睛瞅着交锋的二人,本来他以为沐若茉再厉害,顶多就是会一点手脚功夫,比如黑带几段几段啥的,现在见到沐若茉真正出手,他才知道先前的比试,人家完全就是逗着自己玩。

    二人的战斗没持续多久,当一次激烈的碰撞后,二人迅速分开,然后各自站回自己原来的位置。

    沐若茉衣服凌乱,有些许印记,而介子那边,四把手术刀少了一把,人的脸色看上去也有些许的苍白。

    二人继续对视着,介子仅仅坚持了数秒,嘴角忍不住鲜血往外溢出。

    而沐若茉的左臂衣服,则裂开了一道口子,白皙的皮肤上有一道痕迹,但仅仅只是泛红,显然刚才的交手,沐若茉占了上风。

    “咳咳、天一道的第一女拳法家果然名不虚传,竟然能利用气震碎我的一把手术刀,确实算一个对手,不过这样貌似还不够”

    介子冷笑一声,然后缓缓从包里取出一包细小的针,于庆飞认得那玩意儿,先前自己突然失去了知觉,就是中了她手里的细针,所以他急忙提醒道:“师姐,小心她手里的针,那玩意儿一但入体,人瞬间失去知觉”

    “天寒北针,也玄山极寒炼制,注入特殊液体,然后日夜也血供养,炼成之时针可透铁、入体锁魂,乃魔道十大鬼器第八”

    沐若茉缓缓开口道,音落,介子笑了一下,“是一个识货人,能死在我精心也心血培养的天寒北针之下,你不冤枉,一路走好吧”

    介子傲气的开口道,然后手指一拨,顿时一根天海北针从针包里飞出,化为一道寒芒朝沐若茉射来。

    “天寒北针固然厉害,不过其体极寒,万物相生相克,用它对付我的至阳之体,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沐若茉冷笑一声,猛然扎了一个马步,然后双手叉腰,面色一凝厉声喝道:“金刚吼”

    音落,她张开口冲着对面狂吼一声,于庆飞只见一头金色巨辕从沐若茉的身后奔出,一巴掌将介子的天寒北针直接拍碎。

    而金刚吼的余音,继续扩散而去,狠狠的撞击在介子的身体之上,将其狠狠推飞,口中鲜血更是如水一般喷出。

    她倒飞而出,砸在身后的巨树上,震得巨树枝颤叶落。

    “金刚吼?你竟然是至阳之体,这怎么可能?你可是女儿身啊”介子惊恐不甘的吼道。

    “哼、谁说女子就不能炼习金刚吼了,我天一道的底蕴,且是你们这些魔道之人可以企及的?”

    “哈哈…………哈哈…………至阳之体,今天这跟头栽得我心服口服,来日再会你,我的拳法家”

    介子闻言痴狂的大笑道,然后身体缓缓隐入大树中,直到消失不见。

    “难怪这么有恃无恐,原来是带着那家伙的一叶千里而来的,下次可就没这么好的事情了”

    沐若茉道了一句,然后身体一歪,直挺挺的就倒了,看得身后的于庆飞一脸的懵逼,暗道刚才还装逼来着,现在怎么说倒就倒了呢?

    不过他还是急忙忍着巨痛爬到沐若茉的身边,推了她一把,“喂喂,师姐、你没事吧?别挂了啊,万一那疯女人回来了怎么办?”

    “那你还这么大声?是要告诉别人我不行了吗?”沐若茉腾的一下睁开眼睛,大声的质问道。

    “原来没死啊,听着语气还挺精神的”于庆飞闻言松了一口气,能骂证明还没断气,还有得救。

    “你背我回去,现在我的身体动弹不了”良久,沐若茉才红着脸开口道,于庆飞闻言一愣,突然大喜,急忙搓了搓手掌。

    “你动不了啊”他坏笑着,看得沐若茉脸色一白,似乎想到了什么,当下厉声喝道。

    “于庆飞,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对我不敬,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她面露不安,毕竟于庆飞此时的表情,实在看得她后背发凉。

    不过于庆飞仅仅盯了一下,便摇了摇头,咬着牙将沐若茉抱了起来。

    “放心吧,我于庆飞虽然色,但色得有原则,是不会强迫你的”

    “那你抱我干嘛?”

    “这么大,万一挤爆了怎么办?那多可惜“于庆飞闻言一本正经的开口,说完还不忘低头瞅了一眼,顿时忍不住鼻血飞喷,吓得他急忙把脸别开。

    深怕血液溅到沐若茉的身上,看着于庆飞那副表情,沐若茉肺都气炸了,但奈何因为强行使用金刚吼,此时身体完全处于麻痹状态,不然她会把于庆飞打出翔来。

    在三番四次的警告下,于庆飞终于才好好的收敛他那邪恶的目光,抱着沐若茉回去。

    因为跑得太远的缘故,所以直接把于庆飞累了半死,才回到住处去,毕竟自己也是一个伤员,等把沐若茉安置在床上后,于庆飞冲她笑了一下,“我就说、不会轻薄你的了”说完,抹了一把鼻血,轻浮的道了一句好大,便直接歪头就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