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这个道士 > 第十八章:王小狗,快来吃狗肉
    老人的话听得于庆飞一乐,他急忙哈哈的笑了一下,“大爷,咱们、咱们不开玩笑好不好,怪吓人的”

    于庆飞虽然在笑,不过后背却是早已经湿透了,冷汗简直如水一般往外奔涌。

    老人闻言,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他,那浑浊的眼睛,让于庆飞感觉在看死鱼眼睛一样,盯了良久,直到于庆飞脸色呈现僵硬的酱紫色,老人才哈哈一笑,“现在的年轻人,愈来愈不经吓了,看来教育还是不彻底,竟然相信鬼神这玩意儿”

    “哦…………”

    老人突然的反应,让于庆飞心里暗骂了一句妈卖批,恨不得反手给这个欠揍的家伙一下。

    但一想起自己还要他接济,于庆飞也就忍了,配合着跟着笑了几声。

    二人打着电筒没走多远,穿过乱葬岗,便到了老人居住的小屋,用木板和茅草搭建。

    老人告诉他,因为是临时居住的缘故,所以没多精致,不过挡挡风,睡睡觉还是足够的。

    里面有镗火、火苗摇摇晃晃,头顶支了一个三角架,然后挂了一个锅,用铝制的锅盖盖住,也不知道煮啥,反正里面水声翻滚。

    老人让于庆飞坐在自己做的木凳子上,然后给他倒了一杯茶水,是农村那种老树上的苦茶,虽然难喝得要命,不过于庆飞还是乐意来几口,毕竟靠着火堆,喝着热茶,能够让他的身体暖和一点。

    “小家伙王家的人?”老人一边铿着烟枪,一边问道。

    “嗯嗯、王村的王三你老听过没?”

    “木匠?”

    “对对,那我爸、我叫王小狗”

    于庆飞面不红心不跳的道,老人闻言眉头一沉,“不对啊,王三我认识,他就一个儿子一个女娃,男的叫王有为,女的叫王绣秀,没听过他有一个王小狗的儿子啊?”

    老人一脸怀疑的瞅着于庆飞,于庆飞见状,丝毫不惊慌,而是冲老人笑了笑。

    “这事啊,还得从十年前说起呢,那时候………………”

    “你爸偷人了?”

    “哪有那种事,你老好好的听我说完行不,别乱猜”

    “好好,老头子好好听你说”老人闻言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吧唧吧唧几口烟不再开口。

    于庆飞见状继续他的边沿欧比,“那年我突然生了一场大病,怎么治也治不好,就在大家都快放弃,准备把我抛尸荒野的时候,家门来了一个老道士,说我命格特殊,要男当女养,过了二十岁就没事了,所以我爸和我妈,就把我当女孩子来养了”

    “那也不对啊,王三家姑娘今天才十七吧?”

    “报的虚岁,其实我和我哥是龙凤胎”于庆飞急忙道。老人闻言一脸的恍然大悟,看着于庆飞的目光不由得柔和了很多。

    “也是苦了你了,当了十年的女娃娃,那事过去了吗?”

    老人关心的问道。

    “过去了过去了,我这几年出去,把愿还了,所以没事了”

    “那就好,真是个苦命的娃,饿了吧,老头子我请你吃狗肉,新鲜的狗肉”

    于庆飞闻言一喜,暗道这被接济不说,竟然还有狗肉吃,简直太舒服。

    所以急忙客气的开口道:“这多不好意思啊”其实心里巴不得立马揭开锅盖,先来上几口,毕竟那锅里煮着的,味道是越来越浓烈。

    “客气啥子,大家都算是一个村的,你在这里等一下,我去拿点切好的香菜”

    老人边开口边起身,见老人转过身去,于庆飞还是没按耐住自己的好奇心,伸手去将锅盖给揭开。

    这一揭不要紧,等目光往里瞅的时候,顿时差点把于庆飞吓懵逼,只见锅里煮的那是狗肉,分明是一颗血淋淋头颅,因为开水的翻煮,眼睛已经成了白色,往外翻了一部分出来。

    于庆飞急忙把锅盖盖上,咽了一口口水老实的坐回来,身体却是不受控制的开始抖得厉害。

    他死死掐着自己的大腿,让自己尽量保持震静,老人还在捣鼓东西,切了半天,完全没发现于庆飞的变化。

    他瞅了一眼老人,发现老人也回过头来瞅他,二人目光对视,吓得于庆飞一哆嗦。

    “要不要来点老酒啊?会喝酒不?”老人开口问道。

    于庆飞闻言一惊,急忙语气微颤的开口道:“不…不用了,我……我不会喝”

    “怎么了?怎么说话哆哆嗦嗦的?”

    “有……有点冷,外面的风”

    “嗷嗷、这样啊,那你往里靠靠,然后再加点柴火,别冻着了”

    “好、………好的,你忙,你忙!”

    于庆飞一边开口,一边把身体往外挪了挪,想趁着老人没回过头来,夺门逃跑。

    但身体才挪到门后,刚要起身,老人却是忙好了端着东西过来。

    “咦,你去哪里?”

    “嗷嗷哦,我上个厕所,上个厕所”

    于庆飞急忙解释道。

    “上厕所啊,茅房在左边,天太黑了,你带上手电筒,然后自己小心一点,别又丢了,这样老头子我可不会去找你的哦”

    老人一边开口,一边把于庆飞的手电筒递给他,接过老人递来的手电筒,于庆飞急忙点了点头应道。

    “不………不会的”

    “那去吧,早去早回,我盛好狗肉等你”

    “嗯……………好”

    于庆飞应了一句,慌忙拿着自己的手电筒,出门二话不说,把腿就跑,一路磕磕绊绊的,但他一秒都不敢停,实在是刚才锅里的东西吓着他了。

    回想起了心头还是一阵阵的恐惧,他想起老人的那句话,“荒郊野外的乱葬岗,哪里来的守墓人”,心里愈发的确认,老人应该就是鬼,不然谁会把人头当狗肉煮。

    于庆飞冲出去了不知多远,经过密林小道的时候,一直安静没动静的乌鸦,突然一下就飞了起来。

    嘈杂的叫声一下充斥着于庆飞的脑袋,与此同时,一道冷幽幽的声音插了进来。

    “王小狗,你跑哪里去了?快回来吃狗肉啊,我已经帮你盛好了,特别的新鲜”

    “啊………………”

    听到这声音,于庆飞终于忍不住了,大吼一声,慌不择路的往前跑。

    穿过密林小道,因为跑得太急,于庆飞一脚踩空,直接就往下方滚去,砸在一块墓碑上才停了下来。

    于庆飞揉得撞得生疼的脑袋摇摇晃晃起身,打着手电筒撇了一眼墓碑,当场吓失声,因为墓碑上贴了一张照片,就是刚才那老人,黑上衣,瓜皮帽子,主要的是死期,竟然是二十年前。

    这一幕吓得于庆飞慌张往后退了一步,一脸惊恐的往前跑去。

    但没有跑出几步,脚下不知道绊了什么东西,直接一个狗吃屎,砸得于庆飞更加迷糊,好不容易从泥土里抬起头来。

    入目的却是一双鞋,空荡荡的裤腿,他睁大了眼睛,惊恐的把目光挪上去。

    老人一脸笑意的瞅着他,“王小狗,来、吃狗肉”

    说完,手里端着那颗人头,缓缓朝于庆飞靠了过来,枯老的手扯了一下人头的耳朵,只听见刺啦一声,那人耳连着脸皮被扯了下来。

    “轰隆隆…………擦”

    “啊……………有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