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这个道士 > 第十七章:天底下哪来的鬼?
    手里唯一的手电筒,成为了于庆飞看清前方的唯一光亮来源。

    他打着手电筒走在幽暗的小路上,四周的草丛已经开始有了雾气,都说人惧怕黑暗和寂静。

    四周一安静下来,环境立马就诡异起来,没走几步,于庆飞眼里立马就出现几个破破烂烂的罐子,凌乱的摆放在一颗大树下,四周堆积了石块。

    他把手电筒光往上抬了一下,树上挂着还没有**的白纸条,那是上坟祭祖用的,可是谁会来这乱葬岗呢?

    周边的村民?还是修道之人?于庆飞猜想着,风吹动树叶的时候,会带动那些白纸条,猛然一声清晰的乌鸦鸣叫闯入耳里来,吓得于庆飞一哆嗦,急忙退后了几步。

    “尼玛,太渗人了,还是赶紧走吧”他抹了一把冷汗,急忙打着手电筒离开,但好歹不歹,竟然路上开始起雾,虽然很薄,但配合着黑暗,严重影响了于庆飞的视线。

    他揉了揉发痛的眼睛,想努力通过手电筒光看得更清楚,但树林和野草实在太密了,密到营造了一股诡异氛围的地步。

    老天师给他的手电筒还是那种老式手电筒,真心不知道他从哪里掏来的,灯光昏暗不说,还接触不太良。

    时不时的闪烁几下,让于庆飞暗骂老天师一定是故意的。

    “没有鬼,没有鬼”

    他不停的碎碎念道,虽然心里说没有,但脚下的步伐,却是愈发的快了起来。

    于庆飞想着无论怎么说,先离开这片乱葬岗再说,毕竟呆在这里,实在太渗人了,那股冷风呼呼的吹着,让于庆飞感觉后背拔凉拔凉的。

    好不容易前方的路面视线开阔了一点,于庆飞却是瞅见那雾气里,似乎隐隐有光亮。

    这吓得他急忙停了下来,手里的手电筒照了过去,想要穿过雾气看清楚前方,但可见度实在太低,低到哪怕他努力去看,依然什么也没瞅见。

    一时间要不要继续往前去,难为住了于庆飞,经过一番挣扎,最后他还是一咬牙。

    “死就死吧,拼了”

    音落,他腾然加快速度,飞快往前跑去。也顾不得脚下的泥路,会沾染了自己鞋袜。

    但于庆飞没发现的是,他顺着大道走,却是越走越往荒野去,脚下的路是越来越窄,四周的环境是越来越荒凉。

    跑了大概十多分钟的模样,前方的光亮不见了,雾气也散了不少,头顶的月光格外的冷白,枝头上站着的几只乌鸦。

    也不叫唤,就是一个劲的冲他摇脑袋,似乎在提醒他别在往前走,但于庆飞不往前走也没办法啊,因为他回头的一瞬间,发现刚才走的路,不知道啥时候,竟然变成了台阶,而且高度不低,一直往下延伸而去。

    就像通往十八层地狱一般,他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目光略有点恐惧。

    正寻思着继续往前去的,但这一回头,于庆飞傻眼了。

    “尼玛,路呢?我走的路呢?”

    这下他彻底慌了,因为刚才还明明存在的路,现在竟然变悬崖了,那条路、和对面漆黑一片的山,竟然就在他转身的一瞬间,全部没了。

    这搁谁谁都受不了,他前个二十年,过得平平淡淡,现在突然给他来一个这么灵异的事,心脏怕是受不了。

    他胡乱的想着,目光愈发的不坚定,四下惊恐的瞅着前方的悬崖,他不敢回身,怕那梯子又没了,那真要崩溃,所以于庆飞一边告诉自己有路,然后脚步一边试探着往后退去。

    因为是台阶,所以存在有落差,他的每下一步,都要先试探,踩住东西了,才挪动身体。

    就这么动作着,于庆飞几乎是用爬着的姿势,一步一步往下去,好在台阶没消失,他有得踩,不然爬都没机会。

    他心里细数着,十七个台阶过后,伸下去的脚,突然踩到了什么东西,惊得于庆飞身体一僵。

    “不会、是鬼吧”

    他心里颤抖着,冷汗大颗大颗的往下落,为了确认他又试探性的踩了几脚,发现软软的,似乎是脚一样的东西。

    所以他弓起腰来,打着手电筒穿过身下往下瞅去。只见脚踩着的台阶后,站了一双脚在哪里。

    穿着解放鞋,上面是黑色的布裤,他一动不动的呆着,着实把于庆飞吓得差点惊喊出声,但他急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口鼻,目光睁得老大,缓缓把身体收回来。

    正要打算往前去,身后的人却是突然一把拉扯住他。

    “别杀我别杀我,我只是迷路了啊”

    被这么一拉,于庆飞差点吓哭,急忙撕心裂肺的喊道。

    “你个瓜娃子,大半夜不回家,跑这里来爬啥台阶?着鬼了?”

    背后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不满的骂着,于庆飞闻言楞了一下,急忙回过头去揉了揉眼睛,这才发现自己身后站着一个一米六几,身体苟着的白发老人,他戴了一顶瓜皮帽子,穿着一件黑色的上衣。

    此时正一手提一个巨大的矿灯,一手拉着于庆飞后背的衣服。

    见于庆飞回过头来,他松开了手,不满的又开口道:“盗墓的?”

    说完目光一下就冷了下来,那浑浊的瞳孔,在月光下有几分死气,吓得于庆飞一哆嗦。

    “不不、、我迷路了,在雾里迷路了”

    他急忙摇头,毕竟瞅见了老人放在身后的锄头,他真怀疑自己要是解释不清楚,这不知道从哪里蹦哒出来的老头,会一锄头拍了自己。

    “迷路?”老人闻言不信的瞅了他一眼,然后踢了踢于庆飞的脚,“小子,你最好说实话,这荒郊野外的,你大半夜跑这里来迷路,你骗鬼呢?”

    “我真迷路啊,不信你看,我除了一根手电筒,其他啥也没有”

    于庆飞急忙掏自己的衣服,也正清白,老人见状瞅了瞅。

    “哪里来的?”

    “隔壁王村”

    于庆飞急忙开口道。幸好刚才经过村子的时候,他特意问了老天师那村子的名字,不然编都找不到编的。

    “去哪里?”

    “前方的村子,参加葬礼”

    于庆飞又编道。

    “参加葬礼?我怎么没听说隔壁村子死人?我可是那村子的,三天前才出来”

    老人疑问道。

    于庆飞闻言暗骂一句该死,急忙缩了缩身体,“白天刚死的,家里人打电话来,我这么连夜赶过去嘛”

    “那家人?”

    “王家,嫁过去的姑妈”

    于庆飞急忙又道,老人闻言目光死死锁着他,幸好早就练就了撒谎不打草稿的境界,于庆飞老神在在的呆着。

    见没从于庆飞眼里看出其他的东西,老人最后才信了他,“倒是有一家从王村嫁过来的人,看来他家老太爷,怕是撑不住了”

    “可不,白天我姑妈打电话来,说嗝屁了,我因为有点事,所以才晚去,那料这黑灯瞎火的,手电筒又不好,还起雾气,所以我迷路了”

    于庆飞一脸若有其事的开口道,成功的骗取了老人的信任。

    “年轻人,这路晚上走不得,不知道吗?”

    于庆飞闻言急忙摇了摇头,“大爷,我这几年都在外面打工,才回来没多久,所以不太清楚”

    “这还说得过去,先跟我去小屋吧,等天亮了,我们一起过去”

    老人开口道,于庆飞闻言一喜,这种好事,简直天助他也,所以急忙点了点头,一边和老人闹磕,一边和他去小屋。

    从聊天中,于庆飞得知老人是这乱葬岗的守坟人,每天都会过来。

    当问起为啥这路晚上不能走的时候,老人诡异的瞅了一眼于庆飞。

    “年轻人,有些东西,少知道的为好”

    “大爷你这就不对了,你不告诉我,我要是哪天不注意,又走了,那且不是耽误你老人家的美梦嘛”

    “也有道理,好吧、那老头子我就告诉你,这路啊,它闹鬼,你说走得走不得?”

    老人阴沉沉的道,特殊声音听得于庆飞身体一颤,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哆嗦。

    “大爷你开玩笑的吧,这天底下哪里来的鬼嘛?”

    于庆飞强笑道,老人闻言一乐,反问道:“不信?那你说,这天底下,乱葬岗哪里来的守坟人?”