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这个道士 > 第二十章:关系复杂
    “好了,别一副死人模样了,这次我给你点有重量的,这样总行了吧”

    老天师见于庆飞满脸的幽怨,也只得退一步开口道,于庆飞闻言一喜,“当真?那你准备给我什么厉害的法宝?符箓?还是厉害的法器?或者毁天灭地的能力?”

    他急忙问道,老天师闻言一笑,“鉴于你乃是我天一道的关门弟子,我就勉强给你配备一把超强聚光的头戴矿灯,这样方便你抄墓碑,也方便鬼来的时候,你好逃跑”

    “……………………”

    于庆飞闻言一脸的嫌弃样,他就知道,也老天师那抠门样,怎么可能给他好东西,当下把头一歪,目光不屑的瞅了老天师一眼。

    “怎么?不要?那好吧,那就别说我什么都不给哈”

    “你就抠门吧,等哪天你把你徒弟玩死了,你就没徒弟了”

    于庆飞冷哼一声,正打算出门不**他,不过想起自己要问的,半个字都没有问,于庆飞当下急忙回过头来问了一句。

    “师傅,这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这个怎么说呢,你可以说有,又可以说没”老天师应道。

    “那到底有没有?”

    “如果按你们的理解,这个世界上确实存在有鬼魂一说,不过用我们的话来说,那东西叫做阴灵,或者灵体,一种特殊的气体,只不过为了通俗,大家都俗称他为鬼”

    老天师道。

    “会杀人不?“于庆飞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毕竟这有关他的安危,必须得问清楚。

    “杀人?”老天师闻言一笑,“至于杀不杀人,这个问题要看你遇见什么样的魂,或者说遇见什么样的鬼,鬼分好鬼恶鬼,如果你遇见好鬼,顶多就是因为贪玩吓唬你一下,但要遇见恶鬼,那就看命喽”

    “喂喂,不是吧,这么坑爹的?那我去的那乱葬岗,有恶鬼没?”

    “这我哪里知道,我又没去呆过”

    “……………………”

    “你不是天一道的大师吗?你怎么会不知道?”于庆飞挣扎道,但老天师就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老神在在的坐在哪里。

    “谁说天一道的人,就一定会知道哪里有没有恶鬼?”老天师反问于庆飞。

    “可………………”本来于庆飞想要辩解一下的,后来仔细一想,貌似也是这么一回事。当下不满的开口道:“我不管,反正你必须给我点防身之宝,不然我打死也不去”

    于庆飞准备耍无赖了,心里想着,既然你丫的收了我为徒,不多少给点防身的东西,那是不可能的,就算你是铁公鸡,毛都要给我掉几根下来。

    “不给,除了矿灯,什么都没有”

    老天师直接拒绝道,闻言气得于庆飞不轻,一步上前一把拉住老天师的衣领,“小爷忍你很久了,出手吧,今天不是你………………”

    “咔嚓”

    “师傅,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听到那一声刀断声,于庆飞急忙松手,然后帮老天师理了理衣领,满面春风的笑道。

    变脸的速度之快,堪比带面具一般,老天师闻言,一脚踩住他要后退的脚,当下痛得于庆飞嗷嗷直叫。

    “好你个小家伙,敢以下犯上,抄写墓碑数增加十”

    “不要啊师傅,我上有老下有下,家中……………”

    “滚犊子,抄不满三十个,我劈死你”老天师厉声呵道,同时手里挥舞着已经断了二次的刀,得劲的吓唬于庆飞。

    在老天师的威逼之下,于庆飞不得不低头应是,晚上没小命,总比现在没小命的好,所以利弊于庆飞还是看得很清楚的。

    灰溜溜的从老天师的房里出来,于庆飞直接回了学校,虽然那专业看似不靠谱,但好歹也是自己考上的大学,哭着也样将其读完。

    刚进寝室门,于庆飞便闻到一股特殊的香气,隐隐看见陆小白的床在动。

    于庆飞见状眉头一沉,想着那家伙在干嘛呢?所以偷偷摸的摸了过去。

    伸手上拉住陆小白的围帐,然后猛然一拉,顿时发现陆小白正顶着被子,而他的身下……………。

    “咳咳,今天天真好,小白那家伙呢?跑哪里去了?”

    于庆飞洋装没看见,一边抬头,一边往自己的床边走去。然后麻利的收拾好自己的东西,飞快夺门而出,留下陆小白和一脸羞红的柳月。

    “都怪你,我说了你室友会回来,现在好了,我以后怎么见人?”

    柳月责怪道,她一早来找陆小白,却不料羊入虎口,硬生生被陆小白给吃了。

    一开始她就提醒于庆飞很可能会回来,不过陆小白却是一脸保证,说于庆飞在外面租了房子直播,肯定不会回来的。

    只是千算万算,他万万没有想到,于庆飞会回来拿书上课。

    被于庆飞刚才那一阵惊吓,直接把陆小白吓痿了,他只得苦笑着开口,“月儿你放心,他什么都没看见”

    “还什么都没看见?幸亏我说盖被子,不然………………”

    “没事没事,我会处理好的,飞哥嘴紧,不会乱说的”

    陆小白保证道,也他和于庆飞的关系,他敢肯定于庆飞不会乱说,顶多到时候流点血,请他吃这顿好的,便妥妥解决。

    “最好这样,不然你以后别想碰我”柳月见陆小白保证了,也不好多责怪他,只是踢了一脚,便翻身起来穿了衣服跑回自己的学院。

    拿了书的于庆飞,一脸懵逼的走在去教室的路上,一想着刚才的那一幕,于庆飞顿时露出一个谜之笑容。

    “这次不让你个王八犊子哭爹喊娘,我就不叫于庆飞,让你上次坑我二块钱的包子,这次落我手里了吧,啊…………哈哈”

    于庆飞放荡的笑着,音落还没落,突然一只手抓上他的肩头。因为夜晚才被鬼吓得不轻,这么一抓,顿时吓得于庆飞身体一颤,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英…………英雄,你是劫财还是劫色啊”

    于庆飞结结巴巴的开口问道,音落,背后传来一个飞吻声,紧接着就是一道噩梦一般的声音响起。

    “小牙子啊,几天不见,来来、让爷溜一个”

    “如………如花大姐啊,早………早上好”

    于庆飞一听这话,更加的惊恐了,简直比看到鬼都要还恐惧几分。

    如花大姐瞅了于庆飞一眼,舔了舔自己的朱红大唇,做势就要亲来,顿时吓得于庆飞亡魂皆冒,差点一口气没上来,直接嗝屁去了。

    看到自己怀里的于庆飞瞬间软了下去,如花直接霸气的一把搂起,朱红大唇狠狠的印了上去。

    不过却是在快要触碰到于庆飞脸的一瞬间,被一只手给挡住。

    “娄四娘,不要强人所难”

    “老师,我和他是真心相爱的,日月可见,只差生猴子了,你一定要相信我啊”

    娄四娘闻言急忙道,听得牧云天眉头一沉,反手就是一耳刮子。

    “麻蛋的,这可是我的,你想横刀夺爱?懂不懂尊老爱幼啊?”

    牧云天怒气冲冲的吼道。

    “握草,谁夺谁的爱?明明是我先喜欢他的,你丫的才是第三者”

    娄四娘同样不甘示弱的开口道,音落,牧云天直接气炸,一把扯过于庆飞。

    “我和他大一就相依相偎了”

    “我他发小”娄四娘一把扯过。

    “我她、妈的朋友”牧云天再次扯过。

    “我她姥姥的闺蜜”娄四娘再扯。

    于庆飞就被他们二人如此拉来扯去,晃得他满眼的星星,一脸的生无可恋。

    “师傅,白天可以去坟场不,我要在哪里安家啊”

    他绝望的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