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这个道士 > 第二十四章:接美女师姐
    “那现在怎么办?拖回车里去,还是就让他呆在这里呆着?”

    男鬼瞅了一眼老人,询问式的开口道,毕竟是老天师的弟子,总不能让其醉躺荒坟吧。

    “拖回车里去,然后通知老天师,让他过来”老人最后决定不碰于庆飞,让他老实在车里呆着,二鬼将于庆飞拖回车里去,至于被他揍得不轻的女鬼,则在安排好于庆飞后,由老人带着赶往老天师的住宅。

    本想着自己偷懒一天,睡一个懒觉,那料还不到四点,门便被敲响。

    老天师开门一看,顿时吓了一跳,“你们怎么搞的?怎么弄成这副模样?”

    他问道,音落,女鬼直接给跪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述说自己的遭遇,也讲不清楚,完全就是断断续续的说。

    听得老天师眉头连连紧锁,待其音落后,他才开口询问道:“好生解释,不可鬼哭狼嚎影响别人”

    “老天师啊,你那徒弟太可怕了,他一瓶二锅头下去,人畜不分,人鬼不饶啊”

    老人急忙安抚好女鬼,然后自己代言叹道,老天师闻言一愣,“人畜不分,人鬼不饶?啥意思?”

    “就是喝了酒后,谁都想上,男女通吃,谁都敢打,连鬼都不放过”

    “她这模样那小子揍的?”

    老天师眉头一皱,急忙问道,老人和女鬼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确认就是于庆飞打的。

    “你先带她下去休息养养,晚些我来给她治疗,我去看看那小子”真假他还不能断定,得去看了才知道,所以吩咐女鬼先下去养着,自己去看看那瓜娃子。

    他听说过酒后乱性,可是这么乱的,还真是第一次听说,所以当下老天师回屋披了一件衣服,穿好鞋子后便直奔韩文先的房间去。

    叫醒来迷迷糊糊的韩文先,二人开着车赶往乱葬岗,到哪里的时候,于庆飞还躺在后座上呼呼大睡,男鬼则一脸紧张的瞅着他。

    生怕其突然醒来,孤男寡男的,还在这荒郊野外,鬼都不知道会发生啥。

    直到看见老天师敲窗,男鬼才松了一口气,偷偷摸摸放下手里的石头。

    “老天师,你总算来了”他松了一口气,实在是守着于庆飞,让他后背发麻,感觉自己在守一头怪物一样。

    “他们给我说了,你先进来,我会处理他”老天师道了一句,掏出一个玉简来,男鬼见状急忙点了点头,身体化为一股清烟,隐入玉简去。

    “老天师,按道理不应该啊,他没有任何法术,怎么可能触碰到鬼,并且将其给伤了”

    韩文先检查了于庆飞一遍,开口不解的问道。

    老天师闻言,抬步靠近于庆飞,因为喝得太多,所以车里充斥着一股浓烈的酒气,幸好没吐,不然再夹杂点呕吐物的臭气,那真是让人阵阵作呕。

    他伸手将于庆飞拉了起来,韩文先见状急忙帮忙,二人在草地上铺了一张垫子,然后将于庆飞放在上面,老天师仔细查看了一遍,最后在他紧握的手里,看到了可疑之处。

    “打开他的手”他道了一句,韩文先闻言急忙动手,强行掰开于庆飞紧握的手,露出里面的东西来。

    “束魂咒,能伤到鬼很正常”

    “……………老天师,你确定圆珠笔画的符,有用吗?”韩文先脸皮一扯,开口问道。

    “有没有用,例子不就在你眼前吗,世事无绝对,不要被那些所谓古人留下的东西所束缚了,他们说画符必须朱砂黄纸,那这个怎么说?坟场圆珠笔,照样还不是把一只鬼打得面目全非。”

    老天师责怪道,韩文先闻言急忙点了点头,不敢再开口反驳他,毕竟事实就摆在眼前,板上钉钉的事,自己有啥好争论的。

    “这小家伙看来很特殊啊,没有经过任何指导,便就可以凭借自己临摹符咒,并且让其能够使用,这份天资,难怪老天师要收他为徒”

    韩文见场面颇有这尴尬,急忙开口惊赞道,在行业里,术士要求最高,不但需要对灵有感知,而且要天生瞅得见鬼,并且有悟性,缺一难成大气。

    “天算子虽然老糊涂,不过还是有几分重量的,虽然不是预言中人,但天资却是异常出众,是一个好苗子,老道那差事,也算有人接替了”老天师抚了抚自己白花花的胡子开口,韩文先闻言一愣,然后一脸不可思议的开口道:“听老天师你的意思,莫非你是要…………”

    “人老了,身体一年不如一年,有些东西需要继承者,我查过他,连续三年国家级种子培育金奖,数不清的市省级植物培育奖,一个天生对植物有特殊见解,又身怀天资之人,为何不可去?”

    老天师反问韩文先,他似乎对于韩文先的那句莫非,心中有不满。

    “但就算如此,这么草率的决定,会不会太危险了,毕竟那个地方关乎了…………………”

    “嗯,那个地方了?我仅仅只是收他为关门弟子,继承我的衣钵罢了,这以后啊,这天一道还需要他镇守呢”

    老天师打断了韩文先的话,并且冲他打了一个眼色,人精韩文先哪里还不明白,急忙自然的接话道:“那也不行,哪里有刚入门就可以继承天师传位的?再说他什么也不会啊”

    “我心也决定,无需多说,带上他,我们回去”

    老天师厉声道,然后一甩袖子便转身离去,韩文先一脸的纠结,但也只得抱起不省人事的于庆飞,上了自己开来的车,丢下那辆大众回了自己居住的地方。

    他们车才走,立马坟地里飞出几只鸟儿,拍打着翅膀飞向远方。

    高高的黄沙戈壁上,一道枯老的身影背着挂满土灰布的竹篓,踩着破草鞋走着。

    竹帽下的脸,就像风沙崖壁上的老木,黝黑而布满斑驳,远处三三二二飞来几只黑鸟,缓缓落在老人的竹篓上,叽叽咋咋的叫着。

    “哦?天资之人?没有提及那个地方,既然有资质,那就对了,看来是预言中人错不了,我们去会一会吧”

    鸟叫声停后,老人自言自语的道了一句,便继续背着自己的竹篓,迈着蹒跚的步伐往前走去。

    于庆飞睡了很久,等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二点之后,他揉了揉发痛的脑袋,目光透过窗子往外望。

    突然想起自己墓碑还没抄写完,顿时一惊、急忙从床上跳了下来。

    “醒了”

    韩文先一本正经的坐在床前,目光颇有深意的开口问道。

    “我去、我师傅呢?他在不?”

    于庆飞闻言急忙问道,目光四下打量了一下,发现没有看到老天师的身影,他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去庙里了,他分配了任务给你”韩文先道了一句,然后丢给于庆飞一把车钥匙,“先去坟地把车开回来,然后洗干净,再去机场接一个很特别的人”

    “接人?接谁啊?”

    “你的师姐,刚刚从国外回来,是个大美女,别说叔我没提醒你,她喜欢茉莉香气”韩文先有意点拨道。于庆飞闻言双眼一亮,“哦呦…………美女?大美女?”

    “美不美自己去看不就知道了,不过我可提醒一下,玫瑰虽美,小心有刺啊”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小小玫瑰刺,且能透城皮?”

    于庆飞急忙哈哈一笑,冲韩文先打了一个眼色,完全不顾自己现在身体虚弱,连滚带爬的冲出门,直奔坟场而去。

    看着跟打了鸡血一般的于庆飞,韩文先无奈一叹,“果然,单身久了的男人,母猪都是天仙啊,不过那朵天仙,可不好惹啊!”

    他意味深长的开口道,但已经冲出去的于庆飞,哪里听得到他的话,现在他满脑子都是接美女,其他的都是全是浮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